畢哲公主之日常:敗家女大作戰(七)

小說目錄

(七)

畢哲、麗素、麗辭和儒雅再次登上舞台;除了畢哲意氣風發,得意洋洋之外,麗辭和儒雅皆面如死灰,麗素更是咬牙切齒,怨念甚重。主持廣雅繼續說:「剛才的比賽真是緊張刺激啊!但下一回合將會更加精彩!下一回合,就是激射!射箭比賽!」

 

畢哲就說:「激射,我還以為是射別的東西呢⋯⋯」

 

廣雅苦笑說:「殿下你請勿再說那麼多帶有性暗示的說話,要不然電視節目會被投訴⋯⋯」

 

「屌!你把比賽名字改成是激射不也是性暗示嗎?」

 

「殿下請不要講粗口⋯⋯」

 

「屌屌屌屌屌屌!本公主喜歡講粗口!你吹咩!」

 

廣雅見無法與畢哲這瘋子溝通,只好立即轉換話題,對觀眾說:「眾多周知,射⋯⋯箭,是六藝之一,所以身為貴族有必要學好射箭。不過,為了增加是次比賽難度,參賽者需要騎馬沿賽道射箭,經過三個靶場。第一個靶場在朱雀湖面及對岸,參賽者需要一邊騎馬,沿著二百米的賽道從東向西走,一邊向湖面及對岸上的人型靶射箭。然後參賽者進入第二個靶場——朱雀湖上的青馬橋裡,向橋上左右冒出的人型靶射箭;過橋後,便進入位於桃花源的第三靶場,場內會放出多個氣球,懸浮在花園低空,射中氣球即得分。」

 

麗辭聽見,嚇得滿頭大汗。醉意微醺的儒雅立即取笑她,說:「哎喲,肥西淆底嗎?」

 

「淆⋯⋯淆你個屁啊!」

 

廣雅忽然宣佈:「抽籤結果是高麗辭郡主殿下先拔頭籌!請郡主上馬,準備射箭!」

 

觀眾拍手叫好,麗辭卻滿頭大汗,深感壓力,心想:死定了,死定了⋯⋯

 

倩影從觀眾席上看見麗辭神色不對,就問丈夫裴恆和:「怎麼麗辭好似神色不太對勁⋯⋯」

 

恆和說:「不會有問題的,麗辭都練習那麼久了。」

 

「她練習多久了?」

 

「一星期。」

 

「一⋯⋯一星期?只有一星期?」倩影聽見,也慌張起來。

 

麗辭小心翼翼的騎上馬,拿起弓箭,可是鳴鐘以後,她還沒有拉動韁繩,依然站在原地。

 

「麗辭你搞甚麼鬼啊!」倩影急得大叫起來。麗辭見倩影暴跳如雷,只好拉動韁繩,硬著頭皮的向前;但她卻不敢快馬加鞭,馬匹走路起來被烏龜還要慢,好讓她可以小心翼翼的拉弓射箭。

 

杰娜便對倩影說:「倩影⋯⋯你的女兒的騎術⋯⋯也挺厲害的啊,我沒見過有人騎馬比走路還要慢。」

 

倩影苦笑,無言以對。玲瓏就挑釁倩影,挖苦她說:「一定是你女兒跟你一樣太胖了,馬也跑不動啊!」

 

「你⋯⋯你住口!我們哪裡胖?你不要以你這種平民的排骨身材做標準好嗎?」

 

麗辭拉弓,瞄準對岸的人型靶,雙手發抖,先發一箭,竟然落在湖裡。眾人大失所望,只有玲瓏和明德在一邊喝酒,一邊哈哈大笑。麗辭心急起來,再發一箭,又沒中靶,落在草地上。麗辭氣壞了,怒吼一聲,再連發五箭,才有一箭中了一人型靶外圍。在旁觀察的裁判巴里、本德和志美都看不過眼了。巴里說:「她怎樣上體育課的啊,身為貴族竟然不會射精⋯⋯」

 

本德說:「是射箭啊!你在說甚麼鬼啊?」

 

巴里說:「總之不會射就太差勁了吧⋯⋯哇啊!」巴里說著,麗辭一不小心,竟然一箭射在巴里腳前幾厘米。三人嚇得彈起。志美拿起大聲公,大喊:「喂!郡主殿下,你射箭就箭靶好嗎?射中裁判的話你會被取消資格!還有,請你馬上過橋,進入第二靶場!」

 

「好⋯⋯好吧。」麗辭就緩緩騎馬步上大橋,卻沒想到橋上除了十個固定人型靶,竟然還有三個左右及三個前後移動的人型靶,更有三個人型靶緣著游繩左右穿插,如果騎馬一不小心,就會被撞倒墮馬了。麗辭把心一橫,就快馬加鞭,打算直接衝過去,同時胡亂射箭,結果流矢卻沒射中橋上人型靶,而是朝著對岸本德、志美和巴里射過去;他們嚇得大叫,爭相走避,直到麗辭終於被第一個游繩上的人型靶猛然撞倒墮馬,如同冬瓜一樣從橋上滾下來,而馬匹卻棄她而去,逃之夭夭。

 

「麗辭!」倩影心急如焚,立即帶同僕人上前扶起她。本德便立即宣佈麗辭因無法完成比賽而被取消資格。

 

「哈哈!肥豬輸了,肥豬輸了!」儒雅哈哈大笑。麗素和畢哲卻覺得麗辭有點可憐,就覺得儒雅說話太過分了。麗素說:「儒雅,人家出了洋相已經很丟臉了,你用不著說這種話吧?」

 

「下一位是譚畢哲公主殿下!」畢哲聽見廣雅的宣告,嚇了一跳,卻又不願在眾人面前失威,因而故作振定,騎上駿馬,出發前往不忘向父母以及一眾粉絲揮手。傑靈在座位大喊:「畢哲加油啊!」

 

畢哲心想,射箭是她的強項,這人應該可以再下一城吧?

 

銅鑼聲一響,畢哲立即拉動韁繩,拉弓射箭,一口氣連發十箭,皆中靶,有的落在外圈,又的落在外圈,更有一發正中紅心。看台上的山娜和利奧立即搖旗吶喊,大聲叫好。接著,畢哲衝上大橋,左右各發多箭;先正中三個左右移動的箭靶以及前後移動的箭靶,再避開左右游繩衝過來的箭靶,連射三箭,皆中內圈。傑靈和紀文拍手叫好;麗素和儒雅見畢哲狀態大勇,就慌張起來。可是,正當畢哲洋洋得意時,她卻沒想到巴里開動機關,在第三靶場放氣球時,卻沒想到氣球竟然把馬嚇壞了。馬大聲嘶喊,猛然晃動。畢哲慌張起來,立即抽起馬鞭,馬卻失控亂跑,轉身回到橋上,衝向嘉賓看台。

 

「救⋯⋯救命啊!」

 

嘉賓看台上的眾大驚,爭相走避,而玲瓏和倩影更是互相推撞。傑靈心急如焚,首先跟紀文拼命跑上前,追著馬匹,拋出繩索圈,把馬套住,但馬力氣甚大,竟然把她們兩個也拉著奔跑。杰娜情急之下,翻開桌子,猛然踏步高速助跑十幾米,一躍,蹼向畢哲,把她從馬鞍上抱下來,在地上打了個翻斗後,平安著地。最後艾莉從獸醫那裡接過麻醉槍,冷靜地𣈴準馬的屁股,一擊即中,馬才停止狂奔,傑靈和紀文亦跌倒在地。

 

「陛下、殿下沒事吧?」莉莎立即帶動侍衛上前扶起各人。杰娜抱起畢哲,把她帶到回傑靈身旁。畢哲見杰娜威風凜凜,就說:「陛下你好帥氣啊⋯⋯你怎麼跳得那麼高啊?」

 

「你忘了我們開普勒星人是跳高高手嗎?我們可以在地球上輕易跳高三米。」

 

「但⋯⋯我完成不了比賽⋯⋯」

 

傑靈擁抱、安慰畢哲說:「還比甚麼啊!射箭⋯⋯輸一局而已,下一局再追吧!面子事小,安全事大!」

 

「媽,但我還是覺得很樣衰啊⋯⋯」

 

傑靈說:「只要你沒輸給高麗辭那肥婆,我們已經很有面子了。」

 

紀文說:「傑靈,你怎麼要消費別人的失敗來建立自己的面子呢⋯⋯」

 

本德趕過來,對傑靈說:「陛下,既然殿下安然無恙,我們就繼續接下來的比賽了。」

 

「好吧。」

 

銅鑼再次響起,這次是麗素作戰。對於麗素來說,射箭可是輕而易舉。她先連發十幾箭,皆中靶內圈,有的更中靶心,然後登上大橋,左右拉弓,避開障礙物,每一靶皆插著她的飛矢。過橋後,氣球從草叢中躍出,麗素立即拉弓,可是氣球太細小,竟沒一發命中。麗素氣壞了,當場把弓箭拋擲在地。

 

「最後一位是李儒雅小姐!」廣雅敲響銅鑼,儒雅就騎馬出發。在酒精的驅使下,她狀態大勇,精神亢奮,所發流矢皆中靶心;麗素、畢哲和麗辭看得目瞪口呆。然後她登上大橋,亦避開所有障礙物,左右拉弓,亦是皆中靶心。渡河後最後一戰,當巴里拉動機關,釋出氣球後,儒雅便吼叫一聲,瘋狂拉弓,一下子射中了三個氣球,奪得比賽第一名。

 

「我贏了!我嬴了!」儒雅得意洋洋的騎馬回到看台,接受家人和粉絲的恭賀;她一下馬,馬上登上台,向麗素、畢哲和麗辭炫耀,說:「哎呀,不好意思啊,本小姐本來也想留力的,但弓箭無眼嘛,我也沒想到一射就中的,讓你們輸得那麼難看真是不好意思。」

 

畢哲和麗辭大罵:「你這八婆小心點說話!」

 

素來內斂的麗素也發怒了,緊握拳頭,低聲地說:「李儒雅⋯⋯我⋯⋯我勸你,說話還是不要太過份,要不然你會後悔的。」

 

「哎喲,難得一見麗素公主殿下發怒了啊⋯⋯你發怒的樣子真是可愛啊。」儒雅嬉皮笑臉說著,輕撫麗素面頰,卻沒想到麗素大發雷霆,猛然把她摔到在地。巴里、本德和志美連忙上前分開二人。畢哲見麗素火冒三丈,心知不妙,就對麗辭說:「糟糕了,儒雅那八婆惹怒了麗素⋯⋯麗素平時很少發火的啊⋯⋯」

 

麗辭說:「其實我也沒怎麼見過殿下發怒⋯⋯她發脾氣會怎麼樣?」

 

「一定凶多吉少⋯⋯接下來還有兩場比賽,我們得小心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