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喜樂的人同喜樂與哀哭的人同哀哭:論叛徒陳雲對港隊落井下石

與喜樂的人同喜樂與哀哭的人同哀哭:論叛徒陳雲對港隊落井下石

 

今屆奧運,港隊屢創佳績,劍擊、游泳勇奪獎牌,香港全城歡呼。不過此時偏偏有些香港人的叛徒為了引人注目,專門跟大家唱反調,連香港人為運動員喝采也要批判。除非你富有如同林大輝,可以(聲稱)買樓給運動員,否則一般香港人對運動員的支持,就只限於一同喜樂、一同哀哭;簡單來說,就是同理性。此正是聖經中說的「與喜樂的人要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叛徒如陳雲(陳云根)等人卻反其道而行,你喜樂我批判,你哀哭我恥笑。

 

香港人叛徒陳雲在港隊張家朗歷史性於劍擊奪金後,撰文聲稱「香港人昨晚的表現,就是證明香港距離重獲自由的道路,漫長到無限」。他將香港人簡單的同理心表現,上綱上線成「將國家、地區押上去某運動員」身上,又東歪西扯說這種人民「隨時可以出賣該國、該地區的人民」。

 

這種人渣刻意跟香港人唱反調的主要原因很簡單:自從2016年敗選,他跟他的支持者就對香港人懷恨在心。因為怨恨香港人,所以就要跟香港人唱反調。香港人高興,他就撥冷水;香港人哀傷,他就落井下石。久而久之,這種人就失去同理心了。

 

同理心是道德的基礎,無須複雜的倫理學解釋。聖經上記著說:「與喜樂的人要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要彼此同心.不要志氣高大、倒要俯就卑微的人。〔人或作事〕不要自以為聰明。」(羅馬書12:15-16)叛徒則不然,他們因為與香港人不同心,又志氣高大,自以為聰明,所以感情也扭曲了,以香港人的哀哭為喜樂,以香港人的喜樂為哀哭。耶穌的說話正好形容這種人:「我們向你們吹笛、你們不跳舞.我們向你們舉哀、你們不捶胸。」(馬太福音11:17)

 

故然,我們的確無法跟可憎的人同喜同哀。面目可憎的外表阻礙了同理心的展現。例如,一個殺人無數的納粹黨軍官慘死於大火,我們不會哀哭,反而會覺得大快人心,因為那人面目可憎。可是,如果你看見一個孺子將入於井,將這天真無邪的小孩視之為面目可憎,仍覺得大快人心,你就是思想扭曲了。

 

這種思想扭曲是如何構成呢?有可能是由於美學判斷或認知判斷的扭曲。視美為醜,視醜為美,即一種美學判斷的扭曲;視是為非,是非為是,即一種認知判斷的扭曲。但道德判斷的扭曲才是最可怕:視善為惡,視惡為善。

 

當有一群人,例如城邦派,他們的美學、認知甚至道德判斷都跟我們相反,完全顛倒是非黑白,我們就知道他們是面目可憎的異教徒。既然他們因其思想扭曲,而無法與我們同喜同哭,我們為保持頭腦清醒,也不能與這些人同喜同哭,要視他們為面目可憎之過街老鼠,與之割蓆。從陳雲等叛徒就香港人支持港隊一事大唱反調,這些叛徒派扭曲的人性已經表露無遺;如果我們仍稱他們為香港人,我們就是思想扭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