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家女大作戰(六)

(六)

小說目錄

陽光燦爛的下午,九龍府皇宮的朱雀湖畔波光粼粼,洋溢著快活的氣氛。宮女把場地悉心佈置,在宮室外掛上了「皇宮比武大賽」的橫額,還用五彩繽紛的鮮花在湖邊砌出四位敗家女的樣子——譚畢哲公主、麗素公主、高麗辭郡主及李儒雅。除了華夏電視台的攝製隊以外,還有不少人被邀請參加觀賽,當中當然包括四位敗家女的父母。四人還大灑金錢請來一群啦啦隊載歌載舞,為她們打氣。

 

譚傑靈女皇、杰娜女皇、高倩影郡主和華夏電視台老闆李玲瓏坐在台下,撥著羽扇,喝著啤酒,抽著煙。倩影和玲瓏牙癢癢,頭頂上戰雲密佈,盯著對方,心想:這次是她們的女兒好好教訓對方女兒的大好機會。但傑靈和杰娜卻眉飛色舞,還不時拿著望遠鏡東張西望,偷看一眾啦啦隊的俊男美女的臉孔。杰娜指著旁邊的初中女生和男生們,笑語盈盈對傑靈說:「哇,你們人類的初中生發育真好啊⋯⋯」

 

外星都指揮使天娜忍無可忍,直斥杰娜:「陛下!你可不可以不要好似一個變態佬一樣偷窺學生妹啊!你是開普勒星人的女皇啊!」

 

「我沒有偷看學生妹!我只不過是在偷看學生哥!」

 

「這不是更變態嗎?」

 

「歡迎大家來到皇宮比武大賽現場!」身穿宮女制服——粉紅色襦裙——的華夏電視台主播利廣雅神采煥發的站在台上,接受台下觀眾的歡呼喝采。廣雅心想:今天終於做會主持的本分,不再是像個下人拿著攝影機跟著四位敗家女走來走去了。廣雅繼續說:「今日,四位貴族女子,將會比試貴族傳統武藝!讓我先歡迎第一位參賽者——譚畢哲公主殿下!」

 

畢哲身穿曳撒,意氣風發,踏上舞台。葉山娜和羅利奧在台下搖旗吶喊,大叫:「支持公主殿下!支持公主殿下!」畢哲見台下觀眾甚多,就洋洋得意向大家揮手,卻一不留神,仆街在地。儒雅哈哈大笑,說:「傻西公主又出洋相了!」

 

「站下來,讓我們歡迎李儒雅小姐!」

 

沈道明與一眾同學歡呼拍掌。身穿中腰襦裙的儒雅囂張地走上舞台,還刻意推撞了畢哲一下。畢哲生氣了,反嗆:「你少來得戚,我今日搞這個比武大賽,就是要把你這平胸婊子打得落花流水!」

 

沒想到畢哲的一席話立即觸怒了儒雅;儒雅在眾目睽睽下抽著畢哲的衣領,大罵:「你老母才平胸,你全家都平胸!老娘我哪裡平胸啊?」

 

畢哲大叫:「哦!你死定了!你鬧我老母,你侮辱女皇!我要舉報你!」

 

「順道告我普通襲擊吧,死扶她!」

 

在台下聽見二人對罵的傑靈面如死灰,摸著自己的胸口,說:「我⋯⋯我E 奶啊,這也算胸部小嗎⋯⋯」

 

杰娜就問玲瓏:「喂,你女兒不是又醉酒了吧?」

 

玲瓏說:「沒⋯⋯沒有啊!我都不給她喝酒了,上次她在博物館大庭廣眾面前小便還不夠失禮嗎?」

 

 

 

廣雅怕二人在台上大打出手,連忙叫侍衛上前拉開二人,抹了一下冷汗,苦笑,說:「接下來,我們有請高麗辭郡主⋯⋯」

 

麗辭穿齊胸襦裙,打扮得花枝招展,一登台,宮女便為她灑花開路,打鑼打鼓,陣容誇張,還嫌廣雅阻路,一手推開她。麗辭對儒雅冷笑一聲,說:「今天就讓本郡主教導你甚麼是武官貴族風範吧!」

 

儒雅說:「是嗎,我也想看看你這種肥西貴族如何打功夫⋯⋯」

 

麗辭大怒,問:「你說誰是肥西?」

 

廣雅連忙分開二人,說:;「最後,我們有請麗素公主出場!」

 

麗素身穿曳撒,挺胸昂首登場,威儀板板,與另外三個正在吵吵嚷嚷的敗家女形成強烈對比。

 

「高麗辭是死肥西!」「譚畢哲是死扶她!」「李儒雅是飛機場!」

 

廣雅決定無視畢哲、儒雅和麗辭,直接開始介紹比賽內容。

 

「本次比賽分成四項計分賽事,包括格劍、激射、騎乘和野戰!」

 

眾人聽見,大吃一驚。玲瓏聞之大驚,說:「利廣雅發甚麼神經?這種色情情節不能播出街啊!」杰娜和傑靈卻眉飛色舞,傑靈差點要把褲頭解開了,興奮地說:「朕好興奮,朕好興奮啊⋯⋯」

 

禁軍都指揮使莉莎連忙捉住傑靈的手,大叫:「陛下你別再做露體狂好嗎?」

 

廣雅見觀眾被嚇壞,就大笑,說:「哈哈哈,嚇死你們了吧?格劍、激射、騎乘和野戰只是簡稱啊。格劍就是劍擊比賽,激射是射箭比賽,騎乘就是騎馬越野賽,野戰就是自由搏擊。」

 

倩影拍案大罵:「這是那門子的簡稱啊?誰會把劍擊簡稱為格劍,射箭簡稱為激射,騎馬簡稱為騎乘,自由搏擊簡稱為野戰啊?李玲瓏,我看你們的電視台是利用綜藝節目渲染色情,本官一定要告你!」

 

玲瓏面色一轉,立即為廣雅辯護,反嗆:「告、告、告你屎忽啊,你這人沒有幽默感的嗎?怪不得你在國會的發言那麼悶啦!」

 

「你⋯⋯你這種書生,政治的事你識條鐵咩!」

 

杰娜說:「你們兩個吵夠了沒有,別打擾我們看表演!」

 

廣雅說:「我們第一個比賽項目,就是格劍!為了增加比賽刺激性,比劍的舞台將設在朱雀湖的浮台上,如有不慎,就會跌入湖中變成落湯雞了。為了安全起見,所有參賽者使用木劍。比賽規則如下:四人在限時十五分鐘內,以木劍將其他人擊退,使之跌出浮台,最後一個留在浮台上的人就是第一名。所有比賽都是第一名得4分,第二名得3分,第三名得2分,第四名得1分。」

 

杰娜笑說:「那麼掉進水裡的話,她們不就會失身⋯⋯我,我說,濕身嗎?」

 

傑靈說:「我最期待的畫面快要出現了⋯⋯」

 

莉莎斥責:「兩位陛下你們不要在平民百姓面前擺出這副變態佬的奸笑好嗎?」

 

畢哲立即向廣雅抗議說:「你仆街啦,我一身金冠繡服,你要我失身⋯⋯我說濕身,衣服濕了是不是你賠錢啊?」

 

廣雅說:「所以⋯⋯請你們脫下衣服,穿三點式泳衣比賽吧,我們之前不是說好了嗎?殿下你裡面應該穿了泳衣了吧?」

 

畢哲說:「你變態的嗎?你根本就是想看我的胸部!」

 

儒雅說:「哎喲,有人怕自暴其短了嗎?」

 

「我⋯⋯我哪裡短啊,我很長,一柱擎天啊!」

 

麗素說:「畢哲,人家在說胸部,你怎麼扯到去下體了⋯⋯」

 

廣雅說:「那麼各位殿下快點更衣好嗎⋯⋯」

 

「等一下⋯⋯」麗素首先尷尬地解開衣領,含羞答答的露出一雙35C的酥胸,雙手掩飾著下體,以免被人看見其巨根。畢哲沒想到麗素竟然練了一雙粗壯的手臂以應對,就滿頭大汗。台下立即掌聲雷動。杰娜跳上桌上,拍手叫好,說:「看到了嗎,朕的女兒真大波!」

 

「陛下你先下來好嗎?」莉莎和天娜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杰娜從桌上拉下,

 

廣雅說:「殿下,索來最害羞的麗素殿下也脫了,你呢?」

 

畢哲說:「你別囉嗦啊,你想看老娘身材,老娘就給你看!」

 

畢哲脫下曳撒,穿著一身性感的紅色三點式泳衣,向眾人展示一雙38D的巨乳,又得意洋洋指著儒雅,說:「平胸女,你呢?」

 

儒雅冷笑一聲,就脫下衣服。畢哲沒想到儒雅的襦裙下竟然隱藏了一對36C的乳房,目瞪口呆。傑靈和杰娜再次熱血沸騰,要把手伸入褲襠裡,被莉莎和天娜連忙制止。莉莎就向傑靈的丈夫程紀文和杰娜的妻子艾莉投訴,卻發現兩位女皇的後宮妃嬪們卻也看得興致勃勃,紀文和艾莉鼻孔更是血流成河。莉莎驚訝地說:「殿下!你們沒事吧?」

 

素來嚴肅的紀文也忍不住說:「大⋯⋯大波妹,大波學生妹啊!」

 

莉莎說:「皇夫殿下連你也失控了嗎?」

 

麗辭就不客氣地走上前,作勢要伸手撫摸儒雅的胸部,試探虛實,即被儒雅一拳打倒在地。儒雅大叫:「你這變態想怎麼了?」

 

「我⋯⋯我怎知你的胸部是真是假⋯⋯」

 

「那你這死肥婆的胸部又是真是假啊?」

 

「我⋯⋯我哪裡肥?」

 

麗辭脫下衣服,向眾人展示身材;雖然她也有一雙豐滿的40C,但眾人卻把目光落在她的肚腩上。傑靈忍不住哈哈大笑,說:「哈哈,跟高倩影一樣肥!」

 

麗辭惱羞成怒,面紅耳赤。廣雅立即安撫麗辭,說:「殿下⋯⋯別生氣吧,是次比賽獎品非常豐富。」

 

「有甚麼豐富啊?老娘我又不缺錢!」

 

廣雅說:「冠軍將可以得到四大名妓——劉近嵐、成盛琳、川上蘭子和蕭雪奈,伺候一天!」

 

說罷,身穿齊胸儒裙、盛裝打扮的劉近嵐、成盛琳、川上蘭子和蕭雪奈四人立即登上舞台,向眾人揮手,接受台下觀眾的歡呼。畢哲、麗素、麗辭和儒雅立即垂涎三尺。台下的倩影則馬上向玲瓏抗議說:「你還不是在渲染色情嗎?怎麼冠軍獎品竟然是四大名妓伺候一天?」

 

玲瓏說:「我又沒有在電視直播四大名妓侍寢,你奈得我何嗎?有本事告我啊笨,我的律師團樂意奉陪!」

 

「你⋯⋯你!」

 

廣雅說:「為了公正起見,是次比賽我們請來三位裁判,分別是右都御史文本德大人、通政使上原志美大人和男妃巴里杜邦殿下。請大家鼓掌!」

 

身穿泳裝的本德、志美和巴里乘坐小艇,現身於湖上,向岸上的觀眾揮手,接受其歡呼;但手持划槳的巴里卻太過得意洋洋,站在船邊,一不小心,就掉進湖裡,還不小心把划槳一揮,將本德和志美也一同推到水裡。

 

「巴里你這白痴!」本德和志美大聲怒吼,慌忙爬回艇上。廣雅見狀,連忙扯開話題,苦笑說:「事不宜遲,比賽——開始!」

 

宮女用小艇載四位敗家女登上湖中的浮台,然後廣雅打響鑼鼓,揭起序幕;可是畢哲、麗素、麗辭和儒雅四人竟然站在浮台的四邊,動也不動,緊握木劍,屏氣凝神的互相對峙。

 

「怎麼搞的啊,快點打啊,要不然收視會下跌⋯⋯」廣雅慌張起來了,自言自語說道。

 

台上的麗辭見眾人不動如山,心想:敵不動,我不動,還是靜觀其變吧。

 

「啊啊啊啊!」

 

麗辭卻沒料到畢哲會忽然大聲尖叫,被嚇了一跳;她一不留神,就被儒雅一劍打中,掉進水裡,激起千重浪,衝向觀眾台。傑靈和杰娜及時避開,但倩影和玲瓏卻被弄得全身濕透。

 

「哇⋯⋯倩影、玲瓏,你們的胸部⋯⋯好『透』啊,哈哈!」杰娜忍不住哈哈大笑。倩影和玲瓏面目無光,甚為惱怒。

 

「高麗辭出局!」巴里舉起紅旗示意。掉進水裡的麗辭大叫:「殿下啊,快點拉我上船!」

 

「你那麼重,會不會搞到沉船⋯⋯」

 

「不⋯⋯不會的,快拉我上來吧,冷死人了。」

 

「好吧⋯⋯」但巴里一把麗辭拉上小艇,艇就翻了,二人齊齊跌進水裡。

 

儒雅冷笑,說:「哈哈,高麗辭,枉你是武官之後,竟然如此不堪一擊!接下來,我就要收拾你們兩個敗家女!」

 

麗素苦笑說:「只不過是玩一下而已,儒雅,你我本無仇無怨,何必如此激動⋯⋯」

 

「受死吧!」

 

儒雅向麗素猛然揮刀,但麗素卻靈活地閃開,使儒雅撲了個空,失去平衡,被畢哲趁機一腳踢中,差點跌入水裡,幸好及時站穩。畢哲還向儒雅扮鬼臉,說:「臭西,來打我啊笨,臭西,平胸臭西~」

 

「你收聲啊!」

 

麗素說:「你們兩個是不是認真過頭了⋯⋯」

 

「你煩不煩啊?」儒雅忽然偷襲麗素,一劍正中其手,再一肘把她撞倒;麗素反應不及,打了個翻斗,跌入水中。志美舉起紅旗,說:「麗素公主出局!」

 

麗素當下被惹怒了,當志美把她從水中拉上艇上,為她披上毛巾時,志美見麗素咬牙切齒,雙目發火,跟平日判若兩人,就暗吃一驚,心想:不好了,儒雅這次闖禍了,麗素平日表面隨和,但一旦發火,即非同小可。

 

「畢哲你這傻西受死吧!」「儒雅你這臭西食屎啦!」畢哲和儒雅刀光劍影,短兵相接,你一拳、我一腳,在浮台上跑跑跳跳,不分勝負。二人滿頭大汗,氣來氣喘,各佔領浮台的一角,蹲下喘息。畢哲心想:我一定要找出這婊子的破綻才行!

 

忽然,畢哲的泳褲發出啪的一聲,使畢哲春光乍洩,巨根若隱若現;在觀眾席上的韋娜看見,嚇得大聲尖叫:「不好了,殿下走光了!」

 

儒雅看見,哈哈大笑,說:「哎呀,堂堂公主殿下在電視鏡頭下走光啊!笑死人啊!」

 

畢哲惱羞成怒,把心一橫,就趁著儒雅恥笑她的時候,忽然衝上前,猛然一撞,把儒雅撞倒跌落水裡。可是儒雅亦立即伸一手一位,把畢哲也拉著水裡。二人掉進水裡以後,繼續大打出手,即到本德和志美強行把她們分開。

 

「住手,住手啊!」本德和志美大叫。

 

坐在觀眾席上的杰娜焦急起來了,問:「她們二人同時跌進水裡,誰勝誰負啊?」

 

傑靈說:「當然是畢哲啦,她先推儒雅落水,然後才掉進水裡啊!」

 

玲瓏卻反駁說:「陛下,你怎可以強詞奪理?畢哲公主殿下也有掉進水裡,她就不可能獲勝!」

 

杰娜說:「你們別吵了,由評判決定好嗎?」

 

本德、志美和巴里商議了一會後,馬上就有一致決定,由志美向主持人宣講。

 

志美說:「我們認為畢哲公主殿下獲勝,因為她最晚掉進水裡。」

 

廣雅便立即公佈結果,說:「格劍比賽結果是:第四名,高麗辭郡主殿下,1分,第三名,麗素公主殿下,2分,第二名,李儒雅小姐,3分,第一名,譚畢哲公主殿下,4分!」

 

「太好了!」山娜和利奧立即搖旗吶喊、歡呼拍掌。傑靈跳上桌上,大聲歡呼,又對玲瓏說:「哈哈,你的女兒太差勁了吧!」

 

「陛下⋯⋯你⋯⋯你看著吧!」玲瓏氣急敗壞,馬上叫丈夫明德把儒雅帶過來。儒雅面如死灰,一來就向玲瓏抱怨:「媽,要不是你不許我飲酒⋯⋯」

 

玲瓏馬上倒了一杯酒,說:「住口,飲了這杯燒酒,你給我拿個冠軍來!」

 

明德驚訝地說:「玲瓏,你瘋了嗎,這可是烈酒啊!你忘了儒雅上前在博物館飲酒後發酒癲,在眾目睽睽下小便嗎⋯⋯」

 

「儒雅飲了酒就會發狂,戰鬥力大增,這樣才能勝利啊!」

 

「那我不客氣了。」儒雅馬上奪過酒杯,一口氣喝光,即滿面通紅,腳步浮浮,哈哈大笑。明德猶疑地說:「儒雅這副德性真的會勝利嗎⋯⋯」

 

玲瓏卻說:「儒雅一定會贏的!給你女兒一點信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