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平天下之畢哲公主的日常:敗家女大作戰(四)

小說目錄

(四)

 

為了炫富,麗辭就帶領眾人離開餐廳,來到酒店附屬的商場逛名店街。商場的裝修十分浮跨,猶如凡爾賽宮一樣,天花到地板都金碧輝煌,珠寶手飾店閃閃發光。麗辭決定先帶眾人去逛手袋店。其實除麗辭和電視台節目主持廣雅以外,幾乎所有人都對此都不感興趣,但麗辭說要進去購物,就只好跟從。韋娜就問畢哲:「殿下,其實為何麗辭要花那麼多錢買手袋呢?只不過是要放東西而已,書包也行啊。」

 

畢哲說:「我也搞不懂她在想甚麼啊,我身為公主才不會自己拿東西呢,為何要買手袋⋯⋯」

 

麗素插嘴說:「你們別管吧,她買手袋不是用來放東西,只是為了在她的手臂上掛些名牌而已。」

 

麗辭一踏進手袋店,就有四名店員陪同經理殷勤地上前招待。經理奴顏婢膝、笑面迎人,恭敬地對麗辭說:「高郡主殿下,歡迎你再次光臨啊!請問今天你想看些甚麼⋯⋯」

 

「把所有皮革手袋也拿出來吧。」麗辭又對廣雅說:「利小姐,你喜歡的話就挑一個,我付錢。」

 

廣雅興奮地說:「真⋯⋯真的嗎?」

 

經理馬上拿來一個手袋,說:「這是Hermès最新款的手袋。我們還有Gucci、Chanel、Hervé Chapelier、Louis Vuitton ⋯⋯」

 

山娜問:「靴乜屎?名字好難聽啊⋯⋯」

 

麗辭說:「是Hermès,法文來的。」

 

利奧拿起一個LV手袋,問:「這東西白色一片,沒甚麼特別啊,用色真隨便呢,又容易弄髒⋯⋯」

 

經理說:「這LV手袋二十萬一個,請小心輕放。」

 

「哇啊!」利奧嚇得立即把手袋放下。

 

廣雅高興地擁抱、親吻手袋,說:「我好喜歡這款Hermès啊,這個多少錢⋯⋯」

 

「原價十五萬,現只售十萬。」

 

山娜、利奧和韋娜聽見,目瞪口呆。廣雅也楞了一下,但因為麗辭說她付錢,所以很快就回過神來,連忙道謝。麗辭說:「少少一點錢,不用客氣。」

 

儒雅卻不屑地說:「唉,鱷魚一條命就只值十萬了吧。」

 

麗素驚訝地問:「你說甚麼鱷魚?」

 

「殿下,你有所不知了,Hermès曾被環保組織指控殘酷虐待動物,活剝鱷魚皮和鴕鳥皮。皮革手袋的皮都是用鱷魚皮、鴕鳥皮、豬皮和小牛皮做的⋯⋯」

 

麗素即對麗辭投以怒目。麗辭嚇壞了,連忙說:「我們⋯⋯還是⋯⋯去別的店鋪吧。」

 

經理慌張了,說:「殿下你不是那麼快就走吧,你還未為自己選手袋呢⋯⋯」

 

「我今天不買了,把那個Hermès打包就好。」麗辭盯著儒雅,儒雅則投以冷笑回應。麗辭心想:你這婊子老是要壞我的好事!

 

儒雅繼續說:「做貴族呢,不是奢華、炫富就行,也要有貴族的知識和教養啊。我們去看看香水店吧。」

 

麗辭忍著怒氣,說:「好啊!我們就去買名牌香水。」

 

韋娜一踏入香水店,即被光澄澄的白色外牆和濃郁的氣味弄得頭昏腦脹。同樣地,一見麗辭、儒雅、麗素和畢哲進店,女經理就帶著四個店員上前恭迎,請她們到沙發就坐,拿來一瓶又一瓶的香水給她們試味。但麗素很不客氣,一坐下就立即叫近衛中澤美鈴把經理押過來。經理見麗素殺氣騰騰,就恭敬上前問:「殿下想要甚麼氣味的香水?」

 

麗素嚴肅地問:「你們買的香水有沒有殘酷對待動物,有沒有做動物測試?」

 

「沒⋯⋯沒有啊⋯⋯」

 

「真的沒有?美鈴,亮刀!」

 

美鈴拔出長劍,吹著口哨,隨意揮舞,嚇得一眾店員面青。畢哲和韋娜連忙安撫麗素。韋娜說:「殿下息怒,攝影機在拍的啊⋯⋯」畢哲也說:「你今天吃火藥了嗎,冷靜一下一叫他們拿些環保產物來就好了⋯⋯」又對經理說:「喂,你啊,麗素討厭使用動物測試的香水,你們就拿些符合善待動物標準的香水來,知道了嗎?」

 

「遵命!」麗素見經理就範,才叫美鈴收劍。

 

當經理和店員取出一瓶又一瓶的香水試用樣本出來時,美鈴和賀蘭就毫不客氣地把香水噴了又噴,逐一試味。

 

 

「這個很香呢。」「還是這個比較好⋯⋯」

 

韋娜看不過眼了,說:「喂!兩位大人啊,你們好失禮啊!」畢哲也說:「現在是我們購物啊,你們兩個近衛別好似大媽那麼貪小便宜好嗎?」

 

經理先拿出一支濃味的香水,噴在四張香水試紙,向四位敗家女展示,說:「這是Hermès 24 Faubourg,每瓶30 mL只售一萬二千五百漢元,是由清淡的花香,混合橙花、茉莉、廣藿香、依蘭、虹膜、香草、龍涎香、檀香混合而成⋯⋯」

 

利奧聽見,甚為震驚,說:「甚麼?一萬多元才只有30 mL?」

 

廣雅聽見,目瞪口呆,心想:這價錢可是我四分之一的工資呢⋯⋯

 

山娜說:「別大驚小怪吧,要不然殿下會覺得我們很寒酸。」

 

麗辭嗅了一下,十分滿意,說:「這個不錯⋯⋯利小姐,你要的話,我給你買下。」

 

廣雅還沒來得及開口,儒雅就鄙視地說:「這種味道太混雜了,庸俗。」

 

麗辭回嗆,說:「怎麼了,庶民受不了貴族的香氣了嗎?」

 

儒雅對廣雅說:「我介紹你來一點有文學修養的香水吧。經理,你們有沒有JAR Bolt of Lightning?」

 

經理大笑,說:「李小姐真識貨!這是我們最新的JAR香水,30 ML一瓶,只售6500漢元!大家聞一下吧。」

 

各人拿起香水試紙,嗅了一下。儒雅滿意地點頭,說:「真是馥馥桂花香啊!」

 

麗辭卻說:「這種平價貨有甚麼好?給我拿點Caron Poivre來!」

 

經理說:「殿下,Caron Poivre有點刺鼻,恐怕各位會⋯⋯」

 

「我叫你拿來啊!」

 

「是⋯⋯是的⋯⋯」於是店員拿來用各種香料——丁香、黑、紅辣椒等調製而成的香水前來,沒想到一開瓶,眾人就紛紛咳嗽、打噴嚏,只有麗辭和廣雅例外。身為印度裔的廣雅說:「咦,這種味道那麼似Masala咖哩的啊?」

 

經理掩著口鼻,說:「利小姐說得對,這種火熱和辛辣味⋯⋯咳咳,是用多款香料調製而成,只售8400漢元。」

 

麗辭大悅,說:「這真是香味勝如蜜啊!」

 

山娜咳著,對利奧和韋娜說:「喂,她們兩個是在鬥炫富還是鬥文才?」

 

韋娜說:「兩樣都不是,她們是在鬥品味。」

 

利奧說:「那麼郡主殿下的品味⋯⋯也實在太重口味了吧?儒雅的品味似乎較好。」

 

不服氣的儒雅索性說法文了,對經理說:「Baccarat Les Larmes Sacrees de Thebes, S’il Vous Plais.」

 

「Oui, Mademoiselle.」店員立即小心翼翼拿來一支價值59,000 漢元的Baccarat Les Larmes Sacrees de Thebes出來。廣雅聽見價錢,幾乎昏倒了,一支香水竟然比她月薪還要高。經理說:「Baccarat Les Larmes Sacrees de Thebes是本店最名貴的香水,價值59,000 漢元,由琥珀、茉莉、玫瑰、埃及卡西、沒藥和乳香混合而成,散發著濃烈的中東香氣。」

 

「乳香?教堂感恩祭燒的那種乳香嗎?」畢哲問。麗素就說:「沒藥不就是聖經用來為耶穌裹屍的東西嗎?你⋯⋯你們真的打算把沒藥噴在身上嗎?我可還未死的⋯⋯」

 

店員一把香水噴出來,眾人除儒雅讚口不絕外,個個都受不了刺鼻的濃烈氣味,立即咳嗽。儒雅對麗辭說:「這才是貴族的味道啊,你懂嗎?你感受得到那種使人猶如置身於聖城耶路撒冷神聖的芬芳了嗎?」

 

畢哲抱怨說:「喂,你也不會用噴香水來祈禱來默想吧,神聖條鐵咩⋯⋯」

 

利奧苦笑,對山娜和韋娜說:「我收回我剛才的說法,儒雅的品味也很有問題⋯⋯」

 

麗素受不了,搖頭說:「夠了,夠了,你們兩個的鼻子是不是有問題啊?不是東西很貴就等於有品味啊!經理,把Accqua di Colonia S. M. Novella拿來!」

 

經理就把香水拿來,說:「Accqua di Colonia S. M. Novella是意大利佛羅倫斯Santa Maria Novella生產的名貴香水,是道明會修士為嫁到法國的凱瑟琳皇后所調製,由佛手柑、柑橘、白花及香料所組成,沒有奢華的香濃,卻有田園的清香,只售1500漢元。」

 

畢哲一嗅,先是聞到柑橘花香,還有橙香和檸檬香,然後隱約聞到有其他香料,就說:「哇,好似是橙味。」

 

韋娜說:「還有點檸檬味,之外又有點香料⋯⋯」

 

山娜問:「是加了薰衣草嗎?」經理說:「有一點,丁香也有。」

 

麗辭和儒雅無言以對。麗素就說:「不是只有名貴的濃郁香水才算是高貴,你看,這款香水的味道清新,全部都是生活中能夠找到的香氣,」

 

美鈴和綺華就爭先拿香水來噴。麗素就說:「你們兩個別那麼失禮了,本公主給你們一人買一支吧。」「謝殿下!」

 

「韋娜、山娜、利奧,你們要不要也買一支,利奧,這香水有男裝的⋯⋯」

 

「我想女裝可以嗎?」

 

「女⋯⋯女裝,當然也可以。」麗素心想:利奧這小子真變態!又說:「我想今天也差不多了吧,我們都買夠了,結帳後就走吧。」

 

麗辭和儒雅只好點頭說:「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