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哲公主之日常之敗家女大作戰(三)

小說目錄

(三)

 

經過一番擾攘之後,真人秀節目《敗家女大作戰》再次開拍。廣雅帶著攝影師,跟隨畢哲、麗素、麗辭和儒雅,出外拍攝。廣雅本來以為是坐豪華房車出發的,但麗辭卻要求坐直升機出行,於是畏高的廣雅只好戰戰兢兢的登上麗辭的H225私人直升機,載客量達20人。羅利奧、葉山娜和上原韋娜也被邀請一同乘坐直升機。攝影師見廣雅頓足失色,就問:「你沒事吧?」

 

「我⋯⋯我沒事⋯⋯」

 

「廣雅,你的畏高症似乎很嚴重呢⋯⋯你盡量不要向下望吧,照常的訪問四位敗家女就行。」

 

「我⋯⋯我會的了⋯⋯」

 

「哇!直升機啊!」一登上直升機,利奧和山娜就蹦蹦跳跳,十分興奮;當直升機起飛,也東張西望,十分好奇,不斷拍照。為了保護眾人安全,隨了電視台有拍攝直升機隨行外,禁軍及外星都指揮使司亦派出軍用直升機隨行保護。韋娜見左右盡是軍方直升機,就向畢哲的近衛綺華和麗素的近衛美鈴投訴,說:「這也太勞師動眾了吧?這都是納稅人的錢⋯⋯」

 

綺華漫不經心的說:「上原小姐,這是你爸的意思啊,說這是為安全起見⋯⋯對了,你給我們拿一下相機吧。美鈴,你化完妝沒有?」

 

「我⋯⋯可以了。」愛美的美鈴塗了唇膏,就跟綺華緊抱一起,靠在窗前,要韋娜為她們合照。韋娜就說:「兩位⋯⋯你們不是在工作的嗎?怎麼你們好像遊客似的?還有啊,中澤小姐⋯⋯禁軍當值期間不是不能化妝的嗎?」

 

綺華卻說:「我們寓工作於娛樂啊!快拍照吧。」

 

「好吧。一、二、三⋯⋯」

 

「殿下,你看,皇宮好大啊!」山娜拉著畢哲和麗素,指着腳下的皇宮。畢哲就說:「我也很少留意原來從高空看下去,皇宮真的會在陽光映照下閃閃發光的呢。對了,山娜,那山上的⋯⋯是不是就是你家?」

 

「是啊,那座豪宅就是啊!」

 

利奧卻十分苦惱,說:「怎麼我找不到我家的啊⋯⋯」

 

麗辭冷笑,說:「因為你家只不過是一棟細小的村屋啊。」

 

雖然利奧對麗辭的說話不以為然,麗辭的說話卻立即得罪麗素。麗素立即正言厲色,說:「麗辭,立即向利奧道歉!」

 

「我⋯⋯」

 

「我叫你道歉啊!」

 

麗辭只好低頭,向利奧賠罪,說:「對⋯⋯對不起⋯⋯」

 

儒雅看見麗辭對麗素奴顏媚骨的態度,不禁發笑,這立即惹來麗辭的怨恨。攝影師將眾人的臉色一一捕捉下來。

 

山娜怕眾人尷尬,立即扯開話題,說:「那⋯⋯那裡不就是牛池灣鄉嗎?我想,利奧你家應該就⋯⋯就在廟後面那幾棟村屋那邊吧。」

 

「對啊,應該就是在那裡了。」

 

廣雅就問麗辭:「對了,高小姐,今天我們會去哪裡呢?」

 

「我們會過海到對岸的武英西方酒店吃飯,然後再去逛名店。」

 

「那麼⋯⋯高小姐,你為何會請大家坐直升機的呢?」

 

麗辭得意洋洋地說:「這個嘛,沒甚麼啊,因為我見大家沒甚麼機會從高空欣賞一下九龍府京師的美景,所以就叫媽安排直升機了。你也知道吧,不是人人像我一樣常常有機會飛行啊,哈哈⋯⋯」

 

儒雅冷笑,說:「哼,真的不知道這直升機是怎樣弄回來的。」

 

麗辭臉色一變,說:「儒雅,你此話何解?這可是我媽用真金白銀花了三百萬買回來的私人直升機⋯⋯」

 

「那麼你們高家的錢從何來?首相官職三十五萬的月薪能買得起直升機嗎?恐怕有人貪污吧!」

 

麗辭急赤白臉,說:「你⋯⋯你⋯⋯小心說話!我們高家一向清廉,而且,我們根本就不是靠朝廷俸祿生活!高家在廣、九坐擁大量土地和物業,我們賣一棟樓都幾十億元了,三百萬算是甚麼?」

 

「那請問你們的土地和物業是從何而來?是做生意賺錢得來的嗎?」

 

「是⋯⋯是陛下御賜的封地!」

 

「所以這些錢本來就不是你們高家的啊!」

 

畢哲見儒雅和麗辭吵架了,急忙調停,說:「你們別為這小事爭吵了啊,才⋯⋯才三百幾萬而已啊,很小事啊。」

 

麗素卻拉開畢哲,以眼神示意她不要介入麗辭和儒雅之間的鬥爭。畢哲大惑不解,韋娜就對她說:「殿下你還不懂嗎,殿下的認思是,只要她們二人惡鬥,就能特顯出兩位殿下溫文爾雅,以後除了了我之外,也沒有人再叫你做刁蠻公主啊!」

 

「咦,你這話真有道理⋯⋯但⋯⋯但是,你也不准叫我做刁蠻公主啊!」

 

直升機到達酒店頂樓的停機坪後,畏高的廣雅立即衝出機艙嘔吐。攝影師便問:「你還好吧?」

 

「我⋯⋯還好吧⋯⋯」

 

「今日沒有甚麼訪問環節,我們跟着那四個敗家女,看她們真情流露就行了,剛才在機上她們自由發揮時已經很有火,非常好。」

 

麗辭對眾人說:「各位,請跟我來,到酒店的旋轉餐廳用膳吧。」

 

山娜興奮地問:「今天我們吃甚麼?」

 

「法國菜啊。」

 

「好啊,吃法國菜發大財⋯⋯」

 

麗辭帶領眾人來到金碧輝煌的旋轉餐廳,即有十幾個侍應前來引領他們上座,為他們拉出椅子,還會為他們解開餐巾,放在大腿上。但令韋娜、利奧和山娜最驚訝的是,他們這桌子每一個客人都有一位侍應專門伺候。利奧就說:「這餐廳那麼豪華,一定有很多佳餚美饌的了。」

 

「那就讓我看看點些甚麼來吃吧⋯⋯」山娜說著,興奮地打開餐牌,即大吃一驚,餐牌上寫的全是法文,沒有半隻漢字,而且連一杯茶也要過百漢元,樣樣菜式都要三、四位數價錢。(1漢元相當於1港元)

 

韋娜愈見這餐廳氣派不凡,則更對食物質素感到擔憂,就對畢哲耳語,問:「殿下,你有沒有來過這間餐廳吃東西?」

 

畢哲面有難色,說:「我也沒到過這裡,我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殿下你也知道吧,通常地租愈貴的餐廳,成本都主要用在交租而非煮食⋯⋯」

 

「我當然知道啦⋯⋯」

麗辭說:「大家如果點餐有困難的話,不如每人都叫一個四餸套餐吧,有前菜、餐湯,兩個主菜以及一份甜品,前菜、主菜和甜品自選,還有果汁和咖啡,每人只是一千五百漢元。不夠的話我再叫一個海鮮盤大家一起吃吧,反正都是我請客,不用客氣。」

 

儒雅說:「哼,希望這頓飯的質素真的值這個價錢吧。還有,你也知道吧,麗素殿下不吃肉的啊⋯⋯」

 

麗素笑言:「不是完全不吃肉,我只吃魚素,紅肉禽肉盡量不吃。」

 

利奧問:「吓,殿下,『茹』素也不算是完全不吃肉嗎?」

 

山娜說:「你真笨啊,殿下在說『乳』素啊,奶的那個乳啊,人奶那些啊,你懂嗎⋯⋯」

 

眾人聽見哈哈大笑。麗素尷尬地笑着回應:「不,我⋯⋯我是指『魚』啊,海鮮。」

 

麗辭說:「殿下請放心,法國菜有很多海鮮選擇。」

 

「好吧⋯⋯」

 

廣雅問:「郡主殿下,這個『Escargots de Bourgogne』是甚麼前菜來的?」

 

「這個啊⋯⋯怎樣說呢,這個不錯啊,不如大家每人也吃一個吧。」

 

畢哲、麗素、儒雅和韋娜聞之色變,立即搖頭。但綺華卻對畢哲說:「殿下,這是法蘭西的名菜啊,你真的不識貨呢!」

 

「你⋯⋯那你跟美鈴自己點一份吧!」

 

山娜和利奧大惑不解,但又不好意思開口問麗辭,怕被嘲笑為鄉巴佬,只好偷偷問韋娜。他們一聽見韋娜的答案,嚇得面青,連忙拒絕麗辭。

 

「那⋯⋯要幾份就好了,快上菜吧。」

 

侍應首先為眾人呈上濃郁的法式濃湯(Bisque)配麵包,然後呈上前菜。因為麗素不吃肉,所以前菜改成是羅勒鮭魚泥,而其餘人則選了鵝肝,只有麗辭、廣雅、綺華和美鈴選了『Escargots de Bourgogne』,也就是勃良地焗蝸牛。

 

「哇!法國田螺啊,正!」綺華和美鈴大快朵頤,吸吮蝸牛時發出「咄咄」聲響。畢哲和麗素就責備她們沒有儀態。這時廣雅才驚覺原來Escargots是指蝸牛,驚慌失措,嚇得把叉也掉下。麗辭就問:「怎麼了,你是第一次吃蝸牛嗎?」

 

「蝸⋯⋯蝸⋯⋯牛⋯⋯」

 

「嚐一口吧。」

 

廣雅勉為其難,在鏡頭前深呼吸、閉上眼睛,把蝸牛肉送入口中。

 

「好吃嗎?」「好⋯⋯好吃啊⋯⋯」廣雅苦笑,心想:天啊,好噁心啊!

 

儒雅就說:「原來你不知道Escargots是解蝸牛的嗎⋯⋯」

 

廣雅無言以對,而畢哲和麗素則暗暗偷笑。然後侍應就送上主菜;除了麗素選取了法國布列塔尼藍龍蝦和烤鮭魚淋奶油白醬汁,沒有禽肉以外,其餘各人的主菜最少一道菜也是肉食,如勃艮地紅酒燉牛肉或第戎式牛排。但麗辭怕大家不夠吃,還另外叫了一大盤海鮮盤,讓每人都有幾隻生蠔。山娜、利奧、綺華和美鈴更毫不客氣地還叫了紅酒,喝過不停。麗辭雖然心裡不屑四人狼吞虎嚥的樣子,但還是在鏡頭面前忍住。麗辭就說:「這都是北海道生蠔,由日本直接冰鮮空運到九龍府⋯⋯」

 

山娜說:「聽說吃生蠔能壯陽,是真的嗎?」

 

麗辭苦笑,心想:你這傢伙失禮夠了沒有?儒雅卻冷笑,說:「流浮山也有蠔啦,我就不明白吃生蠔有甚麼好吃,煮熟做蠔餅不是更好吃嗎?」

 

韋娜附和儒雅,說:「蠔餅加茄汁很好吃啊。」

 

麗辭就說:「哎喲,儒雅,難道你不知道北海道蠔的價錢比起流浮山蠔貴多少倍嗎?北海道的海水乾淨,所以生蠔才那麼肥美⋯⋯」

 

儒雅說:「哈哈,可笑,難道你不知道蠔是吃甚麼的呢?」

 

麗辭語塞,說:「我,我當然知道!是⋯⋯是⋯⋯」

 

儒雅說:「就讓我告訴你吧,蠔是吃浮游生物維生,而且會吸走細菌,能淨化海水。所以太乾淨的海水是挖不到蠔的。九龍府幾年前有個男人就是進食生蠔後感染食肉菌而死亡⋯⋯」

 

「吓⋯⋯唔!」廣雅嚇了一跳,正想把口中的生蠔吐出來,但一不小心就把它卡在喉嚨,咳過不停,透不過氣,幸好綺華及時相救,大力拍打她的肩背,使她把生蠔吐出來。

 

麗辭臉色一沉,心想:可惡,這傢伙老是要說話落我面子!於是麗辭又說:「我這份主菜勃艮地紅酒燉牛肉,是被譽為世上最好吃的牛肉料理。你們知道是怎樣做的嗎?它是用紅酒、洋蔥、蒜頭、香草去燉煮法國的上等牛肉而製。而這店家為了保證食物質素,連紅酒也是用勃良地十多年的紅酒⋯⋯」

 

儒雅冷笑,說:「哼,那你知不知道這道菜的歷史?」

 

「這⋯⋯這,我當然知道啦!這是世界一百道名菜之一啊⋯⋯」

 

儒雅說:「所以說呢,有些人,空有貴族的頭銜,而無貴族的見識。紅酒燉牛肉本來是勃良地農村的鄉下菜來的,最初用的只是平價牛肉,甚至是羊肉、兔肉⋯⋯」

 

麗素勃然大怒,把刀掉下,嚴厲地說:「可惡,怎能吃兔子的?誰宰兔子,本公主就把他處死!」

 

畢哲安撫麗素,說:「麗素你冷靜一下,她在說法國啊,九龍府吃兔肉是犯法的⋯⋯」

 

儒雅繼續說:「直到『現代法國料理之父』、名廚奧古斯特·埃斯科菲耶於1903年出版的暢銷名著《美食指南》首次介紹這道鄉下菜,勃艮地紅酒燉牛肉才成為巴黎大小餐廳的必選名菜,把價錢訂得很高,用來欺哄那些無知的暴發戶,哈哈。」

 

麗辭氣得說不出話來。畢哲就對麗素說:「似乎麗辭敗陣了。」

 

麗素冷笑,用叉翻開沙律菜,卻驚覺三文魚被顏色薰黑,顯然焗得太熟;麗素再淺嘗一口,即發現三文魚淡而無味,完全沒有醃製過。但麗素還是忍耐,默不作聲。然而,畢哲即無此忍耐力;她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切開了牛肉,吃了一口,忽然作色,立即大罵:「仆街,又硬又酸!」

 

麗辭慌張了,說:「這⋯⋯這,只是廚房一時失準吧,我看我這碟還好⋯⋯」

 

沒想到麗辭吃了一口,卻也覺得酸死了。畢哲就斥責她說:「麗辭啊!你知不知道啊,價值貴不就代表好吃啊!你這次真是要我們貼錢買難受了!」

 

氣急敗壞的麗辭面紅耳赤,默不作聲,只好待上了甜品後就急忙結帳,帶眾人離席,前去逛名店,繼續炫富。可是路上眾人繼續抱怨法國餐廳不好吃,而全部對話都被拍攝下去了。

 

畢哲說:「其實剛才那間東西是不是黑店來的,又難食又貴,牛肉硬如石頭⋯⋯」

 

麗素說:「我真的無法想像法蘭西人怎會把蝸牛這種噁心的東西放入口,三文魚又不新鮮⋯⋯」

 

山娜說:「就是嘛!殿下,我覺得大排檔的蠔餅比生蠔好吃得多呢!」

 

麗辭說:「你⋯⋯你說甚麼鬼大排檔?」

 

儒雅哈哈大笑,說:「畢哲,你說得對啊,我說,那間根本就是黑店,專門是欺騙那些無腦貴族的臭錢⋯⋯」

 

畢哲說:「還好我是個精明的公主⋯⋯不過誰是無腦貴族?」

 

麗素拍拍畢哲肩膀,說:「你⋯⋯你還是別再說話挑釁麗辭吧。」

 

麗辭氣得說不出話來。麗素就問:「接下來我們去哪裡?」

 

「Shopping!我心情不好就會去購物!我們去名店街吧!」

 

廣雅心想:這婊子果然是個不折不扣的敗家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