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哲公主之日常之敗家女大作戰(二)

小說目錄

(二)

 

拍攝當日,華夏電視台派員到皇宮的百合閣取景;百合閣山明水秀,有小橋流水、奇花異卉環抱,故節目主持利廣雅決定在此地拍攝主角專訪。四位主角——華夏皇室譚畢哲公主、開普勒皇室麗素公主、廣州高氏郡王府高麗辭郡主,以及梅州李氏李儒雅。宮女為眾人提供各式各樣的中西點心。廣雅身穿華麗的齊胸襦裙,露出乳溝,舉止優雅觀;反之,身為公主的畢哲卻張開雙腿,躺在椅子上,狼吞虎嚥的吃點心。相比之下,廣雅更像是公主。

 

「甚麼?我也要自我介紹嗎?我喎,我是公主喎!」畢哲說,但雙眼卻無正視廣雅雙目,而是一直盯著她的乳溝。

 

「殿下,這也是你炫耀一下皇室歷史的好機會啊⋯⋯」

 

「那⋯⋯好吧。現在開始錄影了嗎?安東,把貓紙拿來。」

 

「但在開始之前,殿下,有件事我想說一下。」

 

「甚麼事情?」

 

廣雅生氣地大叫:「請。殿。下。不。要。盯。著。我。對。波!!!!!」

 

畢哲說:「啊⋯⋯好吧。」

 

「開始錄影!」

 

錄影開始後,廣雅回復和顏悅色、心平氣和地問:「相信大家也知道,華夏帝國是二元君主立憲的國家,當今皇上陛下是譚氏皇室所出;但大家又對皇室生活知多少呢?今日我們就聽聽譚畢哲公主殿下的親身分享吧!殿下,請問⋯⋯」

 

畢哲立即打斷廣雅,拿著安東寫給她的貓紙,以一副表情浮誇的官腔說:「我們譚氏皇室乃是馬上得天下的英雄豪傑。先世太祖女皇本為泰西難民,東逃至嶺南,適逢群雄割據,就以九龍府為家,招兵買馬。百姓慕其仁義,擁立為皇,此有譚氏皇室,今已傳五代。神武女皇年間,大粵漸吞併諸國,故成華夏帝國。唯神武年間金匪日清把持朝政,更謀朝篡位,迫害異己,貶皇室為庶人,而我母皇不忍百姓生活於水深火熱中,因而揭竿起義⋯⋯」

 

廣雅忽然斬釘截鐵的說:「可是,殿下,這些都只是你祖先的豐功偉績,跟你無關呢。」

 

畢哲詫異地說:「吓?」

 

「到底譚氏皇室光輝的歷史,給了殿下甚麼意義?」

 

「啊⋯⋯這⋯⋯這個⋯⋯」畢哲楞住了,發現貓紙上沒有答案。畢哲硬著頭皮,想了一下,然後說:「這⋯⋯這個嘛!當然⋯⋯很有意義啦!我貴為公主殿下,繼承了譚氏皇室的傳統。」

 

「甚麼傳統?」

 

「傳⋯⋯傳統嘛,我們皇室⋯⋯對了!好色啊!要不要我示範給你一下?」

 

「不⋯⋯不必了。」

 

在鏡頭外察看的玲瓏叫攝影師停止拍攝,把廣雅叫過來,說:「這個傻西公主有沒有搞錯?悶死觀眾啦!她只是照本宣科!這段要重拍!叫殿下去休息!」

 

「大人,我們現在訪問一下麗素公主吧,或者她沒有那麼悶。」

 

於是廣雅就開始訪問麗素。麗素早有準備,命僕人楊瓊軒帶來十多幅圖畫,逐一在鏡頭前展示。麗素認真地說:「我們開普勒星人是來自開普勒22b星的古老宇宙民族,就在這裡⋯⋯開普勒星人自古實行帝制,由我們開普勒皇室統治,我是第十代的皇室成員。這幅銀河系地圖展示了歷史上我們曾經到訪過的星球⋯⋯」

 

「殿下,我聽說開普勒星人都是體育健將,能夠在地球輕易跳高三米以上,力大無窮⋯⋯」

 

「對啊,所以長久以來,我們是銀河系神憎鬼厭的侵略者。」

 

廣雅面色一變,問:「吓?」

 

麗素語氣平靜地,微笑著說:「古代開普勒星人因為過度發展而毀掉了開普勒22b星的生態系統,因此只好四出侵略其他星球,建立殖民地,不過幾乎每次很快都會把該星球資源耗盡。古代開普勒星人侵略星球時,會強暴當地星球人以繁殖出能適應當地環境的下一代⋯⋯」

 

廣雅嚇得面青。麗素不以為然,繼續以平淡的語氣說:「不過最後一次侵略,也就是十幾年前侵略地球那次,杰娜女皇陛下⋯⋯也就是我媽,認為不能以繼續以這種掠奪星球的方式生活,否則我們永無定所,因此決定放棄侵略,在地球定居,與人類和平共處⋯⋯」

 

瓊軒卻說:「殿下,不是啊,明明是因為開普勒星人受不了地球的細菌和病毒,開普勒星女皇陛下又跟華夏帝國女皇陛下擦出愛火,因此開普勒星人才向華夏帝國投降,以協助發展太空科技、開發太陽系作為取得居留權和藥物治療的交換條件⋯⋯」

 

麗素面色突變,嚴厲地斥責說:「瓊軒,你怎麼把如此政治不正確的事實說出來?電視就只能播朝廷官方版本的說法給那些愚民聽啊,你知道了嗎?」

 

「那殿下就是撒謊啊⋯⋯」「那有如何?」

 

「cut,cut啊!」玲瓏見勢色不對,立即叫停。麗素見攝影機關掉了,忽然收起笑容,擺出一副凶惡的樣子,一手勒住廣雅的脖子,大聲斥責說:「你聽着,給本公主把瓊軒跟本公主那段對話刪掉,要不然不要怪本公主對你不客氣!」

 

廣雅嚇得面青,沒想到表面溫柔而內斂的麗素,原來是個如此殺氣騰騰的暴君,立即下跪叩頭,大呼「遵命」。玲瓏立即前來勸麗素冷靜,麗素才下了火,回復平靜,溫柔地對玲瓏說:「李大人辦事,本公主就放心了。人來,本公主口喝了⋯⋯」

 

「請殿下先去休息一下吧,我們現在要為高麗辭郡主拍攝了。」玲瓏又對廣雅說:「你對那死肥婆的女兒一定要提問問得尖酸刻薄一點⋯⋯」

 

廣雅汗顏,問:「大人為何要如此做呢,高家權傾朝野啊⋯⋯」

 

「我就是要揭那死肥婆家族的瘡疤啊!」

 

「大人為何那麼討論高大人呢,明明這個節目是為陛下度身訂造,用來宣傳一下殿下,但大人現在好似想公器私用,將真人秀當成是踩低高麗辭、抬高李儒雅的節目⋯⋯」

 

「你別管!這間電視台是我的啊!我也忍夠那個隻手遮天的奸臣死肥婆了!」

 

廣雅靈機一觸,問:「我知道了!大人是不是因為妒忌陛下喜歡高大人,所以才⋯⋯」

 

玲瓏滿面通紅,先是害羞,後是惱怒,大罵:「你⋯⋯你⋯⋯你住口啊!別胡說!我⋯⋯哪裡會妒忌那死肥婆?照我的意思去做吧!」

 

「是⋯⋯是的。」

 

麗辭雖然只是郡主,但生活卻比起身為公主的畢哲奢華得多。由於皇室對成員的生活開支有一定節制,傑靈對畢哲的家教頗嚴,衣著不能太奢華,每月零用錢也不過兩萬漢元,隨行的僕人與侍衛加起來通常也不過四人。但麗辭卻完全被倩影縱壞了,一身名牌漢服與手飾,出入坐豪華房車,有十個隨從伴隨左右,走路要人幫她撥扇和擔遮,就坐前要僕人為她在椅子上再加軟墊。廣雅就好奇地問:「郡主,你是不是生痔瘡了,怎麼要加軟墊啊?」

 

麗辭大怒,卻為免失儀,就握着拳頭,故作冷靜,說:「我⋯⋯我喜歡坐在軟墊上。」

 

「那我們開始訪問吧。高郡主,請你介紹一下你的家族吧。」

 

麗辭氣定神閒的喝了一口茶,又叫僕人大力一點撥扇,抱怨說:「為何要在戶外訪問呢,熱死人了⋯⋯」

 

「因為御花園鳥語花香啊。請郡主介紹一下高家郡王府⋯⋯」

 

麗辭說:「我們高家是顯赫的武官家族,而且我母親還是復國的功臣。高家先祖,也就是本郡主的太婆,本為高麗貴族,自高麗西渡華夏從軍,屢立軍功,官至禁軍都司,在廣州西關落地生根。婆婆高思姬,於神武年間為奸臣所害而被罷官。奸臣金日清篡位時,我母親高倩影身為陛下的禁軍近衛,跟隨陛下出生入死,參與建國革命,擁立陛下登基,立下汗馬功勞⋯⋯」

 

廣雅猶疑地說:「但據我手上的資料⋯⋯高倩影大人在顯道元年才正式被冊封為公爵,後被升為郡王,之前高家並無爵位,所以高府的貴族地位只傳了兩代,根據《顯道大典》,這只算是新貴族,不是甚麼顯赫世家呢⋯⋯」

 

麗辭聽見,氣得把口中的茶噴出來,噴滿廣雅一臉。攝影師見狀,就問玲瓏:「大人,要暫停嗎?」

 

「不!繼續拍,我就是要麗辭出洋相。」

 

「但現在出洋相的是利廣雅小姐⋯⋯」

 

「這⋯⋯沒關係啦,繼續拍!」「知道。」

 

麗辭吞吞吐吐的說:「我⋯⋯我們⋯⋯的貴族身份,可以追溯至在高麗的十世祖的⋯⋯廣寧高氏!」

 

「那請問郡主有無族譜可考?」

 

「我⋯⋯因為,年代久遠,失傳了。」

 

「但根據本台的調查,高氏當年之所以到廣州從軍,是由於高氏在高麗帝國殺了人,所以才逃亡⋯⋯」

 

麗辭氣壞了,拍案一聲,嚴肅地說:「你⋯⋯請你小心說話,不要誹謗!」

 

廣雅冷靜地問:「殿下放心吧,草民一定會小心說話,因為如今高氏權傾朝野啊,民間有言『得罪高氏,慘過食屎』,『投靠高家,富貴榮華』,殿下對此有何看法?」

 

玲瓏對攝影師讚嘆說:「哇,你看這印度西施真是個專業主持人啊,說笑話自己也面不改容,完全沒有發笑呢!我要加她人工!」

 

麗辭慌張起來,說:「這⋯⋯這⋯⋯我不知你在說甚麼!」

 

「試問以殿下當年小學的成績,若非因為父母的裙帶關係,又豈能考入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呢?我手上有一張殿下小學的成績表⋯⋯」

 

麗辭驚慌得尖叫起來,大叫:「不⋯⋯不要拿出來,不要⋯⋯」

 

「夠了!」正當廣雅要取出麗辭的小學成績表,展示於鏡頭前之時,麗素忽然出現,猛然一手大力勒住廣雅的脖子,凶神惡煞的盯著廣雅,大聲喝斥,同時麗素的近衛中澤美鈴亦帶兵前來,向攝影師和玲瓏拔劍,勒令他們停止拍攝。玲瓏和攝影師嚇得全身僵硬,廣雅則跪地求饒,於是麗素才開放了她。麗素威嚇廣雅,說:「本公主警告你,這節目是用來宣傳我們皇室,不是給你搞這種小動作作弄麗辭。麗辭可是本公主的女寵,你膽敢再玩嘢,別怪本公主不客氣!」

 

「遵⋯⋯遵命⋯⋯」

 

麗辭深受感動,立即擁抱麗素,連忙道謝。麗素卻反過來怪責麗辭:「難道你沒有預先看不出這傢伙對你有敵意的嗎,怎麼你在接受訪問前不想一下如何對答呢?你這樣會失禮我啊!」

 

「對⋯⋯對不起⋯⋯」

 

「總之,現在立即停止拍攝!麗辭,你跟我去散步。」「是的⋯⋯」

 

麗素帶兵離去後,廣雅慌張地來到玲瓏跟前,問:「大人,怎麼辦了?我們似乎做得太出面、太過分了,現在麗素公主殿下生氣了啦!」

 

「那我們改變一下策略吧,既然主動抹黑高家會令殿下出手干預,不如我們在真人秀節目想方法令高麗辭自己出洋相吧。現在,你去訪問我的女兒吧。」

 

「是的。」

 

於是廣雅便請儒雅上坐;但廣雅沒想到儒雅一來,已經擺出一副挑剔的嘴臉,跟平日溫文儒雅的形象相去甚遠。儒雅立即直斥廣雅,說:「你為何要我排在最後?」

 

「這⋯⋯對不起啊,小姐,這是因為編劇⋯⋯」

 

「難道你不知道我媽是你老闆嗎?還有,你這種讓著算是甚麼意思?」

 

廣雅愕然,問:「小姐此話何解⋯⋯」

 

「你穿齊胸襦裙展示你這D奶,是不是要恥笑我細胸啊?」

 

「我⋯⋯小姐誤會了,我不是這意思⋯⋯」

 

「你一陣訪問時給我小心一點,今天我心情不好,知道嗎?」

 

「知⋯⋯知道⋯⋯」廣雅心想:沒想到這傢伙比起麗素公主還要更加表裡不一呢。

 

一開始拍攝,儒雅立即變臉,笑臉相迎,舉止端莊,撥著紙扇,把講稿背得朗朗上口,對答如流,不斷吹噓李家的家世——歷代出了多少個進士,資助了多少個山區學童和研究項目,捐了多少錢做慈善,家族業務涉及甚麼云云。在鏡頭後的玲瓏見自己的女兒表現得體,甚為滿意,拍手叫好。忽然,高倩影忽然拍拍她的肩膀,嚇了玲瓏一跳;玲瓏轉身一看,見麗辭躲在倩影背後。二人向玲瓏投以怨懟的眼神,使玲瓏甚為不安。

 

玲瓏苦笑說:「啊⋯⋯高⋯⋯高大人,你有事嗎?」

 

「你剛才是不是叫你的下屬在訪問中作弄我的女兒?」

 

玲瓏咳了一聲,深呼吸,然後固作正經,說:「高大人,此言差矣,利廣雅身為本台頂尖的主持人,提問難免有時比較單刀直入、一針見血,如果貴千金承受不了,那就實在抱歉了⋯⋯」

 

「你的意思是在怪我的女兒嗎?」倩影大聲怒斥,此時她身後的十多名近衛立即上前,向玲瓏拔刀,嚇得玲瓏面青唇白,幸好一早料到二人會發生衝突的傑靈和杰娜立即帶著禁軍侍衛劉莉莎和天娜前來爭止。

 

「倩影,你搞甚麼鬼啊?這裡是我的皇宮啊!快收刀!」傑靈慌張起來,立即喝令倩影停手。倩影不滿,抗議說:「陛下你根本就是偏心這個排骨精?」

 

玲瓏氣壞了,忍不住反嗆:「喂,高大人,你小心一點說話啊,要不然我不知道的記者明天會寫甚麼來問候你啊!」

 

「你算是恐嚇我了嗎?」

 

杰娜勸阻倩影,擁抱她,說:「倩影,你聽我說吧,你忍一下,當給我點面子,不要在孩子面前打架吧。」

 

「我⋯⋯我這次就給陛下點面子,你之後小心一點,不要再打算利用節目作弄我女兒!我們走!」

 

倩影離去後,傑靈急忙把杰娜拉到一角,說:「該死的!我根本一開始就不應答應你們拍這個真人秀啊!現在玲瓏那個八婆真的玩針對了,你也知道倩影多小器吧!」

 

杰娜卻哈哈大笑,說:「這不是很好嗎?」

 

「有甚麼好啊?倩影和玲瓏現在是把她們二人的恩怨禍延下一代啊!《敗家女大作戰》明明是用來宣傳皇室的,現在卻成為高家和李家的惡鬥節目⋯⋯」

 

杰娜說:「所以,傑靈,你身為君主,應該懂得一點暗黑兵法才對啊。」

 

「你在說甚麼鬼啊⋯⋯」

 

「你想想,從此以後,在節目裡,高麗辭和李儒雅會不斷針鋒相對,令對方出洋相,那麼相比之下,麗素和畢哲的形象會如何?」

 

傑靈恍然大悟,說:「她們⋯⋯相比之下,就會變成淑女了。」

 

「就是這樣了,她們愈不堪,才能襯托出我們兩個女兒的皇族氣質啊。」

 

「但她們會不會因為惡鬥太厲害而喧賓奪主了?」

 

「所以我們要好好監視整個節目的製作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