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民科舉:投票要考試!(五)

小說目錄見此

(五)

課室一片喧嘩聲;山娜和韋娜又在打架,畢哲在跟利奧親熱,麗素在筆記簿上畫畫,直到宋弘道老師踏入課室,眾人頓時鴉雀無聲,嚇得立即返回座位。身穿道袍的弘道見山娜和韋娜正在打架,就問:「你們因何事打架了?」

韋娜生氣地抗議:「葉山娜說我樣衰,所以我就打她了!」

山娜反駁說:「胡說,明明是你先罵我是死臭西!」

「這只是事實!」「實你老母,你根本就是樣衰!」

「係咪想隻抽啊?」「怕你有牙咩,嚟啊!」

「大家冷靜一下,現在要上課了,你們在上課期間打架,就會阻礙其他同學學習,為整體社區帶來負面影響,就是作惡了,那我就要懲罰你們⋯⋯」

韋娜說:「那⋯⋯那我們下課才打架吧。」

「非常好,快回去座位。」

弘道鬆一口氣,說:「民主選舉的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確保政權和平交接,避免暴力革命,所以選舉倫理最重要的第一點,就是和平競選。」

畢哲問:「吓?哪裡和平啊,下議院天天打架喎,再說我媽也是靠暴力革命光復皇室的。」

弘道說:「顯道元年之所以爆發建國革命,是由於奸臣金日清篡位,建立獨裁政權,又以黑警殺人放火、姦淫擄掠,禁絕一切反對聲音。被眨為平民的陛下為了光復華夏,因而帶領我們揭竿起義,推翻暴政,重建華夏帝國,制訂憲法。自此以後,帝國就實行君民共主制。」

弘道在黑板上寫字,繼續解釋說:「權力移交,一直是歷代政治的一大問題。大概可以分成幾種方法:

暴力革命:推翻當權者,搶奪政權。如建國革命。

世襲:按血緣繼承,如皇位⋯⋯」

畢哲洋洋得意地說:「所以我會繼承皇位啊,我是長女、大公主啊。」

儒雅卻說:「根據憲法,誰來繼承皇位由當今聖上決定,跟你是不是長女沒關係,說不定最後繼承皇位的是你弟弟當定王子殿下呢。」

「你⋯⋯胡說!」

「譚畢哲同學,李儒雅同學說得對,不過今堂我們不是討論皇位繼承問題。第三種權力交接方式,就是選舉。選舉是和平的交接方式,大家公平競爭,以政綱爭取選民支持,由選民手上的選票決定誰來執政。所以,我們不能容忍任何選舉暴力。」

利奧問:「甚麼才算是選舉暴力?」

弘道說:「例如候選人威嚇選民不投他一票就打他一頓,就是選舉暴力了。恐嚇也是一樣。」

麗辭問:「威迫不行,那利誘也行吧?」

「不行。」

「吓?」

「有些大黨利用法律漏洞,平日不斷用蛇齋餅糉等小恩小惠收賣人心,但其實這也是錯誤的。選舉是鬥理念、鬥政綱、鬥意識形態、鬥政治願景,不是鬥利益。所以,選舉倫理另一最重要原則,就是不受賄。不要因為別人給你利益,請你食飯,送你禮物,就投票支持他。是否支持一個候選人,取決於你是否認同他的政綱。」

麗辭說:「但政綱也不是講利益嗎?例如社會主義的政黨會向基層選民承諾,當選後會增加社會福利,這為何又不算是賄賂選民?」

弘道說:「因為當選的執政黨運用公帑,執行財政政策時,乃是選後對整個國家社會執行,而不是選前對個別人或特定群體給予利益。選舉期間提供利益以換取選民投票支持,才構成賄選。」

「吓?這不是在走法律罅嗎?選舉期間派錢以換取選民支持,就是賄選;但當選之後才向已投票給自己的選民派錢,就不算賄選⋯⋯」

「其實你的批評合理。但由於選舉是不記名,因此當選者無法在當選後找出每一位支持者的姓名而作出針對性的利益回報。」

「但如果是社會黨那些工人政黨,支持者都是工人和農民啊,當選後當然向他們亂派錢,然後向我們貴族大幅加稅啦,這又不算賄選嗎⋯⋯」

「這有利益輸送之嫌,但不算賄選,這是他們政綱承諾的。幸好華夏帝國下議院實行比例代表制,民粹主義者很難取得過半數議席。」

利奧說:「那麼如果候選人穿性感內衣拉票,讓大家性興奮,算不算提供利益呢?」

眾人聽見哈哈大笑。弘道無奈地說:「這⋯⋯這不算,但我們不應因為候選人英俊或漂亮,或是因為他們袒胸露乳,就投票支持他們。」

利奧問:「為甚麼啊⋯⋯」

弘道氣壞了,說:「為甚麼?因為投票不是選最佳女優或男優啊!露肉跟政綱有甚麼關係?」

一眾同學又哈哈大笑起來。

弘道說:「算了⋯⋯大家已經學完所須的公民知識了,所以接下來大家就要回去溫習,準備選民科舉考試。我會把一些模擬試題發給大家,全部都是選擇題,很容易的。」

一眾同學立即唉聲嘆氣。弘道繼續說:「其實選民科舉考試很簡單,大家只要努力溫習就能取得投票的資格,不必太緊張。如果沒問題就下課吧。」

公佈選民科舉的日子到了。朱昭聖老師把成續張貼在操場的公佈板上;同學紛紛湧上前察看。畢哲推開前方的同學,急忙在佈告板上尋找自己的名字,卻找不著,就焦急起來。

「怎麼連利奧也榜上有名,卻不見本公主的大名呢?」

利奧不解,問:「殿下,我榜上有名很奇怪嗎⋯⋯」

「本公主比你聰明伶俐得多,你榜上有名,本公主卻名落孫山,不是荒天下之大謬嗎?」

利奧恍然大悟,說:「啊,殿下說得真有道理!」

儒雅就譏笑畢哲說:「哎喲,刁蠻公主名落孫山了嗎?」

畢哲氣憤地說:「關⋯⋯關你叉事咩!」

「你這次其實不是名落孫山,只不過是『名落儒雅』而已。」

儒雅指著佈告版,畢哲一看,見她的名字排在儒雅後面,即自己也是及格,才鬆一口氣,但馬上又不滿地向昭聖抗議:「怎麼我的名字要排在李儒雅的名字後?」

昭聖解釋說:「因為你比她低分啊,還好說?」

「怎可能啊!」

「這就是事實!」

麗素就安慰畢哲說:「現在你及格了,可以投票了,不就很好了嗎,沒必要計較甚麼分數排名吧。」

「甚麼?排名沒影響的嗎?」

「排名只是用來炫耀而已,只要及格就能投票。」

「原來是這樣啊⋯⋯那麼從今天起,我們都是堂堂正正的選民了。」

儒雅插嘴說:「對,雖然你還不是一個堂堂正正的人。」

畢哲說:「李儒雅你食屎啦!」

昭聖她們沒好氣,離開公佈板,來到操場後,向弘道抱怨,說:「公舉局竟然讓他們全部人都及格了,這群小鬼竟然也可以投票,華夏帝國真是大禍臨頭了⋯⋯」

弘道笑言:「昭聖啊,你要對你自己的教學和學生有信心啊。民主選舉,說到底就是講個『信』字。」

「信?」

「選民相信候選人能實現他們支持的理念,因而投票;而候選人也相信自己的政綱能夠吸引選民支持。最重要的是,候選人和選民都相信某理念能夠為社會帶來最大利益。」

「你說得太理想化了,明明大家都只是自私,只是為了自己利益。選民想選個工具進議會,實現自己的利益,而政客也是利用選民換取權力,他們都是互相利用啊。你看這群小鬼,若然能夠投票,選一個候選人進國會,要求立法禁止測驗考試和功課,那還得了的嗎?」

「在憲法框架下,各人追求自己的利益而互不傷害,並無問題。」

「你真是太理想主義了⋯⋯」「宋老師!朱老師!」安東走向昭聖和弘道,神情愉悅。弘道就問:「甚麼事?」

「殿下說全班這次都及格,好應該搞謝師宴答謝老師教誨啊,老師們想吃甚麼嗎?」

弘道說:「這⋯⋯太客氣了,不用吧。」貪小便宜的昭聖卻立即說:「酒店旋轉餐廳自助晚餐是最基本的啊,要不然你們就不夠尊師重道了!」

「昭聖你會不會過火了一點⋯⋯」「弘道,有著數當然要攞盡啦!」

韋娜看見昭聖貪婪的樣子,就對儒雅說:「我肯定朱老師就是那些會因為蛇齋餅糭投票的無知婦孺,怎麼她也可以為人師表的⋯⋯」

儒雅苦笑說:「這或許反映科舉制有不足吧,哈哈。」

眾人就在一片歡呼聲中離開校園,步入公民社會,慶祝自己贏殿了投票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