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國革命(二十二):斬殺反革命,祭祀眾英靈

完整內容請見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posts/wang-dao-ping-ge-46566918?utm_medium=clipboard_copy&utm_source=copy_to_clipboard&utm_campaign=postshare

石原帶領一千名找長盾的防暴警察,手持實彈長槍,背著沉重的裝備,爬上陡峭的山路,加上下午烈日當空,故步伐緩慢,警察苦不堪言。而且此時警察已得知府尹被殺,京城衙門群龍無首,內心已驚恐萬分,但鄧局長卻發瘋了,索性以為鄭府尹報仇為名,下令警察血洗聖道大學。這更令警察們不安。

 

「走快一點啊!快到了!」石原對著部下大罵。但一名女警向他抱怨:「大人,路太斜了,我們又身穿盔甲,如何能走快一點啊?」

 

「再不加快行動就會耽誤軍機⋯⋯咦,那是甚麼聲音?」

 

忽然山坡傳來轟隆轟隆的一連串爆炸聲;沒多久,馬路就震動起來。石原抬頭一看,驚見山上滾石正朝著他們衝下來,掀起滾滾沙塵。石原大叫:「走啊!撤退啊!」

 

警察恐慌起來,高聲慘叫,落荒而逃。躲在滾石後山坡上草叢裡的農民此時紛紛大聲怒吼,大叫「殺人犯食屎啦!」,把一籬籬豬屎、牛屎、狗屎、鴨屎、雞屎,以及餿水,還有山上挖出來的泥濘,一併往山下傾倒,然後立即沿小路逃去。石原大罵,正掏出手槍要向山上開火,就被屎迎面擊中,滿口糞便,全身發臭,盡是餿水,槍管亦被塞滿了泥屎,無法射出子彈。

 

「可惡!我不會放過你們!」

 

被石頭和屎水攻擊的西路進攻小隊馬上敗退,無法按照鄧局長計劃的時間進行東西夾擊。但心急如焚,被仇恨沖昏頭腦的鄧局長已經失去理智,決定自行帶領東大橋的二千名警察全面進政;先是亂射幾百發催淚彈,然後就是亂槍掃射。莉莎向在場一眾示威者分發他們僅有的長槍和子彈,以及土製炸彈,沿著山坡的路障和掩護物向山下的警察開火。因為紀文事先已有準備,叫大家棄守東大橋,退至山坡的有利位置,而且山坡早已用沙包、垃圾桶等雜物築起了一條矮城牆,所以初時雙方距離甚遠。宿舍玻璃窗雖然被子彈射爆,但傑靈早已將宿舍內師生撤走,所以傷者不多。因為子彈不足,所以巴里吩附孩子們架起了多個羅馬炮架,以拋擲磚頭和土製炸彈,又跟莉莎、本德和志美射箭還擊。紀文甚至搬來了煙花和炮竹,直接點火射向警察。玲瓏跟記者們躲在石壆後,拍攝著槍林彈雨的戰況,使全世界也得悉九龍府發生內戰了。然而,由於實力懸殊,警察繼續向運動場推進。催淚彈在草叢燒起火光;昭聖本上上前救火,但濃煙太大,使她呼吸困難、眼淚傾流,於是憲成和弘道就拉著她逃跑。水炮車向前推進,向山上射水。傑靈立即拋出燃燒彈,一口氣打中了水炮車的監視鏡頭,冒出大火,使之無法射水,立即後退;但警察卻於此時把裝甲車開來,全速前進,要衝向山上的路障,將一切撞散。

 

「撤退!撤退啊!」傑靈手持長槍,高聲喊叫。志美和本德立即把昭聖、弘道和憲成等人往山上後退,然後匯合傑靈、紀文、莉莎和巴里,守在體育館門外。雖然體育館外已經掛著了多塊畫上紅十字的大白布,但鄧局長卻沒將此放在眼內。鄧局長大聲怒吼,下令裝甲車撞開路障,再撞入體育館。就在裝甲車全速前進之際,忽然有一火箭咻的一聲畫過長空,正中裝甲車,發生爆炸,冒出火舌,聲音震耳欲聾。眾人立即趴下;玲瓏拿起攝影機,拍下情況,才驚見原來是火箭炮。三枚火箭射中了裝甲車,將其燒成灰燼,車上警察全部走避不及,被活活燒死。牠們悲痛欲絕的慘叫聲化成賞心悅目的革命詩歌,使義士聞之而振奮,英靈聞之而安慰。傑靈甚為驚慌,問:「這是哪裡來的肩托式飛彈啊?」⋯⋯

 

完整內容請見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posts/wang-dao-ping-ge-46566918?utm_medium=clipboard_copy&utm_source=copy_to_clipboard&utm_campaign=post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