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哲公主之日常:選民科舉–投票要考試!(四)

小說目錄見此

(四)

 

身穿龍袍的譚傑靈女皇坐在御書房的龍椅上,拿起紅色原子筆,正在朱批內閣送來的奏折,樣子卻顯得十分不耐煩。禁軍都督劉莉莎和通政使上原志美站在左右,亦一面無奈。譚畢哲公主卻不識趣的跟程紀文皇夫、巴里男妃和楊懷道男妃拖著小狗們一同從東閣進來求見,因為放狗的時間到了。

 

「你們等一下啊!仆你個街,甚麼鬼是『期請』啊?」傑靈生氣地說。志美就說:「陛下,我想他想寫的是『祈請』⋯⋯」

 

「垃圾!堂堂朝廷命官,一份奏折也寫不好,滿紙錯別字!不批改了,直接發還,叫她重寫!」

 

志美問:「那麼奏折中提到請求陛下下詔批准引用緊急狀態令一事⋯⋯」

 

「批他老母!憲法專家不是說了違憲嗎,動不動就用緊急狀態令去限制人民出入京城,你以為很好玩嗎?」

 

莉莎說:「那陛下也得在奏折朱批回覆啊。」

 

傑靈說:「好,那朕就直接寫:『批你老母啊,明顯違憲,侵犯人權,食屎啦仆街。』」

 

志美問:「陛下真的打算這樣寫嗎?」

 

「有何不可?這只不過是訓斥臣下的朱批,又不是正式公告天下的詔書,朕寫粗口還行啊。」

 

「既然陛下主意已決,那臣會按陛下意旨駁回,臣先告退。」

 

「好,朕去放狗了,莉莎你跟我去。」

 

於是傑靈就跟她的妃嬪和子女們拖著小狗,到皇宮東邊百合閣的河邊溜狗。皇宮幾乎每個貴族的飼養寵物,貓狗甚多,麗素公主甚至還飼養貓頭鷹等猛禽。狗兒們蹦蹦跳跳的跑入溪流暢泳,在草地奔跑。畢哲的近身男僕安東和明秀跟著狗群涉水而行,但畢哲卻留在傑靈身旁,站在河邊,為剛才奏折的事情追問傑靈。

 

「媽,那是甚麼奏折?」

 

「內閣繞過下議院,奏請以下詔方式限制臣民出入九龍府京師,以控制疫情,食屎啦,我才不會御准,這樣違憲啊。」

 

「原來皇帝可以否決奏折的嗎?」

 

「這當然啦,你以為我們是那些無能的虛君共和國家嗎,我們要監察主權與憲制啊!就算有天司法腐敗、議會賄選,左右對立,民粹抬頭,只要有皇帝,就能撥亂反正。」

 

「哦,原來那麼複雜的啊,我還以為做皇帝的主要工作是繁殖⋯⋯」

 

「對了,學校的公民教育課教完你選民考試的內容嗎?」

 

「還未教完啊。」

 

「雖然你是皇族,你也一定要考到選民資格才能投票,知道嗎?」

 

「知道了⋯⋯」

 

第二天,畢哲回到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上課。這是第三堂的公民教育課,是由歷史科老師朝倉保奈美主講。保奈美講課一向以沉悶見稱,除了她的情人麗素公主以外,大部分同學皆在其課上昏昏欲睡。不過因為她是革命義士,讓她在這貴族學校教書是禮遇,所以她一直未有被解僱。可是保奈美偶爾也會講些有趣的課題,例如公民教育課。

 

「顯道元年革命,當今聖上帶領臣民,推翻竊國的逆賊金匪日清,諸殺黑警、黑幫、狗官等所有匪類,斬殺匪類近一百萬。為了防止亂臣賊子透過兵變或民粹竊國,程紀文皇夫殿下草擬了偉大的《顯道元年華夏帝國憲法》,簡稱顯道憲法,確立君民共治、四權分立、士人朝廷的憲制。我們今日之所以要考試才能取得選民資格,亦是由於憲法的規定。」

 

沈道明問:「為何登記做選民要考試呢?怎麼不能人人都一人一票?」

 

保奈美說:「你試想想,如果一群反革命逆賊透過選舉選出一個亂臣賊子,推翻皇統,自立為帝,實行軍法統治,何如?

 

道明說:「這當然不行啦。」

 

李儒雅舉手問:「但是,老師,顯道元年所拘捕、而依然殘存的反革命者,不是全部都在坐牢,正在等待被處斬嗎?」

 

「是的,但你們再想一下。如果有一群目不識丁,毫無道德自覺的渣滓走去投票,會選出甚麼人?」

 

儒雅說:「當然是選出些人渣敗類吧。」

 

「就是這個問題了。大量沒公民知識者去投票,則成愚民政治。大量無道德自覺者去投票,則成暴民政治。所以投票必須設定門檻,確保投票的人起碼是個有基本公德,有基本常識和判斷力,能夠行使其自由意志的人。」

 

葉山娜不以為然,說:「唓!誰無自由意志啊⋯⋯」

 

「葉山娜同學,你對我的說話很有意見嗎?」

 

保奈美突然走到山娜身後,拍她一下肩膀,露出詭異的笑容,嚇得山娜全身發抖,滿頭大汗。

 

「不⋯⋯不⋯⋯老師⋯⋯」

 

「很多人由於種種理由,欠缺基本的判斷能力,因此沒有投票資格。例如精神失常或智能障礙,以及患上腦退化症的老人,但只要他們能夠通過選民科舉仍可投票。不過,根據統計,只有不到一成的腦退化症患者能夠選民科舉及格。」

 

畢哲問:「但你怎知考試及格的人都是有公德啊?」

 

「選民科舉只能透過試題確保選民知道何為公德。如果選民是個陰險小人,刻意隱瞞自己的錯誤意識形態以及扭曲的道德價值觀,科舉是無法阻止他們的,只能以考試試題內容阻嚇他們,使他們知道選舉舞弊的罪責。

 

故此,根據憲法,有些犯下彌天大罪的犯人,因而被證明道德淪喪,故其投票權力會被剝奪一定的期限,甚至終身。這包括叛國罪等。至於未被剝奪投票權的犯人,仍可於監獄票站投票。」

 

利奧說:「哇,輕罪犯人也能投票,我國真是個文明社會呢。」

 

「這當然啦。一旦臣民於選民科舉及格,就會獲發選民證書紙本及電子本,有效期為四年⋯⋯」

 

麗素就焦慮地問:「那麼如果我的選民資格剛好在選舉日期前到期,那我是不是要馬上報名考試?會不會選舉年很多人報名的啊?我報不到名怎麼辦⋯⋯」

 

保奈美擁抱麗素,說:「麗素同學,你不用擔心。《公舉法》早已考慮此問題。所以,如選民資格到期年份剛好為下議院換屆選舉之年份,則此選民資格到期日會自動延期至該選舉日為止。」

 

麗辭問:「那麼省參議局和市政局選舉呢?」

 

保奈美說:「也是一樣。但補選、國會提前解散等突發選舉無此例,所以一個盡責的選民要經常檢查自己的選民資格到期日。」

 

安東問:「那麼要如何登記啊?」

 

保奈美說:「一般來說,公舉局最遲要在換屆選舉舉行前兩個月確認選民名單。所以,在選舉日前四個月,公舉局會讓大家到網上或辦事處查核自己的選民資料,看看姓名、身份證號碼、住址等資料是否準確無誤,並確認有效期已延至選舉日。如發現有效期未有延長,選民要在最遲選舉日舉行前兩個月向公舉局查詢改正。」

 

韋娜問:「那麼候選人資格呢?誰能參選?」

 

保奈美說:「只有通過正式科舉考試,擁有文武進士身份的士人,才能參選全國選舉;至於省級及州府級選舉,要擁有大學學位者才能參選,以確保權力由我們這些讀書人掌握。跟投票資格不同,除非因罪被法院判處暫停選舉資格若干年期,否則參選資格是終身有效的。」

 

利奧問:「那麼是不是有官員都必須是士人?」

 

「委任的官員則不一定,視乎部門之法例。世襲爵位就完全無此限制,如土司、郡王等。」

 

畢哲說:「但這樣不會令選民和候選人數過低,欠缺代表性嗎?」

 

保奈美說:「不會,因為在政黨政治的競爭下,各黨都致力培養足夠的選民和候選人以維持其政治影響力,因此在坊間,你會看見不少政黨提供免費的選民科舉補習班,以及為讀書人設立獎學金,資助他們考取功名。目前全國有六成臣民為合法選民。」

 

畢哲問:「那麼下議院是怎樣選舉的?」

 

保奈美說:「華夏帝國北起秦嶺准河,南臨南海,西鄰青藏,分成十省,大家都應該在地理科學過了吧?由於各省人口差異甚遠,沿海人多、內陸人少,而且經濟發展不平衡,因此制憲初期曾為各省議員人數發生激辯。」

 

山娜問:「有甚麼好爭辯啊?」

 

「內陸省份要求實行『參議院制』,十省議員人數均等,以示公平;沿海省份要求實行『眾議院制』,十省議員數目按人口比例分配。兩派爭持不下,於是程紀文皇夫提出了一個折衷方案,即『一人三票』制。」

 

畢哲問:「甚麼來的啊⋯⋯」

 

「就是將下議院360席分成三種議席:180席眾議席,按各省人口分配議席;100席參議席,每省固定10席,共100席;以及80席全國席。三者皆以比例代表制選出。」

 

畢哲說:「甚麼比例代表制啊,好複雜啊?」

 

保奈美說:「我們先說最簡單的單議席單票制吧,或稱之為多數制。例如李儒雅同學、譚畢哲同學和上原韋娜同學三人參選班長,儒雅得票最高即當選,而畢哲及韋娜則落選。這是最簡單的選舉制度。市政局議員就是這樣選出的。但這種選舉方式應用於全國或省份之上,就會令小黨難以生存。

 

假設A、B、C、D、E參選一議席,其得票率依次為:A得40%,B得39%,C得10%,D得6%,E得5%,結果只有A獲勝。但B其實只比A得票少1%,下場卻跟得票很低的E一樣,完全零議席。如果A、B爭持不下的情況持續,久而久之選民就傾向把選票只投給『有勝算』的A和B,其他小黨難以有可能獲勝,即使C這種『小黨』其實也不『小』,反映了10% 的民意。這就是為甚麼美國總統選舉或英國下議院選舉淪為兩大黨的政治角力了。」

 

韋娜問:「所以比例代表制就是要保障小黨嗎?」

 

「正是如此。比例代表制是根據參選名單得票除以當選基數決定該參選名單所得議席。當選基數是將總有效票數除以該區議席數目⋯⋯」

 

保奈美在黑板上寫下兩條公式:

「假設有三張名單參選:甲、乙、丙,有效數為1000,每名單皆為10人,該區議席數目為10,則當選基數是100。以後又假設三張名單得票如下:

 

520 52%
390 39%
90 9%

 

 

「則我們可以如此分配議席:」

 

得票數 第一輪獲分配議席
520 520 /100 = 5.2  5席
390 390/ 100 = 3.9  3席
90 90 / 100 = 0.  0席

 

「但在這分配議席之下,我們只能分配了八席,還有兩席懸空。所以我們需要以『最大餘額法 』進行第二輪議席分配,就是說:將各名單的的票數減去已分配議席的票數:

 

得票數 第一輪獲分配議席 第二輪獲分配議席

(最大餘額)

520 520 /100 = 5.2  5席 520 – 5 x 100 = 20
390 390/ 100 = 3.9  3席 390 – 3 x 100 = 90
90 90 / 100 = 0.  0席 90 – 0 x 100 = 90

 

 

「第二輪分配議席裡,各名單將根據減去已分配議席票數而餘下數額大小排序,依次分配議席。因為甲剩20票,乙和丙卻剩90票,所以最後兩席由乙丙各取一席。」

 

畢哲說:「那名單丙不是很著數嗎?明明得票很低,不過當選基數,卻在最大餘額法之下成為第二輪獲分配議席票數最高的一張名單⋯⋯」

 

「比例代表制是為了防止議會出現一、兩黨獨大,令事實上支持者為數不少的『小黨』仍有生存空間。不過,大黨仍可以透過分拆名單去取得更多議席。」

 

麗素問:「甚麼是分拆名單啊?」

 

「舉個例子,假設有甲、乙、丙、丁、戊、己六黨參選,有效數為1000,每名單皆為10人,該區議席數目為10,則當選基數是100,而各黨得票如下:

 

得票數 得票率 第一輪分配議席(根據當選基數) 扣除以基數後剩下選票

(餘額)

第二輪分配議席(根據餘額)
320 32% 3 20 0
250 24% 2 50 1
210 21% 2 10 0
140 14% 1 40 0
50 7% 0 50 1
30 3% 0 30 0
總數 1000 100% 8 2

 

「己得票太低了,兩輪分配不到一點議席。甲得票最高,卻只有3席。然而,如果甲分拆兩張名單則可取得更多議席:」

 

得票數 得票率 第一輪分配議席(根據當選基數) 扣除以基數後剩下選票

(餘額)

第二輪分配議席(根據餘額)
甲1 160 15% 1 60 1
甲2 160 15% 1 60 1
240 24% 2 40 0
210 21% 2 10 0
100 10% 1 0 0
70 7% 0 50 1
30 3% 0 30 0
總數 1000 100% 7 3

 

「如果甲名單分拆成兩條名單,而且配票得宜,兩條名單得票相差無幾,結果甲就能分配到4席了。這就是分拆名單的策略。因此在下議院選舉時,你們會看見參議席及眾議席出現同一政黨分拆成多條名單參選的現象。」

 

畢哲問:「全國席沒有嗎?」

 

「全國不分區議席沒有,因為《公舉法》限制全國席80席中,每黨只能以一張名單參選,每張名單最多80人。而名單排首位者就是各政黨的首相候選人,這樣就保證當選的首相並非只是某一選區的議員,而是得到全國人民授權。

 

根據《憲法》,全國席最高得票名單首位者,即當選為首相,有優先權組閣,而其閣員不一定是當選議員,只要內閣名單得到陛下御准即可。不過,當選首相者不一定來自下議院多數黨,所以華夏帝國可以出現下議院與內閣分屬不同政治陣營的情況。」

 

麗辭說:「那還得了嗎?萬一下議院要罷免首相和內閣怎麼辦⋯⋯」

 

「根據《憲法》,下議院要罷免首相或內閣需要三分之二的大多數贊成,門檻很高,跟修憲一樣。可是,內閣其他所有議案,包括財政預算都要議院過半支持,所以實際上內閣必須與議院最大黨妥協。如果皇帝認為首相的內閣名單有機會令其施政困難,令財政等重要政府議案經常被議院駁回,陛下可以否決名單,要求重新制訂,迫首相與各政黨協商。因此,自從行憲以來,我國從未出現單一政黨執政,都是以政治聯盟的形式結盟。」

 

安東問:「我國有甚麼主要政黨呢?」

 

「由於華夏帝國種族多元,地方宗族勢力猶存,因此市政局、省參議局多數由地區政黨佔優,全國性政黨只能依附它們在地區發展勢力。目前我國有以下主要的全國性政黨:

 

聯盟 政黨 主要支持來自 加強君權/限制君權 強藩/削藩 中央集權/

地方自治

干預市場/放任自由
忠君愛國聯盟 皇明黨 新貴族、軍人、富農 加強君權 削藩 中央集權 干預市場
帝國黨 舊貴族、軍人、地主、牧民 加強君權 強藩 地方自治 放任自由
經世致用聯盟 邦聯黨 士人、小資、中農、漁民 限制君權 維持現狀 地方自治 干預市場
經世黨 小資、中產 限制君權 削藩 地方自治 放任自由
華夏社會黨 士人 維持現狀 維持現狀 地方自治 干預市場
進步黨 工人、貧農 限制君權 廢藩 中央集權 干預市場

韋娜問:「那麼如果首相中途出缺怎麼辦?」

 

「如首相中途出缺,則內閣須提請陛下任命一閣員為署理首相,直到任期結束為止,而此人不必同時為下議院議員。首相可以無限期連任⋯⋯言歸正傳吧,其實政黨你們知道名字就好了,考試不會問太仔細,因為每屆政黨的政綱都不一樣。接下來最重要的是投票須知。首先,大家知不知道你手上會有多少張票?」

 

儒雅回答說:「一人三票嘛:參議席票、眾議席票和全國席票。」

 

「對,所以在查詢選民登記資料時,你要留意自己的參議席及眾議席選區是否正確。參議席選區是依省劃分,但眾議席選區卻通常是一個府或是幾個州府合併而成的,視乎人口多寡。例如廣東省共有25個眾議席,其中8席是由九龍府京師選區選出。」

 

畢哲問:「選區是誰劃分的?」

 

「公舉局劃分的。而法律規定選區界線必須與州府界線相同,只能以一府或幾個州府為一選區;州府界線之改動要得到省參議會批准才行。這是為免有人透過重新劃分選區,以令一選區內選民該為某黨選民。

 

所以在投票時,大家要親身到票站投票,出示身份證,供公舉局官吏核對資料,確認你在選民名冊上,方能投票⋯⋯」

 

畢哲說:「吓,那麼麻煩,不能電子或郵寄嗎⋯⋯」

 

「當然不可以!這樣很容易舞弊啊!我怎知這選票是否真的由你本人所投?我怎知電腦會否造票?我如何核對你的身份?二十一世紀美國的總統選舉就因而出現選舉舞弊,連死人都郵遞投票了。」

 

畢哲說:「那我就在選票上簽個名吧⋯⋯」

 

「不行!選票上絕對不能有任何個人記認,否則就有違不記名投票的原則。手寫上任何字句選票都是廢票。不記名投票是要確保投票人不會因為害怕被追究投票選擇而制訂的保密制度。所以票站會提供指定印章蓋票。

 

投票後,選民應把選票對摺,投入票箱。當晚法定投票時間結束後,票站就會即時成為點票中心,點算該站選票結果,然後上報總點票中心。點票期間,各候選人可以於每個票站派出一名監票人監察點票,確保選舉公正。」

 

「那麼如果有人選舉舞弊,怎麼辦?」

 

保奈美嚴肅地說:「終身監禁。」

 

一眾同學嚇得鴉雀無聲。

 

「促意造假票、冒認選民、損毀合法選票、阻止合法投票及點票等行為,實等同反革命、叛國,沒有判處死刑已經彰顯了帝國的寬容。」

 

畢哲說:「這樣啊⋯⋯」

 

「所以大家要奉公守法,誰膽敢賄選竊國的話,」保奈美說著,忽然拔出腰間的木劍,劈向教壇,發出「呯」的響聲。「老師就把他的頭砍下來!」

「哇啊!」

 

山娜嚇得躲在書桌底下,幸好此時上課鐘聲響起了。

 

「下一堂,也就是公民教育的最後一堂課,是由宋弘道老師講授,他會講解選民的倫理守則。下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