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理問答:人性之罪性

目錄見

人性之罪性

1.   罪有那些種類?

簡答

如之前所述,罪就是違反了上帝的誡命。由於上帝的誡命即為愛上帝且愛人如己,故罪即為不愛上帝或者不愛人如己。

 

釋義

罪可分成「原罪」與「本罪」。本罪為個人藉著思想、言語或行為上所犯之罪,是已經實現之罪。原罪則為人性之中犯罪的趨向或可能性。

 

聖經經文

這就如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羅馬書5:12)

 

神哲學語錄

罪惡才露出它拒絕與反抗天主的真相,這一直是人的生命和歷史的重負。(《天主教教理》386)

 

 

 

2.   何為原罪?

簡答

原罪就是人的本性之中皆有犯罪(即行惡,即違反上帝誡命)之可能性(而非必然性)。因為原罪,人難免(inevitably)犯罪。人類的祖先阿當和夏娃,因為受了魔鬼的誘惑,竟然叛背上主之誡命,吃下分辨善惡樹的果子,於是他們就把自己已經實現之本罪首次帶入了世界,使有罪之人與無罪之上帝的關係因而決裂,因為上帝疾惡如仇,本為至善者,無法容忍罪惡。

 

同時,阿當和夏娃因著墜落,以自由意志選擇順從情欲,接受魔鬼誘惑,而不順從聖靈,堅守上主誡命,於是他們亦把犯罪的可能性帶進了人性之中。原罪為人提供了「犯罪」(就是效法祖先不服從上主誡命)之選項,故為人性帶來犯罪之可能性。自由意志本為美好的,使人能擇善固執,他們倒開發了以自由意志選擇犯罪之可能性,令人性蒙污。

 

釋義

然而,由於原罪並非上主之創造,只是人自由意志錯誤選擇而形成的「可能性」,因此原罪本身不是實體。具體的本罪雖為實體,亦僅為人所創造,而非上主所創造。

 

然而,人性並非因此而絕對的敗壞,因為人皆為上主所創造,而人的罪性不可能把人性當中所有上主之創造皆抹殺。原罪僅為「缺乏原始的聖德和義德」(《天主教教理》405條),令人「趨於邪辟」(《三十九條信綱》第九條);而原罪為自由意志開發了犯罪的可能性,但自由意志在理論上依然能夠選擇行善而非犯罪或行惡。問題當人與上主關係破裂以後,人再無法與上主直接溝通,不知道何為上主眼中看為善之事,故自由意志失去了真正的「善」的選項。因此教會為人施行聖洗禮和堅信禮,使聖靈重新進入我們的生命當中,把「善」的選項告訴我們,使我們得以選擇真正的善,恢復善性。

 

故此,稱基督信仰為「性惡說」,並視之與儒家孔孟陸王學說相悖,實為誤導。基督信仰不否認人皆有仁義禮智四善端,然而強調(一)人之四善端乃來自上主之創造,要恢復人之本心、本然之性,仍須透過聖靈之大能,(二)仁義禮智背後的天理或天道即是上主的誡命,(三)人單靠自己的自由意志根本難以有足夠的認知去選擇行善,亦難有足夠的動力去行善,故此人必須藉著聖靈的力量才能踐仁。

 

聖經經文

如此說來、因一次的過犯、眾人都被定罪、照樣、因一次的義行、眾人也就被稱義得生命了。

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照樣、因一人的順從、眾人也成為義了。

律法本是外添的、叫過犯顯多.只是罪在那裏顯多、恩典就更顯多了。(羅馬書5:18-20)

 

神哲學語錄

原罪非重蹈亞當之覆轍(如伯拉糾所妄言),乃人人本性之秕謬凋敗,為亞當後嗣之自然之性。是故人偏離本義,本性趨於邪辟,肉體情欲常違背聖靈。因此,凡生於此世之人,皆當受主怒、當遭天譴。重生者猶為自然之性所染。肉體情欲,希臘文謂之曰「霍羅尼馬沙各斯」(Phronema Sarkos)(或譯反智,或譯匪彝慆淫,或譯食色性也,或譯慾望,或譯肉體),弗順上帝律法。凡信而受洗者,雖免天罰,然使徒認信曰:恣情縱欲、驕奢淫逸,皆本乎罪性。(聖公會《三十九條信綱》第九條<論原罪或生罪>)

 

我們的教會又教導人:自亞當墮落以後一凡從自然定律而來的人,都是在罪中成孕而生的。就是說,他們不能真正敬畏上帝和信靠上帝,並且充滿邪惡的欲望。這與生俱來的疾病,或說因遺傳而來的罪,是確確實實的罪,叫一切沒有藉洗禮和聖靈重生的人,都被定罪,永遠死亡。(信義宗《協同書》〈奧斯堡信條〉第二條)

 

原罪的道理可以說是福音喜訊的「反面」,這福音就是耶穌是眾人的救主,眾人都需要救恩,而救恩是藉基督賜予眾人。有基督心意的教會清楚地知道,破壞原罪的啟示,必損害基督的奧跡。(《天主教教理》389條)

 

原罪雖是人人所固有的,但在亞當的任何子孫身上,原罪都沒有本罪的特性。它在於缺乏原始的聖德和義德,然而人的本性並未完全敗壞:它只是在自己本性的力量上受到損害,要受無知、痛苦和死亡權力的困擾,而且傾向於罪惡(這種對邪惡的傾向稱為「私慾偏情」)。 聖洗在給予基督恩寵的生命時,把原罪滌除,使人重新歸向天主。但原罪的後果,即墮落而傾向於惡的人性,仍留在人身上,並促使他展開屬靈的戰鬥。(《天主教教理》405條)

 

吾以性為能行善惡,固不可謂性自本有惡矣。惡非實物,乃無善之謂,如死非他,乃無生之謂耳。如士師能死罪人,詎其有「死」在己乎?(利瑪竇《天主實義》)

 

 

 

 

 

3.   何為墮落?

簡答

墮落是指天使與人類之始祖亞當和夏娃因為自由意志選擇的緣故,偏離其本然性善犯罪。由於亞當和夏娃犯下首宗罪惡,因而將犯罪的可能性帶入人類之中,故人自亞當及夏娃起有原罪

 

釋義

根據創世記的象徵語言敘述,本為天使的撒旦因驕傲而墜落,因而心懷怨恨,化身毒蛇,誘使夏娃及亞當違背上帝誡命,偷食禁果。

 

由於亞當和夏娃違反了他們跟上帝之約,人神關係立即決裂。「亞當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園」是指人類因為犯罪而與上帝分離。

 

聖經經文

上主上帝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對女人說、上帝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喫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麼。

女人對蛇說、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可以喫.

惟有園當中那棵樹上的果子、上帝曾說、你們不可喫、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

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

因為上帝知道、你們喫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惡。

於是女人見那棵樹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悅人的眼目、且是可喜愛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來喫了.又給他丈夫、他丈夫也喫了。

他們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纔知道自己是赤身露體、便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為自己編作裙子。

天起了涼風、上主上帝在園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聽見上帝的聲音、就藏在園裏的樹木中、躲避上主上帝的面。(創世記3:1-8)

 

 

神哲學語錄

樹果子的意義,「因為那一天你吃了,必定要死」(創 2:17)。「知善惡樹」(創 2:17)象徵性地指出不可跨越的界限,作為受造物的人必須甘願服膺,並懷著信心予以尊重。人隸屬於造物主,應服從創造的規律和倫理法則,因為這些規律和法則引導人使用自由。(《天主教教理》396)

 

亞當作為第一個人,因著他的罪過,失去了原始聖德和義德,這聖德和正義是他原來非但為他自己,也是為全人類而接受的。
417. 亞當和厄娃因著他們第一個罪,損害了人性,並傳給他們的後代,因此後代也缺乏原始的聖德和義德。這種缺乏就稱為「原罪」。
418. 原罪的後果,就是使人性的力量變得脆弱,又要受無知、痛苦及死亡之困擾,而且傾向於罪惡 (這種傾向稱為「私慾偏情」)。   (《天主教教理》416-418條)

 

 

4.   為何人會犯罪?

簡答

人有自由意志,可以選擇遵行上主之誡命(行善),或選擇不遵行上主之誡命(行惡)。由於原罪的影響,人難免選擇行惡,不順從上主之誡命,即不愛神或不愛人,即為犯罪。所謂行惡,不一定是具體的行為,亦包括言語和思想。

 

釋義

犯罪即不愛上帝或不愛人。人有肉體,肉體有情欲(聖保羅曾特別提到情欲之問題),情欲本中性。但人若順從情欲,追逐一己之享受,即受制於情欲之滿足。然而情欲之滿足取決於外物,不由自主。我欲食飯,飯之出現不由我的意志決定。我們愈是追逐情欲之滿足,則愈來愈受制於外物。

 

各人若只顧滿足自己的情欲,就不惜傷害他人,有違愛人的原則。同時,以自我滿足為先,而不以實踐普世愛為先,沒有善用上帝作為聖靈臨在你身上這愛的力量,就是不愛上帝。

 

聖經經文

我們犯罪作孽、行惡叛逆、偏離你的誡命典章.(但以理書9:5)

 

神哲學語錄

行事在外,理心在內,是非當否常能知覺,兼能縱止。雖有獸心之欲,若能理心為主,獸心豈能違我主心之命?故吾發『意』從『理』,即為德行君子,天主佑之;吾溺意獸心,即為犯罪小人,天主且棄之矣。(利瑪竇《天主實義》)

 

罪惡的起因不是上帝的預知(因上帝未創造或行惡,未幫助它、促進它),而是魔鬼與人邪惡悖逆的意志,如經上所記:「以色列啊,你與我反對,就是反對幫助你的,自取敗壞。」(何13:9)又說:「因為你不是喜悅惡事的上帝」(詩5:4)(《協同書》〈協同式〉第十一條)

 

罪惡不是本性的,是相反本性的,其原因不是造物主的,而是人為的意志。(聖奧古斯丁《天主之城》11.17)

 

 

 

5.   犯罪是人性必然之結果嗎?人性本惡嗎?

簡答

非也。人性乃一複雜的系統,不能以「性善」或「性惡」一概而論。人性除了包含本能的感官知覺(六入)和情欲(七情六慾)外,還有理性的認知(即邏輯推理和記憶力),另外還有想像力。這些功能都不必然與愛神及愛人的誡命相違。

 

因此,反之,過分強調人性之善性亦未能完全掌握人性之全貌。箴言稱孩童亦知善惡。人有上帝的形象,故然有天生之道德意識,或儒家所言之四善端;然而,由於人自身的軟弱,在認知判斷上欠缺「徵知」,不知道何為真正的善、真正的惡;即使知道善惡,又未能知行合一,總是肉體軟弱,結果還是行惡或不行善,例如畏死而拒絕捨生取義;或者是善行本身需要克服和超越自身限制才能實行,單靠自己根本不可能為之,例如行神蹟醫治病人。基於這三點,人的性善無法突破自身限制,故需要超越之力量去克服這些限制,實踐道德。

 

釋義

本然性善,氣質無善惡,墜落以後、原罪性惡。故罪惡只是歷史偶然、人類選擇之結果,並非上帝之創造,亦非人性的本質。

 

朱熹言本然之性就是至善,王陽明亦言「凡人之為不善者,雖至於逆理亂常之極,其本心之良知,亦未有不自知者。」(《王陽明全集》《知行錄》)上主創造人之初,人本有上帝形象,此「上帝形象」就是本心,使人本然性善,實在無容置疑,因上主創造一切必為美好。惟上帝形象之外,人有意志和情欲等無善無不善的氣質之性,因亞當夏娃自由意志的錯誤選擇,令罪惡得以可能。於是人就失落了本然之性,原罪使人難免犯罪;由於意志不必然選擇犯罪,所以人單憑自己意志力量時,有時會犯罪,有時不會犯罪,但總體上也難免犯罪,因為心中總是存在犯罪的可能性。但基督藉聖靈的大能醫治了我們,使我們恢復本然之性,能夠如同基督一樣實踐愛德,犧牲自我,實現至善。

 

部分神學家,的確以為人性本惡。例如馬丁路德指出「人性的本性乃是⋯⋯各人盡量為自己爭取利益」(〈路德大問答〉《協同書》362.297) 。然而,此非人類本性之全面。人性乃一複雜之系統。人性之六入、七情六欲等本無善惡可言,利己、求生避死本為動物之性、生存之本能。然而,自由意志選擇恣情縱慾,不惜違反愛神愛人之誡命,故罪惡生。但自由意志不必選掉罪惡;只要有一明確至善之選項,而自由意志又有動力去擇善固執,實踐至善的話,自由意志當然可以選擇行善。基督信仰認為基督的救恩不僅使人真知至善,而且亦使人得以行善,達至完全的知行合一。至於其他信仰或哲學則無基督救恩的確鑿保證,儘管我們亦不能絕對否定他們得救的可能性。

 

人性是上帝的創造,不可能絕對敗壞,絕對的罪惡,人性亦不可能必然導致犯罪。罪是自由意志選擇恣情縱慾而不惜違反愛神愛人之誡命而難免的結果;若無基督的救恩,人難免不斷犯罪。

 

聖經經文

孩童的動作、是清潔、是正直、都顯明他的本性。(箴言20:11)

 

神哲學語錄

孟子曰:「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運之掌上。所以謂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非所以內交於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譽於鄉黨朋友也,非惡其聲而然也。由是觀之,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猶其有四體也。有是四端而自謂不能者,自賊者也;謂其君不能者,賊其君者也。凡有四端於我者,知皆擴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然,泉之始達。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孟子》〈公孫丑上〉)

 

孟子曰:「乃若其情,則可以為善矣,乃所謂善也。若夫為不善,非才之罪也。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羞惡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惻隱之心,仁也;羞惡之心,義也;恭敬之心,禮也;是非之心,智也。仁義禮智,非由外鑠我也,我固有之也,弗思耳矣。故曰:『求則得之,舍則失之。』或相倍蓰而無算者,不能盡其才者也。《詩》曰:『天生蒸民,有物有則。民之秉夷,好是懿德。』孔子曰:『為此詩者,其知道乎!故有物必有則,民之秉夷也,故好是懿德。』」(《孟子》〈告子上〉)

 

 

6.   身體之感官(六入)本性是罪惡嗎?

簡答

 

六入本無善無惡,所生之意識、知覺亦無善無惡。因善惡完全取決於意志(決意愛神愛人者為善,決意不愛神不愛人者為惡),而六入之中根本沒有意志,只是被動地接受訊息,當然沒有善惡。即使訊息本身有善惡之價值判斷,亦與六入之本質無關。故六入不必生罪惡;反之六入亦能盛載聖道,協助人實踐愛德。如人眼見神蹟,或是看見聖經上的文字,聽見人說道理,然後反思,由意志判斷是否接納之。聖西面在聖殿看見了嬰孩主基督,撒母耳在睡覺時聽見上主呼聲,患血漏的女人用手摸了耶穌的衣服即得醫治;此皆為聖經中以六入領受上主之例子。

 

釋義

 

 

神哲學語錄

人是由肉體、靈魂所組成的一個單位。以身體而論,人將物質世界各樣事物匯集於一身。於是,物質世界便藉人抵達其高峰,並藉人歌頌造物主。故此,人不應輕視其肉體生命,而應承認其肉體的美善而加以重視;因為肉體由天主所造,末日又將復活。(《天主教教理》364)

 

 

 

 

7.   情欲的本質是甚麼?我等肉體的情欲即為罪惡嗎?

簡答

情欲分成七情和六欲。七情即為「喜、怒、哀、懼、愛、惡、欲」。六欲則為由六根(六種知覺感官,即眼、耳、鼻、舌、身、意)所生之六種欲望。情欲本無善惡,為動物生存之本能

 

釋義

觀乎聖經,上帝本身亦有七情,如「上主復怒以色列族、任大闢眩惑於衷、使核猶大以色列二族、」(撒母耳記上24:1)。

 

至於欲望亦本無善惡,可善亦可惡。人對知識的欲望,對真理的欲望,對至善的欲望,對上主的欲望等,都是善的欲望。故情欲本無善惡,善惡在乎意志如何運用情欲。聖經亦無完全否定情欲之意義,只是反對縱欲。如箴言13:19肯定人對追求成就的欲望,申命記14:26更認為作樂是合宜的。

 

聖經經文

所欲的成就、心覺甘甜.遠離惡事、為愚昧人所憎惡。(箴言13:19)

 

少年人哪、你在幼年時當快樂.在幼年的日子、使你的心歡暢、行你心所願行的、看你眼所愛看的、卻要知道、為這一切的事、上主必審問你。

所以你當從心中除掉愁煩.從肉體克去邪惡.因為一生的開端、和幼年之時、都是虛空的。(傳道書11:9-10)

 

當上帝你上主賜福與你的時候、上帝你上主所選擇要立為他名的地方、若離你太遠、那路也太長、使你不能把這物帶到那裏去、

你就可以換成銀子、將銀子包起來、拿在手中、往上帝你上主所要選擇的地方去。

你用這銀子、隨心所欲、或買牛羊、或買清酒、濃酒、凡你心所想的、都可以買.你和你的家屬、在上帝你上主的面前、喫喝快樂。(申命記14:24-26)

 

神哲學語錄

曰喜怒,曰哀懼。愛惡欲,七情俱。(《三字經》)

 

喜、怒、哀、懼、愛、惡、欲七者弗學而能。《禮記·禮運》

 

故理義之悅我心,猶芻豢之悅我口。(《孟子》〈告子上〉)

 

創世記1:28教導我們:人受造為要生養眾多,並且男女彼此應有適當的欲念。我們所討論的不是罪惡的情欲,而是所謂「本性情愛」,即上帝有意保存的非敗壞本性的欲望。這種男女間的愛,確是神聖的制度。(信義宗《協同書》〈奧斯堡信條辯護論〉23.7)

 

情慾作為感性上的傾向,本身沒有道德上的善或惡可言,而要看這些情感是否出自理智和意志,才談得上道德的善或惡。 (《天主教教理》1773)

 

 

 

 

 

8.   罪的存在狀態是怎樣?

簡答

人與人相爭,人不踐愛,對外與人仇恨,對內失去自我。人即陷於雙重的痛苦。在內,人沒有自我,沒有自主,失去自由。在外,人與人之間只有對立、仇恨和衝突。天下亂,國不治,家不齊,心不寧。

 

釋義

如之前所述,罪是違反上主之誡命,而誡命之總綱為不愛上帝而且不愛人,故此罪就是不愛。

 

聖經經文

必有響聲達到地極、因為上主與列國相爭、凡有血氣的他必審問.至於惡人、他必交給刀劍.這是上帝說的。(耶利米書25:31)

 

神哲學語錄

大夫各愛其家,不愛異家,故亂異家以利其家;諸侯各愛其國,不愛異國,故攻異國以利其國,天下之亂物具此而已矣。察此何自起?皆起不相愛。(《墨子》<兼愛上>)

 

孟子曰:「不信仁賢,則國空虛。無禮義,則上下亂。無政事,則財用不足。」(《孟子》〈盡心下〉)

 

 

 

 

 

9.   罪對個人的內在影響是甚麼?

簡答

罪使人失去自由。

 

釋義

人本有自由意志,自由意志可以為善亦可以為惡,其選擇絕對自由。然而,縱慾生罪惡,人終日追求欲望滿足,卻求不得,甚苦。又因只能追求欲望,無法脫離欲望之制爪,即失落原來之自由。肚餓則必求飲食,苦悶則必求聲色,窮困則必求富貴,受辱則必求名譽,失勢則必求權力。這就是「不能自拔」。

 

聖經經文

因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都不是從父來的、乃是從世界來的。(約翰壹書 2:16)

 

求你攔阻僕人、不犯任意妄為的罪.不容這罪轄制我.我便完全、免犯大罪.(詩篇19:13)

 

神哲學語錄

何所求不得者。答遠離苦與苦不會。則得歡樂與不相離。求此不得名求不得苦。復次與生中老病死等諸苦。求不相會而不能得。是生定法故。故名求不得苦。復次求與怨憎不會親愛不離。既不能得故。名求不得苦。(《四諦論》卷二)

 

 

 

 

10. 罪對社會的外在影響是甚麼?

簡答

罪使人與人之間互相鬥爭、互相傷害。

 

釋義

人非孤單之個體,必存在於具體之人際關係網之中,即「人倫」。然而,人敝於一己私欲,而妄顧他人,物化他人作為滿足自己慾望之工具,不惜傷害他人,即為罪惡對社會的外在影響。

 

聖經經文

你們中間的爭戰鬥毆、是從那裏來的呢.不是從你們百體中戰鬥之私慾來的麼。

你們貪戀、還是得不着.你們殺害嫉妒、又鬥毆爭戰、也不能得.你們得不着、是因為你們不求。

你們求也得不着、是因為你們妄求、要浪費在你們的宴樂中。(雅各書4:1-4:3)

 

神哲學語錄

不義、經濟或社會制度的過度失衡、嫉妒、不信任及傲慢,在人與人之間、國與國之間蔓延,便不斷威脅和平並引發戰爭。為剷除這些失序而作的任何努力,有助於建設和平及避免戰爭:

 

如果以人類都是罪人而言,常有戰爭的危險在威脅著,直到基督再來,常是一樣。(《天主教教理》2317)

 

 

 

 

11. 為何我們犯罪就難以自拔?

簡答

即使我們真知道德善惡,知道上主之存在及其誡命,我們仍欠缺不去犯罪之動力。反之,我們心中常有犯罪之誘因與動力。犯罪是由於情欲放縱,使人與上帝隔絕,失去本有的靈性(本然之性,行善之力量),令自由意志未能有效地擇善固執並且實踐德。

 

釋義

犯罪是由於肉體情欲之放縱。我們受制於外物,不由自主,就是失去了真正的自我。沒有了自主,就是沒有了自由。即使我意志行善,但我若只順從情欲,我就無法行善。如聖保羅所言,「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羅馬書7:18)

 

然而基督宗教所言之罪之痛苦乃是雙重的。一方面,對內,人無力踐愛,只能順從情欲,失去自由,這是個人之苦。佛家甚重視此苦。另一方面,對外,人無法踐愛,皆自利,即相爭,故天下亂,這是社會之苦。儒家甚重視此苦。

 

聖經經文

我們原曉得律法是屬乎靈的、但我是屬乎肉體的、是已經賣給罪了。

因為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願意的、我並不作.我所恨惡的、我倒去作。

若我所作的、是我所不願意的、我就應承律法是善的。

既是這樣、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裏頭的罪作的。

我也知道、在我裏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羅馬書7:14-18)

 

神哲學語錄

道心者,率性之謂,而未雜於人。無聲無臭,至微而顯,誠之源也。人心,則雜於人而危矣,偽之端矣。見孺子之入井而惻隱,率性之道也;從而內交於其父母焉,要譽於鄉黨焉,則人心矣。饑而食,渴而飲,率性之道也;從而極滋味之美焉,恣口腹之饕焉,則人心矣。惟一者,一於道心也。惟精者,慮道心之不一,而或二之以人心也。道無不中,一於道心而不息,是謂「允執厥中」矣。(《王陽明全集》〈悟真錄〉)

 

若爾善德為上帝之御賜者,則上帝弗賞之若爾善德,乃贊之若其所御賜者。(聖奧古斯丁De gratia et libero arbitrio 16, 32 )

 

 

 

12. 罪的結果是甚麼?

簡答

罪的結果就是死亡。

 

死亡有幾個意思。第一,一般我等指的是肉體死亡,即肉體與靈魂之分離。第二,靈魂之死亡,即與生命之本源、至善之上帝隔絕,又稱之為永死。

 

釋義

死亡並非僅指肉體的死亡,亦包括指靈魂的死亡,就是失去自我,失去自由。縱慾則無限追逐外物,使自己受制於外物,無法自主。縱慾而不踐愛,放棄踐愛之能力,是離棄上帝,亦是放棄了選擇去踐愛的自由。結果就是靈魂的死亡,即與上帝這愛的力量隔絕:因為人失落超越之能力,失落原有的自由,上帝之形象不彰,故此靈魂無法再與上帝建立關係。

 

聖經經文

惟有犯罪的、他必死亡。兒子必不擔當父親的罪孽、父親也不擔當兒子的罪孽、義人的善果必歸自己、惡人的惡報也必歸自己。(以西結書18:20)

 

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上帝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裏、乃是永生。(羅馬書6:23)

 

神哲學語錄

他們因原始義德所享有的和諧已遭破壞;靈魂上的精神官能對身體的控制也被摧毀;男人與女人的結合處於緊張狀態;他們的關係將帶有私慾和奴役對方的傾向。與受造物的和諧也告決裂:有形的受造物開始與人疏遠和敵視。為了人的緣故,「受造之物被屈服在敗壞的狀態之下」(羅8:20)。最後,那預先明確地警告的抗命後果將必實現:人要歸於土,即那用來塑造人的土。死亡從此進入了人類的歷史人類的歷史。(《天主教教理》400)

 

 

 

 

 

 

13. 我等能夠單靠自由意志而不去犯罪,致力行善,實踐愛德嗎?

簡答

儘管自由意志有選擇行善的可能,單憑自己的意志力量而不靠上主聖靈之力量去行善的話,大多數人都只會失敗。原因有:(一)人的自由意志中已存在犯罪之可能性(存在犯罪的選項),基於無知,人的心中卻未必有「善」的選項。你以為是善的,可能實為惡的。(二)人的自由意志當中沒有行善的動力,而犯罪卻得到情欲提供動力去支持,故人能以堅持一生行善而無罪。(三)人生活於大多數人皆陷溺於罪惡生活當中的社會裡,在社會的制度與氣氛下,一個人要堅持終身行善而犯罪,若非靠著聖靈的大能,近乎不可能。

 

釋義

由於除孔子、墨子、孟子,甚至釋迦牟尼等人,雖然一生未有機會聽聞福音,但是曾經在世上展現出對善性的深入認知和實踐,故此我們亦不能排除古代之先王聖人,甚至今日世上不信基督的義人,有可能可以單靠自己的力量終身行善而無罪,即使可能性甚低。然而,我們肯定的是,先王聖人之道並非每一個人皆能一生徹底實踐,而且我們亦不清楚這些先王聖人背後是否其實亦是受了聖靈的啟示才活出了偉大的一生,而非單憑一己之力。故此,我們認為,最可靠叫人行善而避免犯罪的方法,就是信靠基督,領受聖靈。

 

此外,單靠自己的力量去行善有一危險,就是自義,不歸榮耀予上帝,因為人以為善性僅來自於己身,而不知道一切的善性皆出自上帝。故人自力行善,雖為難能可貴,亦有其危險之處。

 

聖經經文

如經云、悉無義人、無人曉悟、無人求上帝、皆棄正就邪、未有行仁者。(羅馬書3:10-12)

 

神哲學語錄

「凡先於基督之隆恩曠典,及其聖靈感化之善德者,非上帝所歆歆者也。其非因信耶穌基督之道果,而未使人受命皇恩,亦非「上帝時歆,下民祗協」之善德(如道學先生所言)。反之,是善德者,既非上帝所厥命,亦非上帝所詔令,故疑為罪性所出者也。」(《39條信綱》第十三條<論行為稱義>)

 

亞當墜落以降,人陷溺困境,單憑自力善功,皆不能回頭敬信上帝,祈求上帝。若無基督眷佑,顯主皇恩,降衷仁心於我等,且與我等同工,我等因而動心忍性,則我等無力行上帝耿命而歆歆之嘉績。(《39條信綱》第十條<論自由意志>)

 

 

 

14. 我等能夠單靠自己的理性而不去犯罪,致力行善,實踐愛德嗎?

簡答

不行,因理性僅為認知之能力,即使理性對於善有準確無誤的理解,亦不能保證人只行善不行惡。知不必有行,知善不必行善。

 

故然,人的理性除了有邏輯分析的能力以外,亦有道德判斷的能力。然而,理性本身沒有道德;理性本無善惡之分理性僅為工具,既可作為行善之工具,亦可作為行惡之工具;人天生有道德的認知,理性可以依此作為前提得出某些道德判斷,然而人在世上學習得來的知識和經驗或會影響這些判斷的準確性。故理性雖然重要,依然不足以保證人完全認識何為愛德、何為至善,更不能保證人行善實踐愛德,無法令人脫離罪惡。

 

釋義

教會聖師聖亞奎那認為人心中皆有天生之「自然法」,能明辨是非,而自然法出自上帝。然而,亞奎那那言之自然法,僅為對道德之天生認知,不足以保證人實踐道德。

 

再者,人天生的道德觀念非常模糊,而且容易被扭曲。例如亞奎那認為人先天有「敬畏上主」之意識;然而人若曲解了「敬畏上主」之意義,把敬畏的對象換成是其他鬼神,則是以善念行罪惡。

 

神哲學語錄

西士曰:不信上帝至仁至公,其君子人歟?否歟?
中士曰:否。上帝為仁之原也,萬物公主也,孰謂君子而弗信其至仁至公者耶?(利瑪竇《天主實義》)

 

 

 

 

15. 人性有回轉的可能嗎?

簡答

人性雖然自從墜落以後,因為人神關係破滅,而失去了本然之性(即儒家所言之四善端),只剩下氣質之性,容易因縱慾而犯罪,不愛神或不愛人,但人性並非「絕對的敗壞」。只要人重新與上帝建立人神關係,即可回復本然之性。

 

釋義

基督為我等被釘十字架,死而復活,向人類展示了上帝的對人的普世愛。

 

人的氣質之性本無善惡,然而人的氣質之性任何一部分皆有可能被聖靈聖化,成為實踐愛德之工具。原罪雖然帶來了犯罪的傾向與可能性,令人與上帝關係破裂,失去本然之性或靈性,惟人的自由意志使人依然有選擇「不犯罪」之可能,而聖靈則能提供「不犯罪」及「行善」的選項。

 

人的自由意志要得到「善」的選項,首先要有善的知識,故需要上帝聖靈向我們啟示基督之聖道。聖靈可以向我們的理性啟示真理(因理性內依然有自然法),亦可以異象或神蹟藉知覺(五官)或意識(非五官)啟示我們真理。這種對真理或至善之認知,就是道心。程子曰:「人心,人欲也;道心,天理也。」人心則是「氣血和合做成」的。人本來天生就有道心,知道天理,天理就是上帝之誡命、道德之律則,卻被罪惡蒙蔽,而仁義不彰。孟子稱「人心道心之交戰,義勝欲勝之判決,人能於是乎猛省而力克之則近道矣」;但單憑道心本身似乎難以戰勝人心。此正為尚書所言之道心惟微——所以儒家提出複雜的工夫論以達至「惟精惟一,允執厥中」。由於人天生之道心不保證人實踐愛德,故基督宗教認為人必須倚靠上帝。

 

人的自由意志須選擇接受聖靈啟示之基督聖道(救恩之方法,詳見下章),信之為真理,即有「信德」,並接受聖靈的大能,運用其力量,超越自身的限制,方能為實踐真理,擺脫罪惡。人的自由意志擇善固執後,還需要有動力與能力實踐愛德,常存盼望、堅忍不屈,方能實踐聖道、止於至善,故聖靈亦亦將感動人本然之性之七情六欲,使人有熱情去追求至善和真理。

 

但聖靈不是全盤否定人心之價值。王陽明曰:「人心人心之得其正者即道心」。其實人心和道心,都是同一個心,都是個人的同一個意識。人之七情六欲只要得到聖靈的引導,依然可以成為愛德的流通管子,成為實踐普世愛的工具。故基督宗教不是禁慾主義。

 

聖經經文

夫人之情、惟其神知之、如是上帝之情、亦其神知之、

吾儕所受非此世之神、乃上帝之神、俾我知上帝所賜我者、我所言、非世人之智所教、乃聖神所教卽以神言傳神道、然未化之人、不受上帝聖神之道、而視爲不智、且亦不能識、必聖神助之、乃能忖度焉、惟感聖神之人、忖度萬理、自不被人忖度、誰知主心能教之乎、吾儕乃得基督之心也、○(哥林多前書2:10-16)

 

勿務利己、亦務利人、必體基督耶穌心。(腓立比書2:4-5)

 

神哲學語錄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尚書》〈大禹謨〉)

 

善惡之幾,人心道心之交戰,義勝欲勝之判決,人能於是乎猛省而力克之則近道矣。所不爲所不欲,是發於道心,是天理也。爲之欲之,是發於人心,是私欲也。無爲無欲,是克制人心,而聽命於道心。(丁若鏞《與猶堂全書》〈孟子要義.盡心〉)

 

程子曰:『人心,人欲也;道心,天理也。』此處舉語錄前段。所謂人心者,是氣血和合做成,先生以手指身。嗜欲之類,皆從此出,故危。道心是本來稟受得仁義禮智之心。聖人以此二者對待而言,正欲其察之精而守之一也。察之精,則兩箇界限分明;專一守著一箇道心,不令人欲得以干犯。譬如一物,判作兩片,便知得一箇好,一箇惡。堯舜所以授受之妙,不過如此。(朱熹《朱子語類》〈大禹謨〉)

 

然。心一也。未雜於人謂之道心。雜以人偽謂之人心人心之得其正者即道心。道心之矢其正者即人心。初非有三心也。程子謂人心即人欲,道心即天理。語若分析,而意實得之。今曰『道心為生,而人心聽命』,是三心也。天理人欲不並立。安有天理為主,人欲又從而聽命者?(王陽明《傳習錄》第十條)

 

人具有若干程度的自由意志,使他們能達致公民的義,並對理性範圍內的事作出選擇。但是,人若沒有聖靈,使沒有能力承受上帝的義,即屬靈的義–––因為人按本性不能領受上帝的靈的恩賜(林前2:14)。但透過道領受聖靈,這義就在心內作成。(信義宗《協同書》〈奧斯堡信條〉第十八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