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理問答:人性之三重結構

目錄見 https://www.penana.com/story/70296/上帝實義-基督宗教教理問答/toc

 

人性之三重結構

1.   人性分成哪三層?

簡答

人性分成三層,即身體(σώμα)、心靈(ψυχή)與精神/靈魂(πνεῦμα)。

 

釋義

笛卡兒僅將人分成身體與心靈,而儒學亦僅將人性分成生之謂性及本然之性;亞里士多德則將人的靈魂按功能分成成長(θρεπτικόν)、感知(αἰσθητικόν)與情欲(ὀρεκτικόν)、動能(κινητικὸν)與思考(διανοητικόν)。(《靈魂論》 II.3)但他們介未有將心靈與靈魂作出明確區分。

 

靈魂或精神之所以應與心靈區分,是由於心靈只涉及心理事物,而心理反應無法完全擺脫物理限制及影響;反之,靈魂或精神乃永恆而超越者,不受物理限制或影響。故兩者應作出區分。

 

2.   何為身體/六入?

簡答

 

身體就是「六入」的感官知覺媒介,有生有滅。

 

釋義

 

六入,佛教哲學用語,又譯六處,即為人感官知覺及幻想,是一切思想之緣起,包括眼、耳、鼻、舌、身、意六處。眼、耳、鼻、舌、身為感官,會產生具體的感官知覺:視覺、聽覺、嗅覺、味覺和觸覺。然而,「意」卻非感官知覺,實為想像力(imagination)或創意力(creativity),產生幻覺或想像。

 

儒家本無六入,只有天官或五官之說(耳目鼻口形);基督宗教聖經更未有對於知覺及意識之哲學結構進行深入反省。惟認識人之知覺及意識結構,有助我等理解人犯罪之因由,故研究六入對於認識聖道依然有益,人不應因為這是佛教哲學的用語及研究成果而盲目排斥。

 

聖經經文

叫人活着的乃是靈、肉體是無益的.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約翰福音6:63)

 

神哲學語錄

云何六處法?我所自知、自覺為汝說,謂眼處,耳、鼻、舌、身、意處,是謂六處法。(《中阿含經》卷3;CBETA, T01, no. 26, p. 435, c18)

 

人的身體分享「天主肖象」的尊嚴:它是人性的身體,正因為是一個屬神的靈魂使它活起來,而且是整個的人要在基督的身體內,成為聖神的宮殿。(《天主教教理》364)

 

3.   何為心靈?

 

簡答

心靈就是認知能力的總體,是進行一切思考之場所,能主宰身體、統合感官。

 

釋義

 

荀子稱心靈為「天君」:「心居中虛,以治五官」。道德、認知、藝術等一切需要思考之活動,由心靈主宰。七情六欲雖然由身體感官誘發,但這些心理現象都發生於心靈,被人所「自覺」。故心身密不可分。

 

佛教認為心靈亦有生有滅,乃是緣起於六入知覺,但此說不為儒學及經院哲學所採納,因為儒學認為道德意識先於感官經驗而存在,乃來自人自身的「心性」或「性理」,而經院哲學則認為思考的能力乃先於感官經驗而存在。

 

聖經經文

人有疾病、心能忍耐.心靈憂傷、誰能承當呢。(箴言18:14)

 

神哲學語錄

天職既立,天功既成,形具而神生,好惡喜怒哀樂臧焉,夫是之謂天情。耳目鼻口形能各有接而不相能也,夫是之謂天官。心居中虛,以治五官,夫是之謂天君。財非其類以養其類,夫是之謂天養。(《荀子.天論》)

 

 

 

 

4.   何為精神或靈魂?

簡答

 

靈魂為不生不滅之本體,有自由意志作決擇,能與超越身心並統合身心,也就是上帝形象。

 

釋義

 

人性三層論,即身體、心靈與靈魂之區分,此說始於聖奧古斯丁,而盛於齊克果。齊克果於《致死之病》如此區分:身體乃有限而必然,受制於外物,心靈卻為無限而可能,不受制於外物。如手觸蒸汽、感灼熱即縮開,此乃不由自主,受制於生理機制之行為,在物理上必然發生。但人想像自己能飛越天際,卻創造了想像之可能性,不會被外物限制。於是人就陷入一種分裂的狀態:無法平衝心靈之無限可能與身體之有限必然。

 

為了克服這種割裂,齊克果引入精神或靈魂之概念,指出靈魂是從上帝而來,既能超越及統合心靈與身體,並能與上帝這超越者建立關係。

 

聖經經文

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裏的、正要怕他。(馬太福音10:28)

 

神哲學語錄

靈魂一詞在聖經裡是指人的生命,或指完整的人的位格。但也指人心內最隱密的、最有價值的和特別使他成為天主肖象的一切:「靈魂」是指人的精神本原。(《天主教教理》363)

 

靈魂和身體的結合是如此密切,以致該視靈魂為身體的「形」(forma);這表示基於靈魂,由物質組成的身體成為一個活生生的人的身體。在人身上,精神和物質並非兩個本性連接在一起,而是兩者結合而成獨一的本性⋯⋯並會在末日復活時,重新與身體結合。(《天主教教理》365)

 

人有魂、魄,兩者全而生焉;死則其魄化散歸土,而魂常在不滅。(利瑪竇《天主實義》3.4)

 

此本性之體,兼身與神,非我結聚,乃天主賦之,以使我為人。(利瑪竇《天主實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