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檢測私相授受,發國難財陽謀

第十五章:檢測私相授受,發國難財陽謀

 

為了趕及在復活節前推出藥方,御醫蔡采文取消了休假,留在太醫院裡埋首研究藥方,將達原飲改良。由於一直忙於工作,故黑眼圈甚深,更不知不覺間躺在實驗桌上熟睡,直到赫爾塔忽然拍她的膊頭才驚醒。

 

「哇!」

 

「是我啊。」赫爾塔苦笑說。「你累壞了,還不休息一下?」

 

「我⋯⋯我沒事。我還要寫臨床測驗的研究報告,確保藥方能在復活節前推出⋯⋯」

 

「聽說你的研究已有成效吧?」

 

「雖然康復速度沒有大變,可是,正如你所建議,加入了甘草後,死亡率大幅下降了。不過具體數據還要再整理。我下星期開會再向你們交報告⋯⋯」

 

「這很好啊,你應該休息一下,把工作交由下屬完成。」赫爾塔鼓勵蔡采文說。

 

「我⋯⋯我會的了。你的研究又有甚麼進展?」

 

「病毒快速測試劑已經可以推出全國使用了。測試後一小時內就得知患者有無染病。所以,我們很快就可以推出全國普及檢測計劃,成本很低,每次測試只須10漢元。」

 

蔡采文驚訝地說:「全⋯⋯全國普及檢測計劃?等一下,這是甚麼來的?艾莉皇妃殿下從來沒在會議上提出這樣的要求啊。」

 

「這是我建議的,既然已經有低成本的病毒快速測試劑,當然是推行全國驗測,把所有隱性患者找出來。」

 

「等一下⋯⋯我們哪有那麼多醫護人員做全國檢測?全國人口過億啊。這樣太費時失事了,還有,假陽性、假陰性問題又如何解決?」

 

「你太杞人憂天了,只要我們培訓多點採集人員就行了,不一定要醫護人員去做。蝙蝠公司正在大量生產病毒快速測試劑。」

 

「蝙蝠公司?」

 

赫爾塔笑著說:「是在科學村的製藥公司啊,我是公司的董事。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我希望你支持一下。我們還可以為你研製的藥方大量生產,專利歸你⋯⋯」

 

采文愕然,沒想到原來赫爾塔也染上了官場的惡習,公然進行利益輸送。采文面有難色,說:「這樣會有利益衝突,惹人非議,不太好吧⋯⋯」

 

赫爾塔說:「只要你支持我們推行檢測,我會把公司的一成股份分給你。」

 

「不是這個問題。只是⋯⋯我們行醫不應為發財啊。全國普測未必合符科學原則,我們還是先跟皇妃殿下商議一下⋯⋯」

 

「我沒想到你竟然也不支持我。」

 

赫爾塔面色一變,失落地離去。采文慌張起來,馬上捉住赫爾塔的手,說:「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甚麼意思?你是不是討厭我了?」

 

「我哪會討厭你呢?但是利益輸送⋯⋯一旦被陛下發現的話⋯⋯」

 

「哼!」赫爾塔甩開采文的手,急步離去。赫爾塔離去時,不慎撞上迎面而來的通政使上原志美;志美見赫爾塔眼泛淚光,就問:「你怎麼了?」

 

「大人,我⋯⋯我沒事,只是有點累,先告辭了。」

 

志美踏入太醫院實驗室,問采文:「赫爾塔怎麼好似想哭了?」

 

「沒⋯⋯沒事,她吹沙入眼而已。」采文說。「大人來找我何事?」

 

「本官已經應你的要求,把一眾教會代表約到聖當定小聖堂了,你快點去會見他們吧。」

 

疲倦的采文乘坐汽車,離開太醫院,前往聖當定小聖堂的會議室,與全國各教會的代表會面,向他們講解聚會之防疫須知。與會的有的是主教,有的是牧師,大都綺襦紈褲,彼此竊竊私語,只有陳多馬牧師例外。

 

「那死人妖叫我們來是想做甚麼?想禁止我們聚會吧?」頭戴主教冠、長著大鬍子的東正教主教抱怨說。另一天主教主教回應道:「那陛下的私妓根本是想找籍口打壓我們宗教自由!」

 

多馬喝了一口茶,卻說:「各位主教,請你們慎言吧。」

 

「你憑甚麼教訓我們⋯⋯」當采文進場時,多數聖品皆對其投以敵意或不屑的眼神。采文坐下,就叫助手展示投影片,向眾人解釋防疫須知。

 

「由於憲法保障宗教自由,故此太醫院甚至陛下亦無權禁止大家進行任何宗教聚會。不過,為了在藥方推出之前確保社區疫情不會繼續擴散,所以太醫院對聚會防疫措施有以下建議⋯⋯」

 

東正教主教打斷采文,說:「不可停止聚會,你不用說了,我們不會妥協。」

 

采文就說:「主教,本官剛才不是說了嗎,你們可以繼續聚會。不過,由於太空瘟疫能透過飛沫傳染,故此大家在室內舉行禮儀時,務必戴上口罩⋯⋯」

 

「荒謬!戴口罩怎能唱詩,怎樣領聖餐啊?我看你根本是要干涉我們的禮儀!」一神職人員拍案打罵。

 

「本官絕無此意⋯⋯事實上,面罩或口罩亦可,不一定會防礙唱詩,而領聖體聖血時可以暫時脫口罩,但懇請大家不要在崇拜後聚餐。而且,為了保持距離,每次崇拜人數建議控制在⋯⋯」

 

「夠了,既然你所說的都無約束力,你根本無權命令我們怎樣,所以這場會議是派費時間。我不想聽一個大淫婦訓話了,告辭。」天主教主教說罷,站起來,轉身離去;其餘神職人員亦跟隨他離去,剩下多馬一人。

 

疲倦不堪,加上抵受不住辱罵,都令淚珠從采文雙眼滾下。多馬見狀,上前安慰她,說:「太醫大人,你沒事吧?」

 

采文泣不成聲。多馬說:「大人,你不如把防疫指引的文本正直發給我們吧,我們國教會會參考。剛才的事情⋯⋯實在對不起。他們不應侮辱你的性別。」

 

驚見一眾神職人員提早離場的志美立即進入會議室看過究竟,就看見采文泣涕如雨,立即扶起她,又問多馬:「她怎麼了?」

 

多馬說:「太醫大人被一眾老頭子辱罵了。」

 

志美說:「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他們知不知道蔡太醫為了讓大家能夠安心慶祝復活節,已向陛下承諾大齋期四十日內完成藥方測試?他們知不知道蔡太醫承受多大的壓力啊?」志美又安慰采文說:「這樣吧,我向陛下建議讓你放假,你就回宿舍休息一下吧。」

 

「但我手上還有很多工作⋯⋯」

 

「赫爾塔以及太醫院的實驗室團隊可以幫你啊,反正最後研究報告一定是把你的名字放在首位。」

 

「我不是在擔心名譽的問題⋯⋯」

 

「那你是擔心甚麼?你信不過自己的下屬嗎?」

 

「不⋯⋯不是⋯⋯」

 

「總之,聽我說,放假吧,幾天也好。」

 

及後,身穿官服的志美前往乾坤殿,晉見傑靈,卻在正門外看見停泊了不少汽車,又遇見尚宮雪野明莉、尚宮蘇珊娜率領宮女前來迎接,甚至禁軍都督劉莉莎帶著陸綺華等部下都來了,就以為是有甚麼大人物入宮。可是,如果是大人物的話,進宮的汽車就不應是眼前這些平價私家車。於是志美上前問莉莎:「怎麼如此大陣仗啊?宮內省的尚宮不是議決停止皇宮一切參觀活動嗎?」

 

莉莎面有難色,說:「這⋯⋯這都是⋯⋯陛下⋯⋯安排的。」

 

「陛下安排甚麼人進宮了?」

 

「啊!上原大人!劉大人!」穿著齊胸襦裙、滿面風騷的蕭雪奈打開車門,馬上上前與莉莎和志美擁抱、親吻,使身為女子的志美甚為尷尬,莉莎則雖然面紅,表面抗拒,卻內心興奮;及後,劉近嵐、成盛琳和川上蘭子亦下車,上前與莉芽和志美擁抱。四大名妓都到齊了。志美就說:「你⋯⋯你⋯⋯怎麼進宮了?陛下今天召妓嗎?」

 

蕭雪奈說:「因為京城所有妓院都關門了,兩位陛下宅心仁厚,決定將所有相好都接進宮了。」

 

川上蘭子說:「現在太空瘟疫橫行,不能接客,不能表演,不能拍電影,要不是因為陛下的大恩大德,我們一定會餓死,兩位陛下對我們實在太好了⋯⋯」

 

「所⋯⋯所有相好?」志美詫異地問。

 

莉莎無奈地說:「是啊,男、女、變性者加起來六十多人。城中不少達官貴人都怕自己的相好無法生活,所以能接進家中的都接了,不過兩位陛下最誇張,一口氣就答應了六十多人⋯⋯」

 

志美問:「宮中雖然地方寬敞,丟空的房間甚多,可是這六十多人的衣食住行如何安排?開銷誰來支付?」

 

雪野明莉說:「本宮已向兩位陛下提過,宮內省並無額外資金,所以是次所有費用會由兩位陛下以及一眾男妃的積蓄去支付,不會動用國庫或皇室經費。陛下說御膳房煮多點宮女和侍衛的膳食分給他們即可,所以開支也不會太大。」

 

「但照顧方面呢⋯⋯」

 

蘇珊娜搖頭嘆息,說:「這方面⋯⋯本宮已經向兩位陛下反映過,清潔六十多間房間將會大大增加宮女的工作量,可是當兩位陛下說會額外為清潔、洗衣服和送餐宮女支付雙倍的時薪,宮女們就沒意見了⋯⋯」

 

志美說:「這樣⋯⋯不太好吧,彷彿把皇宮變成妓院了⋯⋯」

 

莉莎說:「算了吧,他們也只是暫時寄居,又不是在宮中接客⋯⋯你去晉見陛下嗎?」

 

「是啊。」

 

「陛下正在跟杰娜女皇陛下在御書房商議軍機,你得在門外等一下。」

 

「沒關係。」

 

志美獨自走上華麗的旋轉梯,登上二樓御書房,在西閣等候。賀蘭和天娜正在向坐在龍椅上的杰娜和傑靈匯報行動。

 

天娜說:「漢口實驗室的人逃入科學村後下落不明村。我們只知他們在郊外收集蝙蝠,但用意不明。本來我們想封村進行地毯式搜索,誰知赫爾塔御醫反對,說蝙蝠公司在村內正進行太空瘟疫病毒測試劑生產,結果我們不能封村,只好在村內巡邏,結果一無所獲。」

 

杰娜說:「對啊,蝙蝠公司是赫爾塔有股份的啊,他們在生產測試劑,你們的調查不要阻礙他們的工作。那你們多人受傷嗎?」

 

賀蘭說:「僉都御史袁敏莉大人被敵人打了病毒針,立即患上重症太空瘟疫⋯⋯包括文大人的愛將袁敏莉大人。」

 

傑靈歎息,說:「唉,這群人渣,根本是向我們發動生化襲擊。」

 

杰娜說:「總之你們盡快把漢口實驗室的人找出來吧,起碼暫時知道他們正在採集蝙蝠。傑靈,你還有甚麼要問她們嗎?」

 

「沒有了。」

 

「那你們先退下吧。」

 

此時,宮女伊莎貝拉在門外呼喚,說:「陛下,上原志美大人求見。」

 

杰娜說:「你的淫賤女秘書來了。」

 

傑靈說:「她來得正好,我正要叫她幫我做會議紀錄。」

 

志美進殿,向傑靈和杰娜下拜,說:「陛下,蔡采文太醫身心俱疲,所以臣建議陛下容許她放假幾天⋯⋯」

 

傑靈說:「好啊,正好四大名妓進宮避疫,叫她們慰勞采文吧。」

 

志美搖頭,說:「陛下,正如陛下所言,一眾陛下的相好進宮是為了避疫,而不是為了招呼陛下的臣子。再者臣並不同意陛下迎接性工作者入宮之舉動⋯⋯」

 

傑靈說:「你別拘泥好嗎,她們現在進宮避疫,朕只不過希望采文跟她們深入交流一下也不行嗎?你想的話,你也可以跟朕的相好深入交流啊,不過別怪朕不提醒你,雪野明莉尚宮早已看上了成星凜,你不要跟她爭⋯⋯」

 

志美說:「陛下啊!臣不是為發情而進殿!」

 

傑靈說:「算了吧,你來得正好,朕有事情要找你。」

 

杰娜說:「那我把赫爾塔召進來吧。」

 

赫爾塔從西閣進御書房。赫爾塔一改平日書呆子的裝扮,濃妝豔抹,穿上華麗的曲裾,一進來就向志美拋媚眼,使志美甚為尷尬。傑靈就說:「是這樣的,赫爾塔御醫擁有的蝙蝠公司發明了病毒測試劑,計劃要在全國推行檢測,想在皇宮首先試行,為宮中所有人進行病毒測試,朕答應了。每劑成本是一百漢元,由皇室預算支付。赫爾塔會把發票給你。」

 

「可⋯⋯可是,陛下,這⋯⋯這等同是利益輸送啊!」

 

傑靈面露不悅,咳了一聲。杰娜就說:「志美,赫爾塔是朕的御醫,朕全力支持全民檢測,你懂朕的意思嗎?只要能夠壓止疫情,有甚麼不好?」

 

志美只好低頭說:「遵命陛下。」

 

赫爾塔就拉著志美的玉手,說:「感謝上原大人相助⋯⋯」

 

「你別拉拉扯扯吧,我跟你不太談⋯⋯」

 

傑靈說:「那你現在就去跟赫爾塔御醫深入交流一下吧。赫爾塔是國家英雄,你懂朕的意思嗎?」

 

志美說:「可⋯⋯可是⋯⋯」

 

「朕請你伺候國家英雄啊,赫爾塔說很欣賞你。」

 

志美尷尬地說:「遵⋯⋯遵旨。」

 

傑靈說:「那你們快點退下吧。」

 

赫爾塔興奮地擁抱志美,拉著她離去。杰娜就說:「我得去看看的我看學生妹劉實櫻了,她剛進宮了。你的那個學生妹羅珍妮呢?她有進宮嗎?」

 

「她沒有進宮,她說要留在牛池灣的家中陪伴父母和弟弟。不過我跟她說了,只要有需要就可以進宮。你還是先去看看你的女寵吧,我也要看看畢哲上課有沒有專心。」

 

「學校現在是否改為網上授課了?」

 

「對啊,可是我不知畢哲會在房間裡做甚麼,所以我想跟紀文突擊去看看。」

 

一如傑靈所料,當她和紀文突擊撞破畢哲時,畢哲果然沒有專心上課。紀文和傑靈一打開房門,驚見畢哲跟韋娜光著下體,坐在電腦螢幕,看A片看得出神;她們一邊看A片,一邊打飛機,卻沒想到紀文和傑靈和忽然闖進來。

 

傑靈大怒,立即上前抓住畢哲和韋娜,大罵: 「喂!畢哲,你們在做甚麼啊!韋娜你怎麼來了畢哲的寢室?你不用上課嗎?」

韋娜馬上推卸責任,說:「我⋯⋯我早就叫了殿下不要啦!但殿下硬是要拉著我來看,所⋯⋯所以⋯⋯」

 

畢哲大叫:「放開我,放開我啊!」

 

傑靈說:「你有沒有搞錯?怎能上課的時候看AV?要看AV就下課才看!」

 

紀文拉著傑靈,說:「你冷靜一下,別打女兒啊⋯⋯」紀文又瞪大眼睛一看,卻驚見片中美妖巨根一柱擎天,外貌如花似玉,呻吟金聲玉振,就春心蕩漾,說:「傑靈⋯⋯你看⋯⋯這妹子⋯⋯」

 

傑靈一看見,態度大變,慾火焚身,面紅耳赤,抓起畢哲的衣領,激動地問:「番號是甚麼,這女優哪甚麼名字⋯⋯我⋯⋯我要下載來看!快!快把種子給我!」

 

「T⋯⋯TCD啊⋯⋯」

 

「紀文!快點把這女優的名字記下來,我要召她入宮!」

 

事實上,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大部分學生根本沒聽朱昭聖老師在講解沉悶的漢文課。

 

「庭中始爲籬,已爲牆,凡再變矣。家有老嫗,嘗居於此。嫗,先大母婢也,乳二世,先妣撫之甚厚。室西連於中閨,先妣嘗一至⋯⋯」

 

在家中教書的昭聖說著,看看螢幕,竟發現大半班的學生都把自己的攝影鏡頭關上,勃然大怒,拍案大罵,說:「我說了多少次啊,上課不得關掉自己的的攝影鏡頭,要不然我怎知你們是否在專心聽課?羅利奧同學,你給我打開鏡頭!」

 

羅利奧雖然上線,卻沒有反應。

 

「羅利奧同學!」昭聖叫了幾聲,也聽不見利奧回應,就說:「好似有個制可以強行打開學生的攝影鏡頭⋯⋯在哪裡?沈道明班長你知道嗎?」

 

道明說:「我不知道啊老師⋯⋯」

 

李儒雅卻說舉手:「我知道啊,老師,讓我分享畫面示範一次給你看。」

 

「好啊。」

 

於是儒雅就按下分享螢幕的按鈕,但她卻不小心選錯了視窗,竟把一題為「正太攻兄貴受」的BL H漫網站視窗分享到視像會議中。眾人哈哈大笑。

 

「李儒雅同學!這是甚麼鬼啊?」

 

「啊!」儒雅尖叫一聲,甚為尷尬,立即關上視窗,嚇得哭起來。此時昭聖終於找到按鈕。

 

「不用你分享視窗了,我找到強制打開視像鏡頭的按鈕啦。羅利奧同學!」

 

昭聖打開了利奧的鏡頭,卻發現利奧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發出如雷貫耳的鼻鼾聲。同學們哈哈大笑。

 

昭聖大怒,大叫:「起床啊!羅利奧!」

 

利奧卻依然熟睡,沒有反應。昭聖大叫了三次,正想一掌拍打利奧的頭,才醒起現在是遙距教學,無法打學生。因此她放棄了,把目標放在下一個學生身上。

 

「葉山娜同學,給我打開鏡頭!」

 

「不⋯⋯不行啊⋯⋯」葉山娜尷尬地說。

 

昭聖一打開鏡頭,才驚見葉山娜頭髮蓬鬆、不修邊幅,袒胸露乳,睡房亂糟糟。一眾同學大笑。

 

「你⋯⋯你⋯⋯你!你怎麼不穿胸罩,不梳頭,不化妝?你這樣成何體統?」

 

「喂啊,人家在家裡一向都是這樣啦⋯⋯」

 

「現在正在上課!給我馬上去梳洗、穿衣服!」

 

「你好煩啊⋯⋯」山娜索性用文件夾,夾著卡紙,把鏡頭遮掉。

 

昭聖氣壞了,再看看學生名單,發現平日聽話的麗素公主竟然亦將鏡頭關上,就說:「麗素同學!你怎麼不開視像鏡頭?」

 

「我⋯⋯我⋯⋯」

 

昭聖打開鏡頭,竟然發現麗素躺在床上,左手擁抱著米高,右手擁抱著森美,躺在床上。昭聖就問:「他⋯⋯他們不是鄰班的米高和森美嗎?你跟他弓在床上搞甚麼鬼?」

 

麗素面紅了,說:「我⋯⋯我⋯⋯」

 

「殿下,別理會這婆娘吧,我們繼續⋯⋯」米高索性挪開手提電腦,把鏡頭面向牆壁。

 

「麗素⋯⋯麗素同學!唉,氣死我了!上原同學,上原同學呢?怎麼上原韋娜同學不在線上?不管了⋯⋯譚畢哲同學!」

 

昭聖一打開畢哲的鏡頭和米高峰,才驚見傑靈和紀文情緒激動的抓著畢哲和韋娜,還隱約聽見背景傳來一女子的嬌吟聲。昭聖愕然,說:「陛⋯⋯參見⋯⋯陛下⋯⋯」

 

「哦⋯⋯哈哈,朱老師⋯⋯哈哈,你好啊!你⋯⋯你們在上漢文課啊?」傑靈尷尬地說。

 

「是啊,請問陛下⋯⋯在做甚麼⋯⋯」

 

「你⋯⋯你別誤會啊!朕不是在打女,朕只是⋯⋯來⋯⋯來⋯⋯來視學!」

 

「哦,原來如此⋯⋯嗯!譚畢哲同學、上原韋娜同學,你們怎麼衣衫不整的啊!你們⋯⋯到底在做甚麼⋯⋯」

 

韋娜衝口而出說:「老師別誤會,我們沒有在看A片⋯⋯」

 

畢哲氣壞了,大罵:「上原韋娜你這戇鳩仔!」

「甚麼?你們上課時竟然在看A片?」

 

紀文打圓場,說:「傑靈,我們不要阻礙畢哲和韋娜上課吧,快點離去。」

 

「好⋯⋯好吧,哈哈⋯⋯」傑靈尷尬地笑著,急忙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