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哲公主之日常:珍饈佳餚

(一)

 

陽光普照的下午,葉山娜和羅利奧如常應麗素公主和譚畢哲公主的邀請入宮,從皇宮的北門乘坐馬車到乾坤殿。因為高倩影的幼女高麗辭郡主送來了很多罐頂級的俄羅斯魚子醬入貢,以討好麗素和畢哲,畢哲和麗素商量後,就把自己的朋友都叫來分甘同味。

 

利奧問:「魚子醬到底是甚麼東西來的啊?」

 

山娜說:「總之就是很名貴的食材啦。我們下車吧。」

 

麗素的小男僕楊瓊軒前來門外迎接,引領他們到起居室,卻在走廊遇上通政使上原韋娜的女兒上原韋娜。韋娜跟山娜素來關係緊張;韋娜投以不屑的眼神,輕挑地說:「哎呀,佞臣又來向殿下乞食啊?」

 

「乞你老母啊⋯⋯」

 

利奧連忙阻止二人,勸說:「算了算了,你們別吵架了,殿下不高興的啊。」

 

瓊軒請他們步入起居室;畢哲公主、麗素公主和麗辭郡主早已就坐在華麗的維多利亞沙發上。沒多久,李儒雅與沈道明也來了。麗辭就說:「既然人都齊了,不如就讓大家品嘗一下我上個月到海參威旅行買回來的魚子醬吧?」

 

畢哲說:「好啊,安東、明秀,你們把魚子醬拿出來吧。」

 

畢哲的男僕安東和明秀取出魚子醬,小心翼翼的用湯匙把魚子醬舀在餅乾上,再澆上奶油,然後逐一向各人呈上。道明看見魚子醬黑漆漆,其貌不揚,就詫異地說:「甚麼?魚子醬那麼樣衰的嗎?」

 

利奧也說:「哇,怎麼長得像青蛙卵子一樣。」

 

儒雅說:「其實我對這種所謂高級食材沒甚麼興趣,要不是畢哲叫我來⋯⋯」

 

麗辭氣壞了,心想:你們這群寒酸的平民這不識貨!但她為免得罪畢哲和麗素,不敢在她們面前發怒,就苦笑,說:「不如⋯⋯大家⋯⋯先吃一口吧,這可是世界三大珍味之一呢。」

 

山娜問:「甚麼是三大珍味?」

 

麗辭說:「就是魚子醬、鵝肝和黑松露⋯⋯」

 

身為魚素主義者的麗素聽見,甚為不悅,說:「鵝?甚麼?麗辭,你竟然吃鵝?你竟然會吃御花園那些那麼可愛的天鵝?」

 

麗辭怕我罪麗素,連忙說:「不,不,殿下,我當然不吃啦⋯⋯」

 

畢哲說:「講多無話,吃最實際,大家試吃吧。」

 

眾人就拿起餅乾送入口中。麗辭十分焦急,希望能夠博取麗素和畢哲的歡心。可是畢哲和麗素吃了一口,卻一面茫然。畢哲面容扭曲,說:「哇,該死的!這是甚麼臭西魚腥味⋯⋯」

 

麗素亦冷淡地說:「口感彈牙,但味道平平無奇。」

 

利奧說:「對啊!這種魚腥味就跟殿下的鮑鮑一樣⋯⋯」

 

畢哲扭著利奧的耳仔說:「利奧你作死嗎?」「啊!殿下饒命啊!」

 

山娜見麗辭不高興了,就立即附和,說:「哇⋯⋯啊,真是⋯⋯美味極了!」

 

韋娜卻說:「山娜你裝得太假了吧!明明就是沒甚麼特別,我都搞不懂這有甚麼珍貴。」

 

畢哲就問麗辭:「喂啊,你有沒有別的東西呈獻入宮啊,大家都不喜歡魚子醬啊。」

 

麗辭說:「有⋯⋯當然有!法蘭西黑松露多士,我想宮女已經焗好了。那些法蘭西黑松露是我旅行買回來的。」

 

尚宮雪野明莉拿著一盤多士進來,上面有黑松露和芝士。道明咬了一口,就說:「哇,味道不錯呢!」

 

麗辭沾沾自喜,說:「沈公子你就識貨了,這當然啦,這可是法蘭西黑松露⋯⋯」

 

「我說這麵包烤得不錯呢⋯⋯」

 

「吓?!」

 

尚宮雪野明莉說:「這當然啦,皇宮的麵包都是御膳房自製,每天下午六時後半價,很多平民都排隊來買。」

 

麗辭激動地問:「那⋯⋯那黑松露呢,味道如何?」

 

道明說:「你說那些黑點嗎,淡而無味。」

 

麗辭大叫:「甚⋯⋯甚麼?!儒雅⋯⋯喂!你在做甚麼?」

 

重口味的儒雅拿著一樽鹽說:「仆你個街,淡而無味怎能入口呢,我在加鹽⋯⋯」

 

韋娜卻拿著茄醬說:「不,芝士不要加鹽加胡椒,加茄醬啊。」

 

麗辭大驚:「茄醬?」

 

道明說:「加點胡椒也行啊。」

 

利奧說:「要不然加黑醋吧⋯⋯」

 

麗辭激動地說:「你們別亂來!黑松露是珍貴的食材,你們亂加調味料,會令其失去淡香!」

 

利奧說:「可是這黑點真是淡而無味啊⋯⋯」

 

「甚麼淡而無味啊?你嗅不到它的清香嗎?你知不知道農夫特意訓練豬和狗在森林裡嗅出珍貴的松露⋯⋯」

 

韋娜說:「吓,甚麼,原來這東西是用來餵豬餵狗的啊?」

 

「不⋯⋯不是啊!」

 

「餵狗?喂,阿皮,你過來。」

 

畢哲聽見,就把自己的小狗叫來,把多士貼近狗的鼻子。狗嗅了一下,一面不屑,轉身而去。畢哲就說:「喂,狗也不吃呢,你肯定這是用來餵狗的高級狗糧?」

 

「氣⋯⋯氣死我啊!」

 

畢哲見麗辭崩潰了,就問:「喂,你沒事吧。」

 

「我⋯⋯我⋯⋯」

 

麗素說:「畢哲,看來所謂甚麼珍味,我們都不太懂得欣賞呢,這實在浪費了麗辭的一番好意。」

 

畢哲說:「這也沒辦法啊,我們實在都覺得不好吃啊,你知道啦本公主不說謊的啊。」

 

麗素就拍著麗辭的肩膊說:「那不如這樣吧,你們大家到底認為甚麼才是美食,我們就請麗辭一起去吃吧。麗辭你也不要太難過了,錯不在你。」

 

麗辭卻說:「不,殿下,微臣無法令殿下吃得高興,是臣之罪過,請殿下告訴我殿下認為的美食是甚麼,臣一定會請御廚烹調珍饈美饌⋯⋯」

 

麗素卻說:「其實我對食物的要求不太高啊。這樣吧⋯⋯你們啊,你們覺得甚麼才是美食?不如你們給麗辭一點意見。」

 

韋娜就說:「世上最好吃的當然是日本菜。」

 

身為斯拉夫人的山娜立即反對,說:「才不呢!俄羅斯菜博大精深⋯⋯」

 

韋娜冷笑,說:「吓,羅剎菜?還不是茹毛飲血的蠻夷菜⋯⋯」

 

「蠻你老母啊,你們大和還不只是吃素吃魚,沒錢吃肉的鄉下佬!」

 

「鄉你老母!」「蠻你老母!」

 

「夠了,你們兩個別吵架了!」畢哲斥責二人,又問儒雅:「喂,你好歹也是李家大小姐,你們梅州李府富甲天下,你母親又經營電視台,交遊廣闊,應該吃過不少珍饈美饌,不如你來給點意見吧。」

 

儒雅卻說:「其實美食是很主觀的。某國人覺得是美食,另一國人卻會以為是劣食。例如瑞典鹽醃鯡魚被視為世上最臭的食物。九龍府街頭小吃臭豆腐的臭味也不是人人能接受。還有馬來西亞貓山王榴蓮,在我們華夏電視網路超市可不便宜的啊,很多人卻對其味道聞之生惡⋯⋯」

 

畢哲就說:「屌!榴蓮臭死人啊!」

 

道明卻問:「但是總有一些客觀的標準去衡量吧?」

 

畢哲就說:「對啊,皇宮的藏經閣有很多美食書籍,應該能告訴我們甚麼才是美酒佳餚。這樣吧,現在我們就去藏經閣吧。」

 

儒雅說:「我沒有帶圖書證呢⋯⋯」

 

「不用圖書證啊!我是公主殿下啊,圖書館就跟安東的後庭一樣,我能出入自如⋯⋯

 

安東苦笑,說:「殿下你可不可以用好一點的比喻⋯⋯」

 

畢哲說:「總之⋯⋯你們跟著我就好了!」

 

(二)

 

於是眾人就登上畢哲的坐駕,前往皇宮東南的藏經閣。藏經閣是皇宮對外有限度開放的圖書館,樓高八層,嶺南瓦頂、歐陸磚牆,兼具嶺南與巴洛克建築風格,羅馬式拱門與希臘式圓柱上盡是中式風格的浮雕,如十二生肖等,在陽光映照下金碧輝煌。因為藏經閣內有不少珍貴古籍,故此只有手持皇宮專用的圖書證才能進去,內外守衛森嚴,四處都有侍衛站崗。畢哲帶他們從正門進去,乘坐扶手電梯,來到四樓。畢哲指著「應用科學類」的書櫃,說:「編碼427起頭的就是飲食類書籍了,你們來看看吧,學者們對美食的說法應該會比較客觀⋯⋯」

 

於是一眾孩子就走去書櫃找關於美食的書籍。儒雅和道明分別拿著《隨園食單》和《山家清供》兩本古書前來。道明說:「這本南宋.林洪著的《山家清供》記載了很多古人的山珍呢。這一味『蜜漬梅花』,『剝白梅肉少許,浸雪水,以梅花釀醞之,露一宿取出,蜜漬之。可薦酒。較之掃雪烹茶,風味不殊也』⋯⋯」

 

儒雅則說:「清.袁枚的《隨園食單》說火鍋不好吃,因為『以起鍋滾熱之菜,不使客登時食盡,而尚能留之以至於冷,則其味之惡劣可知矣。』」

 

畢哲說:「這些太遠古了,你們有沒有一些書籍是現代一點的啊⋯⋯」

 

利奧和山娜馬上拿來一本俄羅斯菜的書籍,對畢哲展示,說:「殿下,你看,基輔雞扒是俄羅斯菜十大美食啊!雞扒捲著香草牛油去炸,一咬下去盡是牛油香⋯⋯」

 

「你看你們這些蠻夷,吃得真油膩,太不健康了!」韋娜冷笑,推開山娜,向畢哲展示介紹日本菜的書籍,說:「懷石料理這種才是精緻的高雅飲食。每款菜式都是輕嘗一口,生魚片用拖羅⋯⋯」

 

山娜恥笑說:「哎呀,你們大和人真寒酸啊,碟那麼大,魚生那麼小,這算甚麼富貴啊?」

 

韋娜生氣地說:「你這種野蠻人懂個屁!這叫精緻,是藝術,不像你們滿桌都是油膩的肥肉,吃得像豬一樣⋯⋯」

 

「你才是豬,你全家都是豬!」「豬你老母!」

 

麗素受不住了,怒斥:「好了,你們兩個別吵架好嗎?這裡是圖書館!安靜一點!對了,麗辭呢?」

 

麗辭竟然推著書車前來,上面放滿了多本相冊和食譜,展示著世界各地不同的珍饈佳餚。麗辭焦急地向麗素和畢哲展示,說:「殿下看看,這都是天下頂級的食材,殿下喜歡那一款,臣馬上去找回來⋯⋯法國蝸牛如何?」

 

麗素聽見蝸牛二字,即感到噁心。畢哲就說:「屌!蝸牛?好噁心啊!」

 

「那⋯⋯那這款呢?威斯汀酒店百吉餅⋯⋯」

 

畢哲說:「還不只是冬甩加點白松露奶酪啊!用不著那麼貴吧?根本是騙錢的⋯⋯」

 

「那⋯⋯這款孟買布拉西爾海鮮珍寶龍蝦呢?白松露、魚子醬配蘇格蘭龍蝦、鮑魚和鵪鶉蛋⋯⋯」

 

麗素說:「這樣肥膩死人啦,根本只是隨意將一埋名貴食材大雜燴!」

 

麗辭再次崩潰之際,山娜和韋娜再次吵起來。

 

「你這些北狄懂甚麼,你們只會大魚大肉,不知甚麼是精緻美食!」

 

「精條毛啊,你們東夷倭寇都是窮鬼,每樣菜只能吃一口,怪不得你長得那麼矮⋯⋯」

 

「你想打架嗎?」

 

「你覺得我會怕你嗎?」

 

山娜和韋娜就在圖書館裡大打出手。畢哲和利奧立即上前制止。

 

「喂,你們住手啊⋯⋯」「是誰那麼吵啊?」

 

書櫃後傳來一熟悉的聲線;山娜和韋娜抬頭一看,驚見譚傑靈女皇、程紀文皇夫,以及開普勒皇室的杰娜女皇與艾莉皇妃從書櫃後忽然冒出,立即分開,向四人下拜。即使她們發現四人衣衫不整,袒胸露乳,亦不敢發笑。儒雅和道明卻尷尬地面紅起來。儒雅:「陛⋯⋯陛下⋯⋯你的衣領⋯⋯掉下來⋯⋯了⋯⋯」

 

「啊⋯⋯哎喲⋯⋯哈哈⋯⋯是啊,不好意思。」傑靈尷尬地說,馬上整理一下曳撒衣領。畢哲哈哈大笑,說:「哇,媽,你們不是在藏經閣裡野合了吧?」

 

「畢⋯⋯畢哲!你別多事!」傑靈說,又問山娜和韋娜:「你們兩個怎能在圖書館裡打架的啊?」

 

「對⋯⋯對不起,陛下。」

 

麗素就說:「高麗辭郡主入貢,送來魚子醬和黑松露,但是我們大家都吃不出這些珍味有何美味,於是我們就來圖書館尋找甚麼才是大家共認的美食,誰知這兩個婊子卻因為羅剎菜還是大和菜較好吃而爭持不下,大打出手了⋯⋯」

 

杰娜一面茫然,說:「還只不過是吃東西而已,有甚麼好爭吵呢⋯⋯」

 

紀文卻說:「陛下,此言差矣,民以食為天啊,就正如陛下以性為天一樣,怎能馬虎⋯⋯」

 

「你怎麼覺得朕以性為天?」

 

「陛下⋯⋯這⋯⋯這,只是個比喻啊,哈哈⋯⋯」

 

利奧就問傑靈和杰娜:「陛下,你們是一國之君,天下的美食你們都吃過了,不如你們來告訴我們,甚麼才是天下公認的美食呢?」

 

杰娜和傑靈被利奧突如其來的問題難倒了。傑靈說:「說起來天下真的沒甚麼我們沒吃過⋯⋯」

 

艾莉說:「屎啊,我們還未吃過屎。」

 

杰娜說:「白痴,屎不能吃的啊!」

 

傑靈說:「但,甚麼才是最美味呢?這⋯⋯很難說啊。不喜歡辣的人不會喜歡泰國菜,不喜歡酸的人不會喜歡上海菜,不喜歡甜的人不會喜歡廣東菜⋯⋯」

 

杰娜說:「在科學上會不會有甚麼美味的方程式能夠造出一道普天下人都認為是美味的食物呢?」

 

傑靈說:「那有這種東西啊!美味是主觀的啊,不能用科學客觀分析⋯⋯朕想你們應該問別人了,朕不知道。」

 

畢哲說:「媽,有沒有搞錯啊,你竟然不知道!」

 

傑靈說:「畢哲!我只是皇帝啊,不是神仙啊,你別以為我無所不知好嗎?」

 

儒雅問:「那麼陛下認為我們應該向誰人查問?如果再找不到答案的話,恐怕山娜和韋娜這兩個小鬼又要打架了⋯⋯」

 

山娜和韋娜異口同聲大罵:「小你屎忽啊!」

 

麗素說:「陛下,最重要的是,我們不懂得欣賞麗辭入貢來的美食,所以我們得找出世上最好的珍饈美饌請她吃。」

 

杰娜就說:「這樣吧⋯⋯伊莎貝拉!你過來。」

 

身穿粉紅色襦裙、杰娜女皇的近身變性宮女伊莎貝拉上前,聽杰娜差遣。

 

「請問陛下有何吩呼?」

 

「你不是尚食嗎,你帶她們到御膳房試菜,看看甚麼才是天下最美味的食物吧。傑靈和朕都要開會了,你來去招待他們吧。」

 

伊莎貝拉面有難色,心想:不是吧,要我應付這群小鬼?杰娜見她不願意,就說:「喂,你這是甚麼表情啊⋯⋯」

 

「小⋯⋯小人遵旨!」

 

「那就好了。」

 

伊莎貝拉帶領孩子們來到御膳房,叫宮女們把美食呈上。伊莎貝拉首先叫宮女把鮑魚拿過來,切成小塊,供眾人試食;士庶出身的利奧和道明一見,雙目發亮。利奧急不及待狼吞虎嚥,但道明礙於面子,還是裝著一副不屑的樣子,小心翼翼把鮑魚送入口中。

 

但麗辭卻說:「鮑參翅肚這種東西,我們貴族天天也吃啦,有甚麼特別?」

 

伊莎貝拉只好吩呼宮女再把別的東西呈上:韃靼牛肉,西班牙黑毛豬火腿,吞拿魚拖羅刺身,還有孟買海鮮珍寶咖喱。韋娜抱怨韃靼牛肉怎能把生牛肉放入口,山娜卻反駁說日本拖羅刺身不也是「生勾勾」嗎,於是二人又吵起來。儒雅嫌黑毛豬火腿太細小,而得意洋洋,以為自己很吃得辣的畢哲,舀了一大匙咖哩放入口中,沒想到嘴唇和舌頭猶如陷入火海。

 

「哇啊!屌!辣撚死啊!救命啊!」

 

畢哲大吵大鬧了,非常失儀;明秀和安東急忙拿水來,畢哲一口氣喝了幾杯,才停止了噴火。伊莎貝拉苦笑,說:「所以,各位殿下、大人⋯⋯你們覺得那款菜式最好吃?」

 

可是孩子們依然沒有共識。麗素就說:「看來美味這東西實在太主觀了,我們再不斷試菜也是枉然的。對不起,麗辭,我還是無法為美味下定義。」

 

「殿下⋯⋯別這樣說吧,是我進貢的美食不合大家口味,本是我的問題,誰知現在變成大家要為如何定義美味去爭吵不休了。」

 

麗素歎息說:「老實說,我連自己喜歡吃甚麼味道也不太清楚。」

 

畢哲說:「那沒辦法了,我們回去找我媽吧。」

 

於是眾人就回到御花園找傑靈。傑靈和紀文正在接見華夏電視台的老闆李玲瓏,在商議民情,卻被突如其來的畢哲打斷。

 

「畢哲你又搞甚麼鬼啊?」傑靈不悅地問。

 

「御膳房根本沒有天下最美味的食物!」畢哲抱怨說。

 

「那你對我發脾氣有春用啊?我也不知道那裡有天下最美味的食物啊⋯⋯」

 

玲瓏問:「殿下為何要找天下最美味的食物呢?」

 

畢哲說:「麗辭進貢了聲稱是天下佳餚的魚子醬和黑松露,但我們都覺得平平無奇,於是就四出尋找天下最美味的食物,皇宮竟然沒有。」

 

玲瓏笑了,說:「皇宮當然沒有啦。」

 

傑靈問:「喂喂喂⋯⋯玲瓏你怎麼笑得那麼輕挑啊!」

 

玲瓏說:「我知道哪裡有天下的美食。」

 

畢哲驚訝地說:「真的嗎?在哪裡?是在外國的話本公主把他攻佔下來⋯⋯」

 

紀文說:「畢哲你哪裡來士兵⋯⋯」傑靈則說:「畢哲你真是個暴君!不要老是打打殺殺⋯⋯」

 

玲瓏說:「哈哈,就在民間啊。找天我帶大家去吧,不過,你們要一家人去才行啊,跟你們父母約個時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