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戰疫(十四):宮廷內鬥,錯失良機

第十四章:宮廷內鬥,錯失良機

 

由於漢口實驗室懷疑涉嫌「石博士自然療法診所」散佈病毒之事,因此根據杰娜與傑靈的諭旨,身為右都御史的文本德召集了負責對外星人執法的外星儀衛正天娜,以及負責調查的林衡武俠團首領荊賀蘭和開普勒星人科學家溫迪,在宮中的外星儀衛司召開秘密會議。都察院本身特工數量不足,加上有時很多法外手段不宜由朝廷命官執行,因此都察院非常依賴林衡武俠團這一類御用刺客團體。溫迪首先向眾人交待從「石博士自然療法診所」收集得來的科學證據分析後的結果。

 

「我們可以肯定『石博士自然療法診所』是刻意散佈病毒的。他們的診所有病毒培養皿,上面有space-19病毒,再將病毒放入屎裡,然後餵信眾食屎。根據診所留下的指紋,我們可以肯定,那位『石博士』就是石井思郎,而診所其餘的開普勒星人卻因為資料庫資料遺失,而無法核對指紋身份,估計應該就是漢口實驗室失蹤的開普勒星人。」

 

賀蘭補充說:「根據我們林衡武俠團的情報,診所被搗破後一星期,疑似石博士的男人現身九龍府沙田科學村附近的貨櫃場。」

 

本德就說:「雖然陛下叫我指揮行動,但由於事件涉及開普勒星人,為免惹起外星人非議,我希望當天的拘捕行動由天娜你主導,我跟賀蘭只會配合。」

 

天娜詫異地說:「你說真的嗎?」

 

「這當然。但為免此事走漏風聲,讓軍方知道,這次連禁軍也不會參與行動,所以莉莎不會干涉。」

 

天娜笑著說:「哈哈,太好了,我這次不用跟那死人妖合作了。」

 

本德苦笑說:「你明明你很喜歡莉莎啊⋯⋯」「才⋯⋯才不呢!」

 

賀蘭問:「為甚麼怕軍方知道了?」

 

本德說:「簡單來說,因為漢口實驗室的人員本來是陸軍資助的,後來他們背叛了軍方,研究大殺傷力化武,倩影覺得這是其恥大辱,一直隱瞞,想由軍方自行斬殺漢口實驗室人員,將功補過。如果倩影知道我們都察院跟外星儀衛司有漢口實驗室的消息,一定會來爭功。他們只想找些人,殺掉了,然後說為國家解決了危機,爭取政治光環。」

 

天娜說:「這絕對不行,開普勒星人應根據《外星人刑事條例》接受審訊,我們只會活捉他們,不能殺。我們必須要查明他們如何製作與散佈病毒,這才有望根治疫情。如果把他們殺光的話,可能瘟疫永遠無法被根治。」

 

「你說得對,所以我們今天的行動絕對不能洩密⋯⋯」

 

可是,他們卻沒想到,尚食伊莎貝拉卻鬼鬼崇崇的站在窗外,手持偷聽裝置,把會議的內容偷錄,即時將其對話內容傳送給倩影。伊莎貝拉完成偷聽後,正想離去,卻在窗外迎面遇上正在巡邏的綺華和莉莎。

 

「喂!你在做甚麼?」莉莎大聲喝斥伊莎貝拉,嚇得伊莎貝拉落荒而逃;但綺華馬上飛撲上前,從後將其壓倒在地。

 

莉莎手握伊莎貝拉的脖子,怒斥:「你身為宮女在這裡鬼鬼崇崇幹甚麼?」伊芽貝拉戰戰兢兢地說:「大人饒命啊⋯⋯我⋯⋯我只是⋯⋯」

 

莉莎握緊伊莎貝拉的脖子,罵道:「你別以為你得到陛下寵愛就可以胡作非為了,你是不是在偷聽會議室裡的內容?」伊莎貝拉面紅耳赤,無法透氣。綺華就勸阻莉莎,說:「喂喂喂,大人,這樣會勒死她的啊,杰娜陛下會怪罪我們。」

 

「但你現在不也是坐在她背上嗎?」

 

「那我們一同放開她吧。」

 

莉莎放開了伊莎貝拉;綺華則扶起伊莎貝拉,但依然抓緊其手不放,以免她逃脫。綺華就溫柔地說:「伊莎貝拉,你坦白告訴我們吧,你到底在外星儀衛司的門外做甚麼?你在偷窺天娜嗎?」

 

「不,不⋯⋯大人⋯⋯」

 

莉莎怒斥說:「你身為尚食,不可能不知道侍衛的會議涉及軍機。你是否通敵了?要不要我抓你回去嚴刑迫供?」

 

「喂,大人啊,你別那麼凶吧,這樣會嚇壞伊莎貝拉了。」綺華說。「伊莎貝拉,你乖乖告訴我們,是誰叫你來偷聽外星儀衛司的會議了?」

 

「是⋯⋯是高大人⋯⋯」

 

「可惡,果然是那個死肥婆,她到底在宮中收買了多少人啊?」莉莎說。綺華冷笑,說:「哈哈,大人,明明高倩影這死肥婆以前也是你的下屬⋯⋯」

 

「這死肥婆對我從來都不服氣,覺得我比她年輕一大截卻當上她的上司。她現在都拜相了,還是喜愛搞這些小動作。要不是本德怕禁軍有死肥婆的線人,就不會這次行動把我排除在外了!」

 

綺華說:「那我們要通知文大人嗎?現在高大人派人來打聽他們的行動,不知道是不是為了搶甚麼功勞。」

 

莉莎指著伊莎貝拉,說:「我會去通知,但這傢伙⋯⋯」

 

「大人,伊莎貝拉始終是杰娜女皇陛下寵愛的宮女,你不能對她用刑啊,你就把她交給我吧。」

 

「你又想『幹』甚麼?」

 

「哈哈,大人,你想的話也可以一起『幹』啊。」

 

「我沒你那麼淫賤!我要去告訴本德了,告辭!」說罷,莉莎撇下綺華和伊莎貝拉離去。伊莎貝拉就對綺華謝恩,說:「謝謝你,綺華,你救了我一命⋯⋯」

 

「那你知道應該如何報答我吧⋯⋯」綺華話沒說完,伊莎貝拉已經主動擁抱綺華,親吻她。綺華笑著說:「這裡不太方便,帶我去你的宿舍吧。」

 

莉莎趕到儀衛司的正門,卻發現本德一行人已經乘車離去,追也追不著。她打電話給本德,但本德、天娜等人為了保密行動細節,皆把電話關機。莉莎焦急起來,怕倩影這些小人會壞了本德的大事,把心一橫,決定帶兵去攔截倩影的軍隊。

本德、天娜和賀蘭藏身於山坡的樹叢中,以望遠鏡遙望山下的村莊廢墟。廢墟裡雜草叢生,除了破舊的樓房外,還有不少非法存放的貨櫃,成為一貨櫃場。而廢墟的入口則有幾個高大的開普勒星人把守,形跡可疑。

 

天娜說:「就是這裡。我們快點潛入貨櫃場,把她們一網打盡。」

 

賀蘭說:「我們刺客團會從山坡游繩而下,從北面偷襲。你們就從南邊的村口那邊進去吧。」

 

「好吧。」

 

身穿黑衣的賀蘭首先帶領一眾蒙面黑衣人從山坡游繩而下,走近虛墟。賀蘭小心翼翼步入一破屋的花園;部分磚牆早已倒塌,但在樹叢和頹垣敗瓦之掩蔽下還有不少暗角,需要用電筒照明。賀蘭一手持長劍,另一手持電筒,踏著雜草,進入破屋。忽然,一埋黑影發出恐慌的尖叫聲,飛撲向賀蘭;賀蘭大吃一驚,急忙趴下。她拿起電筒往天花一照,才知道原來是蝙蝠。

 

「仆街,嚇死我了!怎麼那麼多蝙蝠的啊!」賀蘭大罵。

 

「首領你沒事吧?」兩名女刺客上前扶起賀蘭。賀蘭就說:「你們不覺得很奇怪嗎?日光日白那來那麼多蝙蝠?為何牠們不住在山洞而住在這廢墟呢?」

 

「嗯,這是甚麼鬼?」其中一人踢到地上的一鳥籠。賀蘭看見,就說:「似乎有人在此捉蝙蝠。」

 

「捉來幹甚麼?」

 

「我怎知啊?難道他們吃蝙蝠嗎?」

 

與此同時,本德和天娜的小隊從南邊的村口靜靜推進;天娜蹲在地上,見前方無人,就示意本德跟她上前;本德亦叫他的下屬敏莉緊隨其後。他們跨過矮牆,來到貨櫃後,發現幾個身穿實驗袍、持槍的開普勒星人和那位石博士同行,手持一鳥籠,內有蝙蝠。

 

「那不就是神棍石博士了嗎?他怎麼來抓蝙蝠了?」本德問。

 

「不知道,總之先生擒她們⋯⋯」天娜說著,忽然遠處卻傳來槍聲,嚇得石博士和他的隨從蹲下,落荒而逃。天娜驚訝地說:「誰開槍了?」

 

本德說:「該死,是死肥婆的人馬!」

 

本德指著遠處樹林那些身穿綠色貼裡、手持自動步槍,殺氣騰騰的軍人;在百合和倩影帶領下,他們大聲疾呼,向石博士開火。石博士的大腿不慎中槍,馬上被扶入貨櫃後躲避,其部下則拿起步槍駁火。

 

「我得把樣本先交回實驗室。」石博士說。一名開普勒星人說:「我護送你從秘道回去吧,其餘人殿後。」

 

石博士跟兩名開普勒星人拔足狂奔,卻迎面遇上天娜、本德和敏莉三人;天娜拔劍指向石博士,說:「杰娜女皇陛下有旨,你們涉嫌進行危害人類活動,本官要押你們回去受審,快束手就擒!」

 

「你⋯⋯你休想⋯⋯」「小心 !」

 

石博士忽然從手裡拋出一飛鏢似的針筒,擲向本德;但敏莉及時上前一擋,腹部被針筒刺中,應聲而倒。

 

「敏莉!人來!醫生啊!」石博士等人趁機逃跑。本德立即扶起敏莉,但敏莉已經面青唇白,咳嗽起來,意識迷糊。

 

「你留下來照顧著她,我去捉賊。」

 

天娜拔足狂奔,跳上貨櫃,飛簷走壁,掏出手槍,從高處向石博士等人開火,又馬上呼叫賀蘭前來增援;賀蘭馬上跳上貨櫃,在右邊追趕著,向石博士等人拋飛鏢。但石博士一行人很快就在貨櫃間的迷宮消失,不知從哪條秘道走了。

 

「仆街,他們跑到哪裡去了?」天娜從貨櫃躍下,生氣地說。賀蘭環境四周,說:「一定是貨櫃裡面有甚麼秘道,我們逐個貨櫃打開來看⋯⋯」

 

「不必了,讓我們來處理吧。」倩影奸笑著說。手持長劍的百合和倩影忽然迎面出現,擋去天娜和賀蘭的去路。天娜火冒三丈,說:「你這人是否瘋了?追捕罪犯關你們軍方甚麼事?怎麼搶功搶到來我們外星儀衛司頭上了?」

 

百合說:「大人,你有所不知了,你正在追捕的那位石博士⋯⋯真名石井思郎,是漢口實驗室的科研人員,涉及軍機,所以我們軍部必須將其殺人滅口,以保國家安全,請你不要插手。」

 

「荒謬!漢口實驗室的人員大都是開普勒星人,根據法律,你們人類無權逮捕和審理,必須由我們⋯⋯」

 

倩影說:「所以我們沒說過要逮捕和審訊他們啊,我們說是要斬殺他們。」

 

賀蘭說:「你們瘋了嗎?你們這樣是非法殺人!」

 

倩影舉劍指向天娜,說:「為國家殺人,有何不可?大人,如果你們與國家利益為敵,雖然我們曾經一同征戰沙場,抵擋比鄰星人侵略地球,但這次別怪我不客氣了⋯⋯」

 

倩影話未說完,天娜忽然一劍斬向倩影;幸好倩影眼明手快,馬上反手格擋,再還一刀,又被天娜擋住。天娜說:「為國家?我呸!你撫心自問啦,你根本只是為了你自己的政治利益!死肥婆!」

 

「你⋯⋯你叫我甚麼啊?」

 

「我在叫你啊,高倩影死肥婆!」

 

「可惡!」

 

於是四人就刀劍亂舞,大打出手。身為開普勒星人的天娜利用個子高大以及強勁腿力的優勢,跳到貨櫃頂,再蹼向倩影,奪其劍,將倩影壓在地上打滾;而賀蘭則利用輕巧的身軀左右閃避,使百合追得她氣來氣喘。百合見這樣下去不對勁,就看準時機,猛然一腳踢向賀蘭,使其失足;賀蘭丟失長劍,卻打了個翻斗,安全著地,還順道踢中百合的下巴。百合生氣了,怒吼一聲,立即出拳。賀蘭擋避不及,雙乳被打了一拳,大怒,說:「你這死變態怎麼摸我胸了?」

 

「摸你胸又有何問題啊,扶她!」

 

「我是扶她不代表就可以給你摸!」賀蘭拉著百合的衣袖,要把她摔倒在地,卻反過來被百合一拉,倒在地上。同時,本來佔上風的天娜,一不留神,被倩影踢中下體,高聲尖叫倒地,就被倩影制伏了。

 

「哈哈,你們開普勒星人下體的巨根就是你們最大的弱點!我們女人就不用怕⋯⋯哇!」倩影奸笑著說,突然一雙粗壯的手臂從後把她的脖子勒緊,猛然一拉,將倩影摔倒在地,令天娜解圍了。天娜一看,原來是劉莉莎。莉莎捏著她倩影的脖子,把倩影的頭撞向貨櫃,再將其雙手反綁,壓在地上,對其破口大罵:「你知道你為何永遠是我手下敗將?不是因為你是個下體『無能用』的女子,不是因為你肥,不是因為你老,而是因為你比我廢!」

 

「喂,莉莎,夠了!你別那麼重手⋯⋯畢竟倩影也曾經跟我一同作戰過。」負傷的天娜站起,上前拉開莉莎。莉莎冷笑,說:「我來救你,你一句感謝也沒有,反而卻念在昔日戰友的情誼要我饒她狗命,你這人真是奇怪⋯⋯」

 

「你⋯⋯你只不過是奉命行事而已!要不是陛下叫你來⋯⋯」

 

「今次不是陛下叫我來的啊,是我自己決定來的。你快點感謝我啊!」

 

天娜聽見了,只好不好意思地輕聲說:「哦⋯⋯感⋯⋯感謝啦。」

 

「大聲一點啊!」

 

「我不是說了多謝嗎?」

 

「說一句多謝說算數嗎?我可是堂堂禁軍都督,你最少也要以身相許吧⋯⋯」

 

「喂!你這死變態別得寸進尺⋯⋯」

 

「兩位大人⋯⋯你們⋯⋯來先救一下我好嗎?」被百合制伏在地的賀蘭哀求說。百合雙腳夾緊賀蘭,雙手捏著賀蘭的脖子,回頭一見倩影被抓了,大聲怒斥,說:「你們放了高大人!否則我會把這傢伙⋯⋯」

 

話音未落,百合就忽然被人從背後打了兩棍,不支倒地。手持木棍的綺華撥開百合,馬上伸手扶起賀蘭。

 

「你也不用那麼重手吧⋯⋯萬一打死封大人怎麼辦⋯⋯」賀蘭對綺華說。

 

「我又沒有打她的後腦,只是輕輕在背部敲了兩下啊,看,她還沒死。喂,封大人,說話啊!」綺華嬉笑怒罵的說著,蹲下來,手拉扯著百合的長髮。百合氣壞了,抓起地上泥沙,擲向綺華,正想爬起來,卻又被綺華一掌打過來,倒卧在地。綺華就抱起百合,背在肩上,拍打著百合的屁股,說:「哇,封大人的屁股很光滑呢,不過⋯⋯雞雞太細小了⋯⋯」

 

「綺華,鬧夠了,我們是次的任防只是制止這兩個政棍搶功勞的鬧劇,不是要來讓你找兩位大人洩慾!」莉莎斥責綺華說,又把軍醫叫來,說:「人來,給高大人和封大人療傷,送她們上救護車!」

 

「該死的,要不是軍方忽然出現,剛才我們已經抓到石井思郎和漢口實驗室的人馬了!」天娜氣憤地說。莉莎就說:「他們應該走得不遠,我們再找找看⋯⋯」

 

「莉莎!貨櫃裡有發現!」

 

巴里從遠處大叫;這時天娜和賀蘭才知原來巴里也來了。巴里站在遠處的貨櫃前,拉開貨櫃門,用照筒照著貨櫃裡的秘密通道。莉莎、綺華、天娜和賀蘭上前一看,發現這貨櫃前方穿了個大洞,與山洞連接;但山洞並非漆黑一片,而是照出一線日光,可見山洞的出口很近。綺華和賀蘭拔出手槍,立即上前查看,即見山洞的出口處為一小公園,四周被高樓林立、設計新穎的科學大樓圍繞;公園裡還有一牌子,寫著「科學村休憩處設有24小時閉路電視,請勿在此野合,面斥不雅。」

 

巴里大笑,說:「禁止野合?那兩位陛下應該不能來了。」

 

「原來這秘道是把廢村貨櫃場跟科學村連接啊?」賀蘭驚訝地說。

 

綺華問:「科學村是甚麼鬼?科學怪人住的嗎?」

 

「當然不是啦,科學村是九龍府京師的高科技工業區,裡面有超過二百間高科技公司,當中不少是軍方、開普勒皇室或是華夏貴族擁有。總之高科技這些生意就只有貴族才有錢弄啊。」

 

天娜、莉莎和巴里緊隨其後,來到公園。天娜就說:「那沒辦法了,只好把整個科學村封鎖搜查。」

 

巴里就問:「大人,但你不怕得罪那些企業老闆嗎,科學村不少企業都是貴族開的⋯⋯」

 

「你覺得我會怕嗎?有甚麼意見的,叫他們跟陛下說清楚!我是奉陛下命來拘捕漢口實驗室的叛徒的。我現在就要立即封鎖科學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