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卿雲(十一):春心蕩漾

第十一章:春心蕩漾

完整內容請見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posts/ri-luo-qing-yun-42430890?utm_medium=clipboard_copy&utm_source=copy_to_clipboard&utm_campaign=postshare

凱莉一行人回到大宅時,已經日落西山。凱莉二話不說,氣憤地跑上樓梯,關上房門,躲藏在房間;雲英想追上去,尤莉亞卻勸阻她,說:「讓她冷靜一下吧。」

 

熙賢說:「長官,現在嘉莉逃脫了,凱文和安妮又生死未卜,請你作出指示⋯⋯」

 

「有甚麼指示呢?我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辦,這次我們打草驚蛇了。」尤莉亞歎息說。「大家也累了,不如先回房間休息吧。今晚別做飯了,我們叫點外賣披薩吧。」

 

真希說:「長官,我可以跟你到起居室談一下嗎?」

 

「好吧。」

 

尤莉亞跟真希步入起居室,坐在德雷莎(TressaÂ)豪華沙發上。起居室的牆壁上掛上油畫,壁爐、地氈、牆身和天花金碧輝煌。尤莉亞取出雪茄,斟了兩杯紅酒,跟真希一同吞雲吐霧、觥籌交錯。真希直截了當的說:「我今天差點就死在阿查娜手上了。」

 

「但她沒殺你,所以你覺得很奇怪,對吧?」

 

真希說:「當時我已經被她壓倒在地、用手槍指著我的額頭,但她沒下手。我實在想不通⋯⋯」

 

「或許她跟萊恩不一樣,未壞透吧。她有沒有說甚麼奇怪的話?」

 

「她堅稱自己沒殺死自己的隊友。」

 

「我想,她應該還在掙扎吧。不過她現在始終是我們的敵人;不殺她是可以的,但我們也要把這叛徒繩之於法,你可別心軟。」

 

「這當然。」

 

尤莉亞伸手端著真希的下巴,笑著說:「還有,你怎麼晚上來偷看我跟凱莉了?你妒忌了嗎?」

 

真希面紅了,支吾以對,說:「我⋯⋯我⋯⋯」

 

「你喜歡凱莉就要像我一樣主動一點啊。凱莉非常大愛和開放,她不會歧視我們。」

 

「可⋯⋯可是⋯⋯」

 

「就這樣吧,今晚你陪一下凱莉。對了,差點忘了,今晚要叫披薩外賣⋯⋯你把書架上的外賣紙遞過來。」

 

夜幕低垂,門鐘響起,珊珊來遲的外賣員終於抵達大宅。飢腸轆轆的雲英怒氣沖沖的打開門,對外賣員破口大罵,說:「你老母現在幾點啊?現在才送來⋯⋯」

 

雲英注意到那個亞裔外賣員木無表情,穿著的是名牌外套,即知此人有不妥,就問:「幾錢啊?」

 

「四十八鎊五十便士。」

 

「仆你個街怎麼多了一鎊五十便士?」

 

外賣員淡定地說:「這是外賣附加費。」

 

「附加費?附加你老母啊,你遲到還收甚麼附加費,我現在你投訴你啊⋯⋯」

 

但無論雲英如何罵他,外賣員還是木無表情,沒有半點驚惶失措,這令雲英更肯定此人身份可疑;正當雲英從他手上奪去披薩外賣盒時,外賣員就忽然從袋裡掏出手槍,想向雲英開槍。可是雲英反應甚快,馬上一掌擋開,把手槍向上推,使子彈射中天花,又怒吼一聲,一腳把外賣員踢出門外。被槍聲驚動的眾人馬上持槍趕來前廳。

 

「發生甚麼事?」尤莉亞問。

 

「那傢伙不是來送外賣的,他開了槍,在前院。」雲英說。被踢倒在地的外賣員馬上站起來,再向大門開槍,才發現大門防彈;同時,凱莉亦打開窗戶,朝著外賣員開了一槍,射中他的肩膀,使他慘叫一聲。

 

「啊!」

 

外賣員急忙後退,呼叫其同黨;此時前院的草叢冒出十多個手持步槍的黑衣人,朝大宅開槍。凱莉馬上關上窗,蹲下躲避。

 

「別怕,所有窗都裝上防彈玻璃。」尤莉亞說。「看來某國間諜今天不太服氣,晚上上門來找晦氣。」

 

「他們想搞甚麼鬼?他們已經射了三十九發子彈⋯⋯」熙賢問。

 

真希說:「如果我沒猜錯,他們是想來活捉凱莉離去。」

 

凱莉聽見,瞪大眼睛。

 

尤莉亞說:「他們攻不進來的,這大宅防彈,只要確保所有門窗都鎖好就行了。凱莉、真希,你們去檢查一下各出入口有無上鎖。熙賢、雲英,你們兩個跟我到樓上。」凱莉跟真希手持手槍,來到洗衣房門外,即聽見內有腳步聲,就立即蹲下。凱莉小心翼翼地打開洗衣房門,即立即傳出槍聲。

 

「有敵人衝進洗衣房了!」真希說著,向洗衣房擲出一煙霧彈,卻不憤中了一槍,幸好子彈只是擦傷右手表皮。

 

「啊!」真希忍著痛,看見房間裡有一身穿西裝的某國特務持槍站立,就向其擲出小刀,命中他的額頭。凱莉再上前補一槍,將其踢出洗衣房的後門,然後上鎖。

 

「原來他是從洗衣房的後門進來⋯⋯真希你沒事吧?」凱莉焦急地問,扶起真希。真希說:「我⋯⋯我沒事,皮外傷。」

 

同時,熙賢、雲英和尤莉亞來到二樓的圓形讀書室,打開窗戶,猶如身處城樓,居高臨下,向前院的某國特工亂槍掃射;某國特工不敵,馬上拖著同伴的屍首逃走。

 

雲英大罵:「該死的支那人,阻礙我們吃飯!」

 

「算了,他們既然已經走了,我們就去吃披薩吧。」

 

熙賢、雲英和尤莉亞回到起居室吃披薩,此時凱莉正在為真希包紮傷口。尤莉亞就笑著說:「凱莉,看來你也挺關心真希的哦。」

 

凱莉面紅,說:「才⋯⋯才不呢!」

 

尤莉亞又問:「真希你怎樣受傷的?」

 

真希說:「只是子彈擦傷,沒甚麼大不了。」

 

「那還好,先吃東西吧。」

 

於是眾人坐在沙發上吃喝。雲英蹲在沙發上,吃著披薩,說:「現在怎麼搞啊?我們又不知道那群死共匪把人質藏在哪裡,他們又不斷來攻擊我們,要擄去凱莉⋯⋯」

 

熙賢說:「雲英,這是你第一千零二十七次吃東西時張開嘴巴說話,根據真希的說法這是很噁心和無禮的行為⋯⋯」

 

「你別打斷我啊!你自己不也是張開大腿坐著!」雲英說。

 

尤莉亞說:「或者我們換個角度想想:第一,共匪能藏身在哪裡?第二,牠們下一步會怎樣做?」

 

真希說:「牠們應該會覺得再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所以⋯⋯他們應該會向人質下手⋯⋯」

 

凱莉焦慮地說:「那凱文和安妮不是愈來愈危險嗎?我們馬上救他們啊!他們一定是被關在那地獄鬼國的領使館裡⋯⋯」

 

尤莉亞說:「我們貿然攻入使館會引起外交危機,英國仍未跟某國斷交,首相府不會容許我們這樣做。」

 

「那怎麼辦才好?」

 

熙賢說:「你們你一言我一語好混亂啊,怎麼不請我這位專業的情報員整理一下敵情,再推斷敵人的下一步行動?」

 

尤莉亞說:「你有話就說吧⋯⋯」

 

「不行!長官還未稱讚我⋯⋯」

 

尤莉亞摸著熙賢的頭,苦笑說:「可愛的巨乳美女情報員閔熙賢啊,你認為敵人下一步將如何行動?」

 

熙賢笑了,說:「張嘉莉需要安妮為他們解碼,但中國領使館根本沒有正式的超級電腦,解碼一定會非常慢。因此嘉莉會極度不耐煩;然後她就會猜想有沒有其他解碼的方法。例如在英國找一部真正的超級電腦,或是到武館或龍師傅家中尋找有無破解密碼的珠絲馬跡。龍師傅身前與龍懷恩教授一家同住於倫敦西的大宅,所以龍家將會是他們下一個騷擾的目標。」

 

凱莉問:「龍宅不是受倫敦警方保護嗎?」

 

尤莉亞冷笑,說:「你都說了啦,是警察啊,警察多廢你應該很清楚。」

 

「那我們應怎樣做?」

 

熙賢說:「幸好倫敦警察知道自己廢,出事就會向我們軍情五處求救。長官因為跟伊寧的安達臣沙展是炮友,所以出事的話他會直接打電話來⋯⋯」

 

凱莉笑了,拍著尤莉亞的肩膀,說:「你真是炮友滿天下呢⋯⋯」

 

尤莉亞面紅了,說:「炮你老母咩熙賢!不要補充無謂的資訊⋯⋯」

 

忽然尤莉亞的手提電話響起來。尤莉亞一看,是伊寧的安達臣沙展打來。尤莉亞接過電話,說:「我現在沒時間跟你上床啊!」

 

眾人聽見,哈哈大笑。

 

「我不是打來約炮啊!龍宅出事了!你們現在可以來嗎?」

 

尤莉亞愕然,放下電話,說:「我們得馬上趕去龍宅。」

 

雲英說:「我們還未吃完呢⋯⋯」

 

「拿上車吃吧!沒時間了!」

 

尤莉亞一行人立即登上七人車;尤莉亞踏下油門,全速趕往伊靈自治市的龍宅。

 

龍懷恩的妻兒早已入睡,但懷恩卻依然獨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書。他把相冊的搬到茶几上,翻查父親的舊照片,眼泛淚光,嘴裡咬著煙斗。

 

但廚房的腳步聲卻打斷了客廳的寧靜。懷恩以為是貓走進廚房了,就說:「卡蒂你怎麼又跑入廚房了?」

 

懷恩離席,才剛打開廚房的門,就驚見冰冷的槍管指向他的額頭;身穿黑色乳膠胸衣的張嘉莉獨自經由窗戶,闖進入龍家廚房,輕易地抓住懷恩這文弱書生的脖子,對他說:「你不想死的話,就乖乖聽我吩咐。」

 

「你一槍⋯⋯打死我吧⋯⋯我不會聽你這種支那人使喚⋯⋯」

 

「那我就把你的妻兒殺光吧,我們已經包圍了龍宅。」

 

懷恩恐懼地說:「你⋯⋯你別亂來!」

 

「那你就好好聽我吩附。你帶我到璿衡的房間裡,把他的筆記簿拿給我。」

 

懷恩只好就範,被嘉莉脅持。萊恩和亞查娜以及其餘某國間諜緊隨其後,游繩而下,由窗戶闖入。萊恩大笑,立即跑到懷恩的主人房,踢開房門,開燈,持槍指嚇在床上的懷恩妻子,把她拖到床下,意圖撕裂她的睡衣。懷恩的妻子高聲尖叫,惶恐不安。

 

「你想對我的妻子怎麼了!」懷恩聽見叫聲,想走上前,卻被嘉莉捉住。嘉莉就說:「萊恩搞甚麼鬼了?亞查娜你去看看。」

 

亞查娜立即進入寢室,一手搶去萊恩手上的槍,另一手把緊箍萊恩脖子,使他透不過氣來,馬上求饒,將他拖出走廊。

 

亞查娜大罵:「你發甚麼瘋了?我們來不是讓你強姦婦女的!」⋯⋯

 

完整內容請見patreon:

https://www.patreon.com/posts/ri-luo-qing-yun-42430890?utm_medium=clipboard_copy&utm_source=copy_to_clipboard&utm_campaign=post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