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疆宗教戰爭之唯一解決方法

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疆宗教戰爭之唯一解決方法

 

中美冷戰之際,大國之間一方面張弓挾矢、裸袖揎拳,另一方面卻畏首畏尾、步步為營,怕真的擦槍走火。原因很簡單:真正的戰爭成本太大,效益太低,在武漢肺炎及經濟衰退的陰影下,國防開支急增可能會令國家陷入破產。故此虛張聲勢,鼓動民族主義,是解決各國當前經濟政治不滿情緒的良方。

 

可是,對於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疆這些「低成本又可以玩嘢」的小國來說,現在反而是他們低成本開戰的良機。原因很簡單:在和平時期,各國都不願介入這些區域戰爭,隔岸觀火,令交戰雙國孤立無援。但在冷戰時期,全國各自結盟,加強圍爐取暖,因此小國就可以劫持整個同盟介入戰爭,即使不出兵支持,亦可以強迫大國協助談判,增取小國最大利益。這是小國的政治豪賭,結果是由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疆打響頭炮。

 

首先,要警告城邦異教徒的所謂國際專家: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疆的衝突本質就是基督宗教與伊斯蘭教的衝突,你們這些異教徒脫離宗教脈絡去離地分析高加索地區衝突的話,根本不可能理解美國與俄羅斯之尷尬,亦無法理解這兩個小國如何脅持大國上船。而這場軍事衝突最終只能由美國解決;身為「基督教國家」的美國目前的角色雖然非常尷尬,但其實亦有簡單的解決方法。為免城邦廢老抄襲此分析,美國應對之方法只放在Patreon :

 

 

 

下文將先交代亞美尼亞及阿塞拜疆宗教衝突之本質,以及他們之衝動如何牽動土耳其、格魯吉亞、希臘以致美國和俄羅斯等國家。

 

衝突的起源:阿爾察赫問題

偏遠的外高加索地區是巴爾幹半島以外另一個俄羅斯門前的火藥庫:信奉東正教、屬於高加索語系的格魯吉亞,信奉亞美尼亞使徒教會、屬於印歐語系的亞美尼亞,以及信奉伊斯蘭教、屬於阿爾泰語系的亞塞拜疆。三個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由於宗教、民族、語言差異,以及領土糾分,在蘇聯解體後馬上陷入領土爭議。

 

亞塞拜疆西南地區的阿爾察赫(Artsakh),居民多為亞美尼亞人、信奉亞美尼亞使徒教會,一直反抗亞塞拜疆統治;1991年蘇聯解體後,當地亞美尼亞人舉行公投通過獨立,卻不受亞塞拜疆,因而令亞塞拜疆與亞美尼亞爆發納哥諾卡拉巴克戰爭,直到1994年才停火。然而亞塞拜疆至今依然拒絕承認阿爾察赫獨立,阿爾察赫亦未得到國際絕大部分國家承認。

 

目前亞美尼亞的盤算就是以小搏大,強迫大國歸邊,以解決的阿爾察赫問題。

 

亞美尼亞、格魯吉亞及阿塞拜疆位處俄羅斯、土耳其與伊朗三國之間。理論上,俄羅斯支持亞美尼亞,土耳其支持阿塞拜疆,因此俄、土直接被捲入兩國之衝突。但實際形勢更複雜:土耳其是北約成員,亦格魯吉亞一直希望加入北約(因而於2008年被俄羅斯入侵南奧塞梯及阿布哈茲),因此美國和歐盟亦被捲入衝突中。但更複雜的是,阿塞拜疆與亞美尼亞同屬北約的合作夥伴,而且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值選戰,標榜自己是虔誠基督徒;如果他出於外交理由而支持信奉伊斯蘭教的土耳其和阿塞拜疆圍攻信奉基督宗教的亞美尼亞,將會得罪保守派選民

 

反之,俄羅斯被迫支持亞美尼亞,除了可能會觸動盟友伊朗的神經以外,亦令其直接與美國衝突。普京並不希望俄羅斯與美國衝突,希望能在中美冷戰之中保持中立,食兩家茶禮。伊朗亦沒有好處;理論上,出於道義,同屬什葉派穆斯林的伊朗應當支持阿塞拜疆;但實際上,高調支持阿塞拜疆等同與俄羅斯反面亦同時助長土耳其在高加索地區擴張勢力(土耳其埃爾多安不斷推行伊斯蘭突厥民族主義,有機會煽動伊朗境內阿塞拜疆人獨立),因此伊朗最不願意外高加索衝突,亦難以表態,最多只能表示中立。所以唯一得益的是中國(雖然以中國政府對宗教與外交之無知水平應該仍未搞清楚發生了甚麼事),因為外高加索地區戰爭可以將美國焦點分散。

 

於是我們就得出一個很奇怪的形勢:

  1. 信奉東正教的俄羅斯竟然支持信奉亞美尼亞使徒教會的亞美尼亞,與同樣信奉東正教的格魯吉亞反目成仇;
  2. 信奉遜尼派的土耳其竟然支持信奉什葉派的阿塞拜疆;
  3. 信奉什葉派的伊朗反而不能支持同宗派的阿塞拜疆

 

由於這盤棋太亂,而且高加索只有戰略地位,沒有太多天然資源值得以戰爭手段爭奪,加上美、俄、伊朗都急於求和,不希望影響關係,故此就出現大國求和、小國求戰的情況。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都想一口氣解決領土爭議,而他們不介意打仗,於是他們反而有籌碼強迫大國介入調停,達成一個雙方滿意的方案。但要了解美國應如何反應,應先理解高加索地區之宗教與民族背景。

 

以下內容見九龍叢報:

 

 

亞美尼亞雖然歷史上第一個基督教國家,卻與「主流基督宗教」關係很差

 

位處外高加索地區的內陸國家亞美尼亞,面積雖然只有29,800平方公里,但卻在教會史上擁有具重輕重的地位:亞美尼亞是史上第一個以基督宗教為國教的國家。不過,亞美尼亞之教會,既非天主教、東正教或基督新教,而是屬於與三者沒有共融關係的「東方正統教會」(Oriental Orthodox)。

 

眾所周知,東正教與天主教之分裂在1054年才發生,天主教與新教之分裂則在十六世紀宗教改革才發生;然而,早於公元451年迦克墩公會議(第四次大公會議;大公會議是普世教會領袖議決信條的會議)之後,東方正統教會早已與主流的「大公教會」決裂。迦克墩公會議確立基督神人二性論,然而部分更古老的教會,包括亞美尼亞使徒教會、科普特正教會等,卻堅持基督一性論,認為基督之神性與人性已合一為一新的本性,因而被譴責為異端,雙方斷絕關係。所以天主教、東正教或基督新教都最少承認七次大公會議,而東方正統教會只承認三次。

 

這樣一來,亞美尼亞使徒教會本身與其他基督宗教的宗派就非常惡劣。然而亞美尼亞位處山區,而且亞美尼亞人堅持信德,未有如埃及或敘利亞等地一樣伊斯蘭化,因此至今亞美尼亞仍有九成人為亞美尼亞使徒教會教友。亞美尼亞人使用的亞美尼亞字母也是聖梅斯羅普於405年翻譯聖經時發明。

 

位處大國夾縫之間的亞美尼亞經常成為大國戰爭之犧牲品。羅馬帝國與波斯薩珊王朝之東西夾擊使亞美尼亞王國被於428年滅亡,被兩國瓜分;但亞美尼亞人由於堅持其信仰、語言及文化,而且不斷抵抗波斯及羅馬統治,因此兩國只好容許其自治。第七世紀,阿拉伯人倭馬亞王朝入侵,強迫亞美尼亞人信奉伊斯蘭教,但失敗,引起更大反抗。885年,亞美尼亞再次獨立,建立巴格拉提德王朝,卻竟然被信奉東正教的拜占庭帝國於1045年吞併。

 

進入近代,土耳其鄂圖曼帝國和波斯薩非王朝基於戰略價值而入侵亞美尼亞高原。土耳其更在1909年對亞美尼亞人進行大屠殺,然而至今土耳其依然拒絕承認事件。1918年亞美尼亞加入蘇聯,自此開始了共產黨對亞美尼亞基督徒的迫害,直到1991年蘇聯解體才獨立。然而,跟其他前蘇聯加盟共和國一樣,獨立後的亞美尼亞馬上因為邊界問題與鄰國出現衝突。

 

阿塞拜疆是反骨仔

相比山亞美尼亞人,阿塞拜疆人卻是一群反骨仔。兩者的關係有點類似猶太人與撒馬利亞人的關係;阿塞拜疆人就似是聖經中的撒馬利亞人一樣,因為與外族通婚而漸漸失去其原有文化。

 

阿塞拜疆人本來並非純種的突厥民族,甚至本來亦不是一個單一民族;此證據可以從語言學上找到。古阿塞拜疆語屬於印度-伊朗語族之西伊朗語支西南的塔特語(Tatic);但現代阿塞拜疆語卻屬於突厥語族的西烏古斯語支。而印度-伊朗語族屬印歐語系,但突厥語族卻屬阿爾泰語系,相去甚遠。由此可見,阿塞拜疆語言曾經經歷突厥化,使之改頭換面成今日之形態。而亞美尼亞語卻未有突厥化,至今仍屬印歐語系。

 

最早期的阿塞拜疆人實為波斯人一支(斯基泰人及米底人),公元前550年起被波斯阿契美尼德帝國統治,信奉祅教(瑣羅亞斯德教,即拜火教),後於公元前四世紀落入高加索阿爾巴尼亞王國手中。受亞美尼亞影響,高加索阿爾巴尼亞王國於公元四世紀以亞美尼亞使徒教會為國教,因此阿塞拜疆人亦改信基督宗教,直到667年阿拉伯人入侵為止。雖然阿塞拜疆地區的波斯裔基督徒長期反抗伊斯蘭教,但到了第十世紀,大部分阿塞拜疆人依然伊斯蘭化,未有似亞美尼亞堅持信德。

 

十一世紀,土耳其塞爾柱帝國入侵,阿塞拜疆開始突厥化,在語言、文化上與波斯分道揚鑣;雖然1227年被蒙古帝國帖木兒入侵,但帖木兒本身也是個突厥化的蒙古人,並沒有阻礙突厥化。到了十六世紀阿塞拜疆人出身的波斯薩法維王朝奪回阿塞拜疆地區時,又重新波斯化。隨著沙俄向東擴張,沙俄以1813年的《土庫曼條約》強迫波斯割讓阿室拜疆,此後,俄羅斯就一直控制外高加索地區,1919年加入蘇聯,直到1991年才獨立。

 

既然如此,美國應如何是好呢?美國要解決這突如其來的炸彈,要做到三點:

  1. 粉碎土耳其的陰謀
  2. 令俄羅斯放心,美國不是要搞俄羅斯的後花園(以格魯吉亞衝突為鑑)
  3. 作出一個可以安撫美國基督徒選民的外交表態

 

如何做到這三點,就請見Patreon。

 

以下內容只見 Patreon : https://www.patreon.com/posts/ya-mei-ni-ya-yu-42140361?utm_medium=clipboard_copy&utm_source=copy_to_clipboard&utm_campaign=post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