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戰疫(十三):四旬為限,根治病患

第十三章:四旬為限,根治病患

 

皇宮南邊的立德門外的制憲廣場上聚集一批戴口罩的抗議群眾;他們手持「要求立即戒嚴防疫」的標語,抗議朝廷抗疫不力,甚至還將矛頭直指一直反對全國封城的葉莉娜和蔡采文,焚燒她們的照片;直到那些沒帶口罩、堅稱瘟疫虛假的陳暈信徒忽然步入廣場示威時,雙方馬上發生衝突,大打出手。

 

「喂!停手!別打!」莉莎與一眾禁軍騎馬上前,分隔廣場上的示威群眾;但雙方並沒有理會禁軍,繼續毆鬥,甚至連禁軍也毆打。

 

「仆街⋯⋯撤退!」莉莎見敵眾我寡,只好帶領禁軍退回皇宮,向傑靈匯報;但傑靈不在乾坤殿,正在龍章殿裡,跟杰娜一同拍攝戴口罩的宣傳片。於是莉莎就前往龍章殿面聖,並在大門外遇上右都御史本德與通政使上原志美。

 

「你們也來找陛下嗎?」

 

「是啊。」

 

「志美你怎麼面如死灰了?」

 

「倩影那死肥婆送來了一份奏折⋯⋯我待會向陛下簡報時,你們就知道了。」

 

宮女伊莎貝拉前來,引領傑靈、志美與本德進殿。傑靈正在杰娜的御書房裡拍攝戴口罩的宣傳片,由巴里拍攝;天娜站在旁邊觀看。傑靈和杰娜坐在書桌前,正在示範如何使用綁帶口罩。

 

「如何為他人綁一個掛耳式口罩呢?先將繩子繞去後面⋯⋯」杰娜說著,拿起口罩,掩住傑靈的口鼻,把繩往後拉。

 

「⋯⋯這樣掛衣式口罩就完成了。」杰娜說著,搭著傑靈的肩膀,叫她轉頭過來。「請謹記,如果要脫下口罩吃東西、喝水,或是親吻時,請勿把口罩拉到下巴,以免沾染細菌。應先把口罩的其中一邊除下⋯⋯」

 

杰娜忽然脫下傑靈的口罩,在鏡頭前跟傑靈來一個情深的濕吻。

「喂,你⋯⋯」傑靈馬上被杰娜的香舌迷倒,情不自禁地與杰娜濕吻。

 

巴里非常滿意,說:「非常好!陛下,我們就用這段片吧!」

 

雖然已完成拍攝,但杰娜還是繼續擁抱傑靈激吻,直到傑靈注意到一面無奈的莉莎、本德和志美來了。

 

「啊⋯⋯你們三個來了嗎⋯⋯」傑靈說著,但雙手依然攬著杰娜。「莉莎⋯⋯外面示威的人想要甚麼?有沒有請願信要遞進來?」

 

「陛下,外面是兩群瘋子大混戰!有一群人要求朝廷戒嚴抗疫,另一群人卻說瘟疫是陰謀,雙方打起來了!我們禁軍上前制止,結果他們把我們也毆打了!」

 

「那⋯⋯那只好讓他們打下去吧。」傑靈苦笑說。「志美,內閣送了甚麼奏折來?」

 

「陛下⋯⋯高大人⋯⋯高大人說,根據內閣決議,已撤回《防疫對策》,並呈上新的《防瘟疫奏》,要求陛下以詔書形式御准;而《防瘟疫奏》的內容更在未經陛下御准前已於網上流傳。」

 

「甚麼?甚麼是《防瘟疫奏》?」傑靈驚訝地問。

 

於是志美就覆述《防瘟疫奏》的內容,說:「第一,全國封城,每晚九點到次日凌晨四點戒嚴,由軍隊維持治安;第二,全國交通停運,關口封鎖,未經批准不得出入省府州縣;第三,全國非必要商戶禁止營業,餐飲只准外賣,教堂學校等聚會一律禁止;第四,全國臣民強制居家,每日除購買日用品、做運動及工作性質無法居家工作外,一律禁止外出;第五,禁止四人以上聚會⋯⋯」

 

傑靈聽見,甚為震怒。杰娜馬上安慰她說:「乖,別生氣⋯⋯傑靈,你直接否決這垃圾奏折,再捉內閣官員來打屁股不就行嗎?不要動怒⋯⋯」

 

「可是,陛下,內閣全體除葉莉娜及馬妮娜大人之外,所有官員皆投贊成票,而且內閣還收集了三十萬個簽名支持《防瘟疫奏》,還有那個利爾雅博士天天在電視要求全國封城⋯⋯」

 

「是誰批准那個利爾雅胡言亂語的,本德你去叫武俠們教訓一下她,不過別太重手。」

 

「陛下請放心,我會派賀蘭去打她,狠狠的打。」

 

「但現在倩影那肥婆用民意和專家意見來脅迫我呢⋯⋯」傑靈生氣地說。杰娜不知如何是好,正好碰上程紀文皇夫跟艾莉皇妃進來,說要看拍攝宣傳片的進度。兩位女皇馬上請問他們建言。艾莉就說:「我們鼓動一些人上街示威反對《防瘟疫奏》不就行嗎?」

 

杰娜說:「不行,現在只要反對《防瘟疫奏》,就被當成是陳暈那群自然療法信徒了,根本沒有理性討論的空間。」

 

紀文就問:「艾莉,我想御醫之中應該不是人人也支持《防瘟疫奏》吧?」

 

艾莉就說:「醫學小組現在分裂成兩派,許俊一派認為瘟疫沒甚麼大不了,不治而癒,但爾雅一派認為瘟疫是世紀絕症,要嚴格執行戒嚴、禁足、鎖國。目前爾雅一派佔上風⋯⋯中立的就只剩下赫爾塔和蔡采文。對了,我怎沒想到呢?叫她們勸大家冷靜一下不就行嗎?」

 

傑靈說:「采文和赫爾塔今天好像放假了吧?」

 

艾莉說:「是啊,陛下,不過赫爾塔一放假就神隱了,找不著。」

 

「那朕去找采文吧。朕知道她在哪裡;莉莎、紀文,你跟朕去吧。」

 

志美問:「那陛下打算如何回覆高大人?臣得回電高大人⋯⋯」

 

「叫那死肥婆食屎就好了,朕不會御准那奏折。你給朕寫一份詔令,命令死肥婆立即執行朕已御准的《防疫對策》。」

 

「遵旨。」

 

「那我們出發。」

 

「等一下,臣還有事要啟稟。」本德叫著傑靈。傑靈就不耐煩了,說:「你又怎麼了啊,朕要起行啦。」杰娜卻問:「是關於瘟疫源頭的事情嗎?」

 

「事關機密,請兩位陛下先讓眾宮女和侍衛退下。」

 

「好吧。你們退下。」

 

本德等閒雜人等都退下後,才敢說:「陛下,賀蘭查出了懷疑是漢口實驗室失蹤開普勒星研究員的下落。」

 

杰娜驚訝地說:「你說真的嗎?」

 

本德說:「賀蘭無意中搗破了『石醫生自然療法診所』的邪教集團。該教以氣功治療為名聚集信眾,要求信眾食屎,但經驗查發現儀式上信眾吃的屎含有大量SPACE-19病毒,即這個石醫生自然療法診所可能刻意在社區播毒。再者,這診所有十多名開普勒星人保安守衛,而她們卻都身份不明,進入妓院召妓時亦未能出示身分證明文件,十分可疑。」

 

傑靈說:「那就把她們抓回來吧。」本德卻說:「她們是開普勒星人,所以要由太空都統使司或外星儀衛司協助執法。」

 

杰娜就說:「朕會命令天娜帶兵配合你們聯合行動,天娜會聽從你指揮。」

 

傑靈帶同莉莎和紀文,乘坐坐坐駕,再次來到尹老襯茶餐廳。莉莎就問:「陛下,你肯定蔡太醫來了這裡嗎?」

 

「如果她不是去了召妓的話,應該是回家了。」

 

「回家?」

 

「你不知道尹老襯茶餐廳是她家族經營的嗎?其實采文反對封城禁市是有個人考慮的,她不希望自己父母的生意毀了。我們進去吧。」傑靈說。

 

傑靈、紀文和莉莎一進店,見茶餐廳內的座位空空如也,只剩下穿著襦裙的采文正坐在卡位裡,一邊吃下午茶,一邊聽父母訴苦。雖然采文已經為座位間架上膠板分隔,又要求食客進入餐廳時先用消毒酒精揉手,但依然未能挽回消費者的信心;現在大家都怕染病,不敢出外用膳。

 

「再這樣下去的話,不僅分店做不下去,我們這家總店也可能要倒閉了。這個月生意額已經跌了五成,還拖欠凍肉商和糧油商十多萬的帳單⋯⋯」采文的父親說。

 

「不,不要,這可是祖業,不能倒閉⋯⋯你們不夠錢,我可以給你們。要不然⋯⋯我去銀行借貸吧。我是太醫,我的信貸額度較高。」采文說。

 

「這不行,這樣你就會債台高築了。」

 

「那起碼可以捱一段日子。」

 

「捱多久?你是醫生,但你也不知道瘟疫何時結束。」

 

「我⋯⋯我⋯⋯」采文無言以對。

 

「不,我相信疫情很快結束。」傑靈忽然出現,語出驚人,令眾人震驚。采文跟她的父母馬上起立,但傑靈說:「不必多禮了,拿點點心出來吧,朕來光顧你們。」

 

「遵⋯⋯遵旨。」采文的父母馬上跟侍應走進廚房,叫廚房趕快拿點心出來招呼陛下。采文就問:「陛下來應該不是為了吃下午茶了吧?」

 

「朕一來是關心你,二來是⋯⋯想你去安撫一下臣民的情緒。」

 

「我想,陛下你找錯人了,臣只懂得醫學⋯⋯」

 

「正正因為你是御醫,才能以專家身份勸大家冷靜。朕說甚麼也沒用。現在高倩影想推行戒嚴,並取得民意支持。」

 

「陛下,這我知道,可是戒嚴是反應過敏。人不能因為怕生病就不生活了,封城的話全國將會有大量人患上精神或心理疾病⋯⋯」

 

「所以你要以御醫的身份上電視向大家說明啊。」

 

「但是⋯⋯陛下⋯⋯坦白說,我沒把握能解決這場瘟疫。大齋期都快到了,或許今年我們連復活節也無法慶祝⋯⋯」

 

「不肯,復活節是大節,復活節前瘟疫一定要受控,就算沒有疫苗,也要有藥方。」

 

「藥方⋯⋯」采文猶疑地說。

 

「你給自己一點信心吧,你也不是疫情繼續惡化,令大家都支持倩影和爾雅的戒嚴令,然後亂用重藥治病吧?」傑靈說。「這樣吧,朕給你一個期限,聖週前要有藥方全國推行使用。」

 

「好⋯⋯好吧,陛下。」

 

「你還要上電視反對《防瘟疫奏》,說服大家接受《防疫對策》。」

 

「遵⋯⋯遵旨。」

 

莉莎說:「陛下,你的電話響了。」

 

「誰打來,叫她晚點再找朕⋯⋯」

 

「陛下,是蕭雪奈啊。」

 

「甚麼?快把電話呈上。」傑靈一聽見是自己寵愛的御妓打電話來,態度大變,立即接過電話,問:「雪奈BB你怎麼了,朕在忙啊⋯⋯」

 

雪奈哭哭啼啼的說:「陛下⋯⋯草民⋯⋯快糧盡啊!甚麼都沒了!玩完了⋯⋯嗚⋯⋯」

 

「甚麼事?」

 

「新京都俱樂部有多名男妓確診瘟疫,現在全京城的所有妓院都停業了!我們四大名妓沒法做生意了!嗚⋯⋯」

 

「你別哭吧⋯⋯朕⋯⋯朕想想辦法⋯⋯」

 

紀文問:「甚麼事?」傑靈就說:「蕭雪奈說全京城的妓院決定停業,她沒法做生意了。」

 

紀文說:「那你就快點把她們都接入皇宮吧,我又不會吃醋的。」傑靈卻面有難色,說:「如果朕把每一個御妓都接入宮的話,那皇宮不就不勝負荷嗎?」

 

「這也沒辦法啊,這是責任。起碼你要把你經常寵幸又記得名字的接入皇宮;當然如果有瘟疫就要送去太醫院,沒事的就暫住一陣子吧。」

 

「這樣開支會很龐大⋯⋯」

 

「你跟杰娜攤分吧,你們兩個處處留情,御妓最多,各付一半開支。宮中很多宮室丟空,可以收留他們。只要宮女們處理好膳食和清潔等安排就行。」

 

莉莎也說:「只要是陛下能夠核實身份的御妓,臣相信讓他們入宮的保安問題不大。不過太醫院方面⋯⋯」

 

采文說:「為免瘟疫在宮中擴散,陛下如果決定接御妓入宮,請先將所有人帶到太醫院進行DNA病毒檢測。另外,為了配合防疫措施,未來出入皇宮的人次要收到管制。」

 

「這些朕叫蘇珊娜和雪野明莉尚宮去安排吧。就這樣決定。」

 

雖然朝廷要求眾人減少聚集,但高府卻如常聚會。倩影請百合、姬姜和蒂賴到府上,在客廳對出的花園裡吞雲吐霧、觥籌交錯,對於疫情毫不在意。

 

蒂賴說:「哈哈,倩影,你這一著真妙呢!現在民怨沸騰,個個都支持戒嚴,陛下騎虎難下了。」

 

倩影說:「這也要多虧百合出謀劃策,以及爾雅在電視上散播恐慌。只要實行戒嚴令,全國完全由我們武官話事了⋯⋯嗯,電視怎麼沒關了吧?」

 

這時,花園裡涼亭的電視螢幕播放著采文受訪的片段。倩影就斥責宮女說:「你們搞甚麼鬼?我叫你們把電視搬出來,是要來播色情電影,讓幾位大人欣賞,不是播這死人妖的訪問片段。你們馬上給我拿些人妖的DVD來!」

 

百合卻制止倩影,說:「等一下⋯⋯大人,先聽聽采文在說甚麼。」

 

在傑靈請求下,華夏電視台的老闆李玲瓏安排采文上她的節目「都房會客室」,親自訪問采文。二人穿上襦裙,坐在沙發上。

 

「所以,蔡醫生,你認為無須戒嚴嗎?」

 

采文喝了一口茶,說:「不應戒嚴。只須大家在大齋期期間戴口罩、勤洗手、減少社交就好了。」

 

「可是瘟疫不是很厲害嗎?」

 

「我是醫生,我當然不會叫大家掉以輕心,更不會說瘟疫為假的陰謀論。可是,過度反應亦會影響健康。」

 

「你的意思是⋯⋯」

 

采文放下茶杯,說:「健康不僅只身體健康,亦包括精神健康。如果我們把全國臣民都關在家中,與他人斷絕來往,結果只會令大家出現精神問題。我學漢醫,漢醫強調人之整體性。心理不健康,身體亦不健康。」

 

「那麼蔡醫生你對《防瘟疫奏》的意見是?」

 

「簡單來說,《防瘟疫奏》只是政治操作,荒謬絕倫,其措施無科學根據,只是無故令軍人掌握大權。身為醫生,我有責任令政治不干預醫學專業⋯⋯」

 

「蔡醫生的說法挺有道理。讓我們看看我們電視台做的最新民調結果吧。華夏電視台就『你是否支持全國戒嚴、強制居家防疫』進行民調,最新結果顯示,贊成只有三成,反對卻有四成,另外分別有三成人回答不知道⋯⋯」

 

倩影、百合、姬姜和蒂賴聽見了,火冒三丈。姬姜拍案大罵,說:「這婊子公然跟我們作對,太可惡了!馬上把她抓起來吧!」

 

百合嘆息,說:「不行不行⋯⋯她是陛下身邊的紅人⋯⋯」

 

蒂賴說:「那又怎樣?她現在壞我們好事啊!只要全國戒嚴、實行居家令,所有權力就在我們軍部手上了。」

 

倩影說:「我再打電話叫利爾雅找幾家媒體再恐嚇一下平民吧。這個華夏電視台是陛下的喉舌,其大房李玲瓏是陛下的女寵,不會聽我們的說話。」

 

百合說:「但是,大人,我們這樣做⋯⋯怕不怕⋯⋯會⋯⋯」

 

「你覺得我們現在直接跟陛下作對了嗎?你的政治思想太不正確了。」倩影說。「我們現在是清君側,現在陛下被蔡采文這死人妖迷惑了。所以我們要不惜一切手段令陛下認同我們,你明白嗎?人來,把手提電話拿來,我要打電話給爾雅⋯⋯」

 

倩影馬上打電話給爾雅,但電話卻傳來爾雅淒厲的泣涕聲。黑衣蒙面的林衡武俠團首領荊賀蘭帶同幾個黑衣人,把爾雅和好幾個醫生痛打一頓,被送入醫院,傷痕纍纍。爾雅坐在輪椅上,左手紮上繃帶,痛得要命。

 

「大人!我被人伏擊了!你一定要幫我報復啊!他們把我打到⋯⋯打到入醫院了!」

 

「你沒事吧?是誰幹的?」

 

「我不知道⋯⋯但那人,自稱自己是『林衡武俠團』的成員,說是要為陛下傳話,叫我住口,別再製造恐慌⋯⋯喂?大人?」

 

倩影聽見「林衡武俠團」的名字,嚇得掛線。

 

百合見倩影面青唇白,就問:「大人所謂何事?」

 

「陛下出動了林衡武俠團毆打利爾雅等支持戒嚴的醫生。」

 

「甚⋯⋯甚麼?」眾人聽見,聞之色變。蒂賴說:「陛下會否派刺客來行刺我們⋯⋯」

 

「你別胡說。正常情況之下陛下絕對不會動用刺客,即使出動,也是用來清洗反革命分子、迷信妖道、黑社會、恐怖分子之類,並不能用來對付大臣,否則違憲。林衡武俠團之所以行動,背後一定有原因。」

 

「難道陛下⋯⋯」百合說著,但見蒂賴和姬姜在場,欲言又止。倩影就說:「總知你們別慌張,我想陛下只是針對利爾雅那群戒嚴派的醫生,我們馬上與之割蓆就安全了。你們先坐一下,我跟百合要上廁所。」

 

倩影叫了幾個女裝少年宮女前來服侍蒂賴和姬姜,然後拉著百合離開花園,步入廁所耳語。百合就焦慮地說:「陛下從來甚少直接諭令林衡武俠團行事,通常都是透過都察院。但都察院怎會無故走去打爾雅呢?疫情關他們甚麼事?」

 

「似乎陛下跟都察院跟我們一樣,正在調查太空瘟疫的起因,所以才會襲擊瘟疫相關的人物。」

 

「難道陛下已命令都察院調查太空瘟疫是否漢口實驗室所為?」

 

「有可能,所以我們不能讓都察院捷足先登,必須早一步把漢口實驗室的人抓出來,先殺光,然後再對外聲稱我們找到病毒元兇。如果最後真相是由都察院揭發的話,我們就面目無光了。」

 

「那麼,大人,我們應怎麼做?」

 

「想辦法轉移視線,影響都察院的調查吧。馬上聯絡宮中的宮女。」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