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理問答(三):人性之性善

人性之性善

1.   何為上帝形象?

 

簡答

上帝形象就是指因為我們出自上帝的創造,故此我們的人性亦具有超越現世之可能性。只要我們接受救恩,就能實現此可能性。

 

釋義

聖亞奎那解釋指出,「稱之為『肖像 』是因了它是摹擬另一個東西的」。人由上帝所造,故人內在與上帝有相似(拉丁文:similitudo)之處。

 

聖亞奎那以亞里士多德哲學解釋「上帝形象」,認為此相似性即為「理性本然」(rational nature)。人有工具與道德理性之良能,知是非、別善惡,即知此性出自上主。然而,理性乃是人之屬性,我們以人之理性去限制上帝無限的屬性,實有不妥。

 

故此,我們採納齊克果(Kierkegaard)及田立克(Tillich)的存在主義主張。齊克果指出,自我最根本的存在基礎是上帝本身;而田立克亦認為,「上帝形象」之意思,在於強調上主乃人類的存在本源。上帝是無限的存在,人雖有限,然而人由於人出自上帝,其實亦有無限之一面,可以超越肉體與心靈之限制。所以上帝形象的真正意義是指出:我們本來就有承受上帝神性之可能,不必全盤否定人性,亦可與上主合一。故此,耶穌道成肉身,並沒有以其神性否定其人性,使之兼具神人二性。故此,我們不同意加爾文宗認為人性已絕對敗壞以及得救必須全盤否定人性;反之,救恩正是要使我們回復本然之性,使人性與神性復和。從上主創造人性之時,人性本身已有得救的可能,故能迎接基督與聖靈之救恩。

 

聖經經文

上帝說:我們要照着我們的形像、按着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裏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創世紀1:26)

 

上帝用土造人、仍使人歸入塵土。他定準了人生的日數、賜給他們權柄治理世間萬物。他照自己的能力使人有能力、並且照自己的形像造人。使一切生物都畏懼人、給人有制服鳥獸的權能。他給他們知識和才能、並指示他們何爲善惡。(便西拉智訓 17:1-4)

 

比如農夫的種子、不在一準的時候得你的雨、或竟因爲雨大敗壞而死;照樣、人也是如此。他是你手所造的、稱爲你的形像、與你相肖、你也爲他創造萬物、你就使與農夫的種子相同。(以斯拉續編下 8:43-44)

 

神哲學語錄

在人內顯然有一種與天主的相似,它來自天主好似來自

模型;但二者之間沒有相等的相似,因為這個模型與做造物之 間有無限的距離。所以說,在人內有天主的肖像,但不是完美 的肖像,只是不完美的肖像。聖經上說,人是「按照天主的肖 像」造的,便是這個意思;因為「按照」表示接近,只用於有 距離的東西。(聖亞奎那《神學大全》III 93.1)

 

人有上帝形象,乃因其本體成分完整,且與上帝聯合成一創造基礎(creative ground)。人為上帝的形象,乃因其人道比擬聖道,故聖道能無改易人性而成為人身。(田立克《系統神學》I.259)

 

 

 

2.   何為本然之性?

 

簡答

本然之性是儒家用語,指人原本完全依從天理之性善。

 

釋義

基督宗教雖然未有提出儒學之性善論,但亦未有否定性善。從「上帝形象」之概念看來,基督宗教亦主張人起初被造之時,人性亦本為善,與上帝一樣。惟人因自由意志而犯罪墮落,因而離棄上帝,故基督宗教才需要發展出救贖論以處理罪惡的問題。這並不代表基督宗教必然主張「性惡說」,因為並非所有神學家全盤否定人性,或是以為上帝形象已經消失。而儒家卻不知自由意志與墮落之說,只知人性原本為善。

 

神哲學語錄

誠者,真實無妄之謂,天理之本然也。(朱熹《四書章句集注》〈中庸章句〉20)

 

至善者性也,性元無一毫之惡,故曰至善。止之,是復其本然而已。(王陽明《知行錄》80)

3.   何為自由意志?為何自由意志能選擇犯罪?

簡答

自由意志是指人能不受制於外物,自主作出選擇之能力。因為人不必擇善,故可擇惡,因而犯罪。

 

釋義

田立克在《系統神學》指出,自由不是指「功能之自由」,而是指「人類之自由」,即被體驗為意志、決定和責任者,是選擇之意力。

 

聖亞奎那認為自由意志是依附理智而存在;然而,事實上,意志不必選擇「合理」之事情。哲學家齊克果認為意志事實上是一種情意(passion),是所有行動之推動力,此主張被田立克採納。故此,人心若驅使己身行惡,則行惡。

 

而根據聖亞奎那的分類,人選擇罪惡有兩種可能情況:第一,就是刻意的擇惡,第二,本來擇善,卻方法或形式錯誤。故此,我們若要行善,不僅要在情意上好善惡惡,也要在理智上能夠區分善與惡之選項,並認識至善之方法。

 

神哲學語錄

自由意志行為的罪,可以以兩種方式發生:一種方式, 是因為選擇某種惡⋯⋯另一種方式,是由於選擇本身是善的事物,卻不遵守應有室 的尺度或規範的秩序。(聖亞奎那《神學大全》II 63.1)

 

自由意志被體驗為意志、決定和責任。(《系統神學》I.184)

 

 

 

 

4.   何為四善端?

 

簡答

此乃儒家觀念,即仁義禮智。惻隱之心 à 仁,羞惡之心 à 義,辭讓之心 à禮,是非之心 à

 

釋義

 

孟子曰:「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故惻隱生仁,羞惡生義,辭讓生禮,是非生智。

 

聖經亦肯定仁義禮智之價值。仁者,愛也,當為「寬忍、慈愛、不妒、不誇。」(哥林多前書13:4)義者,「惡惡好善,在彼公庭,秉諸公義,庶幾萬有之主上帝,矜憫約瑟之遺民。」(阿摩司書5:15)禮者,「遵我禮儀、守我法度、真實無妄、斯爲義人、必保其生。」(以西結書18:9)智者,「畏上主卽智慧之本、識聖理卽聰明之源。」(箴言9:10)是爲智之本、愚魯者流、藐視道學。」(箴言1:7) 仁義基本上耶儒同一,惟禮智有異義。儒家之禮旨在「治人之情」,是以人為本,但聖教之禮在人情表達與疏導之外還加上了兩種意義:一、以表敬畏上帝之情,二、以示上帝道德之教化。智則除了是指判斷道德是非的能力以外,亦包括認識和敬畏上帝之能力。因為上帝是愛,不僅是善惡是非標準之所在,而且也是行善之根本力量,故在信仰上認識上帝,才能真知善惡,並能行善棄惡。

 

禮有教化之作用。

 

聖經經文

 

你若清潔正直.他必定為你起來、使你公義的居所興旺。(約伯記 8:6)

 

慈愛的人、你以慈愛待他.完全的人、你以完全待他。(詩篇 18:25)

 

義人的嘴、能令人喜悅.惡人的口、說乖謬的話。(箴言 10:31)

 

上主阿、你的慈愛遍滿大地.求你將你的律例教訓我。(詩篇119:64)

 

神哲學語錄

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運之掌上。所以謂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非所以內交於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譽於鄉黨朋友也,非惡其聲而然也。由是觀之,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猶其有四體也。有是四端而自謂不能者,自賊者也;謂其君不能者,賊其君者也。凡有四端於我者,知皆擴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然,泉之始達。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孟子》〈公孫丑上〉)

 

 

 

 

 

5.   何為仁?

簡答

親親,仁也。

 

釋義

愛其所親愛者,即為仁。父母子女、君臣、夫妻、兄弟姊妹、朋友之間的愛,即為此列。

 

聖經經文

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長壽.這是第一條帶應許的誡命。(以弗所書6:2)

 

丈夫也當照樣愛妻子、如同愛自己的身子.愛妻子、便是愛自己了。(以弗所書5:28)

 

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詩篇133:1)

 

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約翰福音

15:13)

 

神哲學語錄

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論語.學而》)

 

親親,仁也;敬長,義也。無他,達之天下也。(《孟子.盡心上》)

 

人心之司愛向於善,則其善彌大,司愛者亦彌充。天主之善無限界,則吾德可長無定界矣,則夫能充滿我情性惟天主者也。然於善有未通,則必不能愛。故知寸貝之價當百,則愛之如百;知拱壁之價當千,則愛之如千。是故愛之機在明達,而欲致力以廣仁,先須竭心以通天主之事理,乃識從其教也。(利瑪竇《天主實義》上528)

 

 

 

 

6.   仁有何不足?

 

簡答

仁只是差別愛,只愛自己所愛者,不能愛人如己。

 

釋義

基督宗教要求人實踐普世愛,人人皆愛之,以使人際關係得復和,脫離自私。然而仁只是差別愛,只是基於個人喜好,只愛所愛的人,恨惡所恨的人,說到底仍是自私。所人應當兼愛世人。

 

聖經經文

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甚麼賞賜呢.就是稅吏不也是這樣行麼。

你們若單請你弟兄的安、比人有甚麼長處呢.就是外邦人不也是這樣行麼。

所以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馬太福音5:46-48)

 

7.   兼愛有何困難?

 

簡答

兼愛違反人自然之喜好,強人周愛其所不愛者,故難。

釋義

墨子提出兼愛,比起儒家的仁愛更進一步;然而,兼愛作為普世愛,與人性相違,單靠己力則難以有意志或動力(motive)實行。墨子僅以理性力證兼愛是「應當」的,並且引入「天志」一說,說明有道德審判,行兼愛者將得到賞賜,卻未能解決如何克服人性之限制。我故然想得到賞賜,但我在實踐兼愛時如何克服期間的困難呢?

 

人性本有自然好惡,好某人、恨某人,故生差別愛,親仁即屬此列。若要人兼愛天下,人人皆愛之,則違反個人自然喜好;而無聖靈之幫助則難以實行。

 

聖經經文

人到我這裏來、若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愛我勝過愛原文作恨〕(路加福音14:26)

 

神哲學語錄

若使天下兼相愛,國與國不相攻,家與家不相亂,盜賊無有,君臣父子皆能孝慈,若此則天下治。故聖人以治天下為事者,惡得不禁惡而勸愛?故天下兼相愛則治,交相惡則亂。故子墨子曰:「不可以不勸愛人者,此也。」(《墨子.兼愛上》)

 

 

8.   何為義?

簡答

疾惡如仇即為義。

 

釋義

堅持道德原則,好善惡惡,就是義。問題在於義之準則如何定斷。

 

如此一來,義其實也是一種對善之欲望對惡之厭惡。好善惡惡驅使人行善,但此力量或不足以克服其他誘惑。

 

聖經經文

你喜愛公義、恨惡罪惡.所以上帝、就是你的上帝、用喜樂油膏你、勝過膏你的同伴。(詩篇45:7)

 

我口中的言語、都是公義、並無彎曲乖僻。(箴言8:8)

 

神哲學語錄

親親,仁也;敬長,義也。無他,達之天下也。(《孟子.盡心上》)

 

仁,人之安宅也;義,人之正路也。(《孟子.離婁上》)

 

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魚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孟子.告子上》)

 

 

 

 

9.   義之標準安在?

 

簡答

義的標準,即是道德的標準,有二者:一為良知,二為上帝。

 

釋義

上帝就是愛,而愛本身既是一實踐道德的力量,亦是一套道德原則,即以「愛」為最高價值之原則,故上帝故然可以作為道德標準。

 

同時人心亦有良知,大概知道何為是非善惡。在中世紀經院哲學,此稱之為自然法

 

良知與上帝作為道德標準之差異在於兩點:第一,上帝同是實踐道德之超越力量,但良知卻無此力,只是意識上「知道」善惡;第二,良知的判斷或會有偏差。

 

聖經經文

你們要遵我的典章、守我的律例、按此而行.我是上主你們的上帝。所以你們要守我的律例、典章.人若遵行、就必因此活着.我是上主。(利未記18:4-5)

 

神哲學語錄

吾心之良知,即所謂天理也。致吾心良知之天理於事事物物,則事事物物皆得其理矣。致吾心之良知者,致知也。事事物物皆得其理者,格物也。是合心與理而為一者也。(王陽明《知行錄》15)

 

由於義德這個名字含有公平或平衡的意思,在本質上就是指與他人的關係,因為人對自己沒有什麼公平或平衡,而是對他人。(聖亞奎那《神學大全》IX 58.2)

 

10. 何為理性中的「自然法」?

簡答

自然法是指上主之永恆律法在有理眾生(即人類)之參贊,或謂之為人之良知,華夏儒家稱之為「理」或性。

 

釋義

亞奎那認為每個人心中皆有自然法,無論華夷,無論進教異教。自然法有五第一箴規:保存生命、傳宗接代、教化年幼、敬事天主、和睦社交。而儒家則言仁、義、禮、智四善端。自然法之內涵,哲學家之間各有主張,然而無論自然法之內容為何,皆為善之標準,為人理性對善之先天認知。只是這種天生的道德知識並不清晰,而且不能保證人行善。

 

 

聖經經文

沒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順着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們雖然沒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羅馬書2:14)

 

神哲學語錄

奧斯定在《論自由意志》卷一第六章說:「那稱為最高之理或理性的法律,任何有理性的人皆能看出是永恆不變的。」(聖奧古斯丁《論自由意志》i.6,引自聖亞奎那《神學大全》VI 91.1)

 

凡受天主之上智管轄者,皆受永恆法律之規範和度
量;顯然一切東西都多少分有永恆之法律,即由於永恆法律之影響,每個東西各傾向於其專有之行動和目的。在萬物中,以有理性的受造物特別受天主的照管,因為他分有照管能力,能照管自己和別的東西。為此,他也分有永恆之理,因之而對應有之行動和目的具有自然傾向。有理性之受造物所分有之永恆法律,即稱為自然法律。(聖亞奎那《神學大全》VI 91.2)

 

人也者,以其前推明其後,以其顯驗其隱,以其既曉及其所未曉也。故曰能推論理者立人於本類,而別其體於他物,乃所謂人性也。仁義禮智,在推理之後也。(利瑪竇《天主實義》)

 

 

 

11. 何為禮?

簡答

禮為生於辭讓之心之德。一、以表敬畏上帝之情,二、以示上帝道德之教化,三、治人以情,以正確的方式疏導與管理人的情緒表達,四、表達道德情感,如孝、敬等。

 

釋義

雖然儒家之禮僅有(三)和(四)之意義,但其實聖教言禮之意與儒家同樣是出於對於道德秩序之追求,只是基督信仰把層次提昇至上帝之上:上帝就是道德標準之所在,故秩序之追求應上朔至上主,而非停留於人倫之間。這不是說要否定人倫的親疏關係與禮樂制度,而是說如果人倫之間差別之愛有違了普世愛之原則,則應以聖靈之力量實行普世愛,解決此矛盾。故十誡不以孝敬父母為首誡,而是以勿拜上主以外的神為首誡;人當先愛神方能愛人。

 

儒家未知神力,只能以賴人力,從「治」的角度解立禮樂秩序,希望人能夠克己復禮為仁,實踐本心之善性。疏導人之七情,以順應人倫關係實踐人之十義,從而維持社會秩序。

 

聖經經文

願我的嘴發出讚美的話.因為你將律例教訓我。(詩篇119:171)

 

惡人若回頭離開所作的一切罪惡、謹守我一切的律例、行正直與合理的事、他必定存活、不致死亡。(以西結書18:21)

 

將我的律例賜給他們、將我的典章指示他們.人若遵行就必因此活着。(以西結書20:11)

 

神哲學語錄

孔子曰:「夫禮,先王以承天之道,以治人之情。故失之者死,得之者生。《詩》曰:『相鼠有體,人而無禮;人而無禮,胡不遄死?』是故夫禮,必本於天,殽於地,列於鬼神,達於喪祭、射御、冠昏、朝聘。故聖人以禮示之,故天下國家可得而正也。」(《禮記》〈禮運〉)

 

故聖人耐以天下為一家,以中國為一人者,非意之也,必知其情,辟於其義,明於其利,達於其患,然後能為之。何謂人情?喜怒哀懼愛惡欲七者,弗學而能。何謂人義?父慈、子孝、兄良、弟弟、夫義、婦聽、長惠、幼順、君仁、臣忠十者,謂之人義。講信修睦,謂之人利。爭奪相殺,謂之人患。故聖人所以治人七情,修十義,講信修睦,尚辭讓,去爭奪,舍禮何以治之?(《禮記》〈禮運〉)

 

 

 

 

 

12. 何為智?

簡答

根據情況判斷是非善惡之能力。

 

釋義

智慧與知識(knowledge)或理智(intellect,天主教譯作「智德」)不一,知識和理智可以純然抽象,不必針對生活實況作出判斷;但智慧之判斷必是針對生活實況。智慧又向分成聖智(Holy Wisdom),即對神聖、超越之判斷(如判斷誰是上帝,或進出於上帝),以及對道德智慧(moral wisdom),即道德之判斷(如一人之行為是否合乎道德)。

 

聖經經文

所以求你賜我智慧、可以判斷你的民、能辨別是非.不然、誰能判斷這眾多的民呢。(列王紀上3:9)

 

敬畏上主是智慧的開端.凡遵行他命令的、是聰明人.上主是永遠當讚美的。        (詩篇111:10)

 

神哲學語錄

智者明義理,識時勢。(朱熹《四書章句集注:孟子.梁惠王章句下》3)

 

⋯⋯智慧是探討最高 之原因的。為此,它適於評判和安排一切,因為完美和普遍性 的評斷只能以第一(或首要)原因為根據。針對某類之最後可知者,則智力之配備是知識。由於可知者之種類不同,而有不同的知識之習性;至於智慧,則只有一種。(聖亞奎那《神學大全》V 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