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戰疫(十一):防疫中庸,勿嚴勿疏

第十一章:防疫中庸,勿嚴勿疏

 

載有大量染上太空瘟疫官兵的鄭和號航空母艦靠岸後,不僅令醫院塞滿了太空瘟疫確診病人,還在九龍府京師引起極大恐慌。

 

根據傑靈和杰娜的詔命,醫學專家小組將由剛剛痊癒的艾莉主持,好讓采文無須再承受黨爭的壓力。果然,當小組改由開普勒皇族的科學家主理以後,許俊和爾雅的態度也收斂了不少。由於倩影和百合皆被囚禁,因此內閣改為由署理首相一職的葉莉娜列席。

 

溫迪首先匯報太空瘟疫疫情數字,說:「根據厚生省最新統計,鄭和號艦上已有三百人確診太空瘟疫,其中一百八十人有症狀,其餘人等則無症狀;重症患者有九十六人。京城確患者已經達至二千二百多人,潮州、廈門、溫州、杭州、上海皆有疫情爆發,全國患者已經接近二萬。」

 

爾雅便說:「這樣下去不行,我們必須要封城,實行全國戒嚴,強制停市停課停工,所有人留在家中!」

 

許俊冷笑一聲,說:「哈哈,你這樣大驚小怪,全國戒嚴的話,恐怕餓死的人遠超過病死的人呢。這根本只是流感,無須大驚小怪,針灸就好了。」

 

艾莉打斷二人,斥責他們說:「你們是華夏朝廷的官員嗎?戒嚴到你們決定的嗎?這可是葉大人要跟內閣商議與決定的。正如朝廷不應以政治黨爭干涉醫學研究一樣,請你們不要醫療干政。」

 

因為艾莉是開普勒皇族,因此爾雅和許俊都不敢反駁,只好低頭不語。葉莉娜就說:「本官仍須與內閣商議,但封城、停市、戒嚴等措施恐怕違憲,即使陛下同意,亦可能遭到臣民提請司法覆核,故本官不主張。」

 

艾莉就問采文:「防疫措施方面你有何建議?」

 

「現階段無須封城、停市,但應盡可能減少聚集。故此,朝廷應考慮宣布學校停課;大型體育賽事、文藝活動及宗教活動亦應暫緩⋯⋯」

 

葉莉娜說:「朝廷無權禁止宗教活動,只能勸說各教會暫停聚會。朝廷只能停課以及暫停賽事和文藝活動,包括押後天下運動會。」

 

「臣民外出應佩戴口罩或遮掩口鼻,然而由於目前醫療口罩等防護裝備供應不足,全民口罩乃天方夜譚。故朝廷應呼籲臣民改以毛巾、頸巾掩面,布口罩亦可。專業醫療口罩應預留醫護人員使用。」

 

艾莉問:「餐廳等有風險嗎?」

 

「餐廳以膠板分隔座位,減少飛沫傳播,無須停業。」

 

艾莉就說:「葉莉娜,請你回去跟內閣商討上亦建議的防疫措施,盡快作出決定。」

 

「這當然啦。」

 

艾莉又問一眾醫生:「太空瘟疫的治療研究有沒有進展?爾雅,溫迪說她還沒收到你的類固醇研究報告⋯⋯」

 

「這⋯⋯這個⋯⋯」爾雅欲言又止。

 

「怎麼吞吞吐吐呢?許醫生已經依時遞交報告了!」艾莉說。許俊沾沾自喜,說:「這當然啦,殿下,臣最重視就是守時。」

 

溫迪卻說:「可是,統計結果顯示,針灸治療對於康復率與死亡率毫無顯著影響。」

 

許俊尷尬地低下頭來,說:「殿⋯⋯殿下,請放心,因為針灸不行,所以臣會試用《傷寒論》桂枝湯藥方。」

 

艾莉說:「你試甚麼藥方也行,但研究數據要如實向溫迪提供。采文,你跟赫爾塔的漢方醫藥研究結果,我們收到了,請你再簡報一下。」

 

采文就說:「殿下,遺憾地,根據對照實驗結果,達原飲未有在各年齡及性別患者群組中顯著減少死亡率,康復率甚至還有輕微減少4%,不過仍在誤差率範圍內。」

 

艾莉說:「唉,那就是說,我們目前所有治療的研究也沒有大進展吧?請大家繼續努力。今晚華夏帝國女皇陛下會召開記者會,直接回應疫情,屆時請采文代表醫學小組去匯報目前研究進展。」

 

「遵命。」

 

「如無要事,散會吧。」

 

杰娜和傑靈微服出巡之時,實櫻和珍妮等高中生們放學後,又回到宮中繼續玩樂。紀文安排他們前去服侍畢哲和麗素。畢哲、麗素和山娜就在百合閣的室內泳池裡,跟一眾高中女生嬉水和親熱,卻不准男子內進,說這次只要跟女子交歡;被拒諸門外的利奧、明秀、安東和瓊軒聽見女子們的叫聲和笑聲,就更覺無聊。

 

明秀抱怨說:「甚麼女子派對啊!明明殿下和大人都是扶她⋯⋯」安東就說:「根本就是殿下玩厭了,想親近一下陛下昨日帶進宮的高中女生,所以才想出這種名目。」

 

瓊軒說:「但我也來親近那個巨乳學生妹劉實櫻啊!」

 

安東說:「你只是僕人而己,殿下沒跟你分享美女,你就只能眼白白看著殿下享樂。」

 

「哈哈,畢哲那婆娘撇下你們嗎?」

 

熟悉的甜美聲線引起了安東回頭一看,乍見散發出香豔的少年汗味、秀美多姿、龍眉鳳眼的當定王子殿下;當定左擁右抱著森美和米高,身後跟著好幾個高大威猛、英俊瀟灑的高中男生。雖然安東比當定年長,但在這位正太王子殿下面前,安東依然貫徹其承顏候色的性格,馬上向當定撒嬌,以嬌嫩的聲線叫一聲「殿下」,靠在當定懷裡。

 

利奧就對瓊軒和明秀說:「安東不是我們當中最年長的嗎?怎麼他在當定殿下面前老是裝著是小女孩似的?」

 

瓊軒就說:「所以安東大哥才被譽為皇城公廁嘛。我們跟著他就行了,反正他一人擦鞋,我們人人都能坐享其成,我們還是別多言了。」

 

當定大笑,說:「你們想跟我去薔薇亭玩水槍嗎?」

 

「好啊!」

 

得悉母親被囚禁在宮中的麗辭換上襦裙,趕往皇宮,本想從北面的玄武門進入後宮求見陛下,卻被宮女和侍衛攔截,聲稱陛下拒絕高府人等入宮,即使出示通行證亦無濟於事,於是就只好乘坐汽車繞路南行,從南面的正門立德門進宮,來到光祿寺。因為麗辭跟畢哲的近衛陸綺華有點交情,所以綺華前來光祿寺,帶她進入後宮,引見畢哲。綺華見麗辭滿面愁容,就安慰她,說:「殿下別擔心吧,陛下還未回宮。臣先引見殿下去見傻西公主,叫她勸陛下消氣,就會放了高大人。」

 

「殿下在哪裡?」麗辭問。

 

「殿下正在跟女寵們在百合閣的泳池嬉戲。」

 

「請你帶我去見殿下吧。」

 

綺華馬上引領麗辭進入百合閣泳池,見畢哲、麗素和山娜正在跟一眾身穿三點式泳衣的美女在泳池裡纏綿;但當畢哲和山娜一見麗辭進來,就面露不悅。山娜低頭不語,而畢哲卻勃然大怒,馬上離開泳池,指罵綺華:「你怎麼帶這婆娘進來了?」

 

「喂,殿下,你太無禮了吧,人家是高家郡王府郡主⋯⋯」

 

「那又如何?她老母殿打山娜老母,令山娜傷心啊!」

 

「這也是她老母的事,你怎麼罵郡主殿下了⋯⋯」

 

麗辭竟然紓尊降貴,盡洗去平日的傲氣,雙膝跪地,拉扯畢哲的三角泳褲,哀求畢哲說:「殿下,是次是我母親不對,但我母親已知錯,求你向陛下求情⋯⋯就算⋯⋯」

 

綺華馬上扶起麗辭,說:「殿下,你怎可以雙膝下跪的啊,你可是郡主⋯⋯」

 

「你⋯⋯你少來這套啊!就算你幫本公主吃屎喝尿,本公主也不會幫你求情!滾,滾啊!」

 

山娜見畢哲勃然大怒,即使自己與麗辭友好,亦不敢勸阻畢哲。麗素也冷漠地說:「麗辭,既然畢哲不想見你,你就退下吧。」

 

宮女上前催促麗辭離開。綺華只好帶麗辭急步離開百合閣,又對麗辭說:「殿下你放心,那個傻西公主不近人情,沒關係,我們去找當定王子殿下求情吧。殿下正在薔薇亭。」

 

一眾男孩換上泳褲,來到河邊的薔薇亭,拿起水槍,互相噴射;利奧拿起水槍,本想射向瓊軒,瓊軒卻身手敏捷的避開了,於是利奧就一不小心射中了麗辭的臉頰。利奧大吃一驚,連忙道歉。當定、安東和明秀見狀,就大笑起來。當定說:「哈哈,利奧,你顏射了個美女啊。」

 

麗辭苦笑一聲,取出手帕拭臉。當定看見麗辭愁眉苦臉,就問:「你怎麼了,被美男顏射也不興奮嗎?」

 

安東馬上洞識原因,就說:「郡主是因為高大人的事而憂心忡忡嗎?」

 

「高大人怎麼了?」當定愕然地問,似乎不知道倩影被囚禁一事。安東就說:「因為高大人暪報鄭和號軍艦爆發瘟疫一事,現在九龍府京師瘟疫蔓延了,所以高大人、封大人、俞大人和擅自把軍艦駛入海港的戚大人,都被關在豹房裡,被宮女調教。」

 

「那不太好吧?高大人好歹也是貴族⋯⋯」當定說。

 

「殿下,你能否幫我向陛下求情,請陛下釋放我媽?」

 

「這樣啊⋯⋯大人的事我從來很少過問⋯⋯」

 

利奧就加入為麗辭求情,說:「殿下,你就幫一下郡主吧。」

 

「這樣做對本宮有甚麼好處⋯⋯」麗辭急不及待,擁抱當定,情深與之濕吻,解開衣領,一雙巨乳壓向當定。年少氣盛的當定慾火焚身,說:「這⋯⋯這樣吧,麗辭,你,你有甚麼要求,跟本宮到寢宮裡,跟我們七個男孩足膝詳談。」

 

「我們?殿下我們不玩水槍了嗎?」明秀詫異地說。

 

瓊軒說:「殿下想玩別的槍啦。」

 

「吓?難道殿下想玩真槍嗎?」

 

安東就取笑明秀,說:「難道你還不懂殿下的意思嗎?你別掃興,就照殿下的意思做吧。」

 

傑靈乘坐豪華房車回到皇宮,在乾坤殿下車,而杰娜則先回到龍章殿;宮女和後宮妃嬪前往門外恭迎。紀文皇夫和懷道男妃擁抱傑靈,引領傑靈前往御花園,先稍作休息,再準備晚上發言;但麗辭卻忽然從樹叢冒出來,上前攔路。換上性感校裙的麗辭衣彬不整,袒胸露乳,雙膝跪地,緊抱傑靈的大腿痛哭。傑靈看見麗辭含情凝睇,就動心了,憐愛這巨乳高中女生。本來近衛劉莉莎要上前趕走麗辭,但傑靈卻說:「別對這小女孩動粗。」

 

紀文詫異地問:「麗辭,你怎麼會在御花園裡了?誰讓你進宮的呢?」

 

此時當定、安東、明秀、利奧、米高和森美才從花圃踱步上前,向傑靈行禮。傑靈見麗辭嘴角雪白又濕潤,又見男孩們笑語盈盈,才知道是甚麼一回事。

 

「媽,請你放了高大人吧,麗辭是為高大人的事情而來。」當定說。

 

懷道苦笑,說:「麗辭,看來你深得當定殿下和一眾男寵的愛戴呢,殿下都為你求情了。」

 

莉莎卻說:「你們小孩懂甚麼,高倩影那肥婆⋯⋯」

 

「莉莎,算了,朕都已經把倩影、百合、蒂賴和姬姜在豹房關押了一天,她們受夠教訓了。朕現在就去釋放她們吧。麗辭,你跟我來。」

 

當定問:「我們也可以去豹房嗎?」

 

傑靈說:「不行,豹房不是你們可以隨便進去的。當定,你跟男孩們不用讀書做功課嗎?別只顧著斷袖分桃,快去讀書。巴里,你帶他們回去乾坤殿吧。」

 

「知⋯⋯知道了。」

 

傑靈擁抱麗辭,跟後宮妃嬪一同經過龍章殿,穿過石橋,跨越銀河,來到玉京山下的竹林;竹林間有一巖洞,即為豹房的入口。裡面是一寬闊的皇室地下監獄,共有五層。女子高倩影、俞蒂賴和扶她封百合、戚姜姬被扒光衣服,雙手帶上手銬,綁在牆上。傑靈叫宮女馬上為她們鬆綁,讓她們穿上衣服,麗辭見倩影安然無恙,才放下心頭大石,喜極而泣,上前與倩影擁抱。

 

「朕已對外公佈,你們四個因為曾經接觸病人,要隔離休假,直到病毒測試出結果為止,所以你們先回家休息。以後你們敢再亂來的話,朕就會抓你們回來再調教,清楚嗎?」傑靈說。

 

「遵旨,謝陛下赦罪之恩。」

 

「朕今晚會向臣民解釋鄭和號的事情,你們回家聽朕御旨就好,不要多言,快滾。」

 

莉莎引領她們離開豹房,送她們上車離去。紀文就笑著說:「我還以為陛下你會要求倩影把麗辭留在宮中呢。」

 

「朕要麗辭進宮的話隨時也可以吧?現在先處理今晚的御詞,你把講稿改好了嗎?朕得再演練一下。」

 

「那陛下我們先回去御花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