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卿雲(七):擄袖揎拳

原整內容請見以下收費連結:

第七章:擄袖揎拳

冬天倫敦的白天總是下著濕冷的凍雨。寒風凜冽催促著尤莉亞一行人馬上從車上跑到安妮的家門前;而安妮亦馬上前來應門,請他們坐在沙發上,為他們沖茶。雖然安妮情緒稍為平伏,但雙眼依然有深深的黑眼圈,面容憔悴,穿著睡衣,似乎依然憂傷。

 

「中國茶可以嗎?普洱、茉莉還是鐵觀音?」

 

「普洱吧。」

 

雲英和熙賢卻沒有坐下,在客廳裡行來行去,欣賞安妮的掛畫和藏書。雲英注意到牆上掛著一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就問:「這是泰國國旗嗎?」熙賢就說:「當然不是,這是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甚麼鬼中華民國?共匪嗎?」

 

「當然不是,中華民國建於1911年,1949年國共內戰後敗走台灣⋯⋯」

 

「夠了,你不用說那麼詳細⋯⋯」

 

雷揚指責她們,說:「你們兩個坐下好嗎,不要碰別人的東西,太沒禮貌了。」

 

安妮把茶杯送上,坐在沙發上,低下頭來。尤莉亞安慰安妮,問:「你⋯⋯你還好嗎?」

 

「還是差不多吧。聽說倫敦警方終於在倫敦橋發現了龍師傅的浮屍,但屍體已經腐化,面目無法辨認,要用DNA檢測。」

 

「我知道你們很難過⋯⋯但有些公事,我還得親自告訴你。」尤莉亞說。「因為保安調動的關係,由現在起你和凱莉的保安工作由我們軍情五處負責。但你們不用太過緊張,我們不會干涉你們平日的私生活,沒你們批准我們不會進入室內,我們只是待在附近監視有無可疑人物出入。你們外出最好先通知一下我們,我們會派一至二人暗中保護。」

 

「我知道了。」

 

「凱莉還好吧?」

 

「她在房間裡休息⋯⋯」

 

忽然,屋門傳來一陣鑰匙聲;真希和雷揚甚為緊張,以為有人要闖進來了。但安妮說:「你們冷靜,是凱文。」

 

身穿大衣的凱文打開門,手裡從車上拿著一袋又一袋的日用品和食物。雲英就問熙賢:「這個傻頭傻腦的高中男生是誰啊?」

 

「他是凱文.麥當勞,凱莉在格拉斯哥警察廳的舊同事,是凱莉的觀音兵,經常被凱莉差遣⋯⋯」

 

「那凱莉有沒有跟他上過床?」

 

「根據觀察資料,在上個月十一日晚上⋯⋯」

 

「這群是甚麼怪人?」凱文詫異地問。安妮就說:「是軍情五處的人。」尤莉亞上前,向其出示委任證,說:「你好,麥當勞警員,我是軍情五處特工⋯⋯」

 

「別再叫我警察了。」凱文晦氣地說,關上門,把購物袋放在廚房,然後關上房門。安妮就說:「凱文暫時這段日子也住在地下的客房,為我們買日用品,使我們減少外出。」

 

真希苦笑,說:「你們真的把他當成是觀音兵了⋯⋯」

 

「我可以看一看凱莉嗎?」尤莉亞問。

 

「我看看凱莉的精神狀態如何吧。」安妮離席,走上樓梯,敲房門,以為凱莉無意接見尤莉亞,卻沒想到穿上睡衣的凱莉竟然打開房門,主動步出客廳,要與尤莉亞見面。安妮就說:「那我不打擾你們談話了,我先回房間。」

 

凱莉面容憔悴,坐在客廳。尤莉亞就安慰她,問:「你⋯⋯你沒事吧⋯⋯」

 

凱莉忽然開腔,說:「我決定答應加入你們。」

 

「甚⋯⋯甚麼?」

 

「我要為龍師傅報仇。」

⋯⋯完整內容見以下收費連結:

第七章:擄袖揎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