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理問答(一):最大之兩條誡命

按:因應教友要求,本人將2014在旺角小聖堂開始撰寫的教理問答整理之,逐一上載至九龍叢報,並將結集成電子書刊出。

 

此教理問答以聖公宗神學為綱,分成三大部分:一、難為正邪定分界:從個人存在處境角度出發,解釋人之罪性與靈性,以最大兩條誡命及十誡為綱,並解釋人為何需要上帝;二、而我不知上帝是誰?:解釋三位一體之上帝,以尼吉亞信經及使徒信經為綱;三、我信耶穌、然後呢?解釋信仰實踐,包括教會禮儀(七聖禮)及社會公義(社會訓導),前者以《公禱書》為綱,後者則大體依從田立克及尼布爾的存在主義神學。

 

最大之兩條誡命

1.    為何罪是人類存在的根本問題?何為罪?

簡答

人皆有罪,此乃人類存在之根本問題。罪就是違反了上帝之誡命,特別是最大兩條誡命。

 

釋義

罪並非上主之創造,而是個人自由意志選擇之結果。因為人的自由意志選擇不遵行上主的誡命,所以人就犯了罪。然則罪不是獨立的存有,而是對上主誡命之否定,是欠缺了上主之榮耀。

 

聖經經文

蓋衆已獲罪、有歉上帝所賜之榮。(羅馬書3:23)

我言無罪、則自欺而失眞理。(聖約翰一書1:8)

 

 

 

 

2.    何為最大之兩條誡命?

簡答

最大之兩條誡命就是「當一心、一性、一意、愛主爾之上帝」及「愛人如己」。罪就是違反上帝的誡命,即人既沒有愛上帝,又沒有愛人如己,欠缺愛德,就是犯罪

 

釋義

人類存在之根本問題,就是缺乏愛德:上不敬天,下不順民。人類恣情縱欲、驕奢淫逸,見利忘義,為求目的而不擇手段,故不相親相愛。人自私而相爭,不相親相愛,即行上帝所憎惡之事。人行上帝所憎惡之事,實為冒犯上帝,即不愛上帝。愛上帝者,必遵守上帝誡命去愛人如己;愛人如己者,必須靠上帝之力量方可克勝欲望之制爪,故必先敬愛上帝以求主加力。故愛上帝與愛人是一致的;人若說我只愛上帝而不愛人如己,或說我只愛人如己而不愛上帝,就是自欺欺人。

 

罪真實的存在於社會之中。世道之混亂其實正正就是罪惡之彰顯。先由生活細節說起。我等生於家庭裡,父母長我育我,我等本應孝敬父母;然而,事實上,沒有人能夠永遠不更父母吵架。同時,父母亦不可能永遠不跟子女吵架。很多家庭問題之原因,就是缺乏了愛,只想著自己的事情、自己的需要,或是家中各人不知道應如何向對方表達愛,因此發生衝突。跟朋友、情人的衝突也是一樣;為了滿足一己私利,人往往不顧傷害他人。有時候則是我等不知道如何去表達對他人之愛,結果反而傷害了他人。

 

在社會政治的層面上,罪惡的呈現就更加明顯。政權若不愛人民,只想著如何增加自己的權力,就會壓迫人民的生活權利;對外又不愛鄰國,只想著如何擴張自己的利益與勢力,就會動干戈,發生戰爭。商家謀取暴利,加劇貧富懸殊,因為他們不愛貧人,只想賺錢,被欲望控制了,變得自私自利。這就是說,社會的罪惡源於個人的罪惡;如果個人的靈性得以恢復,社會公義亦會自然得到恢復。

 

聖經經文

當一心、一性、一意、愛主爾之上帝、此誡之首而大者、其次愛人如己亦猶是、二者、乃律法先知之綱領也。(聖馬太福音22:40)

 

諸誡首云、以色列民聽之哉、主卽我之上帝、一主耳、當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爾之上帝、此首誡也、其次愛人如己、亦猶是、誡未有大於此者(聖馬可福音12:29-31)

 

當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爾之上帝、亦愛鄰如己。(聖路加福音10:27)

 

上帝愛我我知而信之、上帝仁愛、恆愛者心交上帝、上帝亦心交彼。(聖約翰一書4:16)

 

神哲學語錄

生命之路是這樣的:首先,「當愛那創造你的上帝」;其次,「要愛鄰如己」;「你不願他人怎樣待你,也不要這樣對待他人」。(《十二使徒遺訓》1.2)

 

 

 

 

 

3.    為何要愛上帝?如何愛上帝?

簡答

第一,上帝是普世愛之來源,乃愛德之力量;簡而言之,上帝即愛。故敬愛「愛德之力量」,信靠其大能,領受這大能而實踐愛德,即為實踐普世愛之惟一方法。

 

第二,愛上帝是人類之義務。上帝創造天地和人類,人應感恩上主;敬愛天父,猶如人在地上孝敬父母一樣,都是自然之情感。

 

釋義

聖奧古斯丁認為,盡心指以爾全思,盡性指以爾性命,盡意指以爾理解。俄利根則認為,一心指回憶、行為及思想;一性指「預備接受上帝之宗教」;一意則指心無雜念,惟獨思想上主。

 

觀乎原文,「心」為καρδία(kadia,其意甚廣,可指物質生命之中心、精神生命之中心、理解力、意志等);「性」為ψυχή(psyche,靈魂,原意指「呼吸」,故與生命及精神有關),「意」為διάνοια(dianoia,指理解,),「力」為ἰσχύς(isches,指力量或能力)。

 

從「心」之詞源來看,即可發現,「盡心愛上帝」實為一回歸愛德本源之行為,即「務本」。心、性、意皆為上帝所創造。既然人之一切能力源於上帝,則心愛之力量亦是來自上帝。所以愛上帝,其實就是「愛愛德之本源」,對於愛德表示敬意,對其賦予神聖價值。

 

這樣一來,雖然愛上帝和愛人都是愛,但「愛上帝」與「愛人」存在差異。愛人的對象是人,人是現世者;但愛上帝的對象是上帝,上帝是超越者,而且上帝本身是愛德此力量之本源。在這前提之下, 基督信仰必須將「愛上帝」置於「愛人」之先;人要先務本,肯定愛德之價值、尊崇愛德之超越力量(即上帝),才能愛人。而這種超越不只是說 「克服」困難,而是指能「超越」生死,是絕對不受限制的愛,這種力量就只能從絕對超越的上帝而來。

 

聖經經文

上帝仁愛、不愛人者、則不識上帝、(聖約翰一書4:8)

 

神哲學語錄

「爾等受命愛上帝以『盡心』,即以爾全思;『盡性』,即以性命;『盡意』,即以理解。自主得之,而向主獻之。是故我等性命無厥主之處,或無欲求主外之物。」(聖奧古斯丁《論基督教教理》)

但是,我們要如何承認他呢?就是遵行他的話,不違反他的誡命,不只是以我們的嘴唇尊敬他,還要「盡心、盡意」地尊敬他。(聖革利免《革利免二書》3:4)

 

 

 

 

4.    為何人要愛人如己?

簡答

因為愛人如己才能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得到復和。

 

釋義

愛能分成三種:欲愛eros、友愛philias及普世愛agape,而基督宗教主張的愛人如己是指實踐普世愛,因為只有普世愛是真正無私之愛,而無私之愛才能使人不會因為自私 而互相傷害。

 

根據齊克果在《愛在流行》(work of love)的劃分,欲愛和友愛皆是差別愛(preferential love),只有鄰舍之愛(neighbour love)才是普世愛(universal love)。

 

無論是欲愛與友愛,皆有所好:我只愛好某人某物,因其能滿足我的私欲,此為自然之喜好。父母兄弟姊妹之親情,亦屬此列。言則這種愛是有條件的而有差別的,本質上也是自私的:我不欲父母受苦,只是因為父母與我有親緣,父母的受苦使我「難受」;我不想難受,所以孝敬之。

 

但愛你的鄰人、愛人如己,卻是無所好、無差別。無論親疏皆愛之,無論喜好或憎惡對象皆愛之,此乃耶穌之教導,這是絕對的無私;但正因這是無私,這就違反了人的自然喜好。故此,實行普世愛使人十分難受。由於普世愛與我們的本性相違,故人難以靠自己實行普世愛,只能依靠上帝,才能擁有普世愛之力量。

 

聖經經文

旅於爾土者勿侮、當視若宗族、愛之如己、緣爾昔旅於埃及故也、我上主爾之上帝、所命如此。(利未記19:33-34)

 

苟盡心、盡意、盡性、盡力、愛之、又愛人如己、則愈諸熱犧祭祀、多矣。(聖馬可福音12:33)

 

神哲學語錄

因此,你們要在這些事上站立穩當,並且效法主的榜樣,信心堅固、不動搖,愛弟兄姊妹,彼此珍惜,在真理中聯合,以主的溫柔彼此推讓,不鄙視任何人。(《坡旅甲致腓立比人書》10:1)

 

愛是將心無條件地自我給予。(《天主教教理》2346)

仁者,人也。當以愛人為先。論愛人,泛而同類,近而親友,至切而家庭,皆是當愛,用慈莫切於此。(楊廷筠《代疑篇》)

 

若使天下兼相愛,國與國不相攻,家與家不相亂,盜賊無有,君臣父子皆能孝慈,若此則天下治。故聖人以治天下為事者,惡得不禁惡而勸愛?故天下兼相愛則治,交相惡則亂。故子墨子曰:「不可以不勸愛人者,此也。」(《墨子》<兼愛上>)

 

5.    如何去愛人?

簡答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哥林多前書13:1-8)

 

釋義

普世愛,即關愛每一個人,並不是揚棄與否定親情、友情甚至情欲,而是將它們昇華。一人若無欲求,則不可能做到「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一人若聲稱自己「愛人如己」,卻不愛親友,就是自相矛盾,因為親友也是人。

 

可是,當我們面對普世愛與差別愛之衝突時,我們就必須作出取捨。如一人遠赴海外傳教,卻不捨父母親情,於是差別愛就成了其普世愛的攔阻。

 

又如一人或一國殺人放火、姦淫虜掠無惡不作,敵擋普世愛,或有不忍,仍當擊殺之,以愛天下;這就是墨子所然之愛有厚薄:因為人厚愛天下,故此只好在特殊情況下作出取捨,薄愛暴君。

聖經經文

胡爲以善稱我、無一善者、惟上帝而已。(聖馬太福音10:18)

 

13:1  我如能言諸國方言、與天使之言、而無仁、則猶鳴金敲鈸、

13:2  雖能先知、探奧、識理、且篤信得以移山、而無仁、則無益、

13:3  雖罄所有以濟貧、舍身自焚、而無仁、則無益、

13:4  仁、寬忍、慈愛、不妒、不誇、

13:5  不衒、不妄行、不爲己、不暴怒、不道詐、

13:6  不喜非義、乃喜眞理、

13:7  隱惡信善、望人之美、忍己之難、

13:8  惟仁無隕、但言未來事之能將廢、言諸國方言之才將止、知識亦廢、(哥林多前書13:1-8)

 

神哲學語錄

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論語.雍也》)

 

故君子莫若審兼而務行之,為人君必惠,為人臣必忠,為人父必慈,為人子必孝,為人兄必友,為人弟必悌。故君子莫若欲為惠君、忠臣、慈父、孝子、友兄、悌弟,當若兼之不可不行也,此聖王之道而萬民之大利也。(《墨子.兼愛下》)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孟子.梁惠王上》)

 

君子以仁存心,以禮存心。仁者愛人,有禮者敬人。愛人者人恆愛之,敬人者人恆敬之。(《孟子.離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