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卿雲(六):義士名冊

 第六章:義士名冊

 

晚上,雖然明夷武館早已打烊,但身穿道袍的璿衡的辦公室已經亮著燈光。他打開夾萬,從中取出兩枝記憶棒,插在手提電腦裡,解開密碼,開啟文件;裡面儘是逃往英國的香港人以及英國和香港兩地接濟者的聯絡資料。

 

「看來資料需要更新一下了⋯⋯」

 

正當璿衡在電腦上打字時,忽然驚覺走廊傳出一陣腳步聲。他馬上收好記憶棒,小心翼翼的打開房門,探頭往走廊察看,驚見走廊盡頭出現一個身穿旗袍的身形——是鄭嘉莉,後而還跟著幾個平頭裝、著西裝、持槍的某國男子。

 

「你⋯⋯你這蠻夷怎麼不請自來?你想怎樣?」

 

嘉莉奸笑說:「把名單交給我,我可以饒你的狗命。」

 

「你休想!」璿衡馬上關上房門,把門鎖上,然後拉開窗戶,走上露台,沿水管往上爬到屋頂,飛簷走壁逃跑,一路上撥打手提電話,向萊恩求救。

 

「某國特務來了,請到河邊接我離去。」

 

「好的,龍先生,我馬上就來。」

 

某國特務馬上追上璿衡,開了幾槍,但都被璿衡避開;子彈用光後,一名間諜首先快跑蹼上前,卻被璿衡一手捉住,順勢從樓高十層的屋頂摔到地面。另一間諜突然迎面出現,向璿衡揮拳,卻一一被璿衡左閃右避;璿衡一拳擊中下巴,再一腳將其從屋頂踢落地上。

 

璿衡跑到泰晤士河畔,終於擺脫了某國間諜,並遇見萊恩。萊恩身穿西裝大衣,面露微笑。

 

「怎麼你們在武館附近都無人呢?害得我被某國間諜追了九條街。」

 

「因為武館那邊不方便行事。」

 

「不方便甚麼了⋯⋯」

 

突然,萊恩拔出手槍,指向璿衡,說:「把你的記憶棒交給我。」

 

璿衡嚇了一跳,說:「英國政府派你來不是要保護香港民運人士的嗎?英國要這記憶棒有甚麼用?這是我們的內部機密⋯⋯」

 

「英國不想要,某國想要。」

 

「甚⋯⋯甚麼?你說甚麼?」

 

「你只能怪責保守黨政府為何要推行緊縮財政預算案了。把記憶棒交給我。」

 

璿衡環顧四周,發現左右站著幾個持槍、穿西裝的人,包括亞查娜。璿衡向亞查娜大叫,說:「亞查娜,這是甚麼一回事?」

 

亞查娜舉起手槍,指著璿衡,說:「龍師傅,你只要交出記憶棒就可保命。」

 

雖然亞查娜語氣冷漠,但她的手卻在發抖。

 

「你⋯⋯」

 

萊恩笑著說:「快點交出記憶棒吧。」

 

璿衡只好低下頭來,交出手中的記憶棒。萊恩奪去記憶棒,哈哈大笑,說:「一千萬英鎊這樣就到手了。」

 

「萊恩,既然如此,我們就交了這老頭子⋯⋯」

 

「呯」的一聲槍聲打斷了亞查娜的說話。亞查娜張目咋舌,目擊萊恩近距離向璿衡開了一槍,再將他一腳踢落河裡;璿衡慘叫一聲,盯著萊恩,掉入河裡,發出「噗通」一聲。

 

亞查娜斥責萊恩,說:「你怎麼反口把他殺了?」

 

「若不殺他,我們的事情就會敗露了。更何況,殺了那麼多人,也不差在殺多一個。對吧,張大人?」

 

張嘉莉跟其部下步出後巷。萊恩恭敬地上前,逞上一枝記憶棒。嘉莉滿意地笑著說:「這一千萬我真的沒有白費。你果然是社會主義的接班人⋯⋯」

 

「不,不,大人你別誤會了,我是徹頭徹尾的資本主義者,就算付錢給我的人是社會主義者,我也會履行合約精神,完成你指派給我的工作。」

 

「你放心,我們國家言而有信,你要錢,要男人女人,國家通通都會給你,我們可是個日出的大帝國,不是一個日落的小王國。」

 

「這當然,哈哈。」

 

「接下來我們要處理一下你那位性伴侶的事情了。現在她的大恩人死了,她一定心痛如絞,這是你接近她的好時機。」

 

「是的,大人,我們照你的吩咐做。」

 

「那麼,萊恩⋯⋯」亞查娜問,「軍情五處那邊,你打算怎樣處理?」

 

「那些屍體無須處理,就讓他們暴露,讓這日落王國恐慌一下吧。」

 

第二天,明夷武館所在的大廈被疏散,街道被倫敦警方封鎖。武館遭到爆竊,物件散落一地。除了萊恩和亞查娜以外,在武館及附近監視的三名軍情五處特工,皆被槍殺,其屍體被逐一抬走;但警方依然還未找到璿衡的屍體。

 

尤莉亞跟部下來到封鎖線外,向警察出示委任證,獲放行後,馬上進入武館;在武館裡,警方正在搜證,而仵工則正在抬走屍體。雷揚叫停了仵工,打開殮布,見死者是年青的特工,身中多槍,就掩面哀哭。眾人見同僚慘死,悲憤交加。雲英大罵,說:「萊恩沒人性啊!竟然親手槍殺自己的隊友⋯⋯」

 

真希則說:「他說我們是雜牌軍,看不起我們,都算了;但他不是自稱自己的小隊都是精英嗎?被某國收賣都算了,他怎麼忍心殺光自己的部下了?」

 

尤莉亞擦乾淚水,問熙賢:「除了萊恩以外,有沒有生還者?」

 

熙賢哭哭啼啼的說:「死⋯⋯死了三人⋯⋯只有萊恩和亞查娜失蹤。」

 

雷揚說:「想不到亞查娜也叛國了。」

 

「我早就跟局長說了,局長卻⋯⋯唉!」尤莉亞說。「那麼龍師傅呢?」

 

熙賢說:「龍師傅失蹤了,恐怕已遭不測。」

 

「可惡!」尤莉亞一拳打在牆上發洩。「我們一定要抓萊恩出來!」

 

忽然門外傳來一陣哭號聲。尤莉亞問:「是誰哭了?」

 

真希說:「是凱莉,她跟安妮在封鎖線外。」

 

「我們⋯⋯去看望她吧。」

 

尤莉亞一行人步出武館,在封鎖線外,看見凱莉、安妮跪在地上痛哭,要凱文參扶。凱莉一見尤莉亞步出封鎖線,就緊抱尤莉亞的雙腿,放聲大哭。

 

「你冷靜一下,龍師傅只不過是失蹤,說不定⋯⋯啊!」

 

情緒激動的凱莉忽然咬了尤莉亞的手臂一下,使尤莉亞大聲尖叫。凱文馬上拉開凱莉,連忙道歉,說:「對不起,凱莉的情緒太激動了,請你們先離去吧。」

 

「好吧,我們先離去。」

 

尤莉亞一行人才剛登上客貨車,尤莉亞的手機就響起,是局長打來。局長約他們馬上前往一中菜館吃飯。局長坐在廂房的圓桌前,獨自喝茶,面如死灰,沉默不語。真希一踏進門口,看見局長神情哀傷,就對尤莉亞耳語:「長官,你說話小心一點,局長已經很內疚了,你就別荷責他吧。」

 

「我知道了。」尤莉亞坐在局長身旁,問:「局長,你為何忽然叫我們來吃飯?」

 

「我今天只想吃素菜,你們沒問題吧?」

 

「吓,不是吧?我本來以為來是吃燒肉的⋯⋯」雲英詫異地說。尤莉亞卻說:「沒問題。」

 

於是局長叫了侍應進來點菜。在等候上菜時,廂房裡一片死寂,大家沉默不語,只管喝茶。沒多久,餸菜送來了,果然全部都是素:素雞、素叉燒、素鴨、素牛腩、紅燒豆腐和羅漢齋,湯也是豆腐湯。雲英正想起筷,真希卻斥責她,說:「你怎麼了?局長還未謝飯祈禱⋯⋯」

 

「哦⋯⋯我忘了⋯⋯」

 

局長劃十字聖號,然後讀出拉丁文禱文,說:「Benedicte Deus, qui pascis nos a iuventute nostra et praebes cibum omni carni, reple gaudio et laetitia corda nostra, ut nos, quod satis est habentes, abundemus in omne opus bonum. Per Jesum Christum, Dominum Nostrum, cui tecum et Spiritu Sancto, sit omnis honos, laus et imperium in saecula saeculorum. Amen.」

 

局長起筷後,眾人才敢起筷。局長就對他們說:「你們知道東亞人在甚麼情況會吃素?」

 

熙賢說:「祭禮之前三日內要齋戒,守喪時也要吃素⋯⋯」

 

「對。這段日子我都會吃素。」

 

尤莉亞問:「何解?」

 

「因為我害死人了,所以我要為他們守喪。」局長低頭說。眾人聽見,心裡一沉,皆低下頭來。

 

「尤莉亞,你怎麼不罵我了?明明你警告過我萊恩有可疑,我卻沒制止。」

 

尤莉亞愣住了。真希以眼神示意尤莉亞不要亂說話,局長卻說:「真希,你就讓尤莉亞罵我。」

 

尤莉亞放下筷子,拍案一下,嚴肅地說:「局長,你現在才後悔有用嗎?死去的人還能做甚麼?我們在你眼裡,只不過是狗,根本不會明白你這高人在深謀遠慮些甚麼。我只知道,因為你這老頭子的糊塗,現在我們已死了三條人命⋯⋯你以為吃素、祈禱,就能彌補嗎?」

 

「我坦白告訴你,」局長脫掉眼鏡,掩面歎息。「我甚麼也做不了。」

 

「這是甚麼廢話⋯⋯」

 

「由今天起,你們盡量不要回去安全局大樓。你們回去收拾東西就好了,不要在那裡辦公,不要亂說話。安全局已經被滲透了,而我們無法確定嘉莉收賣了多少人,萊恩可能只是其中一個。」

 

「那麼亞查娜呢?」

 

「萊恩和亞查娜的事情,我會親自調查。但你們的任務⋯⋯我要作出修改。現在你們的首要任務不再是勸說凱莉加入我們了。」

 

「那是甚麼?」

 

「保住凱莉,還有她的好友安妮的性命。嘉莉是次殺龍師傅,是一石二鳥,一方面盜取了香港光復會的名單,另一方面也向凱莉作出警告:凱莉若不就範,她們就會繼續殺死凱莉的親友。我想,凱莉目前身邊最危險的,就是她的好友安妮。我已聯絡警察,你們將接替他們,負責在安妮的平房四周監視和保護凱莉和安妮吧。只要鄭嘉莉一出現,我們就能將她逮捕⋯⋯」

 

「你這豈不是把凱莉和安妮當作魚餌?」

 

「我別無選擇。」

 

真希就說:「長官,這既然是局長的命令,我們只好執行。」

 

尤莉亞晦氣地說:「好吧,反正一切都是局長說了算。」

 

局長面有難色,說:「這是我停職前對你們下達的最後一道指令。」

 

局長信著,從懷裡掏出首相簽署的信件,交給尤莉亞。尤莉亞甚為詫異,說:「怎⋯⋯怎麼你被停職了?」

 

「我們被滲透了,局方得找一個人來負責,停職一個月已算是萬幸。」

 

「那我們怎樣⋯⋯」

 

「尤莉亞,接下來這個月,所有行動,你不必請示我了,你自行決定吧,副局長不會干涉,但也不會支援,你們保護目標人物即可。」

 

「可⋯⋯可是⋯⋯」

 

「不要輕信其他人,因為我們不知道還有多少人已被滲透。」

 

正當倫敦城被慘雲慘霧籠罩之時,某國大使館卻傳來陣陣歡呼聲。鄭嘉莉帶同部下,在某國駐倫敦大使館裡設宴慶功,播放普通話流行曲,並招呼投誠的萊恩和亞查娜。眾人在宴會廳裡把酒言歡,大吃大喝;但亞查娜卻失落地坐著一角,沉默不語,引起某國間諜的注意。

 

「那死人妖怎麼了?」一名某國間諜對另一某國間諜耳語。另一某國間諜卻不屑地回應:「隨她吧,她殺得多人就會適應的了。」

 

「鄭大人呢?鄭大人在哪裡?」忽然一名身穿西裝的某國女間諜,神色慌張的走進大廳,說要找張嘉莉。亞查娜就對她說:「大人在跟那個白人娘娘腔在二樓書房。你有急事嗎?」

 

「是啊,關於那港燦老頭子記憶棒的事。」

 

亞查娜跟幾個女間諜跑上二樓敲門,一進書房,只見嘉莉和萊恩全身赤裸,正在沙發上翻雲覆雨。嘉莉騎在萊恩身上,正在高聲呻吟,見亞查娜闖進來,就怒斥她,說:「你不見我在忙嗎?」

 

「可是,大人,有急事⋯⋯」

 

「你們站在門外等我,把門關上!」

 

直到嘉莉和萊恩完成後,嘉莉穿上旗袍,才讓眾人再次進來,向她報告。

 

一名女間諜說:「那記憶棒開出來全部是亂碼,不見有甚麼名單。」

 

嘉莉驚訝地說:「甚麼?我馬上來看。」

 

嘉莉和萊恩跟隨亞查娜和女子們趕往情報室;幾個某國電腦專家坐在電腦前,對於破解記憶棒苦無對策;螢幕上只顯示一堆意義不明的亂碼。嘉莉大罵,突然大力掌摑一名電腦專家,使他的眼鏡飛脫,掉在地上,大罵:「怎會這樣的?」

 

那電腦專家彎身拾起眼鏡,卑躬屈膝地回答:「他們⋯⋯他們把所有資料都用『密碼雜湊函式』加密了。」

 

「甚麼鬼是『密碼雜湊函式』?」

 

「這是單向函數的一種⋯⋯簡單來說,就是用『雜湊函式』,將訊息打亂混合,生成一個不可還原的雜湊值,例如把fox變成DFCD3454等。這記憶棒內的所有文件都只有雜湊值⋯⋯」

 

「那你們就去解碼啊!」

 

「我們沒有超級電腦,再者要由雜湊值還原為原本信息幾乎是不可能,除非我們有密碼鍵(key),但那老頭子又死掉了⋯⋯」

 

「沒用的傢伙!」嘉莉雷霆大怒,一腳踢倒那電腦專家,將其壓在地上拳打腳踢。

 

萊恩說:「張大人,請你冷靜一下,現在我們必須找一個能夠破解密碼的電腦專家,使用超級電腦破解密碼。」

 

「那你有甚麼人選嗎?」

 

「謝棣秀.安妮。」

 

嘉莉聽見,奸笑起來。萊恩繼續說:「大人,我們把安妮抓過來,迫她為我們解碼,同時還可以用安妮做餌,誘使凱莉前來,讓我們生擒她。她若不願加入我們,我們就先在她面前,將安妮殺死,再將凱莉殺掉。」

 

「你不怕把軍情五處那個廢柴局長和他養的那頭瘋狗尤莉亞前來咬我們嗎?」

 

「我就是想把他們都引過來,將他們一網打盡。」

 

嘉莉說:「哈哈,萊恩,你果然是個精英。你想要甚麼獎賞?」

 

萊恩二話不說,指出身後三個某國女子特工,說:「我要跟她們上床。」

 

「好啊,你們三個快脫光衣服,伺候我們的大爺吧。」

 

站在背後的亞查娜雖然覺得心寒,卻默不作聲,以免成為他們下一個收拾的對象,只好急步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