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卿雲(五):跖狗吠堯

第五章:跖狗吠堯

 

換上西裝的萊恩,駕駛豪華房車,接載穿上長裙的凱莉,前去西敏寺市區的一家高級法國餐廳用膳。凱莉雖然明知萊恩似乎對她有意思,但並不抗拒萊恩,反正她也喜歡娘娘腔的小白臉。她不知道萊恩是軍情五處的特工,以為他只是武館裡一個富家子弟學生。

 

「雖然這間法國餐廳不錯,但我還是覺得幾年前在上海吃的那間比較好吃。」萊恩說著,為凱莉斟了一杯紅酒。凱莉就說:「你到過上海?」

 

「我經常旅行啊,但我最喜歡去某國。北京、上海、南京、成都、廣州,我都去過了⋯⋯四年前我還到過拉薩布達拉宮。某國的香港和澳門也去過幾次。」

 

凱莉聽見萊恩如此喜歡某國,面露不悅,就說:「香港是香港,不必加上『某國』。」

 

「啊⋯⋯哈,對不起,我忘了,你是因為政治緣故要離開香港前來英國的。那你一定很久沒回家吧?」

 

「五年沒回去香港了。⋯⋯」此時,凱莉的電話響起,是凱文打過來。

 

「太可惜了。但其實某國現在已經開放了很多,我跟某國也有不少酒店業務來往。」

 

凱莉聽見了,態度忽然轉變,雙眼發亮,掛掉電話,問:「你家族經營酒店的嗎?」

 

「是啊,所以才可以經常以公幹為由去海外旅行。」

 

坐在對面餐桌上監視凱莉的雲英和真希,看見凱莉變臉。雲英就用耳機對尤莉亞說:「怎麼香港辣妹一聽見萊恩假裝是富家子弟,就變臉了?」

 

在車上監視的尤莉亞甚為不悅,說:「仆街,說到底還是個貪錢的死港女!」

 

雷揚就說:「長官你妒忌嗎?」

 

「我⋯⋯我哪有!」

 

雲英說:「尤莉亞,我看那個娘娘腔根本就是想跟香港辣妹上床。」真希卻說:「人家上不上床關你鬼事?我們是來監視有無某國特工騷擾李小姐的。」

 

「所以啊⋯⋯不要對某國太多偏見,有時候他們做生意也有他們的困難,我很諒解。」萊恩說。凱莉點頭,笑著說:「哈哈,萊恩你真是見識廣博⋯⋯」

 

「如果凱莉你還未找到正職的話,你可以試著來我的公司工作啊。」

 

「真的嗎?」

 

「如果你想了解多一點的話,不如⋯⋯飯後,到我的酒店詳談?」

 

「好啊!」

 

「看,香港辣妹答應跟那娘娘腔上床了。」雲英笑著說。尤莉亞氣壞了,說:「有沒有搞錯?」

 

「那我們應該繼續跟蹤嗎?」

 

「當然繼續⋯⋯」「長官,局長打電話來了。」

 

「吓?」尤莉亞愕然,接過電話。電話傳來一把溫柔的老人聲線。

 

「你是否又在跟蹤萊恩?」

 

「局長⋯⋯是⋯⋯是他無故跟上我的目標人物!他明知我負責監視凱莉,硬是要反過來騷擾我的目標。」

 

「你就任由他吧,這也是在我的計劃之內。」

 

「甚⋯⋯甚麼?局長?」

 

「你們馬上停止跟蹤凱莉和萊恩,立即收隊。明天下午來公園見我。」

 

「可⋯⋯可是⋯⋯」

 

「你聽我說吧。」

 

「好⋯⋯好吧。」尤莉亞只好根據局長的吩呼,命令部隊收隊。

 

萊恩駕駛汽車,帶同凱莉前往酒店,一進豪華廂房,就馬上翻雲覆雨,又在酒店留宿。可是當凱莉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萊恩早已離去,獨留她一人在玉帳瓊宮。萊恩僅在床頭留下字條,說:「公務繁忙,要先回公司,不能陪你吃早餐,對不起。這裡是早餐卷,你可以到樓下餐廳吃早餐。」

 

凱莉失落地更衣沐浴,獨自前往餐廳吃早餐。這時剛好凱文又發短訊來找她;凱莉就問凱文有沒有租車,不如在她吃完早餐後接她回安妮家。凱莉明知凱文對她有意思,也覺得他挺帥氣,床上功夫也不錯,卻覺得凱文沒出息,所以只把他當成是觀音兵。

 

凱莉坐下沒多久,侍應就送上咖啡和英式早餐;但正當凱莉在大吃大喝之時,眼前卻忽然來了一個不速之客——身穿性感旗袍的嘉莉忽然坐在對面,背後還有兩個穿西裝、平頭裝、木口木面的某國男人,似乎是她的部下。

 

「你⋯⋯你怎麼來?你想怎樣?」

 

「我只是來吃早餐而已,我能夠坐在這裡嗎?」

 

「不能。」

 

「別那麼掃興吧,我只是想跟你閒談而已。」嘉莉笑著說,掏出一張一千萬英鎊支票,放在桌上。凱莉嚇了一跳,說:「你⋯⋯你想怎麼了?」

 

「你只要願意加入我們的話,我保證你財源滾滾來。這筆錢已經足夠買下你這位新男友的這家酒店了。」

 

「你休想用錢收賣我。錢是重要,但要我為某國做事,出賣香港人,我做不到,你快滾⋯⋯」

 

「凱莉!」身穿牛仔褲的凱文進入餐廳,引起一眾衣著光鮮的客人側目。凱文就說:「凱莉,這是你的朋友嗎?」

 

「不是。我吃完了,我們走吧。」說罷,凱莉就跟凱文離去。嘉莉咬牙切齒,甚為震怒。其中一部下對她說:「大人,恐怕我們只能把這港燦殺了,免得她加入英國特務那邊。她不願為我們對付其他香港人的。」

 

「這個女人的事情我們暫時放下,先處理另一任務吧。」

 

「遵命。」

 

陽光普照的下午,尤莉亞乘坐客貨車,跟她的部下來到倫敦市郊的一處公園。由於假日的關係,公園裡到處都是遊人;有孩子在玩耍,有少年人玩滑板車,有人有放狗,有人在拍拖。忽有一棒球迎面打中了雷揚,使其大叫「好痛」。

 

「啊,對不起啊,大叔⋯⋯」「你叫誰做大叔?」雷揚生氣地指罵面前幾個身穿棒球制服的男孩。尤莉亞就說拾起棒球,歸還他們,說:「算了,打球小心一點。」

 

「局長怎麼老是揀選多人的地方會面啊?怎麼不回去辦公室見面?」雷揚抱怨說。尤莉亞卻說:「局長常說,多人的公眾地方才安全。」

 

他們來到河邊的樹蔭下,乍見一老年白人男子,身穿西裝,拿著柺杖,站在河邊的亭子裡放狗;他養了四隻中型犬,有的黑色,有的棕色,都是雜種犬,沒有一隻是名種犬。他身邊只有一身穿女僕裝束的阿嬸,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保安隨行。狗一見尤莉亞一行人前來,就主動上前,嗅了一嗅,確認是牠們認識的熟人,就興奮的擺尾。雲英和熙賢高興地抱起狗兒,說:「哎喲,有沒有想念我們啊?」

 

「你們幾個就在這裡先跟狗玩耍,我上前去見局長。」

 

中年男子見身穿維多利亞洋裙的尤莉亞前來,托一下眼鏡,面帶微笑,說:「尤莉亞,你來得正好,來點葡撻和奶茶吧。」

 

女僕在桌上擺放了奶茶、葡撻、多士等小點。尤莉亞坐下,意外發現那竟是港式奶茶,就說:「局長你也會沖港式奶茶的嗎?」

 

「哈哈,你忘了我也在澳門和香港待了十年嗎?」

 

「不過,葡撻那麼甜,局長你還是少吃為妙⋯⋯」

 

「唉,尤莉亞,尤莉亞,你別像我媽那麼囉嗦。人生苦短啊,甚麼也戒口的話,還有甚麼趣味?來,先吃東西。」

 

尤莉亞坐下,吃了一口葡撻,望了局長一眼,見他還是面露笑容,仰望天際。尤莉亞就問:「局長⋯⋯我⋯⋯我還以為,你這次叫我來,是要責備我甚麼。」

 

「我請你吃下午茶也不代表我沒責備你的意思。」局長苦笑說。「我又收到你的前男友萊恩的投訴了。」

 

尤莉亞聽見,慌張起來,說:「局⋯⋯局長!你不要聽那個死娘娘腔說的話⋯⋯他⋯⋯」

 

「他很可疑,不可信,對嗎?我只不過說我收到他的投訴而已,你不要那麼緊張。」局長心平氣和地說。「那你為甚麼私自走去見龍師傅了?」

 

「局長,你知道我一直也信不過萊恩吧。由他來保護龍師傅太危險了。再說,這位龍師傅對我的目標人物來說是非常重要;凱莉視龍師傅為親人⋯⋯」

 

「哈哈,凱莉還未答應加入我們,你就已經把她當成是手足了,還那麼關心她。」

 

「局長⋯⋯」

 

「你知道,無論你是男是女,你喜歡男或女,我也從不過問。但萊恩那邊,你最好不要理會。你目前的任務只有三個:一、用和平的手段,說服凱莉加入我們;二、阻止嘉莉要脅凱莉為某國做事的陰謀;三、剿滅某黨。第三是重中之重,首相無法容忍再有難民在我們的國土上死在敵人手上。」

 

「可,可是,萊恩這人假公濟私,昨天又濫用局方的資源用酒店來把妹了⋯⋯」

 

「凱莉,你聽我說。」局長輕撫尤莉亞的手,說:「從今而後,你不要再跟萊恩碰面。他的事情,我會調查。」

 

「局長,難道你不信我嗎?」

 

局長笑了一聲,說:「你知道為甚麼我收養的四隻狗都是雜種狗,不是純種犬嗎?」

 

「因為愛護動物協會沒純種犬吧?」

 

「很多人討厭雜種犬,說他們血統不純,就將其遺棄。但是,其實雜種犬比純種犬可貴。每一隻雜種犬的樣貌都是獨特的,個性都是獨特的。但純種犬就一色一樣,沒有個性。你知道甚麼國家的人才喜歡養純種犬嗎?」

 

「我不知道。」

 

「法西斯國家,和共產國家,也很喜歡純種犬。因為純種犬沒有個性,隻隻一樣。」

 

「局長,我不明白你想說甚麼⋯⋯」

 

「你們各人,在外人眼中,是雜種犬,但我不覺得雜種犬有甚麼不好。雖然你們不能明白養狗的人在想甚麼,但你們別走去咬鄰家的純種犬就好了,因為你不知道牠的主人是誰,會對你做甚麼。」

 

尤莉亞恍然大悟。

 

「局長,我明白了。」

 

「希望你接下來的日子會吃得慣中式點心,盡快把那位『香港辣妹』弄到手吧,哈哈。你拿點東西回去吃吧。」

 

「謝謝局長。我先行告辭⋯⋯」

 

突然,河的對岸有一足球飛蹼過來,但身手敏捷的局長馬上站起來,上前一腳接過足球,把他踢回去,還給對岸的小孩。

 

「不好意思啊,先生,差點踢到你們了。」

 

「沒關係!看來我的踢法還行。」

 

「局長你還真身手敏捷呢。」尤莉亞驚訝地說。此時,女僕卻催促局長,說:「我想尤蘇波夫娃小姐要離去了,下一位客人馬上就到。」

 

「好吧,尤莉亞,我們以後再聯絡。」

 

尤莉亞告別局長和小狗們,跟部下離開公園,乘車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