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卿雲(四):明夷待訪

第四章:明夷待訪

 

龍師傅的明夷武館位處倫敦唐人街,除了教授詠春以外,亦有開辦國畫與書法班等文藝活動。武館佔了兩層,外牆掛上了燈籠,裝修使人猶如置身於書院之中。失業的凱莉因為暫時沒有工作,所以回到武館當助教,協助龍璿衡師傅教拳。

 

龍璿衡與其他的華人武術師傅不一樣;他學會了流利的英文,說話和藹可親,不似其他武術師傅板著目孔。但這不代表他對學生的要求寬鬆;無論是白人、黑人還是亞洲人學生,他一樣要求嚴格,每堂都是從基本姿勢做起。

 

「凱莉,你去檢查女學員的站姿,我檢查男的⋯⋯哈,你啊,腰不夠直,重心低一點。」璿衡指著一個肥胖的白人中年男子說。男子滿頭大汗,說:「師傅⋯⋯可是⋯⋯我很累了⋯⋯

 

「你的前腳要再坐低一點啊⋯⋯」「咬呀!」胖子「咚」的一聲跌倒在地。一眾學員哈哈大笑。

 

「你先休息一下吧。各位同學,今天我們繼續教實戰應用吧。眾所周知,近來西敏寺的治安很差,打劫、爆竊時有所聞;萬一你被匪徒壓在牆上,應如何擺脫呢?凱莉,你來示範一下。」

 

「那是不是要找個高大的男學員把我按在牆上?」

 

「不⋯⋯如果對方是男的話,以你的性格你不會留心,會把他打死的。」璿衡說,眾人大笑。「這樣吧⋯⋯亞查娜(Achara),你來扮演劫匪吧。」

 

一個皮膚黑黝、身材纖幼、長髮紮辮的東南亞美女,眼神殺氣騰騰,虎步上前,忽然一手大力捉住凱莉脖子,將其壓在牆上。凱莉嚇了一跳,左手馬上緊握亞查娜的姆指,腰往左一扭,帶動右手手肘,把亞查娜甩開,再一腳踢向其臀部,將其踢倒在地。璿衡卻說:「你們動作太快了,大家看不清,重新來一次吧,慢動作。」

 

「你用不著那麼大力捏我吧?你想捏死我嗎⋯⋯啊!」凱莉生氣地大罵,但亞查娜又忽然一手緊握其頸,冷淡地說:「難道街上的劫匪會留情,會向你預告說『我現在要取你狗命』的嗎?」

 

「你老母!去死吧!」於是凱莉又把亞查娜摔在地上。璿衡就說:「你⋯⋯你們冷靜一下好嗎?」

 

「哇,原來這個香港辣妹身手那麼厲害的啊?如果我能征服她就好了,哈哈。」隔著玻璃門觀看的雲英,對凱莉的身手感到驚訝。她跟尤莉亞和熙賢站在玻璃門外觀望,似乎已忘了本來的目的。

 

坐在接待處旁沙發的真希見雲英游手好閒,就斥責雲英說:「你填好表格了嗎?怎麼站在門外發呆?你忙了我們來是要報名學拳的嗎?怎麼只有我一個坐下來填表,你們三個都站在玻璃門前偷看⋯⋯

 

尤莉亞立即回答:「因為我們要看美女啊。」

 

「長官啊⋯⋯

 

尤莉亞問熙賢:「說起來那個泰妹很熟口面,她是萊恩的人嗎?」

 

熙賢就說:「是的,亞查娜是萊恩的手下。」

 

「奇怪怎麼我們只看見一個萊恩的部下,卻不見其他特工呢?」

 

熙賢說:「也許是因為經濟緊縮政策令軍情五處人手不足的緣故吧。你們想我報告一下今年下議院的財政預算案內容嗎⋯⋯

 

「不,不必了。」尤莉亞說。「總之填表之後,我們要交表,然後龍師傅會先跟新生會面,屆時我們就有機會跟他說。」

 

下課後,龍師傅回到辦公室,並請幾位剛報名的「新生」先進去辦公室面談。雖然璿衡一眼就看出她們不太對勁,但還是讓她們進入辦公室。璿衡的辦公室是一古色古香的書齋,牆上掛著山水畫、書法,香爐燒著瑞瑙,酸枝辦公桌上掛了多支毛筆,還有算盤和茶具;書櫃上多是中文的哲學、文學、武術和中醫書籍。尤莉亞一坐下,就直截了當出示委任證,說:「我是軍情五處特工尤莉亞.尤蘇波夫娃,龍先生,我是來通知你⋯⋯

 

「某黨要殺我,對吧?」

 

「既然你知道了,你不害怕嗎?」

 

「害怕啊。」璿衡笑著說。

 

「那你怎麼還在笑⋯⋯

 

「早就料到啦。我想,我被看上,是因為義士名冊一事吧?你的同事萊恩早已告訴我了。」

 

「不只那麼簡單,他們⋯⋯想,想用你,去要脅凱莉。」

 

璿衡收起笑容,張目咋舌,問:「關凱莉甚麼事?」

 

「他們想凱莉為他們做事。」

 

「凱莉怎會同意呢?凱莉當初就是為了自由才逃來英國。」

 

「他們當然知道凱莉不會答應。所以要用其他人的性命要脅她。」

 

「所以他們會擄走我,斬掉我的手腳,然後郵寄給凱莉,要脅凱莉嗎?」

 

尤莉亞歎息,說:「這有可能。」

 

「怎麼萊恩從來沒有告訴我這件事?你們同事之間無溝通的嗎?」

 

「我跟他不同隊伍,沒高層批准,我們不會隨意交換資訊,我只向局長匯報和負責。」

 

「你們英國人做事真官僚⋯⋯

 

「我是俄羅斯人啊。」

 

「但你們告訴我也沒用,不能改變些甚麼。」

 

「不,龍師傅,你只要暫時避一下風頭就好了。由現在起,我們會地毯式的在全國剿匪,確保每一位國民,包括你們⋯⋯我說,我們,這些已在英國落地生根的移民的安全。」

 

璿衡環顧四周,見房間內竟沒一人是英國白人,就苦笑,說:「哈,看來軍情五處也挺大愛、平權、包容的啊。你們沒一個是英國白人男人,全部都是移民、少數族裔,只有女性和跨性別⋯⋯

 

「你⋯⋯你怎麼會看得出來的啊!」真希大驚,面紅耳赤,甚為尷尬。尤莉亞卻說:「真希,你害羞甚麼?你又肯定龍師傅是在說你嗎?」

 

璿衡說:「我觀人於微嘛。尤蘇波夫娃⋯⋯小姐。」

 

「當然,我們只是來通知你,你們考慮一下我們的意見吧。沒事的話,我們先離去了⋯⋯

 

「等一下,有件事情我搞不懂。」璿衡問。「你們為何如此關心凱莉?」

 

尤莉亞一時語塞。「這⋯⋯這個⋯⋯

 

「你們既然知道某黨特工想威脅凱莉加入他們,但你們的首要任務是剿匪,那你們會不會為了阻止某黨的勢力壯大,而對凱莉⋯⋯

 

雲英衝口而出,說:「怎會呢!尤莉亞很喜歡那個香港辣妹啊,還想她加入我們⋯⋯

 

「仆你個街你怎麼涉密了?」真希馬上捂著雲英的嘴巴,但為時而晚。尤莉亞只好尷尬地微笑。璿衡愕然,想了想,就說:「放心吧,我剛才甚麼也沒聽見。」

 

「那就好了,我們告辭。」

 

尤莉亞一行人離開辦公室,卻在走廊迎面碰見凱莉。凱莉一眼就認出了尤莉亞,馬上攔截其去路,拉扯其衣領,怒氣沖沖地說:「你們又想怎樣了?你們不是說會給我空間好好思考的嗎?怎麼又來催促我?」

 

「不,不,你冷靜一下,凱莉,我們不是來催促你作決定的啊。」

 

「那你們來幹甚麼?」

 

熙賢就搶著回答說:「因為雪英和尤莉亞覺得李小姐你很性感,上圍豐滿臀部光滑,所以想來看你流汗時衣服半透明的美態⋯⋯

 

真希捂著其熙賢的嘴,說:「熙賢,你別胡說八道好嗎?」

 

「你們這群死變態!」凱莉大怒,捏緊尤莉亞脖子,使其透不過氣來。真希和雲英慌張起來,馬上分開二人,救出尤莉亞。不過她們拉拉扯扯的鬧劇很快就被一聲低沉的男聲打斷。

 

「哎呀,尤蘇波夫娃小姐,你也來學中國功夫嗎?」

 

一個身穿武館制服——黑色窄袖短褐,眉青目秀、娘娘腔的金髮男子,蓮步上前,對尤莉亞奸笑。尤莉亞驚覺自己被萊恩認出來了。

 

「萊恩同學,你認識這死變態嗎?」

 

「是啊,李老師,這位尤蘇波夫娃小姐以前⋯⋯是我的大學同學。」萊恩笑著說,手端著尤莉亞的下巴。尤莉亞一手甩開他,斥責他說:「請你莊重一點!」

 

萊恩對其耳語,說:「尤莉亞,局方可沒通知我今天你會不請自來,走進我們小隊的監視範圍了。你想我在報告裡怎樣寫?」

 

「你⋯⋯你這小人⋯⋯

 

真希見尤莉亞無法應付萊恩,馬上拉開她,說:「布地先生,打擾了,我們先告辭。」說罷就跟隊友急步離去。

 

凱莉就說:「這群人真是一群怪人,不似萊恩同學你那麼大方得體啊。」

 

「哈,老師誇獎了。老師現在還要上課嗎?能否賞面一起用膳?」

 

「我還要教一堂兒童武術課⋯⋯

 

忽然,招待處職員前來找凱莉,說:「李小姐,有個叫凱文的男人來找你。」

 

「凱文?他怎會來了倫敦?」

 

身穿牛仔褲,揹著大背包的凱文專程來到倫敦尋找凱莉。凱莉馬上到接待處與他見面,與之擁抱。萊恩站在走廊,看見凱文衣衫襤褸,滿口蘇格蘭口音,就面露不屑。

 

「凱文,你怎麼來了?」

 

「你忽然離開了格拉斯哥,我擔心你⋯⋯我問香港光復會的人,知道你在這裡教功夫,所以告假來找你。」

 

「有甚麼好擔心呢,我都那麼大個人了。」

 

「我有個阿叔⋯⋯不是真的親戚那種,是我教會教父母的阿叔⋯⋯他在蘇格蘭場工作啊,他說倫敦警察長年招騁新人,不如你去應騁吧。

 

「這個⋯⋯我再想想吧。你現在住在那裡?

 

「住在親戚家。」

 

「我稍後就要上課了,我現在把我在倫敦的地址寫給你。你下次直接打電話給我就行了。

 

「長官,看來那個蘇格蘭小伙子是你的情敵呢。」亞查娜忽然在萊恩身後出現,語氣冷漠。萊恩嚇了一跳,說:「你⋯⋯你走路沒聲音的嗎?你少擔心,區區一個小伙子,不是我的對手。」

 

「我希望長官你不會因為私事而耽誤公務吧。要不然⋯⋯事情露餡了,恐怕大家都難逃一劫。

 

「這我很清楚,不用你擔心,你只須執行我的命令即可。」

 

「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