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戰疫(九):瘟疫恐慌,政治動盪

第九章:瘟疫恐慌,政治動盪

 

自從記者會過後,一向做事馬馬虎虎,不修邊幅的葉莉娜忽然起了變化,對個人衛生和健康顯得相當焦慮。儘管她已經看過西醫和漢醫,雙方都說她只不過是患上感冒,但葉莉娜還是非常恐懼,怕自己染上了太空瘟疫;於是她開始疑神疑鬼,每次出門回家都不斷洗手,用消毒噴劑噴滿全身,不敢跟人接觸,甚至再沒有一如既往一回家就跟女兒山娜親吻,而且也不敢與自己的男妾上床,甚至請病假,終日惶恐不安。倩影見狀,就跟葉莉娜的部下、京衛指揮使馬妮娜,帶同利爾雅一同到葉府探望她。葉莉娜的豪宅位處皇城後的聖母山十二笏村,是一座樓高五層的洋房,被中式庭園和西式花園前後環抱,環境清幽;葉莉娜的正室郭宗儀帶同四名男妾與山娜前去前院迎接倩影。宗儀引領倩影和馬妮娜來到葉莉娜的房門外拍門,葉莉娜卻不願開門。倩影就生氣了,怒斥:「葉莉娜,你發甚麼瘋了?我帶了利爾雅醫生來看你啊!」

 

「我有病,我要自我隔離!」葉莉娜說,躲在床上,蓋著被子,鼻水傾流,雙目發沉。

 

馬妮娜就說:「大人啊,已經前後有四個醫生說你只是感冒而已!你再不回去防衛省辦公的話就麻煩了,更何況現在⋯⋯」

 

倩影馬上掩著馬妮娜的口,似乎怕宗儀等人聽到甚麼機密。宗儀卻看懂了倩影的媚頭眼額,知其意思,就主動說:「大人,我們先行告退,大人可以放心入房跟葉莉娜翻雲覆雨;若她不願開門,就強行破門吧。」然後宗儀就對其他男妾以及山娜說:「我們退下吧。」

 

「吓,怎麼要退下啊?」山娜疑惑地問。

 

「山娜,你聽話啦!你有時間就回去溫書⋯⋯」

 

「我沒測驗啊。」

 

「那功課呢?」

 

「我做好了。」

 

「那⋯⋯那你進宮去找畢哲公主殿下玩啊。」

 

「那好吧,我先回房間收拾東西。」

 

宗儀帶山娜等人離去後,倩影再次拍門,說:「你開不開門啊?有軍機要事啊!」

 

「不開啊!我要自我隔離!」

 

「隔你老母,快開門!」

 

「大人息怒,我們從窗戶進去吧。」馬妮娜說。

 

「窗戶?」倩影和爾雅驚訝地說。

 

「是啊,我們先去拿一條梯子過來。我們用引天照大神走出山洞的方法引葉莉娜打開窗戶。」

 

於是倩影、爾雅和馬妮娜來到花園,叫傭人搬來梯子。馬妮娜首先爬上梯子,來到葉莉娜房間外的窗邊,敲打綺窗。葉莉娜緩緩走近窗邊,捲起窗簾,乍見馬妮娜解開曳撒衣領,露出雙乳,向葉莉娜拋媚弄眼,撥弄黑色的秀髮,以嬌媚的語氣說:「啊,大人,我覺得⋯⋯好凍啊,可以進來⋯⋯取暖嗎?」

 

好女色的扶她葉莉娜頓時鼻血傾流,急忙打開窗戶,伸出雙手,急忙把馬妮娜拉入房間裡;卻沒料到在後面的倩影和爾雅乘機爬上梯,衝入房間。當葉莉娜洞識倩影的計謀,正想逃跑的時候,已經被馬妮娜的雙乳壓倒在地,動彈不得。葉莉娜高聲尖叫,說:「不要啊!我有病啊,快走啊,你們快走啊!」

 

「大人,你根本沒有患上太空瘟疫,你只不過是感冒而已。」爾雅說。

 

倩影打發花園的僕人離去,再把窗關上,拉上窗簾,確保附近無人偷聽後,就對馬妮娜說:「你這樣壓著她,我們怎能共議國事啊?把這變態扶她拖到床上吧。」

 

馬妮娜扶起葉莉娜,抱她上床。依然感冒末癒的葉莉娜感到身體發冷,馬上遁入被窩,卻又被馬妮娜拉出來,說:「大人啊,你這樣很失對啊,可不可以端正地坐在床上啊?」

 

「算了。」倩影和爾雅毫不客氣地坐在床上。倩影就說:「我帶爾雅來,其實不是來為你看診的⋯⋯」

 

「那是為甚麼啊?你們三個女人想把我的巨根搾乾嗎⋯⋯」

 

「你這色鬼住口,不斷打斷我!」倩影說。「戚姬姜的艦隊出事了。」

 

「那巨根艦娘又搞大那個女兵的肚子了?」葉莉娜問。馬妮娜卻嚴肅地說:「福建水師的鄭和號航空母艦有十三名官兵患上不明肺炎,經軍醫測試,初步確診為太空瘟疫。戚提督亦在該艦上,目前母艦在廈門對開海面,因為怕疫情擴散而一直未能靠岸。此事為高度機密,就是在欽天監的醫學小組裡,也只有利博士一組的醫生知道。」

 

葉莉娜大吃一驚,說:「那怎行,我們得馬上上奏陛下,並將艦艇靠岸,送官兵上岸⋯⋯」

 

「白痴!你想太空瘟疫在廈門擴散嗎?」倩影說。「你是防衛省尚書,所以你現在馬上跟馬妮娜去廈門,安撫艦上官兵留在艦艇,以免釀成兵變。利博士已決定在艦上對患病官兵試行新藥⋯⋯」

 

「我們將會為官兵注射高劑量類固醇。」

 

「那麼快就有新藥了嗎?蔡醫生不是說一切還在研究中⋯⋯」葉莉娜說。

 

「這事情太醫院並不知情,高劑量類固醇的治療方法完全未經任何臨床測試,但我們沒時間了。」

 

葉莉娜聽見,勃然大怒,一腳踢開爾雅,說:「你們瘋了嗎?」

 

馬妮娜見葉莉娜生氣了,就安撫她,說:「大人,這是高大人的命令,請你⋯⋯」

 

「就算是陛下降旨,我也不會贊成!你們這樣是草菅人命!我得馬上向陛下稟告⋯⋯」

 

「你敢?」倩影忽然拔劍,指向葉莉娜,嚴肅地說:「你若敢危害江山社稷安危,別怪我無情,我只好把你殺掉。」

 

馬妮娜怕倩影衝突,急忙下跪,勸阻倩影,說:「大人息怒,請大人念在葉大人為大人同窗,曾與葉大人征戰沙場、出身入死,而饒過大人吧。」

 

倩影盯著葉莉娜,拋下長劍,冷靜下來,說:「好,你懷疑自己患上太空瘟疫嗎?從今天起,葉府為隔離區,葉府上下不得離開葉府半步,直到利博士認為葉府無人染病為止!」

 

「你⋯⋯」

 

「葉莉娜,我警告你,別妄想偷偷打電話給陛下,你府上所有電話與網絡都受我監控。馬妮娜,從今天起你將代理防衛省尚書一職,明天你去廈門處理艦艇疫情一事。」

 

「遵⋯⋯遵命⋯⋯」

 

「事不宜遲,現在馬上封鎖葉府⋯⋯」「你這死肥婆休想!」倩影正要轉身離去時,葉莉娜突然蹼向倩影,從後箍緊她的脖子;然而,孔武有力的倩影很快就把身體抱恙的葉莉娜掙脫,一腳將她踢倒在地。倩影抓起葉莉娜的衣領,大力掌摑她,大罵:「你這變態死扶她,你明知我最討厭別人叫我肥婆⋯⋯」

 

「你變了,你變了!自從你做了首相你就變得心狠手辣⋯⋯」爾雅趁著葉莉娜不為意之時,迅速取出針筒,一針刺向葉莉娜的左臂;葉莉娜還未來得及反應,就眼皮發沉,昏睡過去。

 

「你給她注射了甚麼?」倩影問。

 

「大人,是麻醉劑。葉大人會昏睡一會,屆時馬大人已經抵達廈門處理軍艦疫情,葉大人醒來再向陛下上奏甚麼也沒用。」

 

馬妮娜凝望著昏迷倒地的葉莉娜,猶疑地說:「可是,高大人⋯⋯我沒把握能說服戚提督接受高大人拒絕軍艦靠岸的安排⋯⋯」

「那屆時你就軍法處置她吧!」

 

「可⋯⋯可是,這樣會得罪海軍都督府。戚姬姜提督是海軍都督俞蒂賴的心腹,而且好歹也是大人在軍校時的前輩⋯⋯」

 

倩影卻說:「我不管姓戚那個扶她又跟姓俞的淫婦有甚麼關係,總之違命者斬立決!你跟爾雅還是快點去機場,馬上趕去廈門吧。」

 

說罷,倩影推開房門,怒氣沖沖地離;馬妮娜面有難色,一方面軍命難違,另一方面又同情葉莉娜。但爾雅卻媚飛色舞,對於受倩影重用深感欣喜。她們卻沒注意到山娜原來待在門後。山娜只聽見倩影要禁錮葉府上下,以防止向陛下上奏,卻沒聽清軍艦的事情。山娜深感震驚,沒想到倩影竟然向陛下隱瞞疫情,更加打算封鎖葉府以禁止葉莉娜洩密。山娜決定馬上逃跑,乘坐坐駕,趕往皇宮,打電話給畢哲公主殿下,要求向傑靈女皇稟報。畢哲聽見山娜在電話裡哭哭啼啼,甚為擔憂,馬上派近衛陸綺華和織田信成前往皇宮北門迎接山娜,護送她入宮,先到乾坤殿大門匯合畢哲及她的僕人安東和明秀,然後就急忙帶她到御書房晉見傑靈。傑靈正在御書房批改奏折,而紀文亦從旁協助審閱奏章。

 

「甚麼?南京郡王上奏,引用最新數據,指全國商業單位租金指數已經上升到300了嗎?那平民還怎能交租啊?倩影怎麼對租金問題毫不理會的呢?」傑靈說。

 

「或許她不想得罪地產商吧。」紀文說。

 

「她怕,我不怕。我馬上打電話給本德,叫武俠團抓十幾個地產商毒打一頓,命令他們減租。」

 

紀文縐眉,說:「不要搞出人命啊。」

 

「沒關係的,御用刺客都很專業。」傑靈拿起電話,打給本德,說:「本德,你馬上找刺客荊賀蘭,叫她給我把名單上十幾個地產商毒打一頓,但不要弄出人命,總之要他們在一星期後宣告全國商鋪減租。不聽的話,一星期後再打。」

 

「陛下要地產商斷手斷腳嗎?」

 

「不必了,也只是威嚇一下而已。」

 

「那麼,陛下,打不打他們的家人?」

 

「當然照打。」

 

「遵旨。」

 

「另外,陛下⋯⋯請陛下打開華夏電視台看看,恐怕⋯⋯恐怕,事情走漏了風⋯⋯」

 

「甚麼?」傑靈掛線後,馬上打開電腦的華夏電視台網上新聞台。身穿鮮豔奪目的粉紅色襦裙的知名女主播,有「印度西施」之稱的利廣雅,正在報導新聞。

 

「雖然太空瘟疫患者返回地球後已經即使接受隔離,然而,太空瘟疫已經開始在高麗帝國、大和帝國及華夏帝國傳播。高麗帝國漢陽今天新增了十四宗確診個案,全部都是欽天監附近的居民,當中三名重症患者在確診後廿四小時離世,皆為長者。大和帝國江戶今天新增十八宗確診個案,患者皆為太空員親友。華夏帝國欽天監由於爆發疫情,欽天監太空中心已經停止運作,在徹底消毒清洗,所有工作人員送去隔離觀察。目前華夏帝國已有二百零二人確診太空瘟疫,當中二十人死亡。然而,正當太醫院仍對瘟疫束手無策時,經過兩星期的隔離,太醫院今日宣告共有十六名患者康復出院,包括艾莉皇妃、溫迪皇妃及韓安娜博士。」

 

「這也都是我們官方公佈的新聞啊,有何特別?」傑靈問。紀文就說:「我們再看下去吧。」

 

「以下為本台獨家調查報導消息。本台從朝廷渠道取得太空瘟疫基因分析的密件,文件指出SPACE-19病毒的基因與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以及愛滋病毒基因九成相似,有可能是人工合成的病毒⋯⋯」

 

傑靈大為震驚,拍案叫罵:「這不是機密來的嗎?怎會流出去的?」紀文搖頭嘆息,說:「一定是太醫院有人把消息流出去了。」

 

「幸好報導這新聞的是華夏電視台。朕跟玲瓏那麼熟,我就跟她說一聲,叫采文接受她們訪問解釋⋯⋯」

 

「太遲了,你看⋯⋯」紀文打開手機一看,發現高麗御醫許俊原來早在前天已接受玲瓏在「都房會客室」專訪,發表偉論。玲瓏跟許俊坐在沙發上,問許俊:「許醫生你剛才解釋了許多《傷寒論》對太空瘟疫的分析⋯⋯但在韓醫角度,到底士庶應如何預防病毒?戴口罩有用嗎?」

 

「戴口罩沒用的啊,溫病學派的人才會以為戴口罩就可以擋癘氣。應該在家中燒艾草。飲板藍根也有幫助⋯⋯」

 

「這傢伙是誰?」傑靈問。紀文就說:「就是高麗女皇派來說要協助我們『防疫』的那位高麗名醫。」

 

傑靈說:「仆街,外人最難處理,朕一旦責難他,就會得罪高麗。恐怕今天九龍府就會出現搶購艾草和板藍根的風潮了⋯⋯」

 

此時,身穿維多利亞女僕裝的雪野明莉尚宮前來求見,對傑靈說:「陛下,畢哲公主殿下引領葉山娜公爵大人求見,聲稱有急事,要代葉莉娜大人傳話。」

 

「真奇怪,葉莉娜有事為何不接受打電話給朕,卻要派她女兒過來?」傑靈疑惑地問。明莉就說:「或許是因為山娜素來喜歡陛下,而陛下又喜歡山娜的緣故吧。」

 

紀文就說:「似乎有點不妥。」

 

「我也是這樣想。快傳吧。」

 

山娜一進御書房,沒等畢哲跟她上前行禮,就哭哭啼啼的跑到傑靈身邊,抱著傑靈的腳放聲大哭。明莉就說:「大人⋯⋯你晉見陛下要先下拜⋯⋯」

 

「算了,算了。」傑靈抱起香氣撲鼻、美綸美奐的山娜,讓她坐在大腿上,親吻山娜,安慰她,問:「山娜,你怎麼哭了?」

 

「陛下,高大人要禁錮我媽了!」

 

「甚⋯⋯甚麼?你說甚麼?」傑靈驚訝地說。

 

「我媽⋯⋯有事要上奏,高大人⋯⋯高大人卻不許,所以就謊稱我們疑似患上太空瘟疫,要全家隔離⋯⋯」

 

「葉莉娜本來要向朕上奏甚麼?是倩影的甚麼貪贓枉法的罪證嗎?」

 

「陛下⋯⋯我⋯⋯我不知道,好像是軍方的事情⋯⋯但,陛下⋯⋯你要救我們葉家啊,現在葉家被官兵封鎖了!」

 

「倩影這肥婆實在太過份了,怎可以禁錮大臣?」傑靈說著,拿起電話,打給莉莎和巴里,說:「高倩影發瘋了,假借隔離之名,派了官兵禁錮葉莉娜全家,你們帶兵去解圍,接葉莉娜及葉府上下入宮,免受高倩影騷擾。至於倩影,我往後再跟她算帳。」

 

莉莎在電話裡問:「可是,陛下有御旨的文本嗎?」

 

「來不及打印了,你跟巴里先帶兵去葉府,陸軍不聽的話,等志美把御旨在通政使司印好就直接送過來吧。朕先發個電子檔給你跟巴里。」

 

「遵旨。」

 

傑靈掛線後,對畢哲說:「畢哲,山娜今晚就在你寢室過夜吧,但別人問起,你別亂說高家與葉家的事⋯⋯」

 

畢哲大笑,說:「媽,你放心吧,別人問起山娜怎麼進宮過夜,我就說,山娜來給本公主出火啊,不行嗎?」明秀和安東聽見了,不禁大笑。傑靈面紅了,說:「畢哲!你怎能說如此失禮的話,是從哪裡學來的⋯⋯」

 

「對啊,是誰教壞她的呢?」紀文以嘲弄的語氣說著,瞪大眼睛望著傑靈,傑靈就尷尬起來,說:「你⋯⋯你這算是甚麼眼神啊!總⋯⋯總之,山娜,你別哭吧,朕會幫你的。」

 

畢哲就笑著說:「媽,你看上山娜這學生妹了嗎?」

 

傑靈就說:「畢哲!你別老是亂說話好嗎?」

 

紀文就說:「畢哲、明秀、安東,你也跟我們來吧。明莉,你通知御膳房,今晚多準備御膳給山娜;今晚我們在御花園銀河的龍船上用膳吧。」

 

在傑靈的命令下,禁軍都督劉莉莎跟禁軍同知巴里杜邦,帶同十多名羽林軍,穿上紅色曳撒,騎馬來到十二笏村。村民驚見軍官趕到,深知不妙;正在放狗的馬上把狗抱入屋裡,正在澆花的嚇得把澆灌丟在花園;各村屋紛紛關上大門,拉上窗簾。莉莎騎馬走在最前,引領軍隊來到葉府大門前,遇上十多名在門外把守、身穿綠色貼裡、頭戴軍帽的陸軍。巴里卻依然嬉皮笑臉,嘴裡咬著百力滋,說:「哈哈,你看那群村民多麼大驚小怪啊!」

 

莉莎說:「我驚告你認真一點,現在我們是來為葉府解圍。還有,騎馬吃甚麼東西啊,你不怕浪暈嗎?你們留在這裡,我獨個上前跟他們陸軍理論。」

 

莉莎下馬,高聲地說:「你們非法禁錮葉尚書,本官奉陛下之命要求你們立即散退!」

 

一名漢人女兵卻面不改容,措辭強硬,回應說:「首相大人有令,根據《防瘟疫法》,葉大人為疑似瘟疫患者,需要強制隔離,劉大人請回。」

 

莉莎大怒,抓起女兵的衣領,說:「大膽,你抗旨嗎?」

 

女兵卻鎮靜地說:「大人,御旨不得凌駕法律,再者我仍未看見大人出示印有陛下御印的御旨文本。」

 

巴里聽見,就取出手機,說:「我有電子檔和數描碼,是陛下發給我的,你等一下⋯⋯因為御旨太急了,還未來得及打印⋯⋯」

 

女兵卻說:「不好意思,電子檔沒法律效力。」

 

莉莎大怒,說:「荒謬!你們陸軍何時成為執法機關了?執行《防瘟疫法》怎會是你們的責任?難道現在九龍府戒嚴了嗎?皇城治安是由禁軍管理,不容你這小卒說三道四!」

 

「哈哈,莉莎,你冷靜一下,放開她。」巴里怕莉莎跟陸軍打起來,立即下馬,強顏歡笑的走上前,拉走莉莎,然後假裝友善的拍著女兵的肩膀,笑著說:「哈哈,妹子,你聽我說啦,打過電話給高大人,叫她跟我說⋯⋯大家都是武班騎士啊,不要同室操戈啊⋯⋯」

 

「杜大人,請你鬆手。」說罷,女兵一掌推開巴里,使他向後飛彈幾米,倒在地上。莉莎扶起巴里,斥責女兵,說:「大膽!你區區一個總旗手,竟敢推倒男妃殿下!」

 

「外面那麼吵啊?」倩影打開大閘,步出大門。馬妮娜和利爾雅早就趕去機場,但倩影現在才離開葉府,背後跟著一個隨從,拿著一箱防衛省文件離去。莉莎見狀,就說:「高倩影,你怎麼會從葉府走出來?你背後那箱文件不是防衛省的公文嗎?你怎麼從葉府移去了?那麼生病葉莉莎豈不能在家中辦公了嗎?」

 

「回劉大人,葉莉娜病重,不宜辦公,所以本官已暫停葉莉娜一切職務,亦要將其暫存於府上的一切朝廷公文搬走。」

 

莉莎激動地走上前,指頭指著倩影的鼻子,高聲罵道:「荒謬!倩影,你憑甚麼禁錮葉莉娜?是不是葉莉娜揭發了你有甚麼不可告人的勾當,所以你要軟禁她?你還有人性的嗎?葉莉娜可是你的同窗與戰友⋯⋯」

 

倩影冷笑一聲,一手撥開莉莎的指頭,說:「請劉大人注意言辭,本官已是首相,不再是大人的部下了。」

 

「你收皮啦,死肥婆!」

 

莉莎的話‍馬上觸怒了最介意被人批評她肥胖的倩影。

 

「你夠膽再說一次。」

 

「死肥婆!」

 

「可惡!」倩影猛然抓起莉莎的衣領,卻被莉莎輕易地一手撥開,再一掌打在胸前;倩影紮穩馬步,找回重心,再次向莉莎揮拳,拳頭快如飛彈,然而身輕如燕的莉莎卻一一躲開,然後快腳一踢,將倩影踢開。

 

「哈哈,你這肥婆笨手笨腳怎會是我的對手⋯⋯」

 

「我最討厭就是被人說是肥婆!我警告你,我只是豐滿,不是肥胖!」怒火中燒的倩影趁著莉莎得意洋洋之際,忽然雷霆萬鈞的蹼向莉莎,用身體的重量將莉莎壓倒在地,雙手抓緊莉莎的脖子,使莉莎透不過氣來;莉莎見自己力氣不及倩影,無法掙脫,就抬高雙腳,如鐵鉗夾緊倩影,全身猛然一轉,將其一同拉倒在地,成功鬆開了倩影的右手;於是兩位黑髮美女便在地上打滾,鬥得死去活來,滿身泥濘。

 

「莉莎!」巴里攛拳攏袖正要上次營救,卻被一名男兵一拳迎面打中,鼻血傾流。巴里氣憤難平,怒吼一聲,聲浪捲起漫天落葉,拳頭發出氣勢磅礴的火箭衝向男兵;巴里雖然輕易地將他收拾,卻未有嚇倒陸軍,反而引起其餘陸軍士兵的注意,於是大家都上前圍毆巴里;而巴里的禁軍部下亦馬上上前護駕,以免男妃殿下被這群莽夫圍毆。於是禁軍和陸軍就在街頭毆鬥起來;不過雙方都不敢動刀槍,只敢用拳頭,直到眾人驚聞空中的槍聲,才嚇得靜止下來。

 

「住手!」身穿黑色外衣、藍色曳撒的右都御史文本德騎著駿馬,舉槍指天,帶同十名都察衛(都察院特工,相當於明朝錦衣衛)前來,制止陸軍和禁軍毆鬥。他的妻子通政使上原志美,也就是傑靈女皇的女秘書,騎馬上前,右手拉動韁轡,左手高舉剛剛打印好,已由傑靈女皇蓋上玉璽的御旨,高聲地大叫:「立即停手!陛下御旨在前,首相高倩影立即帶同陸軍撤離,陛下下令要迎接葉家入宮面聖!」

 

倩影驚見志美手上的御旨,面色一沉,知道已無法拖延時間了。她卻心想:既然葉莉娜昏迷了,現在接她進宮也沒用,她不能向陛下參我一本。於是倩影決定下令陸軍撤走。本德和志美分別扶起受傷的巴里和莉莎,進入葉府大宅,將大宅客廳裡餘下的陸軍通通趕走。宗儀和一眾葉莉娜的男妾見禁軍前來營救,連忙拜謝;但宗儀依然憂心忡忡,對本德說:「文大人,我萬萬沒料到倩影這死肥婆會突然帶兵來大鬧葉府,把我們家弄得翻天覆地啊,幸好四位大人前來營救!可是⋯⋯可是,葉莉娜她⋯⋯不知被那個利博士動了甚麼手腳,在房裡昏迷了!」

 

「我們會馬上把葉大人送去太醫院。貴千金山娜已到宮中暫避,向陛下上奏高倩影的惡化。你們所有人也跟我們回宮暫避,以免高倩影再派人來騷擾你們。倩影這次不念同窗之情,實在太過份了,本官一定會向陛下上奏,要求責罰倩影。」本德說。

 

宗儀感動落淚,拜謝本德,說:「謝大人。」

 

晚上,馬妮娜和利爾雅趕到廈門,乘坐海軍的巡邏艇,穿上全套防護裝備,登上鄭和號航空母艦;其他同行軍官卻除口罩外並無任何防護裝備;艇上的醫官向二人報告,指瘟疫染病人數已經迫近二百人了。馬妮娜感到震驚,說:「怎會擴散得那麼快啊?」爾雅卻不以為然,說:「軍艦生活空間狹窄,疾病傳染迅速是意料中事。」

 

鄭和號航空母艦停泊在廈門與金門對開15公里的海面上。雖然那天晚上風平浪靜,月亮高掛,柔和的月光與輕輕的微風卻令馬妮娜更感到煩惱和不安;她實在不敢想像艦上官兵的苦況。她們登上航空武艦,卻不見艦長戚姬姜提督前來迎接;戚姬姜只是派了幾個身穿藍色貼裡軍服的男兵前來甲板,帶她們進入船艙視察。由於船上物資短缺、空間狹小,患病士兵的病床只好放在飯堂;而且所謂的隔離病床只有簾子圍住。飯堂裡充斥著百多名病人的呻吟聲;有人發高燒,有人咳嗽,有人呼吸困難。士兵們哀怨的眼神使馬妮娜深感不安;雖然引路的士兵已經向大家表明進來的馬妮娜是京衛指揮使,卻沒有半個士兵或軍醫向她敬禮。醫護人員只有口罩和手套這些簡單防護設備,至於普通士兵更半個口罩也沒有。

 

引路的士兵就對馬妮娜說:「大人,如果再不讓軍艦靠岸,把士兵送院,恐怕這些士兵將會⋯⋯」

 

馬妮娜猶疑,心裡忐忑。但爾雅卻面不改容,無情地說:「軍艦一旦靠岸,豈不會令瘟疫在岸上擴散嗎?留在軍艦上隔離醫治是最好的方法。高大人已同意讓我在艦上試藥。」

 

「可是,利博士,你的藥劑沒有通過臨床測試⋯⋯」

 

「那就用你們軍兵做測試吧,你們當兵的應對為國捐軀感到光榮⋯⋯啊!」爾雅說著,忽然被人從後面大力一踢,失足倒地。爾雅回頭一看,驚見是一直未有現身的艦長戚姬姜。戚姬姜是個氣宇軒昂、薄粉敷面的混血拉丁與亞裔美女,然而她性情剛烈,蛾眉吐出怒火,把爾雅的魂魄都吞噬了。她怒吼一聲,抓起爾雅的美腰,大力一揮,將爾雅撞倒。爾雅爬起來,拔足狂奔,慌忙逃命,跳上巡邏艇離去,丟下馬妮娜。馬妮娜大聲尖叫,正想逃跑,卻被身後兩名海軍士兵抓起雙手,撕裂她的保護衣。姬姜目光一轉,手握拳頭,走向馬妮娜,毫不憐香惜玉,一拳打向馬妮娜的桃花玉面,一手撕開她的衣領。馬妮娜哭起來,雙膝跪地,哀求說:「大人,我只是奉命行事⋯⋯」

 

「奉命行事?奉命要我們全船一千四百五十名官兵病死在船上嗎?」姬姜拉扯馬妮娜的雲鬢,柳眉倒豎,氣勢磅礴,嚇得馬妮娜哭了,說:「求求大人你放過我吧⋯⋯葉大人都被高大人軟禁了⋯⋯小⋯⋯小人⋯⋯不敢抗命⋯⋯」

 

「垃圾,你這樣子哭哭啼啼算甚麼武班騎士?你聽清楚,現在我們不會再低聲下氣向倩影請求靠岸廈門或金門了,現在我們直接駛往九龍府!」

 

「這⋯⋯怎⋯⋯怎行⋯⋯京衛指揮使司不會放⋯⋯放行⋯⋯」

 

「你說甚麼?」於是姬姜狼狠揍了馬妮娜幾拳,抓起她的衣領,說:「你現在是我手上的人質,你要聽我話,清楚嗎?」

 

「清⋯⋯清楚⋯⋯」

 

「你打電話回去京衛指揮使司,下令京城守軍容許鄭和號靠岸!」

 

「這⋯⋯這等同⋯⋯是⋯⋯是兵變⋯⋯」

 

「你住口!俞大人已經同意了,馬上就會向陛下上奏要求彈劾高倩影!」

 

「大⋯⋯大人,你們⋯⋯不都⋯⋯是戰友嗎,如此同室操戈⋯⋯」

 

「戰友?高倩影有當過我們是自己人嗎?她忘記了是誰支持她坐上首相之位的了!把這傢伙關進我房間裡,馬上啟航前往九龍府!」

 

「大人,那個醫官呢?我們要逮捕她嗎?」

 

「不必了,她馬上就會被我們海軍攔截。我們要與時間競賽,盡快趕回京師;只有京師的醫院才能救活我們的手足。」

 

「遵命。」於是海軍就把馬妮娜關押在姬姜的房間裡,而載滿病人的鄭和號航空母艦亦全速前進駛往九龍府京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