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卿雲(三):百合薔薇

第三章:百合薔薇

 

凱莉醒來時已日上三竿;她睜開眼睛,伸懶腰,就碰到睡在身旁的安妮。安妮依然在呼呼大睡。凱莉就撥弄安妮的秀髮,說:「喂,起床了。」

 

「哎喲⋯⋯再⋯⋯睡多一會吧!」

 

「懶鬼!」

 

凱莉沒安妮好氣,就自行起床梳洗,然後走到廚房,自行弄早餐。雖然安妮只是來了英國幾年,但身為網路工程師的她,生活不成問題,在大倫敦自己買下了一個一千平方呎的雙層獨立平房獨自居住,還有一個小花園。凱莉從櫥櫃取出茶葉;如凱莉所料,喝不慣英國伯爵茶的安妮買了不同款色的錫蘭紅茶來調港式奶茶。於是凱莉扭開CD機,播著廣東話流行曲,用歐發(Uva)、橙黃白毫(Orange Pekoe)以及普通的馬莎紅茶包自行沖一壺港式奶茶;先煮暖茶水,再用壺沖,隔著篩子來回拉動了八次,再煲暖,然後斟入已倒了淡奶的茶杯。這時候夾餅機的芝士蘑菇飛碟也弄好了。凱莉穿上大衣,拿著茶杯和碟,到花園外用膳。雖然天氣並未回暖,但難得當天陽光燦爛,因此凱莉也學了英國人的習性,一見陽光就走到戶外,不似香港人老是躲避陽光。

 

可是,凱莉吃的、喝的,卻完全是香港的味道,室內播放的也是香港的廣東話流行歌,使這個裁種著梅樹和桃樹的小花園猶如一小香港。只是氣溫是倫敦的低溫,房屋是倫敦的洋房。

 

凱莉忽然歎息。她已經沒回香港足足五年。雖然她的家人也曾經來英國探望她,但並非所有親友都前來。她不知道自己餘生還有無機會返鄉。她當然可以隨時買機票回港,但一下機可能就會被送到監獄,因為她被視為「分離分子」。

 

「喂,你在喝甚麼?這就是港式奶茶嗎?好香耶。」

 

「哇!」

 

身穿羽絨外套的楊氏雲英突然出現,嚇了凱莉一跳。雲英不問自取,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奶茶。凱莉氣壞了,大叫說:「你是誰?你怎麼擅闖私人府第了?信不信我報警!」

 

「雲英你怎麼偷喝香港辣妹的奶茶了,快放下!」

 

忽然身穿迷彩服,猶如忍者藏身於花叢之後的伊達真希丟下保護色披肩,腰間佩劍,在凱莉面前出現,嚇得凱莉又尖叫。真希輕撥長髮,斥責雲英,嚴肅地說:「你知不知道甚麼叫監視啊?你怎麼忽然跳出來了?」

 

「甚麼啊,尤莉亞說今天我們來把妹啊。」「長官是說等時機成熟,她會親自入屋向李小姐講緊形勢!長官沒叫你偷喝人家的奶茶!」

 

「你變通一點好嗎⋯⋯」

 

凱莉慌張起來,馬上摸著腰間,想掏出手槍,才醒覺自己早已不是警察,交還配槍了。

 

「該死,我忘了我沒槍!」

 

「我有啊,美女,不如我借給你好嗎?」雲英笑著說,掏出手槍,遞給凱莉。凱莉伸手,正想接過手槍,說了聲「多謝」,才忽然驚醒,大叫,說:「啊!你怎會有手槍的啊!劫匪啊!爆竊啊!」

 

「喂喂喂,你冷靜一下⋯⋯我們是軍情五處特工啊,有槍很正常吧?」雲英嘗試安撫凱莉但不果。此時,尤莉亞終於現身,站在花園的牆上,身穿黑色羽絨,內穿白色襯衫,嘴裡含著雪茄,吐了一口煙,背後還播放著睹神出場的背景音樂,說:「雲英啊!你搞甚麼鬼!還有,熙賢,你別在牆後播這種老套音樂。」又對凱莉說:「不好意思,我的部下嚇壞你了。」

 

凱莉認出了尤莉亞,問:「原來又是你啊?你又想怎麼?」

 

「你冷靜一下,我現在下來跟你解釋⋯⋯哎呀!」

 

尤莉亞一躍而下,本以為能夠帥氣地跳到凱莉面前,卻沒想到著地時失足踢到花盆,仆街在地。

 

「長官你沒事吧?」雲英和真希急忙上前扶起她們那位笨拙的隊長。此時身輕如燕的熙賢輕易地跳過了兩米的高牆,現身花園,站在尤莉亞身旁,以浮誇的表情和語氣說:「李小姐足下,別來無恙,甚幸!閣下文藝雙全、才高八斗,晚生久仰大名,今能相見,榮矣⋯⋯」

 

「你別那麼多廢話好嗎?」尤莉亞說,又對凱莉抱歉:「對不起,我的部下失禮了,我們進去室內再說吧⋯⋯」

 

「隔壁甚麼事?怎麼有女人尖叫了?謝小姐你還好嗎?」

 

住在隔壁的一個白人中年男子跟其十來歲的兒子拿著鐵鏟,走到來欄杆旁,聽見女人尖叫聲,以為有賊闖入花園了,就急忙走過來,只見花園裡的站著五個美女。雲英不知如何解釋,情急之下,馬上收好手槍,然後緊抱凱莉,親吻凱莉,說:「啊⋯⋯先生,不好意思,我⋯⋯我們剛才⋯⋯太⋯⋯太大聲了。」

 

「喂,你這樣說他們會誤會⋯⋯」

 

尤莉亞見狀,也擁抱凱莉,說:「對啊,我早就叫了你雲英,不要那麼大力,凱莉BB會痛啊!」

 

小伙子聽見,哈哈大笑。中年男人聽見,則神情尷尬,說:「甚⋯⋯甚麼?你⋯⋯你們怎能在花園⋯⋯進行『多人活動』啊!」

 

「不⋯⋯不好意思啊,我們會回去室內了。」說罷尤莉亞就拉著凱莉跟眾人循入室內。真希拿起茶杯和碟,把凱莉的早餐帶入室內,關上玻璃門。小伙子興奮地探頭觀看,說:「爸,我好想看她們多人活動啊!」

 

「臭⋯⋯臭小子!你別那麼變態好嗎?」

 

「該死的!多虧你們這群白痴特工,現在鄰居以為我是個女同性戀了!」凱莉坐在沙發上,對眾人大罵。真希不悅,咳了一聲,說:「喂,李小姐,請你搞清楚,白痴的只是雲英,我伊達真希是軍情五處裡的精英,請你小心一點說話⋯⋯」熙賢卻笑著說:「吓?但是,李卿雲凱莉小姐,你怎麼恐同了,根據資料,你現年二十六歲,是雙性戀,喜歡看扶她漫畫,是個色女,身高170,三圍是⋯⋯」

 

「喂!你痴線的嗎!你怎麼將我的個人資料公諸於世了?」凱莉大罵。「尤莉亞,你給我解釋一下這是甚麼回事!」

 

「凱莉,凱莉⋯⋯你冷靜一下,我慢慢跟你解釋。」尤莉亞坐在凱莉身旁,拿起凱莉的茶杯,喝了一口。

 

「你怎麼又喝我的奶茶了!」

 

「我口渴啊,喝點茶才能說下去。」

 

「那你快說吧,別浪費時間。」

 

「昨晚鄭嘉莉是否來找你了?」

 

凱莉驚訝地說:「你⋯⋯你怎知道的?」

 

「我們是軍情五處啊,我們一直在監視。鄭嘉莉來找是為了甚麼?她想殺你嗎?」

 

「不,她沒殺我,我還在她大腿上小便。」

 

雲英聽見,哈哈大笑,說:「辣妹原來你喜歡玩尿的啊!你真有情趣⋯⋯」

 

「那她來找你是為了甚麼?」

 

「你問來幹甚麼?現在你們把我當成是疑犯問話嗎?」

 

「不,我們只是關心你,鄭嘉莉是某國間諜的頭目,她在英國已經殺了很多社運人士,我們只是在擔心你的安危。」

 

「那大陸西想我加入她們。她真是白痴,是她的國家迫我離鄉別井的,我又怎會答應她呢?於是我就在她大腿上小便了。」

 

尤莉亞歎息,說:「如果我沒猜錯,她一定是用你身邊人的安危威脅你就範吧。」

 

「是的,但英國是法治社會,她以為這裡是香港,以為是某國啊?以為一個活生生的人會那麼容易被失蹤、被跳樓、被跳海嗎?我才不會被她嚇倒。」

 

尤莉亞搖頭歎息,說:「果然,你在倫敦的香港朋友們是她下一個目標。」

 

「你說甚麼?」

 

「那位曾經收留你的龍師傅,以及在樓上還在呼呼大睡的安妮,都是香港光復會的成員,這一點你也知道吧?」

 

「我知道,這有甚麼關係?」

 

「你以為香港光復會只是一個香港難民的聯誼會嗎?」

 

凱莉奇怪地問:「不是嗎?」

 

「當然不是⋯⋯」

 

「阿欠~凱莉,怎麼樓下那麼吵,有客人來了嗎?」身穿睡衣的安妮伸懶腰,扶著欄杆,沿樓梯下來,看見客廳多了四個美女,竟沒半點驚訝,而是說:「你們這次又是那個部門啊,內政部、軍情五處、軍情六處還是其他⋯⋯」

 

「軍情五處的日落小隊,我是指揮官尤莉亞.尤蘇波夫娃。謝小姐,我們來是想通知你,你現在身陷險境⋯⋯」

 

「唉,我那一天不是身陷險境的啊,廢話。」安妮漫不經意地說,擦一擦眼睛,忽然眼前一亮,看上了冰肌玉膚的真希。安妮馬上走上前,興奮地問:「你是偽娘嗎?」

 

「你⋯⋯你說甚麼⋯⋯」真希面紅了,以低沉的聲線尷尬地說。熙賢就說:「不是啊,謝小姐,伊達真希這個34C的乳房是隆胸隆出來的,但她下體的男生殖器依然存在,陰莖很大,長度為⋯⋯」

 

「夠了!熙賢!你別老是把人家的私隱大聲說出來!」真希說。安妮聽見,卻興致勃勃起來,擁抱真希,說:「你肚餓嗎,不要我給你弄點早餐?」

 

「這⋯⋯這不太好意思吧⋯⋯」

 

「沒甚麼不太好意思,過來吧。」於是安妮拉著真希到旁邊的開放式廚房去。凱莉詫異,問:「安妮,你家中忽然來了幾個軍情五處的特工,你不意外嗎?」

 

「有甚麼好意外?你就當她們是保安員嗎。」

 

「你做了甚麼危險的事情要軍情五處保護⋯⋯」

 

「這⋯⋯這個啊,尤莉亞,我可以告訴她嗎?」安妮問。尤莉亞卻說:「這不是我們局方的機密,是你們組織的機密,應該由你決定。」

 

安妮想了想,就說:「香港光復會直到現在還繼續協助香港人赴英,逃生路線、資金、聯絡人名單等,很多機密在我們手上。我跟你當年能夠平安來到英國,也得到很多人的幫助。後來因為我是程式設計師,所以我協助香港光復會處理資訊加密。不過你去了考警察,也沒怎樣參與光復會的會務,當然不知道啦。」

 

凱莉問:「所以⋯⋯某國間諜想加害安妮嗎?」尤莉亞說:「是的,不過負責保護她的不是我們小隊。我們的任務只是要確保凱莉你的安全。保護安妮的是另一隊⋯⋯」

 

忽然,幾個身穿西裝、手持手槍的白人男子撞破大門,神情緊張,闖入客廳,大叫「別動」。凱莉大驚,高舉雙手;尤莉亞卻面露不悅,站起來,指著門前的男人大罵:「約翰,你搞甚麼鬼啊?」

 

「長官?怎會是你?我⋯⋯我們收到線報說附近有不明人士衝入謝宅⋯⋯」那白人男人詫異地說。

 

「我今早不是通報了我會進來你們的監視範圍找我的目標香港辣妹嗎?你們警察怎樣做事的?」

 

「甚麼香港辣妹⋯⋯」凱莉問。熙賢就說:「這是楊氏雲英給你起的代號,因為所有目標我們都有代號啊。楊氏雲英上次監視李卿雲小姐你洗澡時,認為你身材火辣,所以⋯⋯」

 

「甚麼?你們特工原來會偷窺別人洗澡嗎?」

 

「夠了!熙賢!」雲英馬上捂著熙賢的嘴巴。

 

「但是,長官,你今早只是說你會來,沒說你的部下也會來⋯⋯」

 

「難道我會單獨行動嗎?」

 

「啊⋯⋯長官,你說得對,對⋯⋯對不起,我們先退下。」

 

「別走,你們弄污了地毯,又撞爛了門,先給謝小姐打掃和維修!」

 

「遵⋯⋯遵命。」安妮卻不以為然,說:「隨便吸塵就好了啊,明天清潔阿嬸會來大掃除。吸塵機在玄關左手邊的雜物房。」

 

「笨頭笨腦的男人⋯⋯」尤莉亞抱怨說。凱莉看見一群特工傻頭傻腦,就說:「怪不得你說英國是日落王國啦,看你們這種所謂特工、精英的質素,靠你們來保護安妮,我真是很擔心呢。」

 

「所以我們需要你這位精英加入我們。你考慮得怎麼樣?」尤莉亞說。

 

凱莉恥笑說:「原來你來又是要我加入你們這群傻瓜啊?你以為你們是在拍《職業特工隊》或是《特務戇J》嗎?」

 

「請你真的再考慮一下⋯⋯」

 

「你們好煩啊⋯⋯」說罷,凱莉吃完早餐,馬上走上樓梯,回到睡房,關上房門。此時安妮依然在廚房裡攬著真希不放。安妮就說:「甚麼,原來你們是要招募凱莉加入你們啊?」

 

真希說:「這是機密,你不要說得那麼大聲⋯⋯」

 

「那誰叫剛才你們在我面前說得那麼大聲⋯⋯」

 

尤莉亞說:「算了,謝小姐,請你放開一下我的部下真希吧,我們得離去了。你想跟她親熱的話我下次再安排。」真希面紅,抗議說:「長官,你把我當成是甚麼了!」

 

「好啊,歡迎你們隨時回來。」

 

雷揚把客貨車駛到門外,接載尤莉亞一行人離去。真希就問尤莉亞:「長官,我們現在如何是好?」

 

「稍後我們再去找龍師傅,提醒他注意一下。他是由那個小隊保護的?」

 

熙賢說:「是我們軍情五處的攻殼機動隊⋯⋯」

 

「這名字太中二病了吧?」

 

雷揚說:「其實我們應先請示局長,請其批准我們直接跟攻殼機動隊隊長萊恩.布地(Roy Purdy)交換情報⋯⋯」

 

尤莉亞縐眉,斷言說:「這人不可信。」

 

「他怎會不可信呢?他是軍人貴族世家出身⋯⋯」

 

「貴族出身就一定像我一樣那麼可信嗎?這是甚麼道理?」

 

「長官,你不能因為萊恩的小隊是我們的競爭對手,表現比我們好,就老是針對他。」

 

「我不是針對他,他們就是不可信。」

 

「長官你對人太大偏見了,你不能因為他是你的前男友⋯⋯」

 

雲英插嘴說:「不是前男友啦,是她的前男性性伴侶而已啊⋯⋯」

 

「我⋯⋯我不跟你們討論此人了!」

 

真希說:「但我們自行前去找龍師傅,也會引起他注意啊。」

 

「我們假裝成是去學詠春就好了。我們喬裝一下吧,萊恩應該認不出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