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卿雲(二):紅色恐怖

第二章:紅色恐怖

 

當凱莉抵達聖潘克拉斯火車站時,已是黑夜,但玻璃幕牆下的月台和商場還是人來人往,燈火通明。凱莉拖著行李,才剛出閘,就看見前來接她的龍師傅父子。

 

龍璿衡師傅是一個身穿漢服道袍的老人;雖說是老人,但他健步如飛、神采飛揚,一手就提起凱莉的行李箱。他一見凱莉,十分興奮,馬上上前與凱莉擁抱,不似是個守舊的老華人。但他的兒子龍懷恩教授則截然不同;身穿西裝、戴黑框眼鏡、三十來歲的龍教授表情木訥,十分冷漠。

 

「來來來,卿雲,我帶你去唐人街吃點好東西,大家都已經訂了位置。」

 

「大家?」

 

「香港光復會的成員啊,大家知道你來倫敦,所以想請你吃飯。」

 

懷恩冷淡地說:「對啊,就當是解穢酒吧。」龍師傅輕輕拍打懷恩的頭,說:「啋個你把口啊!別老是掃興!快點去開車吧。」

 

懷恩卻不知道,軍情五處的客貨車一直從火車站跟蹤他們,直到唐人街。尤莉亞坐在駕駛座的左邊,吩咐司機緊隨懷恩的私家車。駕駛客貨車的是尤莉亞的部下雷揚.布沙帕特,是個戴眼鏡、書呆子打扮的印度人。坐在後座的還有越南裔的楊氏雲英、日本裔的伊達真希以及韓國裔熙賢賢。尤莉亞整個小隊沒有一個是英國白人,而且美女佔絕大多數。

 

「你開車開快一點好嗎?」

 

「長官,軍情五處沒有違反倫敦市交通法例的特權,這段路限速六十公里。」

 

「阿欠~其實我們沒有必要跟蹤那個辣妹吧。」雲英伸懶腰,輕撥秀髮,懶洋洋地說。

 

「你為甚麼打瞌睡了?你昨天又去找男妓嗎?你身為副指揮官可不可以檢點一下?」尤莉亞說。「你知不知道現在凱莉身邊的人多危險啊。」

「那個香港辣妹是個詠春高手啊,你知道甚麼是詠春嗎?一個打十個啊,葉問啊,怕甚麼?你沒看電影嗎?」

 

「熙賢你再解釋一次吧,我想今天在火車上我們的情報簡報會上,我們這位西貢睡公主又打瞌睡沒留心聽取情報了。」

 

熙賢興奮地以浮誇的聲線說:「沒問題,大人,眾所周知,我是個迷人又可愛的情報員⋯⋯」

 

真希受不了,說:「熙賢、熙賢,這不是北韓新聞報導啊,你別用這種腔調好嗎?快點入正題好嗎?」與其他美女相比,真希的聲線格外低沉。

 

「龍璿衡師傅是唐人街明夷武館的館主,現年六十五歲,生於某國大陸梅縣,偷渡前往香港後學習武術,一九九七年移民英國。他到達英國後,經常出入夜店跟舞小姐練習英文,他的妻子也是舞小姐。他平日喜歡到唐人街飲茶,不過他自從十年前一次到黃記酒樓吃飯時看見桌上有老鼠,就大發雷霆,從此不到黃記⋯⋯」

 

尤莉亞歎息,說:「這跟我們的任務有甚麼關係?請你說重點好嗎?」

 

「重點⋯⋯啊,龍師傅積極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經常在面書轉發香港民主陣營的帖文和消息。然而,龍師傅經常跟香港民主派人士因為政見及路線分歧而網上罵戰,斥責老頭子霸佔議席不願給機會後生仔女和本土派⋯⋯」

 

「唉,這不是重點啊!罵戰不會使他們身陷險境啊!」尤莉亞氣壞了。「我來說吧!明明很簡單的情報為何要說得如此冗長呢?情報非常簡單,近來幾個月,全國發生多宗針對香港民運人士的失蹤和兇殺案。龍師傅是香港光復會的創辦人,他的組織自幾年前起接待了數以千計的香港人逃到英國。這就是說,龍師傅以及今晚所有出席飯局的香港光復會會員都是高危的一群!某黨可能會忽然殺掉他們啊!你明白了沒有?」

 

雲英笑了,說:「哦,這簡單啦,總之一見某黨就一刀斬死吧。」熙賢說:「一般的刀是無法一刀斬死人的,要考慮其壓入硬度,可以用布氏、洛氏或維氏硬度⋯⋯」

 

「夠了,熙賢,你不用補充資料了。」真希說。「那麼,長官,你認為這一連串事件都是鄭嘉莉那婊子和她的部下做的嗎?」

 

尤莉亞歎息,點燃雪茄,深深吸了一口,說:「除了她,還會是誰?你知不知道某國人如何稱呼她?說她是『不列顛省水師提督』啊。她是某黨在英國的頭目,甚至把英國當是他們的一個省了。」

 

「長官,車內不可吸煙的。」

 

「這是我的車啊,八股佬!你變通一下好嗎?」尤莉亞說。「總言之,鄭嘉莉和她的某黨特務隨時出現。她在英國的情報網遠比我們想像中發展得快,其實我們現在才反撲已經為時晚矣。唉,這該死的日落王國⋯⋯」

 

懷恩駕駛汽車,載他們來到唐人街吃飯。他們在餐館裡訂了十幾人的酒席,一眾香港光復會的成員早已就坐,大多數都是跟凱莉年幾相若,因為政治理由離開香港的年青人;他們一見凱莉回來了,逐一上前擁抱她。席上眾人都避談凱莉辭職的事情,都是風花雪月,談笑風生。在眾人當中,以漢名謝棣秀的安妮

與凱莉最為熟絡。她一身古銅色的肌膚、運動員的身材,留著黑色長辮,是個活力十足的秋水伊人。

 

「凱莉,今晚不如我們一起去『出火』吧。」

 

「安妮你有甚麼好地方介紹?」

 

「我知道附近有家女裝少年俱樂部。」

 

「好啊,我們今晚就去玩吧。」

 

飯後,凱莉和安妮離開餐館,跟一眾女子步行前往女裝少年俱樂部。女裝少年俱樂部門外金碧輝煌,掛上霓虹燈。隨後跟蹤的雲英笑了,對著耳機麥克風說:「哇,長官,原來凱莉是個色鬼,跟你一樣喜歡女裝少年啊。」

 

「唉,你打醒十二分精神吧,說不定附近有某黨埋伏。」尤莉亞說著,正坐在客貨車上吃春卷。「怎麼黃記的春卷不脆口的啊⋯⋯算了,真希,你那邊怎樣?」

 

真希手持狙擊槍,藏身在對面天台,拿起望遠鏡監視四周,回話說:「暫時未見敵方蹤跡。」

 

「熙賢呢?」

 

熙賢站在對面的街角裡監視四周,說:「目測謝棣秀的乳罩是C級,李卿雲的乳罩是D級⋯⋯」

 

尤莉亞氣壞了,說: 「你老母,你跟我說這些有甚麼鬼用?」

 

雲英和真希笑了。雲英說:「不對啊,長官,我覺得這次熙賢的資訊很有用。」真希也說:「我認同。」

 

「你們這群色鬼!我問你啊,熙賢,有無敵人蹤跡?」

 

「暫時不見,但邏輯上不能排除這可能,因為不矛盾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夠了,你們打醒十二分精神。雲英你先進去俱樂部,真希和熙賢你們留在外面支援。雲英,你把監視鏡頭抬高一點,我才能看得清。」

 

雲英沿樓梯往下走,來到售票處,付了十英鎊入場費,就在保安的引領下進入舞廳;台下觀眾有男有女,但臺上都是美輪美奐的變性者或女裝少年。凱莉和安妮一邊喝酒,一邊聞歌起舞,十分興奮。坐在一角的雲英也被舞臺上的脫衣舞表演吸引住了。

 

「哇哇哇!脫了,脫了,那女裝少年脫褲了⋯⋯哇,很大啊!」

 

「雲英,你別動,你胸口的鏡頭搖來搖去,我看不清啊⋯⋯哇!天啊!好大啊⋯⋯」

 

在車上的雷揚看見尤莉亞垂涎三尺的樣子,就感到不悅,說:「長官,難道這次任務就是讓你們看別人的陽具嗎?」

 

「當⋯⋯當然不是!雲英!你打醒十二分精神啊!」

 

「長官,你放心,我正在全神貫注觀察那位巨根美人⋯⋯咦,他們幾個走近凱莉的桌子了。凱莉和安妮擁抱他們不知說了甚麼⋯⋯哇,親吻了,親吻了!等⋯⋯等一下⋯⋯他們離去了!」

 

「馬上跟著他們吧⋯⋯」

 

雲英跟隨凱莉離開舞廳,沿樓梯走上二樓,見她們跟舞蹈員走進一廂房裡風流快活。可是廂房的門鎖上,雲英甚麼也看不見、拍不到。

 

「仆街!甚麼也看不到啊!」雲英說。

 

「你待在門外守候吧,說不定鄭嘉莉會隨時出現。」

 

凱莉跟少年們親熱了一會,因為尿急了,就離開廂房,在少年的參扶下前往廁所;雲英馬上躲在一角,向尤莉亞報告:「那兩個女裝少年帶她去廁所了,他們待在廁所門外,他們還光著下體⋯⋯」

 

「你⋯⋯你就繼續監視吧。」

 

凱莉進入女廁,見廁所似乎無人,然而所有廁格都關上,就覺得奇怪。醉薰薰的她隨手敲打其中一廁格的門,門就開了;馬桶前卻站著一個身穿旗袍、妖妖調調的某國女人。

 

「你⋯⋯你用完了沒有?」

 

「你想的話,我們可以共用一廁格。」

 

「你這小子穿起女裝來又挺似女人的呢⋯⋯」

 

「我是真女人。」某國女人奸笑一聲,揭起長裙,張開雙腿,坐在馬桶上,向凱莉展示下體。凱莉先是驚訝,然後大笑,說:「哈哈哈,你們某國人做妓女就最專業了⋯⋯」

 

「我不是來色誘你的⋯⋯」

 

「但你向我張開雙腿了啊。你叫甚麼名字?有沒有帶假陽具來⋯⋯」凱莉笑著說。

 

「鄭嘉莉Zheng Jiali,你可以叫我Carrie,是國安人員。」

 

「國安?這是歌舞團的名字嗎?」

 

「我是某國間諜,懂嗎?」

 

凱莉楞住了,想了想,忽然又大笑,說:「哈哈,你真風趣⋯⋯」

 

嘉莉冷笑一聲,忽然掏出手槍,指向凱莉的下巴,笑著說:「我沒甚麼耐性,你最好乖乖聽我說清楚接下來的說話。」

 

「哦⋯⋯你原來是S的⋯⋯好吧⋯⋯」

 

「李卿雲小姐,你幾多年沒回過香港見父母了?」

 

凱莉低下頭來,想了想,說:「五⋯⋯五年了。」

 

「你為何不回去?」

 

「我一入境就會被捕啦,你別明知故問,我才不想被終身監禁!」

 

「你在洋鬼子腳下當差是不能大展鴻圖的。來,加入我們,為國家做事,你的罪名一筆勾銷,既可保留英籍,又可自由出入某國香港。」

 

凱莉聽見了,忽然鬆一口氣,心想:這婊子用槍只是恐嚇我,不會殺我。依然醉意未清的凱莉就笑說:「哦⋯⋯聽起來挺不錯呢。你應該是把妹高手吧,說謊話也不貶眼,哈哈⋯⋯」

 

「國家從不騙人⋯⋯」

 

「就像那些甚麼五十年不變的鬼話一樣,絕對可信,對吧?」

 

「這當然,沒有人敢懷疑我們國家的誠信。」

 

「哈哈,對啊。但如果我不答應呢?」

 

嘉莉奸笑,說:「那你就要眼白白看著身邊的每一個人因你而死。」

 

凱莉笑著說:「大陸妹,我們香港人嚇大的啊,你還是回去專心做妓女吧,恐嚇是專業的學問,你幹不了的啊⋯⋯」

 

嘉莉忍無可忍,收起笑容,大力捏著凱莉的衣領,凶惡地說:「你不怕我現在一槍打死你嗎?」凱莉卻說:「白痴!是你自己首先暴露你的目的是要招攬我,既然你要招攬我加入你們,在我還未答覆應承或拒絕你之前,你又怎會殺我?你這大陸妹多讀點書吧。」

 

「我警告你別再叫我大陸妹⋯⋯」

 

「大陸西!支那西!」

 

「夠了!總之⋯⋯你考慮清楚,再打電話給我,這是我的卡片⋯⋯啊!你在做甚麼!」

 

「我在小便啊。」凱莉彎低身,張開雙腿,尿在嘉莉腳上。

 

「你⋯⋯可惡的港燦!你瞧著!」

 

嘉莉推開凱莉,衝出女廁,卻馬上在門外碰見雲英。雲英大吃一驚,沒想到鄭嘉莉親自來到俱樂部接近凱莉了;而多次與軍情五處交手的嘉莉亦認出了雲英是尤莉亞的部下。雲英在走廊攔截嘉莉的去路,說:「哎呀,鄭大人大駕光臨是來找男妓嗎?」

 

「你這死變態南蠻給我滾開。」

 

「哦,好啊。」雲英忽然轉身,來到嘉莉身後,輕輕一推,使其失足,幾乎從樓梯上掉下;但嘉莉馬上打了個翻斗,迅速逃逸。

 

「長官,某國妓女出去了。」

 

「你放心吧,我快趕到。」

 

說時遲那時快,當鄭嘉莉逃出俱樂部,換上維多利亞洋裙的尤莉亞已經站在門前恭候。尤莉亞手持雨傘,指向嘉莉;嘉莉知道那雨傘內藏自動步槍,故不敢妄動。嘉莉嚴肅地說:「你想怎麼樣?」

 

尤莉亞笑著說:「恐怕你今晚不能大開殺戒了,這區域已被軍情五處監控。」

 

「我警告你不要干預我國內政⋯⋯」

 

「甚麼你國的內政?這裡是英國,你要殺的都是我們收留的香港人。」

 

「他們既然是香港人,首先就是某國人!我們的事,請你不要說三道四。」

 

「那你承認近來的兇案都是你幹的了吧?」

 

「我可沒有說過,你不要含血噴人⋯⋯」

 

「現在你的一命在我手上,你對我說話最好客氣一點。」尤莉亞一手搭著嘉莉的肩膀,另一手持以雨傘掩藏的機槍指著其腹,要押解她離去。

 

「你休想。」「啊!」嘉莉忽然轉身,一掌擊打尤莉亞的胸口,使其雨傘掉落在地;再從後朝著尤莉亞的屁股猛然一踢,使之倒地。在附近埋伏的雲英和熙賢馬上上前追截開槍,而狙擊手真希亦朝嘉莉開火;但嘉莉很快便消失在黑夜之中。

 

「可惡!走了!」尤莉亞說。

 

「這個湖北省武漢出生的某黨特務鄭嘉莉還會回來嗎?她的三圍是36C-28-36,高185 cm ⋯⋯」熙賢問,順帶亦補充了一堆詳盡而無聊的資料。

 

尤莉亞說:「她一定會回來,從現在起,我們要安排同事廿四小時保護凱莉和她身邊的人,特別是龍師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