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瘟疫政治與中國政策背道而馳

香港瘟疫政治與中國政策背道而馳

 

正當粵澳健康碼已經完成互認,局部恢復通關之際,香港政府竟然在政策上與中國政府力推的「大灣區中港融合」、「疫情已受控、經濟正復蘇」的政策背道而馳,竟然假借疫情之名,實行封關禁市,以應付本地瘟政治之需求。考慮到香港已實行國安法,如今香港政府竟然疑似以本地政治考慮,凌駕於國家政策之上,實在令人擔憂林鄭的仕途。

 

武漢肺炎是瘟疫,這是千真萬確之事實;但製造恐慌,或是豎立虛假希望,皆無助於應對瘟疫。青城派背叛理性和科學,宣揚毫無證據的陰謀論,又販賣佛牌抗疫,甚至堅拒戴口罩之餘還要詛咒戴口罩的人落地獄,故然是一種極端的荒謬;但是香港政府未能似澳門、台灣等地政府一樣安定民心,防疫政策朝令夕改,選擇性聽從醫學意見,又無視經濟與人權等考量,又是另一種極端的荒謬。這一點我早在〈無理的香港——青城派與黃衛兵如何制止公共理性討論?〉(http://kowloondaily.com/2020/05/05/irrationalhong-kong/ )一文提及,不再覆述。

 

從數據上來看,若假設中國大陸的確診數字可信,香港的新增確診病例顯然與中國大陸的數字趨勢不一致。早在2020年3月,中國的疫情高峰已過,反而香港才進入疫情高峰,但每日新增確診數直到7月19日才首次突破三位數,相比起新加玻這種失敗國家,仍不算嚴重。然後4至6月期間數字極低,但此時香港政府未有配合粵澳兩地政府的逐步通關與經濟復蘇政策,繼續對健康碼及核酸檢測及豁免檢疫問題愛理不理,無視粵澳政府之要求,更無視中港澳台跨境工作人口之生計,特別是酒店、旅遊、飲食、運輸業,以及在澳門工作的高技術香港外勞,令大量人民失業、企業倒閉,更令四地家庭持續半年分隔各地無法相見。然後,在七一以後,香港疫情突然大爆發。於是通關無期,政府再以疫情嚴重為藉口,將健康碼及開關一拖再拖,無視民生,阻礙粵港澳甚至整體中國的經濟復蘇。這不禁令人懷疑,為何香港的疫情會惡化?

 

自從三月以來,香港已經全面封關。如果封關只是抗疫的暫時措施,大家還可容忍;但如果中國政府及香港政府一方面強調「一國兩制」,另一方面卻繼續無了期封關,令香港與中國大陸及澳門斷絕來往,那就變相是在政治和經濟孤立香港。故此,從政治正確的方向考慮,香港政府必須積極壓制疫情,好讓外界認為粵港澳三地疫情同樣已經受控,令邊境得以重開,香港能夠利用其消費力帶動粵澳甚至中國的經濟復蘇。

 

但香港政府卻反其道以行,以毫無邏輯可言的假防疫措施實現其本土瘟疫政治之目的。例如無理對已經無疫情的澳門和台灣實施封關,卻豁免公務和商務人員出入中國大陸;六時後全面禁止堂食,六時前卻容許堂食。限聚令一時只限室外人數不限室內人數,甚至曾經一度宣稱停課但又不想叫停書展。香港政府就是垃圾不如、一事無成的失敗政府。

 

為何香港的疫情為忽然爆發呢?假設中國大陸的確診數字可信,疫情真是受控了,如果如澳門政府所言,「肺炎有得醫」、「病毒可防可控」,加上事實上香港已經陷入近乎鎖國、與外界斷絕交通來往的困境近半年,那麼在邏輯上我們可暫時將外在因素排除。基於香港人高等文化的自律性,主動戴口罩抗疫的香港人佔社會大多數,宣揚「肺炎係假」陰謀論、拒戴口罩的城邦派只佔一成人,他們這群不自律瘋子故然成為香港社會的毒瘤,是病毒傳播的溫床,但這仍不足於解釋個案的「突然爆發」。於是我們自然可以將防疫失敗的責任追究到香港政府身上。

 

基於過去幾個月內香港政府防疫政策的邏輯前後矛盾,我們很自然結論,說是「香港政府跟新加玻政府一樣無能」導致疫情再次爆發。但這推論實有嚴重問題,排除了政府「刻意」使社會陷入混亂的可能性。應知道自從去年反修例運動以來,政府一直想盡千方百計打壓示威自由以及黃色經濟圈,還有一直支持示威者的教會。單靠一兩個網台吹淡示威、抹黑黃色經濟圈、高舉封建迷信,宣揚「肺炎係陰謀、示威係送頭,香港發大財」,其影響力實在有限;與其寄望城邦派助攻,政府不如自行實行瘟疫政治。瘟疫政治下的限聚令對於禁止示威集會,甚至打擊黃色經濟圈、使其生意崩潰,以及禁止那些支持抗爭的教會進行宗教聚會,提供了方便的工具。若政府的意圖只是要做到「管而不治」(http://kowloondaily.com/2019/11/22/rulewithoutgovernance/ ),那麼失敗的防疫政策似乎就變得合理了,一切似乎都是出於本地政治計算:以防疫之名,限制人權之實,禁絕示威、摧毀黃店生計,宗教活動一律停止,而同樣實行居家防疫令的西方對此亦無容置喙。

 

然而,香港政府的瘟疫政治,根本是在挑戰中國政府的底線,與中國政府「經濟復蘇」的大方向背道而馳;香港根本是以本地瘟疫政治凌駕中國國家政策。這一事實,飯民派和講獨派不知道,建制派和青城派不敢講,只有香港文化主義者告訴你。香港政府到底是無能或是刻意令疫情在七月忽然爆發,在中國眼中,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香港顯然跟中國作對

 

香港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嗎?香港當然是啦,現在立了國安法啊,誰會說不是?但香港政府有配合中國的防疫與經濟復蘇政策嗎?根本沒有,林鄭只想到自己。中國確診數字直線下滑,李克強大力推動地攤經濟,粵澳健康碼互認及放寬通關了。反觀香港,確診數字反彈,林鄭禁商禁市,香港繼續封關孤立,甚至連健康碼也未推行(甚至還要放聲氣挑起城邦派的反對,好讓有藉口推遲開關)。結果澳門博彩業收入大跌九成,東莞人去樓空,深圳水靜河飛。中國人無法自由出入境到香港處理生意,香港人無法到「大灣區」消費推動中國經濟復蘇。林鄭想玩死香港經濟,對付異見者,無問題,但林鄭害死了澳門、廣東省甚至整個中國大陸,把中國的GDP增長拉低,這就是中國政府眼中的大問題了。正所謂斷人衣食,猶如殺人父母,從來沒有一屆的香港政府,能夠一下子得罪那麼多中國地方政府,與粵澳官員、建制派和企業結下如此血海深仇。你以為工聯會的吳秋北大罵袁國勇是純粹發脾氣嗎?當然不是,他是代表親共陣營發聲的,表面是責罵醫學專家,實際上就是責怪香港政府既將本地政治凌駕於國家政策之上,阻礙開關和經濟復蘇。如果讓林鄭如此犯眾憎的人卸任後當上政協副主席,中共能服眾嗎?

 

香港政府唯一尋求中國政府寬恕的機會,是要在短時間內(兩星期左右)馬上收拾殘局,將疫情壓下去,交出低確診的數據,並馬上完成粵港澳「大灣區」健康碼互認及核酸檢測安排,放寬通關,使家庭得以團聚,公商得以恢復,消費得以增長。到底香港政府將中國經濟還是香港政治置於首位,請林鄭好自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