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畫對跨性別的想像(一)歷史沿革與基本概念

 

日本漫畫對跨性別的想像

(一)歷史沿革與基本概念

(二) 扶她與男性、女性及扶她之互動

(三)扶她作為「妖怪」:以Bible Black

(四) 扶她作為「妖怪」:以超昂天使エスカレイヤー為例

(五)扶她作為「缺陷」:以奴隷戦士マヤ為例

(六) 扶她作為「笑話」:以銀魂為例

(七)扶她作為「超然」:以T.S. I love you 為例

(八)扶她作為「補元」:以艦娘扶她化為例

其他:

以黑格爾辯證法解釋男性、女性與扶她二形之關係

從梅諾蒂龐的身體現象學看扶她的完整性

從齊克果的「成為」看「成為扶她」之存有

 

警告:本文只作性別研究及動漫研究之學術用途,並非宣揚色情暴力;亦由於網站規定所限,不會刊出任何有裸露之圖片。如欲查看附漫畫插圖之完整文章,請到patreon:https://www.patreon.com/posts/ri-ben-man-hua-39448705

 

日本漫畫對跨性別的想像(一)歷史沿革與基本概念

 

扶她那裡(futanari,ふたなり,「二形」)是日本ACG文化對雙性(androgyny)或雌雄同體(hermaphrodite)角色之形容。故名思義,其漢字「二形」是指同時具有雄性與雌性的生殖器官的陰陽人,在平安時代的《病草紙》被視之為疾病。然而,在日本漫畫家的筆下,扶她卻不是「疾病」;雖然從性器官上看,扶她是半男半女,但從整體的角色造型來看,其實是女性為體、男性為用。這正是日本漫畫對於跨性別想像之獨特之處,此想像並不見於西方及中國文化之中。本系列文章將論證日本漫畫之扶她性別想象為「女體男用」而非單純的半男半女,而且這種性別想像不旦沒有如西方的部分跨性別理論挑戰甚至否定男女性別二元之區分,反而是以辯證法的方式,在肯定男性與女性的基礎上建構新性別

 

直到近年,扶她才開始在日本動漫漸漸流行,不再只是「少眾」的「重口味」風格。但扶她早於十九世紀出現於日本之文藝創作中;而巧合地,前人對於扶她那裡的性別想像,恰好與當代日本畫家互相呼應。

 

儘管明治維新時期,日本法律收緊了對色情作品的規管,但依然無阻民間對「性」的龐大需求。尤其是在大正時期(1912-1926),相比起戰前昭和時期,日本社會趨於自由開放,因此就性議題的反思和探討亦較多。畫家高畠華宵(1888-1966)是其中一個挑戰男女性別二元的代表人物;他大量繪畫各種扶她那裡的角色人物,以挑戰男女之界線。[1]另一代表人物是劇作家伊藤松雄(1895-1947)於1930年寫成的劇本《半男半女物語》(https://dl.ndl.go.jp/info:ndljp/pid/1225622/26?tocOpened=1 ),他聲稱男女界線之模糊乃將來之大趨勢。[2]可是他們激進的性別想像卻在戰前昭和時期被軍國主義強調的「男子氣慨」蓋過了。扶她那裡出現於ACG,已經是二十世紀末、廿一世紀初的事情,例子包括奴隷戦士マヤ(1987)、Bible Black裡的北見麗華和伊万里胡桃(2000年)、超昂天使エスカレイヤー的FM77(2002)、IS 〜男でも女でもない性〜的星野春(2003)以及夜勤病棟2的金城璃瑠(2004);可是,扶她似乎失去了大正時期那種「正面」的意義,反而成為幽暗、邪惡、缺陷的代表。除了IS之外,幾乎沒有作品是以扶她成正派的「女主角」。

 

高畠華宵「両性具有」與「性を超越した」的畫風

 

讀到這裡,女權主義者可能發狂了,會質問為何我以「女主角」形容扶她角色呢?扶她不是雙性嗎?怎能以男女區分之?這正是扶她的性別定型巧妙之處。在大正畫家高畠華宵筆下的扶她,的確是半男半女的中性造型;但在當代眾多扶她漫畫家,如The Amanoja9、愛昧亭、おしるこ缶、双葉淀夢、水龍敬、新堂エル、黑石りんご等人筆下,扶她卻是極度女性化的,只是下體多了一條巨根。這種風格在せら(Sera)和らて(RaTe)這些百合漫畫出生的畫家就更為明顯。

 

人對性別形象之劃分,並非僅僅根據作為第一性徵的性器官,而是包括第二性徵及第三性徵;從第一性徵觀察,我們自然會發現扶她因為是雌雄同體,因既是男又是女。但從第二性徵,即性成熟時身體出現之變化來看,則可發現扶她具備的主要是女性的第二性徵。不過「男女屬性」的問題在指涉一般性別刻板印象下兩性「心理特徵」的第三性徵變得複雜;一個扶她是剛陽(masculine)還是陰柔(feminine),取決於藝術家本人之角色設定,故暫且不論。

 

為了解釋扶她的性徵,參考futanahentai.com的性別分類系統(https://web.archive.org/web/20191221151202/http://www.futahentai.com/faq.php

),我們可以將扶她與ACG作品中常見的偽娘(男の娘 otokonoko)與變性人(ニューハーフ newhalf)作出比較:

 

  • 女装少年/男装少女

 

無論是女裝少年(男の娘 otokonoko)或是男裝少女(偽郎、男装の麗人,如《藍寶石王子》),皆只是女扮男裝男扮女裝,只是男身女心或女身男心,其第一和第二性徵皆未有改變,只是在服裝和化妝上改變,以及可能在第三性徵上表現出相反的性別刻板印象。

 

ネムネム的名作《彼女ごっこepi.2ーすれ違う二人とメイド服エッチー》主角就是偽娘女僕

 

  • 男變女變性人(ニューハーフ / シーメール)

 

變性人(ニューハーフ/ シーメール),是指男變女者或女變男者,漢文貶稱為「人妖」,雅稱變性人。例如泰國各地的變性人歌舞團就是由男變女變性者組成;在日本風俗業及AV裡,則稱之為ニューハーフ。按照變性的程度,又分成「pre-op」(未進行變性手術)及「post-op」(已進行變性手術切取性器官)。由於女變男變性者在日本ACG較罕見,故本文更論及男變女變性者。

 

跟現實世界的變性人一樣,在日本ACG文化裡,男變女變性者通常依然保留男性性器官,甚至會在畫風上將陽具誇大為巨根(如The Amanoja9的T.S. I Love You),即第一性徵是純然之男性。可是,第二性徵卻是完全的女性化:乳房發育、長髮、無鬍鬚、體毛甚稀,甚至聲線也變得陰柔。因此,變性人是「男根女身」;至於其第三性徵,則因人而異,不一定為女性陰柔。例如aquajet kosuke筆下的扶她御姐可是英姿煥發、雄風拂檻。

 

 

aquajet kosuke筆下的扶她御姐可是英姿煥發、雄風拂檻

 

  • 扶她那裡(ふたなり)

 

扶她那裡的設定基本上跟變性人相差無幾,唯一差異在於第一性徵:變性人只有男性性器官,而扶她卻既有男性性器官,也有女性性器官。然而,其第二性徵亦是完全的女性化。根據其男性性器官的形態,futahentai對扶她分成三類:有陰囊(ball-out)、無陰囊(ball less)及忽然從女性下體生出來的「陰蒂陰莖」(The Clit Dick),例如Bible Black是以黑魔法召喚出陰蒂陰莖。

 

若不考慮性格特徵,變性人和扶她身上唯一的「剛陽」幾乎就完全依賴陽具展現。故此,畫家往往會對扶她的陽具加以誇大為巨根(6吋至12吋,甚至更大),這樣才能向讀者強調角色的剛陽屬性。反之,由於扶她的身體其他部分皆展現了女性之陰柔,故乳房就不一定要誘大為巨乳,頭髮亦不必為長髮。亦基於在畫風與性別想像的相似性,變性人和扶她漫畫廣義上亦可以歸屬同類。

 

然而,在這意義下,扶她或變性人作為跨性別,就不見得是對男女性別二元的否定,反而是在肯定男性與肯定女性的基礎上創制新的性別。

 

我們先不要從基督宗教基要派的倫理學角度思考性別問題。性慾之展現,無論是在齊克果的《非此即彼》,或是在勞思光的《哲學問題源流論》的分類框架下,都是純然屬於「美學階段」或是「情意活動」之事,故不應以另一層次之倫理階段之準則論斷之。在這意義下,日本ACG作品之性別呈現,無論激H與否,皆是美學之事,關耶人叉事。美學之考慮,就是純然針對歡悅與痛苦之考慮,用儒學的說法,就是「飲食男女」、「食色性也」。

 

在一般的性別概念之下,就只有男女之二元劃分。這劃分本身是基於第一性徵,即性器官之差異;並因而延伸出第二和第三性徵的考慮。而吸引他人,引起性慾者,正是第二性徵和第三性徵。他者呈現,自我響往之,因而追求,欲取得之。九鬼周造在《粹的構造》用嫖客與妓生之關係解釋男女之情意活動,雖然有點另人噴飯(我亦經常戲稱九鬼的美學就是一套「叫雞哲學」)。但同樣活躍於大正時期的九鬼周造對性別的理解比起高畠華宵和伊藤松雄落後得多;他依然假設男為主動,女為被動,亦未有思考這種男女二分之正當性。⋯⋯

 

餘下內容請看收費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osts/ri-ben-man-hua-39448705

——

[1] Winston, Leslie, ‘Seeing Double: The Feminism of Ambiguity in the Art of Takabatake Kashō’, Rethinking Japanese Feminisms, Bullock, Julia C., Kano, Ayako and Welker, James eds. (Hawai’i: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2017), 134.

[2] Roden, Donald, ‘Taishō Culture and the Problem of Gender Ambivalence’, Culture and Identity: Japanese Intellectuals during the Interwar Years, Rimer, J. Thomas ed.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0),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