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戰疫(八):大敵當前,如箭在弦

第八章:大敵當前,如箭在弦

 

棒球場上正在舉行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對聖羅撒沙崙玫瑰學院的校際棒球決賽。由於此賽事直接決定聖嘉琳能否直接晉級入四強的淘汰賽,因此隊員們十分緊張。穿著黑色曳撒、紫芝眉宇、冰肌玉膚、牛高馬大的體育老師荊賀蘭,把長直髮紮成雲髻,跟漢文科老師朱昭聖公主一同站在教練席上,神情緊張;身為擊球手的儒雅滿頭大汗,雙手發抖。

 

「儒雅你怎麼手震了!集中精神一點啊!」站在三壘的譚畢哲公主對儒雅大喊。站在二壘的上原韋娜就大叫,說:「殿下!你怎可以對著擊球手大叫啊!你會令儒雅分心啊!」

 

於是站在一壘的山娜就大叫,說:「殿下,大人,你們都別吵了!」

 

儒雅受不了,大叫一聲:「你們好煩啊!」

 

三人你一言我一語,當然令儒雅分心了;投手把握機會,棒球如箭擦過儒雅眼前,落在捕手手上。

 

「好球!」

 

坐在觀眾席上的師生們甚為失落;當中以校長路濟亞修女猶甚,因為聖羅撒沙崙玫瑰學院的校長是她的死敵,如果聖嘉琳輸掉的話,路濟亞就面目無光。法文科老師、金髮美女加蜜兒.尼古耶就擁抱路濟亞,強顏歡笑的安慰她說:「校長大人,別擔心啊,還有兩球⋯⋯」

 

「好球!」話音未落,儒雅又失了一球。若這次她打不中球,就會三振出局了。站在加蜜兒身旁的歷史科老師朝倉保奈美,冷笑一聲,托一批眼鏡,手肘輕碰加蜜兒,說:「哈,看你的烏鴉嘴⋯⋯」

 

「你們要努力打氣才行啊!」素來喜歡裝模作樣,表情浮誇的地理科老師兼戲劇社指導老師張熙怡,這次換上了性感的啦啦隊低胸短裙裝,鵲笑鳩舞,動作古怪。路濟亞一面茫然,說:「你在跳求雨舞嗎⋯⋯」

 

「校長啊!這是啦啦隊的舞蹈啊!你們要跟著我一起跳才能鼓勵士氣!」

 

「我看你似是在跳結他他舞多一點⋯⋯」

 

「校長,我們跟著緊怡一起跳舞吧!」加蜜兒說罷,就跟著熙怡起舞。路濟亞就硬著頭皮,拉著保奈美的手,跟著熙怡一起跳舞。在教練席上的昭聖看見了,就對賀蘭說:「那四大痴女又發甚麼瘋了?竟然在跳起豔舞,教壞學生啊!」

 

「昭聖,別說到好像我們的學生本來很好似的⋯⋯」

 

「這時候你還有心情開玩笑!校際運動會裡我們棋藝組、武術組和劍擊組今屆都出局了,如果運我校的強項棒球也無法奪冠,將會影響我校聲譽!」

 

「你緊張也沒用,要對我們的學生有信心,儒雅是個優秀的擊球手,請你相信她。」

 

儒雅閉上眼睛,深呼吸,然後再睜大眼睛,猶如獅子盯緊投手;儒雅凌厲的眼神嚇了投手一跳。投手猶疑一下,回過神來,才敢投球;但氣勢磅礴的儒雅已經挫動了投手先前的氣焰,使她投球失準。儒雅把握機會,發出一聲獅吼,球棒命中棒球,「呯」的一聲將其打上九重天。

 

「全疊打!」裁判大叫;全場頓時起哄歡呼。路濟亞激動地擁抱熙怡、保奈美和加蜜兒,高聲歡呼,手舞足蹈。

 

觀眾席上除了兩校的師生外,還不乏家長,包括九龍府富商、李魯毛集團當主、華夏電視台大房(主席),也就是李儒雅的母親李玲瓏。人如其名,李玲瓏是個嬌小的凍齡熟女,黑髮雲髻峨峨,D級乳罩玲瓏浮凸。她身穿典雅的中腰襦裙,其兩位男妾昭明和正德坐在左右,為她撥扇和斟茶。身穿襦裙的華夏電視台的女主播利廣雅乘坐公司的私家車,趕到球場觀眾席,面見玲瓏,並向玲瓏呈上一份文件。玲瓏伸出纖纖玉手,一手接過文件,打開來看,說:「要你專程拿來,辛苦你了。這就是我要的證據;我們報導新聞,不能像隔壁電視台那個光頭佬一樣,把陰謀論當成事實報導。」

 

「可是,大人,這份太醫院流出來的報告不是指向陰謀論的方向嗎?報告裡說明,根據基因分析,SPACE-19根本是各種病毒的大雜燴,有可能是人造病毒⋯⋯」

 

「『有可能』,就直接報導說是『有可能』,不要說『必然』、『一定』。而且,你在報導這新聞時,措詞要謹慎一點,不要引起太大的恐慌。」

 

「可是,大人,我們做傳媒的工作不只是報導『真相』嗎?社會恐不恐慌與我們有甚麼關係?」

 

「哈哈,我來問你一個問題。」玲瓏笑著說:「你今天穿的內褲是甚麼顏色?」

 

廣雅面紅起來,尷尬地說:「大⋯⋯大人,你怎能問如此⋯⋯私⋯⋯私隱的問題⋯⋯」

 

「你說傳媒要追求真相嘛。」

 

「但是,大人,你知道我穿的內褲是甚麼顏色,與公眾利益有何關係⋯⋯」

 

「那你現在知道『公眾利益』的重要性吧?傳媒是要根據公眾利益向大眾詮釋真相。你的內褲是甚麼顏色根本無公共性,而且報導你內褲顏色也是侵犯了私隱,不道德。同理,你在報導SPACE-19病毒的時候,也要考慮公眾利益。」

 

「我明白了⋯⋯」

 

忽然,四周的歡呼聲浪蓋過了二人的對話。昭明興奮地躍起,說:「玲瓏,你看!儒雅打出全壘打了!」正德卻說:「但⋯⋯儒雅打那一球,好像⋯⋯正衝著我們而來⋯⋯」

 

「哎呀!」棒球「呯」的一聲打中廣雅的粉臉,使之慘叫一聲,倒在玲瓏懷裡。玲瓏接過棒球,笑著說:「你被我女兒打的棒球打中,中了頭獎,看來你今年走運了。」

 

「玲瓏,我們把棒球交還給儒雅,並恭賀她們晉級吧。」

 

「好的,廣雅你先回公司準備新聞報導吧。」「那小人先行告退。」

 

一眾棒球隊員達陣後,麗素公主、譚畢哲公主、高麗辭郡主、葉山娜和上原韋娜,馬上抱起儒雅,合力將其拋高慶祝。一眾老師亦跑到棒球場上,逐一擁抱和親吻隊員。即使素來跟畢哲關係不好的朱昭聖老師也難得擁抱畢哲,說:「你這小鬼,這次威風了。」賀蘭亦抱起儒雅,說:「儒雅,我早就說過,你做到的!我們晉級了!」

 

「儒雅!」玲瓏手持棒球,上前與儒雅擁抱。儒雅喜極而泣,接過棒球,說:「媽,我終於打出全壘打了!這是我在校際比賽的第一次⋯⋯」

 

「那這個棒球很值得紀念啊。你在上面簽個名吧。荊老師,我可以買下這個棒球嗎?」玲瓏問。賀蘭就說:「這要問校長⋯⋯」

 

「棒球就送給李大人你做紀念吧,大人一直贊助棒球隊開支,本校實在感激不盡。」路濟亞說。

 

「媽,我要跟隊員慶祝一下,今天會晚點回家。」

 

「沒關係,我現在也要回電視台,明天我們再吃飯慶祝吧。」

 

玲瓏離開後,畢哲就宣告她跟麗辭一早安排好的慶祝活動——在新京都俱樂部舉行派對,邀請所有棒球隊員出席。雖然畢哲和麗辭早已事先通知了所有隊員,但大家依然興奮不已。麗辭還對在場的老師們說:「你們是老師,也可以免費前來,不過如果你們想跟妓者深入交流的話,就得自費了。」

 

路濟亞就問:「你們請了甚麼人?」

 

麗辭說:「校長,派對裡不只有男人啊,有變性者,四大名妓啊,都是我跟殿下付錢請的。」

 

「正啊喂。」

 

昭聖聽見,勃然大怒,說:「喂!校長,你可是修女來的,怎可以⋯⋯」

 

「我脫掉修道服就是普通人啊!你少多事。」

 

昭聖說:「有沒有搞錯啊,你們的慶祝活動就是一起去找男妓玩樂?太傷風敗德了⋯⋯」

 

昭聖的樣子卻惹來路濟亞、加蜜兒、熙怡和保奈美哈哈大笑。加蜜兒拍著昭聖的肩膀,說:「昭聖啊,你這人真沒情趣,怪不得男人和女人都不喜歡你。」熙怡也以浮誇的聲線,用詠歎調唱道:「你啊~真沒情趣~」保奈美托一托眼鏡,說:「昭聖,我們在說的是課後師生的私下活動啊,這不到你這訓導處去管轄。」

 

「你⋯⋯」「昭聖,保奈美說得有道理啊,下課後的事情你就別管吧。」路濟亞說。昭聖氣壞了,無言以對。賀蘭卻說:「昭聖,你別掃興吧,你就跟著我們去,我保證你樂而忘返。」

 

新京都俱樂部是一座樓高三十層的中式宮殿。因為李家家教較嚴,身為大小姐的儒雅甚少踏足此煙花之地,因此對於大廳內猶如皇宮的雕梁畫棟嘖嘖稱奇。

 

「儒雅,你很少來這裡玩樂了吧?」麗辭問。儒雅尷尬地說:「媽根本不讓我到這種地方⋯⋯」

 

「那我來介紹一下吧,新京都是京城四大妓院之首,全國皆有分店,是達官貴人常到的娛樂場所。八樓以下的都是妓院娛樂設施,性工作者都是新京都的全職或兼職僱員,消費較便宜;以上就是住宅式酒店,大半都是自由職業的性工作者租住,當中不乏名模和豔星,收費可以很貴。今日我們在十樓訂了一間公主套房,請了四大名妓來,還有很多少男。」

 

「但房租不用錢嗎⋯⋯」

 

畢哲大笑,說:「哈哈,你以為我們是誰?我可是公主殿下啊。」

 

「所以呢?」

 

「難道你不知道嗎?皇室是新京都俱樂部的股東之一,以本公主名義租房根本不用付錢。」

 

儒雅苦笑,說:「你們兩個真了解章臺楊柳的運作啊⋯⋯」

 

畢哲又問僕人明秀:「明秀,你是否找來了男孩陪酒?」

 

「殿下,安東去了門外帶男孩進來⋯⋯看,他們來了。」安東推開玻璃門,帶著十幾個身穿校服的初中和高中美男進來。儒雅驚訝,問畢哲:「這會不會很貴啊,你們已經請了四大名妓⋯⋯」

 

畢哲說:「不一樣,這些只不過是相熟的援交少男,誰想與他們深入交流就自行付錢,已講好價是每小時一千漢元。」

 

麗素馬上認出了安東身後的一個金髮碧眼美男,正是上次跟她在宮中共赴巫山的米高。麗素眼前一亮,馬上上前擁抱他。

 

「我們先上房吧。」

 

因為大堂只有六部升降機,老師們先進了升降機,因此畢哲等學生就只好在大堂等候升降機。有一群成年的少女和少男上前搭訓,希望他們亦能夠被畢哲等孩子看中,參與這群皇室貴族的派對。黑人女模特兒梅西德絲首先走上前;安東一眼就認出她,甚為意外,說:「你不是名模梅西德絲嗎?怎麼也會在大堂拉客的?」

 

「哈哈⋯⋯咳,小帥哥,有買我的全裸寫真集看嗎?」梅西德絲說著,咳了幾聲。

 

安東冷笑,說:「沒有,我在書店看了幾眼就放下來了,我對女人沒甚麼興趣⋯⋯」明秀打斷安東,說:「對啊!安東只喜歡壯男,或是巨根扶她⋯⋯」

 

安東不悅,面紅起來,斥責明秀說:「喂,安東,你別多事⋯⋯不要將我的嗜好四處宣揚!」利奧卻拍著安東的肩膀,說:「安東,你怎麼現在如此害羞啊,平時你面對畢哲殿下時卻是小鳥依人的啊⋯⋯」

 

「但我可是名模呢,我們可以只是簡簡單單的對食一小時,收費二千元⋯⋯」

 

瓊軒不耐煩了,驅趕梅西德絲,說:「走啊,我們的大佬安東說不喜歡女人啊!快走啊!」

 

「吵甚麼了?」聽見男僕們在後面吵吵嚷嚷,畢哲就麗辭回頭察問所謂何事。梅西德絲認出二人是譚畢哲公主和高麗辭郡主,興奮不已,馬上向她們拋媚眼,解開衣領,袒胸露臂,勾引二人,說:「殿下,想出火嗎?」

 

「哇,你老母啦,本公主來不是找你這種無雞雞的老女人⋯⋯」

 

「可是,殿下,我是名模⋯⋯咳⋯⋯咳咳⋯⋯」梅西德絲說著,又再次咳嗽起來。畢哲掩面,說:「你衛不衛生啊,咳嗽就掩口啦!本公主才不要你這種黑人老女人啊!讓開!」說罷,畢哲的近衛陸綺華就粗暴地推開梅西德絲,請當定步入升降機,前往公主套房。房間內有兩個客廳,一左一右;又有多間睡房,有澡室,有陽台,有空中花園,裝修參照皇宮,錦帳羅幃,金壁輝煌。穿上性感校裙的劉近嵐、成星凜、川上蘭子和蕭雪奈馬上簇擁而上,擁抱畢哲和麗辭,與之親熱,恭賀她們棒球隊大勝。接著一群身穿校服、龍眉鳳目、皓齒朱脣的男孩亦進入客廳。老師們被安排到左廳,而學生們則前往右廳。瓊軒、安東和明秀帶著少男們先到左廳,讓一眾老師挑選,然後才到右廳。這時右廳已經奏起了樂聲,麗辭和畢哲已經分別把川上蘭子和蕭雪奈拉到一邊風流快活,麗素則在陽台跟米高親熱。平日嚴肅地韋娜變得喜躍抃舞,攬著一高中男生,拿起米高峰高唱卡啦OK。儒雅卻尷尬地拿著酒杯,坐在沙發一角,直到安東強行把她拉到一個森美的胸肌前;森美金髮上散發出來的香氣使儒雅獸性大發,無法按捺,與之激吻,逗得安東、明秀和瓊軒哈哈大笑。右廳之內,人人鳧趨雀躍,樂不思蜀,直到門鐘響起。

 

「煩死人了,誰按門鈴啊?」身為畢哲近衛的綺華本應在門外站崗看守;然而,她卻脫掉內褲,在走廊裡跟裸男嬉戲;即使前來應門,亦毫不遮掩下體,繼續跟那美男親熱。不過當她一開門,就馬上後悔了。

 

「大人!」綺華沒想到本德和天娜會忽然出現。除了本德帶了部下監察御史袁莉敏前來以外,他們身邊就無其他隨從。天娜驚見綺華露出下體,就大罵:「哇,綺華,你有沒有搞錯啊?你這色鬼扶她,竟然只顧沉醉男色?你不是要保護畢哲的嗎?」

 

綺華甚為愕然,馬上尷尬地遮掩下體問:「兩位大人怎麼來了?我沒想到兩位大人也好男色⋯⋯」

 

天娜怒斥:「好你個頭!我一定向莉莎投訴你⋯⋯」

 

本德卻冷笑一聲,說:「哈,綺華,你的身材還不錯呢。不過我現在無時間跟你開玩笑了,我來是有要事。」

 

「大人要找畢哲公主或是令千金韋娜嗎?」

 

本德說:「非也,聽說她們的老師荊賀蘭也來慶功了。我有事找她。」

 

「她在左廳。」

 

「你帶我去找她吧。」

 

本德、天娜和敏莉一進左廳,只見室內燈光暗淡,播放著森巴音樂,舞池中隱約看見路濟亞、熙怡、加蜜兒和保奈美跟四個婀娜多姿的美男跳舞。本來抗拒的昭聖,才喝了半杯威士忌,就性情大變,一絲不掛的在沙發上跟黑人壯男翻雲覆雨。敏莉只是在漆黑的房間裡隱約看見一個又一個赤裸的身影,面上卻毫無愧色,馬上找到賀蘭,請她出去較為安靜的陽台,說有事要找她;賀蘭就光著身子,出去陽台晉見本德。本德看見賀蘭赤身露體,只是側目,未有多言。但天娜卻生氣地斥責她:「你為人師表去鬼滾都算了,怎麼晉見本官時也不掩飾一下下體?本官不想欣賞你的雄風啊!」

 

賀蘭抽一口煙,冷笑一聲,說:「哈哈,大人,草民不是你的下屬呢,臣的正式身份是老師啊,請大人注意措詞。」

 

「你⋯⋯」

 

「天娜,算了,我來跟她說。」本德說。「打斷你交歡真不好意思,可是有任務要請你幫忙。事成後,就算你要陛下的後宮侍寢,陛下也願意答應。報酬方面為五十萬漢元,如有意見,本官可以再向陛下反映。」

 

敏莉將聖旨遞給賀蘭,賀蘭打開一看,說:「哈哈,甚麼?開普勒朝廷被滲透了?哎呀,天娜大人,怪不得你一進來就發脾氣啦⋯⋯」

 

「你很想看我真正發脾氣的樣子嗎?」天娜伸手,想抓住賀蘭的脖子,但身手敏捷的賀蘭順勢一拉,將高大威猛的天娜摔倒在地。本德扶起天娜,又斥責賀蘭,說:「夠了!天娜是開普勒皇室貴族,你身為武班騎士,竟如此無禮,是以下犯上!請你注意一下。」

 

「哈哈,既然大人不喜歡開玩笑就算了。這件事,請大人叫陛下放心吧,我們林衡武俠團辦事,從來沒令大人和陛下失望,我們都不是第一次查案和找人了。」

 

「緊記,要活捉,不要殺死他們。」

 

「可用刑嗎?」

 

「陛下想親自拷問他們,不過陛下沒禁止你對他們用刑,所以我想這問題不大。那報酬方面你沒意見嗎?」

 

賀蘭笑語盈盈,左手遮掩下體,對本德拋媚眼。天娜不悅,斥責她說:「大膽!你這變態扶她竟性騷擾大人⋯⋯」

 

本德苦笑,說:「算吧,誰叫本官長得太俊俏了⋯⋯事成後,到時本官會到你府上答謝你的。」

 

「說起來,大人,今天令千金棒球賽的表現優秀,大人未能前來觀賽真是可惜⋯⋯」

 

「韋娜也在嗎?」

 

「是啊,不過恐怕你會生她氣了,她在右廳跟男妓親熱⋯⋯」

 

兩廳的陽台乃相通的;忽然韋娜跟兩名高中男生拉開趟門,光著身子走出陽台風流快活,卻迎面遇上本德。韋娜驚見自己的父親出現,大驚失色,不知如何解釋是好。本德搖頭,說:「這兩個帥哥是誰?」

 

「爸⋯⋯」

 

本德歎了一口氣,說:「你都已經不是小孩了,你跟誰有肌膚之親,我也不管了,但請你注意安全。還有,恭喜你今天棒球決賽贏了冠軍,不過我要回都察院了,下次才跟你慶祝吧。」

 

「是⋯⋯是的⋯⋯」

 

「我們先走了。」

 

本德揮袖離去,跟敏莉乘坐升降機到大堂離去;然而,他們卻在大堂裡遇上一群模特兒。本德沒想到竟然新京都這種豪華俱樂部也會有性工作者在大堂拉客,就問敏莉:「怎麼他們會在大堂裡拉客的啊?」

 

「大人,因為瘟疫消息傳出後打擊了消費意欲,新京都的人流也少了⋯⋯」敏莉話音未落,忽然黑人女模特兒梅西德絲擠過來,向本德拋媚眼,說:「文大人,你好,我是超級模特兒梅西德絲,你想出火嗎?五千元一小時⋯⋯咳咳⋯⋯」

 

敏莉一看見梅西德絲咳嗽,馬上拉開本德,怕梅西德絲不知是患上甚麼疾病,會傳染本德。

 

本德冷笑一聲,搖頭說:「不想。」惱羞成怒的梅西德絲就抗議,說:「難道大人嫌棄我是黑人女子嗎?黑人的生命也很重要!」

 

本德淡定地回答,說:「不,我只是嫌棄你而已。」敏莉就推開梅西德絲,說:「你這臭雞癲夠了沒有?你看不見我也是黑人嗎?我有資格趕走你了吧?」

 

「你這聲線低沉的變性人根本是歧視女性⋯⋯咳咳⋯⋯」

 

「你咳嗽就別出來啦!大人不喜歡女人啊,你快滾!」敏莉再次推開梅西德絲。天娜聽見敏莉衝口而出的話,哈哈大笑。本德面紅了,說:「喂!敏莉!誰說我不喜歡女人⋯⋯」

 

被敏莉推開的梅西德絲咳嗽得愈來愈厲害,甚至還站立不穩,意識迷糊,氣來氣喘。敏莉以為她在惺惺作態,就說:「你別惺惺作態,假裝可憐,快滾。」

 

「等一下,她好像有點不妥。」本德說著,敏莉就忽然倒地。眾人大嚇一驚,馬上彈開。天娜就說:「她⋯⋯她怎麼了?她不會是⋯⋯中了瘟疫吧?」

 

本德說:「快⋯⋯快叫救護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