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戰疫(七):派系愛爭鬥,無視大陰謀

第七章:派系愛爭鬥,無視大陰謀

 

太空瘟疫的疫情不但未有受控,反而開始在華夏帝國、高麗帝國和大和帝國出現擴散;最初采文以為病毒來源是開普勒太空站,並認為只要把太空站回來的人隔離七天即可控制疫情,但事與願違,開始出現部分未曾到過太空站的臣民感染太空瘟疫。

 

由於倩影對於科學家們極不信任,加上主管衛生事務的李施贈醫生患上太空瘟疫而卧病在床,因此倩影就決定將防疫工作交由完全沒有衛生或醫學背景的陸軍都督封百合主管,以貫徹高倩影內閣用人唯親的一貫作風。身為華胄,百合雖然傲睨一世,卻總是藏奸賣俏,深藏不露,總是令采文誠惶誠恐,擔心此人會否突然玩甚麼手段。倩影為了壓制采文,委派百合到太醫院列席防疫指揮中心的會議,又拉攏對采文不滿的爾雅,結黨營私。但令采文更感到雪上加霜的,除了是因為疫情惡化以外,還是因為在科學家團隊上又增添了一個麻煩人物。

 

采文來到皇宮西邊的白虎門,恭迎高麗帝國御醫、韓醫許俊。由於高麗帝國疫情惡化,高麗女皇與華夏女皇譚傑靈商議後,就委派了高麗首屈一指的針灸聖手許俊前來協助華夏的科學家商議對策。中年的許俊卻是一個囂張跋扈的大漢,看不起比他年輕的采文。采文恭請他到太醫院,先向一眾醫生簡述當前高麗帝國的疫情。但許俊沒等采文完成介紹,就打斷采文,箕踞而坐,說:「高麗帝國目前已有二百三十名確診患者,全部在漢陽,所有個案都是太空站工作人員或其密切接觸者,全部已被隔離,所以我們高麗肯定不會出現社區爆發。不過呢,高麗與華夏唇齒相依,萬一因為華夏防疫失當,而令瘟疫傳染至我國就無謂了。所以陛下叫我來教大家如何應對太空瘟疫⋯⋯」

 

「教?他以為自己是誰?還不只是個只會讀八股文的巫醫⋯⋯」利爾雅對於囂張的許俊深感不滿,向得民抱怨。得民卻說:「你最好別得罪他,他好歹也是高麗名醫,是高麗女皇陛下派來的使臣⋯⋯」

 

「其實太空瘟疫這種溫病,是由於體內有寒毒。《傷寒雜病論》曰:『中而即病者,名曰傷寒;不即病者,寒毒藏於肌膚,至春變為溫病,至夏變為暑病。』如今正好是春天,所以才爆發瘟疫。『凡治溫病,可刺五十九穴。又身之穴三百六十有五,其三十九穴灸之有害,七十九穴刺之為災,并中髓也。』所以我們應對患者針灸⋯⋯」

「許大人,等一下⋯⋯太空瘟疫恐怕不能當成是傷寒病而醫治之⋯⋯」采文的質疑引來許俊指責,說:「你懂《傷寒論》嗎?溫病暑病通通都只是傷寒隨季節變化所致!」

 

「臣學的是溫病學派及漢西醫學結合。據明吳又可《溫疫論》稱,崇禎末年正由於不少醫師誤以治傷寒之法治溫病而病死者甚眾。溫疫四季皆有,而是次太空溫疫,是冠狀病毒引起的病毒性肺炎。《溫疫論》曰:『夫溫疫之為病,非風、非寒、非暑、非濕,乃天地間別有一種異氣所感。』所謂異氣或癘氣,就是西醫所指的細菌或病毒,所以診治方向應是⋯⋯」

 

「荒謬!明明古書已經說了⋯⋯」

 

「大人不如先聽聽西醫的報告。赫爾塔,請你報告一下目前情況⋯⋯」

 

赫爾塔托著眼鏡,顫顫驚驚地說:「根據目前DNA分析,引起太空瘟疫的冠狀病毒SPACE-19與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及愛滋病毒非常相似,所以未必是來自外太空,甚至更有可能是人工基因編緝的產物而非自然基因突變⋯⋯」

 

此時百合終於打破沉默,放下茶杯,說:「請大家留意,陛下和首相大人皆認為『基因編緝』說會引起臣民恐慌,以為華夏帝國受到恐怖襲擊,所以請大家不要向外公布此一假說,否則將視作叛國罪處理。」

 

眾人聽見,面色一沉。采文卻點頭說:「大人的說話有道理,我們有責任維持社會穩定。防疫措施方面,爾雅你有何建議?」

 

「戴口罩、勤洗手,可阻止病毒透過飛沫傳播。」

 

「戴口罩?荒謬!」許俊說。「你要庶民跟醫護人員搶防護裝備嗎?」

 

爾雅反駁,說:「難道許大人認為庶民性命不及醫護人員性命重要?」

 

采文就說:「我想,為免民間與醫護人員爭奪防疫物資,我們可以建議士庶蒙面即可。防病毒的口罩、眼罩、手套等,就留給醫護人員吧。」又問爾雅:「你在醫院有甚麼新的統計數字嗎?死亡率如何?」

 

爾雅就說:「目前死亡率約為2% ,昨天醫院裡有六人因太空瘟疫病逝。然而,部分病人卻有自行康復的跡象。溫迪皇妃殿下與韓安娜博士昨日已退燒,今日只有輕微喉嚨痛。我們會再為她們進行病毒測試。同時,包括艾莉皇妃在內,百多名在瀛洲上被隔離而無病徵但確診者,以及未確診隔離者,亦會在今天再次接受測試,如果呈陰性反應,即可放行。但目前醫院還有重症患者仍未有起色⋯⋯」

 

「那就給他們針灸吧!」許俊的說話引來爾雅的冷笑及不屑的眼神。爾雅說:「抱歉,大人,我們是做科學研究的,不是求神問卜的,我不相信在人皮膚身上刺幾下有甚麼作用。」

 

爾雅的話觸怒了許俊。許俊火冒三丈,走上前,指罵爾雅:「你夠膽再說一次!」

 

「你們韓醫、漢方醫學都是沒有科學根據的自然療法而已。用類固醇治病再是可行方法⋯⋯」

 

「類你老母啊!」許俊突然一掌摑向爾雅;爾雅不甘示弱,馬上還他一巴掌。禁軍侍衛馬上上前,強行將二人分開。百合看見二人打架,嘴角上揚,投以輕蔑的眼神;采文見情況失控,便說:「會議結束,請大家回去崗位各自研究。我希望漢方醫學組與西方醫學組的成員能夠互相尊重,團結一致,不要再互相辱罵,當前病毒才是我們的敵人⋯⋯」

 

可是爾雅和許俊依然繼續大吵大鬧,互相叫罵。「巫醫!」「庸醫!臭婆娘!」「老頭子!山番!」采文受不了,只好步出會議室,趕快逃離這荒誕的場景。百合卻拉著采文,笑語盈盈對她說:「蔡醫生,如果你主持不了大局,我可向陛下和首相大人反映,你可以休假,我會任命利博士接管你的職務。」

 

「不⋯⋯不必了,我跟赫爾塔要向面聖,失陪!」

 

太醫院會議結束後,采文和赫爾塔馬不停蹄的前往瀛洲,為島上被隔離者再次進行病毒測試。二人穿上全副保護衣,來到東瀛館,請艾莉皇妃坐下,張開嘴巴;采文把一棉花棒伸入喉嚨塗抹,拿取樣本,然後交給赫爾塔進行快速測試;十五分鐘後,赫爾塔公佈結果,宣佈島上所有被隔離者對病毒呈陰性反應,已經痊癒。艾莉欣喜萬分,馬上擁抱采文,問:「我可以出去了嗎?我可以出去了嗎?」

 

「殿下⋯⋯你冷靜一下⋯⋯你還得先洗澡再更換衣物。不過,請殿下你注意,三天後殿下必須到太醫院覆診,因為殿下身上擁有對SPACE-19病毒的抗體,很可能會成為研發疫苗的關鍵。」采文說。

 

「溫迪和安娜是否已經出院了?」

 

「是的,她們已經康復了。殿下請盡快更衣,陛下還要召見殿下和我們到乾坤殿開會。」

 

「吓?又開會?」

 

「臣不是說過嗎?兩位陛下要求召開一個緊急的疫情應對會議。」

 

「但我才剛完成隔離⋯⋯」

 

「那不就對嗎?殿下應該回復正常工作了。」

 

艾莉失落地前去洗濯室洗澡,換上維多利亞洋裙,跟赫爾塔和采文走過登龍橋;但她一見杰娜、溫迪和安娜站在橋上迎接她,就欣喜雀躍,飛奔到她們懷裡,逐一擁抱、激吻,更急不及待要解開杰娜的龍袍。杰娜就尷尬地說:「你用不著如此性急吧,這裡是橋上呢,怎能在大庭廣眾⋯⋯」

 

「陛下,人家忍了兩個星期啦!」艾莉大叫起來。

 

「你別只管著享樂,你現在康復了,我們現在得去開會⋯⋯」

 

「陛下啊!別說公事好嗎?」艾莉撒嬌說,解開杰娜的衣領,使其雙乳外露。站在後面的尚食伊莎貝拉跟一眾變性和女裝少年宮女大笑起來。杰娜哭笑不得,反詰宮女們,說:「你們笑甚麼?還不扶皇妃殿下?今晚你們的後庭有禍了,艾莉忍了兩星期,一定會獸性大發⋯⋯還有,給朕打電話,叫實櫻明天入宮⋯⋯喂!艾莉!別脫掉朕的內褲!」

 

「那麼陛下還去乾坤殿開會嗎?」赫爾塔問。杰娜就說:「你⋯⋯你們先去,跟傑靈說,我要先寵幸艾莉,很快完事。溫迪和安娜跟你們先去吧。」

 

馬車離開東北的瀛海,順著皇宮東邊的大道龍陽道,一直南下,穿過多座江南與嶺南園林,經過東宮外牆,到達朱甍碧瓦的乾坤殿,在九龍頭噴水泉前停泊。中西合璧的乾坤殿樓高三層,嶺南飛簷瓦頂上有精巧的十二生肖浮雕,中式綺窗受到歐陸的牆身、羅馬拱門與希臘圓柱拱衛。宮殿內有一百多間廂房,殿堂雕梁畫棟,寢室錦帳羅幃,然而陳設清雅絕塵,走廊牆身和天花色調柔和;長廊牆壁上所懸掛的西洋畫或是東洋畫,皆無半點靡麗或炫富的氣味,而是典雅地呈現天下各地的湖光山色、民俗風貌或歷代帝王將相。明莉引領采文和赫爾塔穿過長廊,進入猶如維多利亞時期火南豪華車箱一樣的升降機,請她們進去坐在紅色的沙發上,送她們到三樓,再穿過走廊,才到御書房。尚宮蘇珊娜為她們傳話,等傑靈傳令下來後,明莉和蘇珊娜才引領采文和赫爾塔進殿,先向座上的傑靈女皇、杰娜女皇和紀文皇夫下拜;然後才向會議桌席上的禁軍都督劉莉莎、右都御史文本德、禁軍同知巴里杜邦、通政使上原志美和外星儀衛正天娜行禮。

 

「杰娜跟艾莉還沒來嗎?」傑靈問。赫爾塔就尷尬地說:「啟稟陛下,由於艾莉皇妃殿下隔離期間禁慾多時,慾火焚身,所以⋯⋯」

 

傑靈大笑,說:「床事是要事,就讓她先做吧。」

 

傑靈吩附采文再次將報告書上對病毒基因分析的內容向眾人簡報。此時杰娜和艾莉的馬車經來到乾坤殿,但杰娜和艾莉還在馬車裡翻雲覆雨。前來迎接的蘇珊娜聽見馬車不斷搖晃,叫聲不絕,就問杰娜的近身宮女伊莎貝拉:「陛下和殿下搞甚麼鬼啊⋯⋯御書房的會議已經開始了。」

 

伊莎貝拉掩面笑著說:「現在艾莉皇妃殿下被隔離多日,現在慾火焚身,所以陛下要滿足一下皇妃殿下。」

 

「那你得催促陛下快點完事,開會過去再來一發吧。國事跟床事同樣重要,天子要懂得時間分配。」

 

伊莎貝拉點頭同意,就轉身輕敲車門,問:「請問陛下⋯⋯」

 

「啊,朕快射了,你別催!」

 

「臣⋯⋯臣遵旨。」

 

宮女們聽見杰娜的叫聲,皆不禁笑起來。狼狽的杰娜跟艾莉衣衫不整的步出馬車;伊莎貝拉和蘇珊娜怕她們赤身露體,就為她們蓋上毛巾,急忙扶二人進殿,直接帶她們到御書房。御書房裡眾人看見杰娜和艾莉衣衫不整、頭髮篷鬆,反應各異。身為在開普勒朝廷工作的人類科學家、欽天監監正韓安娜,以及開普勒皇室禁軍的司令官、外星儀衛正天娜常常直言艾莉荒淫無道,故異口同聲的開口直諫二人「成何體統」。同樣是科學家的溫迪皇妃卻同情與理解艾莉的生理需要,因而未有多言,只是苦笑。刻板的本德和志美對於杰娜和艾莉的醜態當然深感不滿,但礙於杰娜是開普勒星人的君主,不是他們直屬的君主,他們的角色尷尬,不應直諫,故沉默不語。被打斷報告的采文和赫爾塔神情尷尬,目瞪口呆。莉莎掩面,假裝看不見;只有巴里、紀文和傑靈大笑。

 

「杰娜、艾莉,辛苦你們了,請上座。」傑靈請杰娜坐在自己右邊。「她們的報告都差不多了,你們之後再看報告書吧。現在是提問時間⋯⋯紀文,你好像有問題要問?」

 

紀文收起笑臉,咳了一聲,回過神來,故作正經,問采文和赫爾塔:「你們認為這病毒是人工製作的可能性大嗎?」

 

采文和赫爾塔對望而視,想了一會,采文才說:「殿下,我們無法排除這個可能性。」

 

歡樂的芳香頓時在御書房裡煙消雲散,取以代之的是的凝重的氣味。

 

傑靈和杰娜先吩呼自己的所有侍衛和宮女退下,然後莉莎、巴里、本德和志美把陽台門關上、窗簾拉下,左右觀望,確保無人偷聽以後,才回到原位坐下。莉莎嚴肅地對采文和赫爾塔說:「接下來陛下對你們說的,都是國家機密,如有洩漏,殺無赦。」

 

「遵⋯⋯遵命⋯⋯」

 

杰娜問傑靈:「你不如直接跟她們說清楚吧。」

 

傑靈點頭,問:「你們兩個有沒有過漢口731實驗室?」

 

采文和赫爾塔搖頭。傑靈就繼續說:「這件事,其實朕也是前幾天才告訴都察院和禁軍,你們聽了以後,千萬不要洩密。」

 

紀文提醒傑靈:「你不用向她們提及太仔細的內容,讓她們知道應該知道的事情就好了。」

 

傑靈點頭,說:「去年,陸軍都督府曾資助漢口731實驗室,項目直接向朕匯報。可是,漢口731實驗室因為私自進行未經批准的蝙蝠基因改造生化武器實驗而被朕親自下令關閉;但事情走漏了風聲,當陸軍都督府到達實驗室時,實驗室已經⋯⋯」

 

紀文輕輕拍了傑靈的肩膀一下,提醒她不要多說些采文和赫爾塔不應知道的事情。杰娜補充說:「實驗室人員失蹤,文件和基因樣本都失竊。所以我們懷疑是次病毒是漢口731實驗室的實驗人員製造出來的生化武器。因為參與製作生化武器的實驗室人員大半都是開普勒星人,所以此事甚為敏感,一直以來我們都沒有向外公佈。」

 

赫爾塔說:「恕臣直言,兩位陛下的猜測仍欠缺科學證據。目前並無證據證明SPACE-19病毒為基因編輯產物;再者,若真與陛下所言,SPACE-19為漢口731實驗室所製作的生化武器,為何他們不以此發出聲明,恐嚇或勒索陛下呢?」

 

杰娜說:「你說得對,所以,朕希望你們二人能夠查明SPACE-19病毒是否人工製造的病毒。因為現在艾莉已經完成隔離了,所以根據朕和傑靈之前的協定,防疫小組會議會改為由艾莉主持。你們二人可以專注醫學研究工作,無須理會那些政治鬥爭。」

 

「但首相大人⋯⋯」

 

傑靈說:「朕一早已通知倩影,她不敢反對。朕相信科學家管科學家是最好的安排。」

 

艾莉滿有自信地說:「哈哈,對啊,要知道本宮也是個出色的地球生物學家!所以呢⋯⋯你們研究進度直接向本宮匯報就行了!你們要甚麼資源本宮都會安排,要少年有少年,要少女有少女,經費不用擔心⋯⋯」

 

杰娜苦笑,問:「艾莉,這跟少年少女有甚麼關係啊?」

 

「那⋯⋯科研人員也要出火輕鬆一下的啊!」

 

「算了。還有,溫迪也會加入你們的團隊協助研究。」

 

「遵旨。」

 

「如無問題的話,采文、赫爾塔、溫迪、安娜,你們都先退下吧。」

 

艾莉補充說:「安娜、溫迪,你們在外面等我啊,我還未跟你們親熱⋯⋯」

 

杰娜說:「艾莉,你說話別那麼露骨好嗎?」

 

安娜、溫迪、采文和赫爾塔退下以後,巴里就焦急地對傑靈說:「陛下,你根本不必向那兩個傢伙交代這事情⋯⋯更何況,陛下你也是前幾天才將此事告訴我們!」

 

莉莎卻說:「巴里,你以為采文是外人嗎?你忘了她服侍陛下多久了?但是,陛下,我倒認為赫爾塔信不過⋯⋯」

 

杰娜卻說:「赫爾塔是開普勒星人科學家當中的頂級微生物學專家,朕不能不信任。」

 

天娜就說:「但陛下你也沒必要向我們開普勒朝廷上下都隱暪此事吧?開普勒星人犯事的話,外星儀衛司有責任執法,不能讓華夏朝廷自行處理。」

 

本德亦搖頭嘆息,說:「陛下,難道你不相信我們都察院嗎?怎麼過去一年來,都察院一直對此事蒙在鼓裡?查案不是我們特工的職責嗎?」志美亦說:「陛下,臣明白此事為國家機密,可是臣一直以為逮捕疑犯並非陸軍都督府的職權⋯⋯」

 

傑靈不耐煩了,拍案說:「你們別一人一句好嗎?聽朕解釋!朕不是不想跟你們說,而是⋯⋯」

 

莉莎露出妒忌的柳眉,說:「陛下還不是寵愛高倩影,才包庇她⋯⋯」

 

傑靈說:「你就儘管怪責朕吧,但若是重頭來一次,朕也是會如此行。當年是朕和杰娜批准倩影和百合成立漢口731實驗室的。只是朕和她們亦沒想到,那群開普勒星人科學家收了軍方的錢,卻不是根據朕以及軍方的意思去研究⋯⋯」

 

「本來陛下是要她們研究甚麼的啊?」巴里問。傑靈卻難以啟齒;紀文就笑著說:「傑靈,你前天第一次跟我解釋這件事的時候也是這副樣子⋯⋯」

 

巴里繼續追問:「陛下,到底漢口731實驗室本來是做甚麼實驗的啊?」

 

「的確,我們三人最初是要求漢口731實驗室做基因編輯的實驗,可是卻不是研發生化武器,而⋯⋯而是⋯⋯」

 

「而是甚麼啊,陛下?」

 

杰娜和傑靈尷尬地對望。傑靈說:「杰娜你說吧。」

 

「怎麼要我說?」

 

「那些科學家是你找回來的啊。」

 

「但這個提議是你想出來的啊!」

 

莉莎說:「兩位陛下啊,你們不交代清楚,我們怎樣查案啊?」

 

杰娜就說:「本來⋯⋯731實驗室的研究計劃是⋯⋯是研究用基因編輯技術,為士兵⋯⋯減⋯⋯減肥和增強⋯⋯性能力⋯⋯」

 

眾人不禁大笑。傑靈面紅了,說:「你⋯⋯你們⋯⋯笑甚麼啊!這都是為了提昇軍人的體魄⋯⋯」

 

「可是性能力不關事吧?」

 

杰娜說:「當⋯⋯當然關事啦!軍人也要為軍隊繁殖優秀的新力軍才行,所以朕才要求他們做這項研究⋯⋯」

 

紀文笑著說:「我總覺得你們兩個是為了私利而加進去的研究項目⋯⋯」

 

傑靈說:「你⋯⋯你笑甚麼!研究成功以後,你的下體和屁股也會受惠!總之⋯⋯半年過去後,百合揭發漢口731實驗室竟然拿著軍方的錢秘密進行病毒實驗,想研製生化武器,於是倩影先斬後奏的下了一項錯誤決定。」

 

莉莎問:「甚麼決定?」

 

傑靈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深呼吸,才說:「她決定派海陸空戰隊突襲實驗室,想把全體實驗室人員殺光。」

 

眾人聽見,十分震驚。本德立即說:「陛下,這可是違法啊!陸軍豈有殺人執法之權力?這可是都察院之職權⋯⋯」

 

杰娜補充說:「而且,正如朕所言,實驗室大半人員是開普勒星人,也就是說華夏帝國執法機關也不能單獨處置她們,必須交給我們處理。更何況陸軍根本不是執法機關。老實說,朕還在為此事生倩影的氣。」

 

天娜拍案,氣憤地說:「那死肥婆視法律如無物,太可惡了!我一定要將她綁起來鞭打⋯⋯」

 

杰娜說:「你看你這樣子,所以,朕那敢告訴你呢。」

 

傑靈說:「她派了兵才向朕密奏。但她的行動走漏了風聲,實驗室的文件和樣本都被逃跑的人員帶走,當日進攻實驗室時,他們只是殺了幾個人類,然後偽造成他們死於石油氣爆炸。」

 

本德說:「陛下,這是非法殺人啊!」

 

「朕知你一定這樣說,所以一直沒跟你提及此事。倩影殺人也是為了江山社稷⋯⋯再者,倩影和百合都是建國革命的功臣啊。」

 

本德說:「陛下既然打算包庇高大人和封大人,臣亦無話可說,只能從命,不就二人非法殺人一事作調查及檢控。可是,現在陛下打算如何收拾殘局?」

 

傑靈說:「朕始終懷疑這病毒是漢口731實驗室的舊部製造出來的,所以我才叫采文去研究病毒是否人為製造之可能性。而你們的工作,就是要捷足先登,活捉漢口731實驗室的人來,由朕與杰娜親自拷問,查證病毒是否他們所製造。朕很肯定倩影找到他們以後只會殺人滅口,然後公開宣稱病毒是人為製造,說自己殺死了華夏帝國最大威脅的恐怖分子,走出來領功;她對真相不敢興趣。但朕要知道的是真相。朕稍後就會給你們資料去調查。」

 

杰娜說:「正如之前所言,因為疑兇是開普勒星人,所以天娜你以儀衛正的身份配合華夏朝廷調查。留意,朕是說『配合』,不是要你『指揮』別人,請你好好聽文卿家的安排,他才是指揮。」

 

天娜無奈地說:「知道了。」

 

杰娜取出一份名單,說:「這是實驗室人員名單,當中不少是開普勒星人,現全部失蹤。」

 

本德恭敬地接過名單,仔細察看,發現漢口731實驗室共有近六十人,九成都是開普勒星人,負責人卻是一名人類,名叫石井思朗。

 

莉莎問:「陛下,石井思朗是誰?」

 

天娜說:「他是嫁給開普勒星人的人類,是個生化專家。生化武器開發完全是由他主導。」

 

志美問:「怎麼這群開普勒星人都是『F』字開頭的呢?」

 

天娜就說:「開普勒星人本有自己的名字。跟人類不一樣,我們的名字是用六位數的編碼。例如陛下的名字就是A-10000,我的名字是A-10003,麗素公主的名字是A11001。每一編碼之最大位數用二十六個字母,代表社會階級,A最高,Z最低。我們是皇族,所以以A開頭;萬位數與千位數代表是該家族之第幾代。陛下跟我是第10代,麗素公主就是第11代。至於個位數、十位數和百位數就是家族內的地位排名,可以因為升貶而更動。不過這系統太麻煩了,所以現在開普勒星人都人類化,改人類姓名了,例如開普勒皇室以佳林(Caelum)為姓。」

 

「那麼F字頭是甚麼意思?」

 

天娜說:「就是說這群開普勒星人都不是貴族,F只是士族,F以下都是庶民。但是⋯⋯陛下,你說她們都失蹤了一年嗎?」

 

杰娜說:「是的。」

 

「那不可能啊,開普勒星人如果失蹤,主管外星人戶藉的開普勒內政部韓安娜博士會知道,然後會通知太空都統使司尋人⋯⋯但這些名字,我從沒印象她們是失蹤人口。」

 

杰娜說:「這就是說,太空都統使司或是其他開普勒朝廷衙門有人刪改資料庫吧。朕已從資料庫開過,這些開普勒星人名字竟然查無資料,也就是說有人為了協助這群開普勒星人改名換姓而刪去她們的訊息。能夠做這種事情的,一定是朝廷內的高官。」

 

天娜驚訝地說:「難道我們早已被滲透了嗎?」

 

「恐怕是,所以要外援來查案。」

 

本德就說:「請陛下放心,一如既往,都察院會請林衡武俠團的荊賀蘭進行調查。」

 

天娜問:「甚麼是林衡武俠團?」

 

傑靈說:「林衡武俠團是朕的御用刺客團。簡單來說,朝廷不便出手的事,就找他們做。他們的刺客成員不是朝廷命官,有正職掩人耳目,例如荊賀蘭⋯⋯」

 

巴里問:「荊賀蘭?那扶她妹子不是已經金盤洗手,只是聖嘉琳的體育老師和武館老闆嗎?」

 

莉莎就斥責巴里說:「巴里,你真是個白痴!體育老師只是陛下安排給她掩人耳目的身份而已!你可不可以說話前動動腦筋?」

 

「你又罵我了!」

 

「好了,莉莎、巴里,別吵了,你們馬上就行動吧。」「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