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其實我也很討厭我自己

說實話,其實我也很討厭我自己

 

我確實是一個卑賤過「地底泥」的學生。

 

六年以來,我時常受盡同學的冷眼、辱罵和欺凌,他們的不仁早就使我對這些所謂的「同學」感到麻木。

 

我相信每位同學也很期盼學年末公佈的編班結果,我也是。也堅信所有同學的願望都是希望與要好的朋友編為同一班,在班上有個照應。可惜,每一次的分班我也不能與好朋友同班,我覺得上天在玩弄我。開學後,果真沒有一個同學願意跟我交朋友,沒有同學接納我在班上的存在;結果,我在就讀的班級上當了五年「獨行俠」。

 

我時常安慰自己,在班上沒朋友不要緊,我還有鄰班的朋友啊!我從來沒責怪自己。不過,總有同學恃著他們人多勢眾而選擇欺負我。

 

我面對過不少被同學霸凌的事件,例如中二時被同學無故地改花名、被人「整古」,雖然我偶爾也會悶悶不樂,但在大多數時間我會忍氣吞聲,因為我仍期望這一場鬧劇能早日完結,可惜這場鬧劇依然繼續,從沒停止。

 

我有否想過結束生命?當然有!我相信在這世上從沒有任何一人沒有想過要結束生命的念頭。我曾考慮在二十一樓的天台跳下來以謝天下,不過卻被保安阻止了,後來我也沒有多想了。

 

那段時間,我每天回到家裡都只懂對著整個細小的客廳大呼小叫、擲杯到客廳旁父母的睡床上,我彷如一名精神病人般頓時陷入精神崩潰狀態。

 

現在,這些事情對我心理造成沉重的負面影響。比如說,我對別人的悄悄耳語感到敏感,容易地察覺有人在背後談論我的是非。只要有人一提起我的名字,無論是多細微的聲音,我都能聽見。

 

第二個影響就是覺得周遭的人都厭惡我。例如上一次到訪他校應考公開試時,看見兩位女老師在竊竊私語,好像在評論我。當時我在想,我跟他們素未謀面,為甚麼要暗中取笑我呢?我感到無奈。

 

至少,我認為以上種種事情已經摧毀了我的內心。我是一個不善辭令、率直的人,我不奢求能和所有同學成為朋友,我只盼望我的中學生活是和平融恰的。這個卑微的願望,直到畢業這年雖然達成,但太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