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戰疫(五):迷信假希望,妖道真恐慌

第五章:迷信假希望,妖道真恐慌

 

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的校鐘聲響起,學生紛紛回到課室上哲學與宗教科。相對於平日的課堂,今天宋弘道老師輕鬆得多,因為今天無須講課太多,而是由學生做閱讀理解的小組功課報告。譚畢哲公主跟葉莉娜公爵的女兒葉山娜公爵同組;她們選了東漢孝順帝永建元年春正月甲寅的詔書為閱讀材料,向同學匯報其分析。葉山娜站在教壇前,輕撥金黃色的秀髮,以甜美的聲線誦讀原文:

 

「先帝聖德,享祚未永,早棄鴻烈。姦慝緣閒,人庶怨讟,上干和氣,疫癘為災。朕奉承大業,未能寧濟。蓋至理之本,稽私德惠,蕩滌宿惡,與人更始,其大赦天下。賜男子爵,人二級,為父後、三老、孝悌、力田三級,流民欲自占者一級;鰥、寡、孤、獨、篤缮、貧不能自存者粟,人五斛;貞婦帛,人三匹。坐法當徙,勿徙;亡徒當傳,勿傳。宗室以罪絕,皆復屬籍。其與閻顯、江京等交通者,悉勿考。勉修厥職,以康我民。」

 

然後畢哲就滿有自信的開始報告,說:「古人視疫癘上天降罰,故凡有瘟疫流行,必大赦天下。視瘟疫為天罰一說,與聖教相符。經云:『干上主震怒、疫癘流行兮』(詩篇106:29)。故此古人畏天之道德與宗教情感使皇帝寬刑省法,可見畏天之好處⋯⋯」

 

「哈哈,這種分析真膚淺!」梅州李氏的大小姐李儒雅輕搬黑髮,恥笑畢哲,說:「第一,瘟疫不必為天罰,可以只是古人不重視衛生之故。第二,視瘟疫皆為天罰乃助長迷信妖道,無助以科學解決疫情。」

 

畢哲惱羞成怒,反駁說:「大膽!你竟頂撞本公主!你知不知道經上說『寅畏上主則智慧、守其命令則聰明兮、榮光恒存兮⋯⋯』」

 

班長沈道明投以不屑的眼神,加入批評畢哲,說:「我們的報告剛才不是說了嗎?東漢末年太平道正是利用瘟疫為名,視之為天罰,宣揚迷信,聲稱蒼天已死、黃天當立,引起禍亂嗎?」

 

「怎能相提並論呢?我在說的是皇帝,不是黃巾賤民啊!」

 

「好了好了,你們安靜一下。多謝譚畢哲同學和葉山娜同學的報告,請先回座位上。」弘道說,輕撥紙扇,語氣平靜。「誠然,畏天之道德宗教情意,落在迷信妖道之上,則會成為賊仁之物;落在敬虔的君王手上,則會成為成仁之器。但瘟疫之出現,若不生道德宗教情意,而是像李儒雅同學一樣,純然以科學看待,又是否必為好事?」

 

開普勒星人麗素公主就說:「萬一暴君假藉科學抗疫之名,收賣醫官,提出全國戒嚴,則人身自由蕩然無存。」

 

弘道點頭,說:「麗素同學說得對。我相信歷史科老師朝倉保奈美稍後就會教大家廿一世紀瘟疫暴政的內容了。今世大道退隱,目中無神的暴君,面對瘟不僅不會下詔己罪,祈祭上帝,反而乘機推行嚴刑峻法,禁絕宗教與政治自由⋯⋯」

 

上原志美的女兒上原韋娜聽見,甚為震驚,就問:「老師,這種事情會不會發生在華夏帝國?」

 

弘道就笑著說:「不會的,因為顯道女皇陛下於顯道二年頒佈的《華夏帝國憲法》保障了全國臣民之自由。根據憲法,『臣民皆有宗教自由』。即使華夏爆發瘟疫,朝廷亦不能以防疫之名粗暴干涉臣民宗教自由。好了,現在先說一下今日的功課。」

 

「吓?」一眾同學齊聲悲鳴。弘道就說:「功課很簡單,只是要大家回去看看憲法裡關於臣民權利與自由的條文,再完成兩頁工作紙就好了。請大家先拿工作紙⋯⋯」

 

放學後,畢哲如常帶著女寵山娜和男寵羅利奧離開校園,準備前去暹邏女裝子學院跟帥哥們玩耍,還叫了同樣在聖嘉琳讀書的僕人安東、明秀和信成前去。畢哲本來還想叫麗素跟他們一同前去,但麗素卻憂心忡忡,沒精打彩,拒絕了畢哲的美意。畢哲就說:「今天你來練棒球嗎?練棒球後,皇宮銅雀臺有女裝少年跳舞表演,我們可以輕鬆一下⋯⋯」

 

「不用了,我沒心情。」說罷,麗素就跟男僕楊瓊軒離去,急步離開操場,走上座駕。畢哲就說:「到底麗素搞甚麼鬼啊⋯⋯」

 

在旁的韋娜見狀,覺得畢哲不懂得觀看他人眉頭眼額,不通世事,就進諫說:「殿下啊,你動動腦筋好嗎?麗素殿下怎會有心情去找男妓呢?你以為殿下跟殿下你一樣昏庸嗎?艾莉皇后仍被隔離,溫迪皇妃患上不明疾病而留院,你知不知道麗素公主殿下多麼難過啊!」

 

不甘被斥責的畢哲就反駁:「你⋯⋯你小心說話!本公主⋯⋯當然知道!本公主只是想開解一下麗素!」

 

「殿下你開解人的方法就是召男妓嗎?殿下你實在太昏庸了!」

 

畢哲楞住了,問利奧和山娜:「甚麼,原來溫迪殿下進了醫院嗎?我還以為只是在瀛洲隔離。」

 

利奧和山娜一面無奈,心想:你這昏君難道沒留意新聞的嗎?利奧就苦笑,開腔說:「是啊,殿下。」

 

「怎可能的啊?溫迪皇妃殿下患的不只是普通的感冒嗎?明明新聞說⋯⋯」

 

「殿下,根據朝廷最新公佈,太空瘟疫病徵類似感冒,但可引起嚴重併發症。」安東說。

 

利奧問:「說起來,怎麼朝廷那麼晚才公佈太空瘟疫一事啊?難道朝廷想隱瞞⋯⋯」

 

山娜就責備利奧,說:「隱你個頭啊!你怎能懷疑朝廷的,我媽也是當官的,她像是這種小人嗎?」

 

利奧就說:「可是你都知道啦,高麗辭的母親高倩影大人是首相,但高大人是個專橫的武官,她隱瞞疫情實不足為奇⋯⋯」

 

忽有一隻玉手輕撫利奧的肩膀;利奧回頭一看,驚見身後站著一個個子高大,身材豐滿,絳唇映日的高中女生,其棕髮幽韵撩人,使利奧心動。此人正是高倩影的幼女高麗辭郡主。麗辭笑著,問:「利奧,你剛才說我媽是甚麼?」

 

「大⋯⋯大人⋯⋯我甚麼也沒說⋯⋯」

 

「真的嗎?」麗辭笑著,把胸部壓向利奧;利奧心跳加速,面紅耳赤。畢哲就說:「麗辭,你就別生氣吧,利奧剛才只是衝口而出而己。」

 

「我沒有生氣啊,利奧那麼可愛,誰會生他氣呢?」麗辭說著,把嘴唇貼在利奧的耳邊。畢哲就說:「麗辭,你今天會進宮來練棒球嗎?儒雅要補習,今天不能來,我們欠一個擊球手。」

 

「我當然會啊。但你說銅雀臺有表演是甚麼一回事?」

 

「其實是彩排。為了預備天下運動會的迎賓晚會,教坊司請了四大名妓劉近嵐、成盛琳、川上蘭子和蕭雪奈,今日她們會在百忙中抽空來彩排。天下運動會當晚招呼各國使節和賓客的文藝晚會啊,皆時有很多美少年,而且策劃者就是宮廷樂師謝爾蓋,也是利奧的父親啊。」

 

「原來如此,那我們練球後好好享樂一下吧。事不宜遲,我們走吧。」麗辭說。

 

麗素跟瓊軒才剛踏出校門,正要登上座駕時,忽有幾個男孩迎面而來,對麗素大聲疾呼;開普勒皇室的侍衛太空儀衛司的官兵正要上前攔截他們,他們就突然向麗素投擲油墨,弄污其校服,大罵:「可惡的外星人,竟向我們人類散佈病毒⋯⋯」

 

「病你老母啊臭小子!」

 

忽有兩倩影從校門躩步上前,如老虎飛撲到男孩面前,將其逐一壓倒在地,打得落花流水。此二人正是歷史科老師朝倉保奈美和體育科老師荊賀蘭。穿著黑色曳撒,紫芝眉宇、冰肌玉膚、牛高馬大的體育老師荊賀蘭,以及身穿西裝,杏眼明仁、步履輕盈的朝倉保奈美,輕易地將眼前的流寇制伏,使之血流披面。保奈美猛然回頭,見麗素滿面油墨,心痛如絞,馬上上前用紙巾為她塗抹,擁抱麗素,又說:「麗素同學,你的校服髒了,讓老師為你拿去洗吧。」

 

瓊軒冷笑,說:「所以老師你想乘機脫脫掉殿下的校服吧?」

 

「你⋯⋯你!你別多事。」

 

「哈哈,朝倉老師你尷尬甚麼,全校都知道你喜歡麗素殿下⋯⋯」

 

麗素說:「我沒事,車上有衣服更替。我趕著回宮,老師告辭了。」

 

保奈美目送麗素離去,但殺紅了眼的賀蘭依然抓著其中一個男孩,把他的頭猛撞在牆上,大聲喝罵他,問:「誰派你來的?你說不說啊?」

 

保奈美馬上上前制止賀蘭,說:「喂,賀蘭,夠了!你現在的身份是老師,不再是刺客了!你再這樣會打死他⋯⋯咦,這是甚麼?」

 

保奈美注意到此男孩手上戴著一條佛珠,上面寫上了「國師開光」四隻大字。保奈美晃然大悟,說:「這人是新太平道的信徒啊。」

 

「新太平道?」

 

「就是那個陳暈道長組營的邪教啊。」

 

「道教戴甚麼佛珠啊?」

 

「我那有說過是道教?我都說他是邪教了,他佛道亂抄一通,宣揚外星人侵略地球的陰謀論,挑動仇恨外星人情緒。」

 

「那為何禁軍不把他們殺光?」

 

「宗教自由嘛,要跟憲法,沒辦法。禁軍來了,你把這三個臭小子交給禁軍拘捕吧。」幾個聽見打鬥聲的皇城禁軍前來,從保奈美和賀蘭手上接過三名男孩,再把他們痛打一頓。禁軍軍官不但未敢怪責兩位士人濫用私刑,反而連忙向她們道歉賠罪,自責禁軍維持治安不力。賀蘭就說:「請你們加強巡邏吧,九龍府的治安本來就不好,現在社會又再浮現仇恨開普勒星人的情緒,這會危害我校學生的安全。」

 

「是的,是的⋯⋯」

 

自稱為新太平道的邪教經常在皇宮門外聚集,宣揚歪理。由於警察曾經背叛皇室,而傑靈發動建國革命、奪回皇位時曾大量姦殺警察以為革命死難者復仇,故傑靈對警察極不信任,嚴禁警察踏入皇城半部,故皇城內治安完全由禁軍負責,京師其餘地方雖然仍有警察,但禁軍、京衛指揮使司以及各鄉的衛所亦有維持治安之執法權,以制衡警察。故此皇宮外只有禁軍監視邪教徒活動。雖然信奉聖教的禁軍大多對陳暈這種邪教徒恨之入骨,但未有上級的批准,他們亦不能隨便動手,只好站在皇宮的城樓上觀望。

 

「來買個佛牌保平安吧⋯⋯」一個大嬸上前拉扯才剛放學、從電車下車的沈道明,馬上觸怒道明。道明一手推開大嬸,怒斥:「滾開啊,異教徒!你們又不是醫生,卻在這裡散佈異端妖說,必遭上主擊打⋯⋯」

 

邪教徒就起哄,包圍和推撞道明,大聲喝罵。道明慌張起來,不知所措之際,一個身穿黑色道袍的身影忽然虎步上前,一手把道明拉到身後,另一手輕輕一撥,就把幾個邪教徒飛彈到半空。陳暈嚇壞了,就問:「你⋯⋯來者何人?」

 

那男人輕拂衣袖,手持聖經,嚴肅地說:「在下國教會蒲崗村慈悲耶穌堂牧師陳多馬。敢問你們何以騷擾在下小兒?」

 

陳暈一聽見此人是國教會牧師,就是雙手發抖,額頭冒汗,瞪目咋舌。此時,城樓上的禁軍終於步出城門,上前驅趕陳暈等邪教徒。巴里騎馬從立德門帶同羽林軍出來,親自迎接陳多馬牧師和沈道明,連忙向多馬賠罪,說:「不好意思,牧師,本官來晚了,請跟本官入宮到教堂裡主禮。」說罷,兩名宮女就恭請多馬和道明登上馬車,直接穿過皇宮南方的正門立德門;立德門本是遊人參觀皇宮的入口,分成三個出入口,左面是遊人售票處入口,右面是工作人員通道,而中間最大的城門只有女皇或女皇御准的宗室或大臣方能使用。立德門內是一寬敞的歐陸式石磚廣場,稱之為皇道廣場,正中有一大道,名曰皇道,直通金碧輝煌,猶如山峰般巨大的中式宮殿大成殿。皇道的左右本來都是官府,但除了上原志美辦公的通政使司以外,其餘中西式宮殿大多已改作博物館。大成殿的東側有一三層高的大殿,名曰文華殿;穿過側邊的文華門皇東行,即為弘文館範圍,是皇室供養的一眾文科與社會科學研究生辦公之處。文華殿以北是高聳入雲的皇家圖書館緯文殿,文華殿樓高十層,中式浮雕藏青瓦頂與歐陸式的白玉外牆,北望嶺南園,遙遙與百合閣相望;南面則面對國史館。而皇宮的小聖堂聖當定堂則在文華殿的正東;雖然稱之為「小聖堂」,實際卻是一座容得下八百人左右的琳宮梵宇。教堂外形猶如道觀,呈十字型,朝東向;南北各有一鐘樓,正門朝西。教堂的中庭有十二條擎天玉柱,上各有十二門徒的浮雕,左右彩繪玻璃將聖經故事一一栩栩如生的呈現信眾眼前;中庭、北端與南端各有聖壇,但以東側靠牆的漢白玉聖壇最為壯麗,後有一巨型苦像十架,牆上盡是中式的聖像壁畫,左右對聯曰「上帝包羅萬理而榮耀,君王省察千秋以至尊」,出自箴言25:2。這天小聖堂格外擠迫,不少宮女、醫女、侍衛,甚至是教坊司的御妓皆前來祈禱,等待多馬主禮聖祭,為太空瘟疫患者,特別是艾莉和溫迪皇妃祈禱。而道明則穿上聖壇侍從長白衣,為多馬輔禮。本來聖祭禮儀應由聖堂當值的聖品主禮,但宮女們認為要請教區來德高望重的牧師來講道才能安撫人心,所以就請巴里男妃找來多馬進宮主禮。道明卻一群妖妖調調、衣著性感的女子進堂,就面露不屑,對多馬說:「那些是甚麼宮女來的,穿得跟妓女一樣⋯⋯」

 

「你說得沒錯,她們是教坊司的御妓,不過她們不一定是女子,有的跟宮女一樣都是變性者。」

 

道明側目,說:「爸,我們怎能為這種罪人祈禱啊⋯⋯皇室淫亂後宮,天降瘟疫或許是天罰⋯⋯」

 

「你憑甚麼論斷人呢?你這種胡亂猜測天意的想法,豈不是跟門外那群異教徒無異?你別多言,快點預備香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