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楊匪史論

 

 

注:如欲查詢Edexcel/Cambridge IGCSE 或GCE A Level History補習事宜,請聯絡 @Andrew tam tutor and translator

 

在本人 @masterandrewtam 發帖指出DSE歷史科的所謂爭議試題(也就是被解僱的前嶺大批鬥為「低莊兼無聊」的試題)事實上承繼了英式歷史教育對批判思考與多角度思考之重視後,@shensimon 亦引用劍橋IGCSE 歷史試卷指出過往亦有問及納粹德國統治是否利多於弊的問題。然後,澳門培正前教師,被本人稱許為「澳門國師」的楊某人胡言亂語,犯了稻草人謬誤、類比不當及轉移視線謬誤。作為十年前的GCE A Level歷史科考生、兼職補習老師以及歷史哲學學者,本人決定撰文澄清其謬誤。

 

首先,沈大師的論說與本人類近,只是強調DSE「1900-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這一Evaluation式試題與英式教育一脈相承。我再強調,Evaluation是非常普遍的題型,在 IGCSE/GCSE及 A Level的文科經常出現(英文、歷史、地理、宗教等科)。但沈大師以IGCSE來類比有類比不當之處,因為DSE是香港現行高中最高級別的公開試,故應與GCE A Level比較之。

 

由此看來,楊某犯了轉移視線謬誤。當前我們學者強調的是DSE歷史科試題與GCSE或GCE A Level歷史教育同樣都是evaluation類題型。但楊某東歪西扯,竟然無視evaluation題型的格式(即要求學生從多角度分析與批判某一片面斷言),走去建構「試述這段時期日本對中國的幫助和傷害/試述這段時期日本對中國的影響」這種中式試題,可見此人對英式歷史教育一無所知,而慶幸她未有在澳門培正中學任教歷史科。

 

其次,楊某亦犯了稻草人謬誤及類比不當謬誤。DSE問題原文是「1900-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而非「日本侵華為中國帶來利多於弊」,即本身並非只描述一件顯然道德上錯誤之事。楊某認為「1900-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與「試述x導演性侵女明星y利大於弊」或「納粹德軍對猶太人的侵害對猶太人族群利大於弊」同等,實屬無知。後者是一「性侵」或「侵害」事件,其用詞本身已經帶有道德判斷;前者卻並無指明任何事件,只是空泛的泛指1900-45年這四十五年,其中故然包括日本侵略中國的歷史,亦包括日本援助孫中山革命,以及在中國投資實業的歷史。由於前者顯然帶有正反的可議性(debatable),兩者根本不能類比。

 

第三,楊某提出「請問如何去判斷他前期所製造的利,可以比侵害別人的國土和進行大屠殺等的行為所衍生的弊要大?」這暴露了楊某對英式教育的無知。Evaluation題型的最重要訓練是要學生提出自己的判斷標準(standard of judgement),而同時這標準必須整全(holistic),不能偏面,例如只重視日本對中國之經濟投資,而忽略日本對中國之軍事侵略,反之亦言。這題目本身就是沒有特定判斷標準,而楊某竟問其判斷標準,實為緣木求魚,愚不可及!

 

p.s. 小弟漢文水平不足,不明白「從思辨國度角」為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