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戰疫(二):天煞疫癘,奈何無計

第二章:天煞疫癘,奈何無計

 

莉莎和天娜趕快把傑靈和杰娜拉上太空船;傑靈和杰娜硬是要那群年青男女跟她們一同坐順風車回京。最初莉莎只願讓川上蘭子與蕭雪奈登船,但傑靈堅持要讓所有人登船,於是莉莎只好放行。那群第一次乘坐皇室太空船的妓女和男妓甚為興奮。太空船的外貌為一首金碧輝煌的龍船,室內船艙的窗花鑲了金邊,天花是一幅描繪銀河系的油畫。普通艙的座位盡是維多利亞式的古典紅色沙發,十分寬敞,有獨立電視和可折疊餐桌,還可以調節成橫卧的睡床。

 

天娜見她們奔奔跳跳,就大叫,說:「喂,請你們快點就坐,扣好安全帶,起飛和降落時必須留在座位上。」

 

莉莎帶川上蘭子和蕭雪奈上座。只有她們二人能與傑靈和杰娜同艙,坐在豪華中式廂房裡。因為二人是皇宮的常客,莉莎平時跟她們有點來往,就輕聲問她們:「那群男女是哪裡冒出來的啊?忽然多了這麼多陌生人會增加我們的保安風險。」

 

蕭雪奈苦笑,說:「大人,她們都是傑靈女皇和杰娜女皇請來娛賓的,是SOS事務所找來的,不過外星人對他們沒甚麼興趣,於是就⋯⋯」

 

「甚麼?那豈不又是用公帑嗎?」

 

「是啊,大人⋯⋯」

 

「真是氣死我了,陛下太揮霍了⋯⋯你們不認識那群男女嗎?」

 

「我們也不認識啊。」

 

「萬一他們有甚麼人帶了甚麼病菌,就麻煩了。你們回到地球後是否直接回到新京都俱樂部?我安排禁軍送你們去。」

 

「不,我們先回家,今天不用當值。」

 

「沒關係,我也照樣安排禁軍護送你們,你們就坐禁軍的車回去。」

 

「謝大人。」

 

「太空船要開了,莉莎,你快就坐吧。」跟杰娜坐在對面沙發上的傑靈見莉莎跟二人耳語不停,就叫了她過來坐,為莉莎扣上安全帶,又問:「你跟兩位小姐聊甚麼聊得那麼投契?要不要我送她們到你府上⋯⋯」

 

「陛下,你別老是想著這些!我只是跟她們閒話家常。」

 

「哈哈,隨你吧。」

 

不到一小時,太空船就從月球回到九龍府欽天監太空船基地安全著陸。巴里、本德和志美來到欽天監,帶領禁軍恭迎傑靈,接她登上座駕離去。傑靈就問:「倩影甚麼時候到皇宮?」

 

志美就說:「陛下,首相大人將於下午三時到達皇宮御花園。」

 

「那麼早啊⋯⋯還不過是例行的匯報。你安排點美酒佳餚,叫後宮男妃出來招呼她吧,我跟她在御花園泳池裡談就好了。」

 

志美聽見,甚為愕然,問:「陛下,你認真的嗎?」

 

「我似是說笑嗎?倩影那麼懂我,我想她都帶備泳衣或運動服來了。巴里,你給我打電話問一下紀文,叫後宮伺候一下倩影吧。」

 

「遵旨。」

 

就在傑靈與杰娜離開開普勒太空站後不久,開普勒太空站便開始召開第一屆宇宙科學學術會議,由開普勒星人、杰娜的皇妃、開普勒朝廷首相艾莉主持。參與會議的不少都是頂尖的科學家,包括天體物理學家、艾莉的女寵韓安娜,還有開普勒星人生物學家溫迪。在會上,艾莉一直在打瞌睡,並沒有留意厚生省大臣李施贈醫生已經完成回答問題的環節,要安娜喚醒她。

 

「喂!別睡了!你要介紹下一個報告者了!」安娜說。艾莉回過神來,就說:「好⋯⋯讓我們再次以掌聲多謝厚生省大臣李施贈博士的論文報告。接下來是欽天監外星生物研究所的溫迪博士發表論文。溫迪殿下是開普勒皇室的皇妃之一,專長為宇宙海洋生物學以及地球海洋生物的研究⋯⋯她今日發表的論文題為《從巴納德星b及地球的藻類樣本探討兩星生物進化之關連》⋯⋯」

 

那時溫迪已經開始不斷咳嗽,神情恍惚,鼻水湧流,面色蒼白。

 

「咳⋯⋯咳多謝大家。在⋯⋯咳,咳⋯⋯根據欽天監去年對巴納德星b⋯⋯的紅藻,咳,作出DNA及RNA分析,發現⋯⋯咳咳,與地球的⋯⋯有80%相似⋯⋯」

 

「溫迪,你沒事吧?」安娜見溫迪咳過不停,就遞上水杯。溫迪接過水杯,忽然不支倒地,把水倒瀉在地。安娜馬上扶起溫迪;此時艾莉才醒過來。

 

「甚麼事了?醫生,帶她找醫生⋯⋯」艾莉高呼,環顧四周,驚覺不少與會者,不論是人類還是外星人,都開始咳嗽或打噴嚏起來,似乎都感冒了。艾莉緊張起來,說:「會議馬上暫停,請大家回寢室休息。有身體不適的,請馬上到醫療室,我們有醫官當值。」艾莉又焦急地問安娜:「赫爾塔呢?她不是當值的醫官嗎?」

 

安娜說:「赫爾塔因為水土不服,今晨已乘坐太空船回地球。」艾莉便說:「你先帶醫療室,快⋯⋯」

 

安娜見艾莉甚為驚恐,就問:「我想只是流感而已,你無須如此緊張吧?」

 

艾莉就說:「你還不明白事態嚴重吧!我們最害怕的就是外星與人類之間有病毒變種再交叉感染,爆發不知名疫症。明明太空站已經徹底消毒的,所有人員進入太空站前亦已做身體檢查,不可能在地球已染病⋯⋯就算只是尋常的流感,在太空站爆發亦不堪設想。總之我得先馬上向陛下匯報。」

 

「我明白了⋯⋯咳⋯⋯啊⋯⋯」安娜話音未落,忽然咳嗽起來,呼吸困難,面色變得蒼白,身體發軟,無法站穩,跪在地上。

 

艾莉慌張地起來,高聲尖叫。全副防護衣物的醫護人員立即趕到,將艾莉帶走;而安娜和溫迪則馬上送往醫療室隔離。

 

下午,當傑靈來到御花園時,倩影早已換上三點式泳衣,跟葉莉娜坐在泳池裡邊恭候傑靈;而紀文等男妃則在泳池裡跟變性宮女們戲水。尚宮蘇珊娜引領傑靈來到御花園泳池;蘇珊娜看見倩影正在調戲皇夫程紀文和男妃楊懷道,就對傑靈說:「陛下啊,你怎能叫一眾男妃殿下伺候這個肥婆啊⋯⋯」

 

「你小聲一點啊,倩影最討厭別人稱她為肥婆。她不是肥胖,只是豐滿,看她的H罩⋯⋯再者,為朕娛賓正是男妃的職責啊。」

 

穿著三點式泳衣的傑靈一到,倩影就起來,但傑靈卻叫她坐下。尚宮蘇珊娜與雪野明莉呈上兩個酒杯、一支香檳,還有橄欖、巴馬火腿、西班牙辣肉腸等小吃。傑靈親自為倩影斟酒,與她乾杯,喝了一口。接著,站在一旁的,同樣身穿三點式泳衣的葉莉娜,就呈上一份文件,請傑靈過目。本為陸軍都督的倩影在大選後當選首相,並任命京衛指揮使葉莉娜為防衛省大臣。

 

「軍費預算增加一百億漢元⋯⋯真的有必要增加那麼多嗎?明明太空軍費開支已經由外星儀衛司分擔了大半。」傑靈看著文件,猶疑地說。

 

「陛下,臣的執政聯盟已在下議院取得足夠票數,此法案必定可以通過。」

 

「不是通不通過國會的問題啊。國會所有的奏折,最終都要由朕簽署才能生效啊。但你增加軍費、削減醫療開支,恐怕會引起文官不滿。要知道他們對你這武官當上首相已經頗有微詞了。」

 

「陛下的意思是⋯⋯」

 

「數額太大了,你呈上來樞密院,朕跟一眾樞密使未必認同的。你再修改一下吧。」傑靈說。倩影點頭,無奈地說:「遵旨。」

 

「你還有別的事情要啟奏嗎?」

 

「啟稟陛下,天下運動會的場館基建工作已完成了,並沒有超支。下月元朗足球場將會舉行剪綵儀式,臣希望陛下能蒞臨⋯⋯」

 

傑靈吃著巴馬火腿,歎了一口氣。明莉呈上一份來自都察院關於天下運動會基場所開支報表的調查報告,遞給倩影。倩影愕然,接過報告,問:「陛下,都察院的報告,臣早就看過了。都察院不是已經還了臣清白嗎?場館興建工程絕無圍標之事⋯⋯」

 

「問題在於你沒有避嫌,讓人以為你在私相授受啊,大半中標的工程公司都是你朋友擁有的企業,好像是福建俞氏公爵府、浙江沈氏等,報告書寫得很清楚了。」

 

「但是,陛下,最後都察院也沒有找到證據證明有貪污舞弊之事啊。」

 

「沒證據是一回事,你不避嫌是另一回事,你本身就不應參加鄰選委員會。總之你自己注意一下。」

 

倩影心裡雖然不願接受傑靈的責難,卻不敢頂撞,便說:「臣遵旨。」

 

「還有件事。」傑靈說著,以眼神示意蘇珊娜和明莉退後,以免她們聽到機密內容。傑靈靠在倩影的耳邊,問:「漢口實驗室的人你抓到了沒有?」

 

「陛下⋯⋯臣無能,目前漢口實驗室的人下落不明。」

 

「你再抓不到人的話,朕就要請都察院和外星儀衛司出手了。」

 

「敢問陛下⋯⋯為何要驚動外星儀衛司呢?」

 

「漢口實驗室的人員大半都是開普勒星人,由外星儀衛司協助執法亦理所當然。要知道漢口實驗室這群人研製的是生化武器,他們是頭號的恐怖分子,萬一他們發動襲擊⋯⋯」

 

「陛下請放心,葉莉娜已經四出打聽相關逆賊的下落了。」

 

「總之這事情快點搞妥,不要影響天下運動會舉行,朕不想在大和女皇和高麗女皇面前顏面掃地。」

 

「遵旨。」

 

「好了,公事就處理完了,我們去游水吧。」傑靈鬆一口氣,就牽著倩影的手,帶她跳入泳池裡。

 

「葉莉娜,你在發甚麼呆啊,下來啊!」傑靈笑著說。葉莉娜看見傑靈的後宮男妃和宮女穿著泳褲或三點式泳衣,向她拋媚眼,就尷尬地面紅起來;可是蘇珊娜和明莉還是強行拉著她到池裡去。

 

傑靈笑著,搭著葉莉娜的肩膀,說:「來,葉莉娜,你喜歡誰,挑幾個。」葉莉娜就尷尬地說:「可⋯⋯可是,陛下,這是你的後宮啊⋯⋯」

 

「朕叫你選就選啦。」

 

葉莉娜瑟縮在傑靈懷裡,尷尬地問: 「那⋯⋯敢問陛下,我可以跟⋯⋯西門男妃和優希男妃親熱嗎?」

 

「哈哈,西門和優希,你們過來吧。」西門和優希笑語盈盈的走近葉莉娜,向葉莉娜展示堅挺的胸肌。接著,紀文和懷道亦對倩影投懷送抱。葉莉娜按捺不住,擁抱她們,與之濕吻。傑靈大笑,拿起相機拍下他們的英姿。站在遠處的莉莎見狀,面露不悅,對志美抱怨,說:「你看陛下這樣成何體統,竟然命令後宮妃嬪與寵臣公然交合,陛下把自己的後宮妃嬪當成是陪客的御用名妓了嗎?」

 

志美歎息,說:「誠然,這是後宮的角色,反正後宮也很享受這種差事。陛下還可以跟他們作樂一小時,稍後陛下還要到太醫院接受例行身體檢查⋯⋯」

 

忽然,本德焦急地跑來御花園,來找傑靈。莉莎和志美見本德氣來氣喘,就問:「發生甚麼事了?」

 

「我⋯⋯要向陛下⋯⋯匯報⋯⋯大件事了⋯⋯」

 

「甚麼事了?」

 

「太空站出事了。」

 

「那個太空站?」

 

「開普勒太空站。」

 

「甚麼事?」

 

「爆發⋯⋯瘟疫了⋯⋯」

 

本德跑到池邊,向正在跟後宮們親熱的傑靈匯報開普勒太空站的消息。傑靈卻不以為然,左手抱緊變性宮女史莎夏,右手攬著變性宮女吉澤美緒,說:「只不過是傳染病而已,叫御醫去醫一下就行了,無須小題大造。」

 

「可⋯⋯可是,這是未知的怪病⋯⋯」

 

「那這也是太醫院的事情啊,你是都察院的,不必操心。退下吧,別阻礙我們君臣交流吧。」

 

「陛下⋯⋯」

 

「退下吧。」

 

本德只好退下。志美就對本德說:「親愛的,陛下正忙於應酬,沒心情聽你啟奏的,你先去通知杰娜陛下吧,陛下正在學校村演講。」

 

「那只有這樣吧。」

 

本德乘坐汽車,趕往皇城山上的學校村的演講廳;除了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以外,附近學校的高中生亦受邀前來聽杰娜演講。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校長路濟亞修女和地理科老師張熙怡引領身穿紫色曳撒的杰娜上台,接受同學鼓掌歡迎。校長路濟亞說:「今日我們很高興請到開普勒朝廷杰娜女皇陛下蒞臨,向各位同學解釋太空都統使司的工作。太空都統使司不僅只招募開普勒星人,亦招募人類加入。如果同學有志成為太空人,可於畢業後加入太空都統使司受訓。事不宜遲,讓我們再以掌聲恭請陛下發言。」

 

杰娜於是就以投影片向大家講解天體行星學以及太空都統使司的工作。

 

「這是我們的家鄉開普勒22b星,位處天鵝座附近的開普勒22b行星系統,離地球600光年,質量為地球2.4倍。由於環境破壞嚴重,開普勒22b行星不宜居住,於是我們的祖先開始四出在太空掠奪其他行星。顯道四年,我們開普勒星人嘗試侵略地球,但被華夏帝國擊敗後,我們放棄侵略地球,而定居地球,與人類通婚,為人類發展太空科技。太空的軍事、政治與經濟事務,皆由開普勒朝廷轄下的太空都統使司負責,直接由開普勒朝廷的首相艾莉皇后管理。目前太空都統使司已經在太陽系內建立了二十多個太空站,並在水星、金星、月球和火星均設有觀測站。太空都統使司所得之科學訊息與情報,亦與華夏帝國、高麗帝國及大和帝國的欽天監分享。

 

由於我們擁有超光速飛行的技術,因此為華夏帝國擴展《乾元計劃》,探索系外行星以及宇宙生物,並與系外行星文明取得聯絡。經過十多年來的努力,我們與地球附近的半人馬座α Bb、巴納德星b、羅斯128b、魯坦星、沃夫1061c等太空文明取得聯絡。最近,我們在開普勒太空站與各外星代表簽署《銀河和平協議》,以促進外星貿易⋯⋯」

 

演講結束後,台下掌聲雷動。熙怡就躍上講台,問:「各位同學有無提問?」

 

一位留棕色長髮、身穿水手校服、身材嬌小、清眸流盼的漢人美女,舉手提問:「陛下,請問目前宇宙探索有甚麼危機嗎?」

 

杰娜眼前一亮,被這位高中女生的美貌吸引住了。杰娜問:「這位同學請問你叫甚麼名字?」

 

「草民名叫劉實櫻,是聖羅撒的高中生。」

 

「目前宇宙探索的最大隱憂,除了是提防宇宙戰爭與外星人侵略的風險外,宇宙疾病亦是另一憂慮。開普勒星人經過長時間才適應地球的細菌和病毒;可是一旦來自外星的細菌和病毒與地球的細菌和病毒混雜在一起,引起變種,將會成為宇宙超級病毒。故此,《銀河和平協議》規定外星人和地球人要在無菌的太空站接洽,如欲登陸地球亦要符合太空都統使司及欽天監的衛生檢疫措施。」

 

劉實櫻身旁的另一個金髮碧眼、粉白黛黑的少女亦舉手發問;但是杰娜依然定睛望著實櫻的美貌,分了神,要熙恰提醒,才回過神來,繼續回答問題。

 

身穿黑色曳撒的本德一下車,便帶同都察院的特工都察衛趕往學校禮堂,前往後台,若求見杰娜,卻被高大的天娜擋住去路。於是本德的一名黑人美女下屬便以低沉的聲線與天娜推撞起來,大罵:「大膽!竟敢推撞文大人,你該當何罪?」

 

「你們這群都察衛荷槍實彈、殺氣騰騰的衝過來,我怎知你們是不是要行刺陛下?陛下在演說,你們不得靠近!」天娜嚴正的斥責。

 

「敏莉,算了。」本德勸阻下屬,和顏悅色地向天娜說:「我有要事要向陛下通報,開普勒太空站出事了⋯⋯」

 

天娜卻冷淡地說:「誰要你來通報?艾莉皇后早就打電話給我了,我已得悉太空站爆發瘟疫一事。」

 

本德驚訝天娜如此氣定神閒,就焦急地問:「那你告訴陛下了嗎?」

 

「還未。」

 

「你為何知情不報呢?」

 

「陛下正在演說,等陛下演說結束後我再向陛下呈報。」

 

「你怎麼還是如此氣定神閒的呢?你不緊張,不焦急的嗎?太空站已有十多人患上不知名疾病了!」

 

「你緊張有幫助嗎?你是醫生嗎?你這種不懂科學的人類最好不要多管閒事,由醫官去處理。此事將由太空都統使司和欽天監負責,與你們都察院無關。」天娜說。

 

本德的下屬敏莉氣憤地反駁:「你怎能以此態度跟大人說話⋯⋯」

 

此時演說結束,台下掌聲雷動。杰娜主動向那些曾經提問的學生招手,叫他們前來。金髮少女就拉著劉實櫻,興奮地說:「你看,陛下剛才定睛望著你,一定是看上你了!快點上前擁抱陛下啊。」

 

「但是,珍妮⋯⋯我怕醜啊⋯⋯」實櫻害羞地說。珍妮就說:「你真是的!機會不等人的啊!我媽說,陛下這些雌雄同體開普勒星人很單純,只要我們張開腿,她們就會被我們迷倒了!我的弟弟羅利奧也是這樣才成為畢哲公主殿下的男寵⋯⋯」

 

「但畢哲公主殿下是華夏皇室的,不是開普勒皇室的⋯⋯」

 

「吓,是嗎⋯⋯沒關係啦!反正皇室貴族就是用下體思考的啊!只要能夠進宮,以後我們就飛黃騰達了!」

 

「那有那麼簡單啊,你就是想勾引陛下,也要先快點心思想想跟陛下說甚麼⋯⋯」

 

「你就跟我快點上前去再想吧!」珍妮拉著實櫻,來到杰娜面前,說要與杰娜合照。杰娜乘機擁抱她們,又交換電話,說要請她們到皇宮逛逛。本德見演說結束,就對天娜說:「那現在我可以過去跟陛下說話了吧?」

 

「你不見陛下正在忙於結交學生妹和學生哥嗎?你別阻礙陛下調情,阻礙皇室繁衍後代⋯⋯」

 

「那失禮了。」本德趁天娜不為意,猛然向其巨乳一推,使之倒地,跑到杰娜跟前,向其下拜,嚇了一眾學生一跳,說:「陛下,臣有急事要稟報。」

 

杰娜一面茫然,問:「本德你怎麼來了,你有事就去找傑靈啦。」

 

「開普勒太空站出事了⋯⋯」

 

「出了甚麼事?怎麼天娜沒跟我說?」

 

本德輕聲地杰娜耳語:「太空站在舉行外星科學會議期間忽然爆發不知名瘟疫,十多名科學家已染病!」

 

杰娜面色大變,先安撫身邊的高中女生,說:「劉實櫻同學,朕的秘書會再跟你聯絡約時間進宮⋯⋯朕有事要處理。」

 

說罷,杰娜急步走部天娜,抽著她的衣領,怒斥:「你怎麼知情不報了?你知不知道艾莉和溫迪還在太空站上?」

 

天娜戰戰兢兢地說:「我恐怕會影響陛下剛才演說,所以打算⋯⋯」

 

「你別白痴好嗎?這種事情要即使呈報!馬上回宮,接通電話給艾莉,再聯絡傑靈。」

 

杰娜乘坐汽車,趕回皇宮;本德從志美口中得悉傑靈正在太醫院做身體檢查,因此二人就引領杰娜和天娜前往太醫院。在路上,杰娜撥打衛星視像電話,與艾莉聯絡;被隔離的艾莉雖然沒有染病,卻甚為驚恐,泣不成聲,要杰娜安慰她。

 

「你別哭,馬上坐太空船回來九龍府,別再待在太空站裡⋯⋯」

 

「陛下啊,我會不會病死的啊!」艾莉放聲大哭。「已經有五十多人發病了!安娜BB也昏倒了⋯⋯」

 

「溫迪呢?溫迪怎麼樣?」

 

「溫迪不斷咳嗽,聲線沙啞,全身乏力,卧病在床⋯⋯」

 

「你們通通馬上回來地球,我會叫太醫院御醫治好你們⋯⋯」

 

太醫院位於皇宮東側,是一座樓高十層的中式朱甍碧瓦,分成東南西北四翼,設有中醫、牙醫、內外全科各專科。太醫院是皇宮內的醫院,服務宮內一萬多人,包括皇室貴族、宮女、侍衛以及其他僕役和宮吏。杰娜一下車,就飛奔前往太醫院,尋找傑靈;天娜、本德和志美從後追上。在應診室門外駐守的巴里和莉莎見杰娜忽然駕臨,先向其下拜,然後巴里說:「陛下請稍等,陛下還在應診⋯⋯」

 

「溫迪快要病死在太空站了,艾莉泣不成聲啊!朕要馬上跟傑靈商議國事,你們別礙事!」杰娜怒斥莉莎和巴里,推開他們,強行撞開應診室的門,卻發現傑靈和太醫蔡采文竟然正在手術床上親熱,而傑靈更是一絲不掛。傑靈驚覺杰娜闖進來了,甚為尷尬,馬上把采文拉到背後,抓著被子,問:「杰娜⋯⋯你來怎麼了?」

 

杰娜詫異,怒斥傑靈:「傑靈你不是在身體檢查的嗎?怎麼你現在卻在檢查太醫的下體了?」采文怕杰娜責備傑靈,就眼泛淚光,以低沉的聲線急忙澄清:「陛下誤會了,是臣⋯⋯臣正為陛下檢查下體⋯⋯」

 

杰娜看見采文這位變性美女皮光肉滑、月眉星眼,就不好意思斥責她,上前伸手端著她的下巴,輕撫其棕色秀髮,溫柔說:「朕也需要你檢查一下,你不要害怕。」然後語氣一轉,怒氣沖沖的對傑靈說:「你看你這副德性啊!快點穿回曳撒啦,你可是皇帝來的!」

 

「對不起,對不起⋯⋯」傑靈苦笑說,急忙穿回曳撒;在門外偷看的莉莎、巴里、本德和志美忍不住偷笑。傑靈又問杰娜:「太空站真的爆發了不明瘟疫嗎?我還以為只是流感⋯⋯」

 

「我決定馬上把所有人接回太醫院,有病的隔離治療,無病的隨離觀察。」杰娜說。傑靈聽見了,面色一變,搖頭說:「這樣豈不會令疫情在宮中爆發嗎?太冒險了。」

 

杰娜聽見,暴跳如雷,扯著傑靈的衣領,大罵:「難道你想他們死在外太空嗎?」

 

傑靈急忙安撫杰娜,拍著杰娜的肩膀,說:「杰娜,你冷靜一下⋯⋯接是要接他們回來的。但太醫院不是治理傳染病的醫院⋯⋯傳染病個案應在皇城竹園鄉的聖馬利亞醫院隔離。至於沒有染病或病徵的,就在⋯⋯就到皇宮東北的瀛洲隔離觀察吧,這樣安全一點。」

 

「你說得有道理。」

 

「我要通知倩影,叫內閣的厚生省大臣準備一下⋯⋯」

 

「厚生省大臣李施贈醫生亦在太空站上染病了。」

 

「甚麼?陛下,你說真的嗎?李大人⋯⋯是我的老師⋯⋯」采文驚訝地說。

 

「是的。我們必須制訂對策應付。既然你在也就好了,我正想找你和赫爾塔召集一眾御醫商討對策。」杰娜說。

 

傑靈說:「那就這樣決定吧,所有人撤出太空站,有病徵送院醫治,無病徵入宮隔離,而采文你身為太醫,你就召集御醫們成立專家小組應對疫情吧。朕會馬上致電通知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