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戰疫(一):太空瘟疫,爆發在即

第一章:太空瘟疫,爆發在即

 

自從開普勒星人放棄侵略地球,歸順華夏帝國以來,開普勒星人大致上跟人類相安無事。在雌雄同體的開普勒星人杰娜女皇的帶領下,外星人科學家為華夏帝國及其盟友發展太空科技,建設太空站,甚至還嘗試接觸其他外星人進行貿易。華夏帝國因太空科技突飛猛進,而富甲天下;而華夏帝國的扶她女皇譚傑靈與杰娜女皇關係親密,共治天下——地球以外的太陽系各行星歸杰娜開發,而華夏帝國繼續由傑靈統治。

 

月球軌道上的開普勒太空站是開普勒星人的太空都統使司所建立最大規模的太空站,猶如太空中的一座城堡,既有太空軍事設施,亦有豪華的文娛康樂和醫療設施。由於外星人普遍害怕地球的瘴氣,怕會感染不知名疾病,大多不願直接登陸地球,故太空站成為外星人駐腳之處。

 

在杰娜女皇的邀請下,天狼星人、南門二星人、巴納德星人、魯坦星人及沃夫1061c星人使節團聚首開普勒太空站的酒店裡參加會議。太空站內猶如世外桃源,有花草樹木,有山有水,商場、酒店、住宅設備齊全。在歡呼聲與鎂光的見證下,清眸流盼的開普勒星人杰娜女皇率領眸含秋水的華夏帝國譚傑靈女皇等人類君主代表,在《銀河和平協議》上簽名,再蓋上玉璽,然後地球與外星一眾君主或使節一同合照。

 

「記者會直播已經開始了!」傑靈的長女譚畢哲公主跟僕人安東和明秀拉著父親程紀文皇夫和楊懷道男妃到沙發上,收看電視直播,一倒傑靈的英姿。他們安坐在九龍府皇宮乾坤殿的客廳裡,收看此星際外交盛會。畢哲的同學,女寵上原韋娜、葉山娜和男寵羅利奧一如既往的入宮,本來是陪著畢哲一同做功課,可是他們見畢哲跑去客廳看電視了,於是也跟著過去,將功課遺棄在畢哲的寢室裡;負責照顧畢哲的巴里男妃就馬上追過來,叫著畢哲回去做功課;但孩子們跑得太快了,他抓也抓不住他們。

 

「畢哲!你還未做功課啊!你再不做功課,陛下從太空回來後就會鞭打我屁股了!」巴里大叫著,追著畢哲來到客廳。紀文就問畢哲:「你原來還未做完功課嗎?那怎麼又跟我們一同來看電視了?」

 

畢哲就說:「功課可以晚點做啊!我們怎能錯過這種星球大戰級數的會議啊!」

 

韋娜聽見了,面色一變,對畢哲說:「睬!殿下啊,甚麼星球大戰啊⋯⋯明明陛下在簽和平協議⋯⋯」

 

「你⋯⋯你少來頂我嘴!我只是形容而已!」

 

畢哲的僕人明秀也不偏袒畢哲,笑著說:「可是殿下確是用詞不當啊⋯⋯」

 

懷道笑了,說:「畢哲你也說得沒錯,一眾本地泡內外星君主與地球君主聚首一堂,相信也是史無前例。」

 

利奧就問:「甚麼是『本地泡』啊?」懷道還未回答,山娜就搶著說:「你上地理科沒留心嗎?本地泡就是太陽系所位處的星際物質氣泡,本地泡內除了有太陽系,還有不少半系外恆星系,包括人馬座α、織女星、大角星和北落師門等,這些星系上都有機會存在生命跡象,而過去十多年開普勒星人已成功聯絡到本地泡一帶的智慧生物,故此才能促成這場宇宙高峰會。」

 

紀文說:「對啊,這都是杰娜的功勞。開普勒太空站的建立減少了大家對於未知外星人直接到達地球引起的不安,特別是衛生問題。」

 

畢哲問:「衛生問題?」

 

紀文說:「除了已定居地球的開普勒星人以外,基本上沒有外星人願意登陸地球,他們覺得地球太多不知明細菌或病毒了,怕染病,不肯與地球人來往。因此杰娜才下令太空都統使司建造開普勒太空站這座太空城堡,作為貿易中轉站。」

 

畢哲的另一男僕安東問:「敢問殿下,那這次簽的協議是關於何事的?」

 

「就是關於外星人與地球交往的基本規則。要知道以前大家對雙方一無所知,直接來往會引起恐慌和不安,所以很多事情也要按步就班。根據協議,除開普勒星人外,外星人如欲登陸地球,要先到太空站在檢查,再由太空都統使司護送到地球指定位置進行科學研究工作⋯⋯看,傑靈跟杰娜的記者會開始了。」

 

身穿曳撒的傑靈與杰娜一同現身於台上,會見記者。台下既有地球的記者,也有外星的記者。傑靈甚為緊張,對杰娜耳語說:「喂,太空的事情我甚麼也不知道,我怎麼回答記者提問啊⋯⋯」

 

「你不會答的問題叫我來答就好了,自己說點官腔潤色一下。你都不是第一天當皇帝了⋯⋯」

 

「但記者追問下去很麻煩啊⋯⋯」

 

「做皇帝就是這麼麻煩啊,統治天上和地上一樣麻煩。總之天上的事情我來回答。」

 

台下首先有一名身穿赤古里裙的女子舉手發問:「開普勒女皇陛下,臣為百濟日報記者。是次《銀河和平協議》規定只有地球上漢邦同盟成員國,即華夏、大和與高麗及其藩屬國可參與開普勒太空站與外星人的科研、貿易與文化交流活動,是否對其他國家不公道⋯⋯」

 

「哪裡來不公道呢?例如波斯、身毒諸國,根本不願共同和平開發太空,一開始就拒絕加入談判,我們怎能向他們分享太空科研成果以及外星人訊息交流呢?同理,難道我們沒有把未知的其他外星人納入協議中⋯⋯例如仙女座星系的人,就是對他們不公道了嗎?下一位記者⋯⋯」

 

正在首相府收看記者會直播的內閣官員們對於傑靈站在杰娜身旁只是陪笑,不發一言,大多感到不滿。當時華夏帝國朝廷已經換成由傑靈的寵臣高倩影郡王及其黨派「皇明黨」執政。皇明黨的內閣大多是武官女子或扶她,甚少男人。倩影為傑靈的禁軍近衛出身,因於顯道元年建國革命協助傑靈登基有功,故一直高步通衢,終於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首相,組成武人內閣。倩影不似是任防衛省尚書的金髮扶她葉莉娜那樣熊腰虎背,也不像時任京衛指揮使的黑髮亞述女子馬妮娜如此婀娜小蠻,而是個風風韻韻、圓潤如玉的巨乳美熟女;在內閣之中,只有芳香滿體、絳唇映日的陸軍都督、漢人扶她封百合跟她一樣雍容華貴,只是百合嬌小玲瓏得多。惟一身材能夠問鼎倩影的只有沒濤洶湧、冰肌玉膚,被戲稱為「俞大奶」的海軍都督俞蒂賴。倩影對蒂賴這位昔日在軍校的巨乳熟女學姊懷有介心,總是擔心她有朝一日會威脅自己的權位。然而,相比起不露聲色的倩影,蒂賴卻容易義形於色,說話語氣依然帶著武將的粗獷與豪邁。蒂賴拍案,不滿地抗議:「你們看,我國陛下這樣成何體統啊?怎麼聯合記者會上陛下只是在陪笑?如此跟宮女有何分別?」

 

馬妮娜就勸阻蒂賴,說:「大人息怒啊⋯⋯陛下始終是陛下,大人⋯⋯要⋯⋯小心用詞⋯⋯」

 

「本官說錯了嗎?我們應該向陛下進諫,上奏要求陛下再開一次記者會,練習一下對答技巧。」

 

葉莉娜苦笑,說:「但是,太空事務明明就是開普勒朝廷的範疇,本來華夏朝廷在太空開發就跟各國一樣,只是配角啊⋯⋯」

 

「我早就說話,這種分工要檢討!不然外星人會老是以為華夏帝國是開普勒人的殖民地⋯⋯」

 

封百合冷笑一聲,嘲諷說:「看來有人又想觸碰華夏朝廷與開普勒朝廷關係這個政治敏感的話題了。」

 

倩影放下茶杯,終於開腔,笑語盈盈的對蒂賴說:「古語有云,各家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是次太空協議,是開普勤人牽頭的,從頭到尾華夏帝國只是參與者;只是由於兩位陛下情同魚水,出雙入對,所以才一同召開記者會。蒂賴你若再不體恤陛下的情意,恐怕你再失言的話,別說是烏紗了,你的人頭,本官也保不住。」

 

倩影的一席話令蒂賴不寒而慄,只好三緘其口。葉莉娜卻大惑不解,問:「但開會前倩影你不是也抱怨這次又是開普勒星人出風頭,而我們華夏朝廷又是要被開普勒朝廷指指點點嗎⋯⋯」

 

倩影不悅,咳了一聲。馬妮娜就拍一拍她這個無腦上司葉莉娜的肩膀,說:「葉大人,你在內閣會議所說的一切都寫在會議紀錄的啊⋯⋯請⋯⋯請你慎言,不要把會外的事情⋯⋯」

 

「吓,真的嗎?哎呀,那我住口了⋯⋯」

 

倩影心想:這沒腦的死扶她到底何時說話才會知分寸的呢?倩影繼續說:「我們的工作很簡單,就是配合開普勒朝廷太空都統使司的太空貿易發展,在太空站跟外星人貿易賺錢。請大家繼續留意陛下於記者會的發言內容,看看我們以後還有甚麼跟進工作。」

 

另一身穿和服的女子舉手問:「陛下,臣為朝早電視台記者。陛下與華夏帝國女皇陛下親密,太空站之使用權會否偏袒華夏帝國⋯⋯」

 

「怎可能?你視協定為無物嗎?協定清楚列明太空站使用權由簽署各國共同擁有,惟須遵守管理者,即開普勒朝廷太空都統使司之一切守則⋯⋯」

 

傑靈看見杰娜的面色不耐煩了,就冷笑,說:「哈哈,你剛才不是說這是皇帝的份內事嗎,怎麼你對記者不耐煩了⋯⋯」

 

「我⋯⋯我那有!你別奚落我,有記者問地球的事你去回答。」

 

「陛下,華夏帝國女皇陛下,臣有事提問。臣是巴納德電視台的記者。」一位身穿白色太空衣,長著狗頭的巴納德星人記者問。

 

「巴甚麼德啊?巴門尼德嗎?」傑靈問。

 

「巴納德星⋯⋯離太陽系很近。臣留意到目前開普勒朝廷及皇室寄居於貴國國都九龍府。敢問目前貴國⋯⋯以及地球,是否被開普勒星人統治,貴國國民,包括陛下是否都是開普勒星人的肉便器和繁殖工具,而地球人對外太空之知識是否被開普勒星人所壟斷?」

 

臺下的外星人記者們不禁大笑,而開普勒星人和人類卻怒髮衝冠,認為此人的言論侮辱了地球人和開普勒星人。

 

「你⋯⋯你在胡說八道甚麼啊?」傑靈氣得面紅耳赤,激動地說:「甚麼被統治了?我們的分工很清楚!開普勒人管太空,我們華夏管理自己,別用肉便器那麼難聽的說話!我們華夏帝國是獨立自主的主權國家!」

 

「這不正好說明陛下以及地球人其實對外星一無所知,外星知識與太空科技仍被開普勒星人壟斷嗎?」

 

「你強詞奪理⋯⋯」「我來回答吧。」杰娜安撫傑靈,拍著傑靈的肩膊,插嘴說:「我想你誤會了。過去十多年開普勒星人的確有與人類交配繁殖,但並無『統治』地球,亦無『壟斷』知識。過去十多年我們一直有向華夏、高麗、大和等國科學人員培訓,傳授太空科技以及外星語言。開普勒朝廷的部門,包括太空都統使司,本身有不少人類工作。所以外星認為地球已被開普勒人佔領和統治並不正確。」

 

另一位高子高大,頭長得猶如龜頭的外星人,一面嚴肅,舉手提問:「陛下,臣乃天狼星的獵戶郵報記者。」傑靈一見他的樣子,忍不住在鏡頭面前哈哈大笑。當記者把鏡頭移向這位外貌猶如陽具的外星人時,也不禁發笑。

 

「哈哈哈,能樣啊,能樣啊⋯⋯」在皇宮裡,坐在沙發上的畢哲捧腹大笑;其他孩子亦鬨然大笑。紀文忍笑,固作正經的教訓畢哲:「你身為公主殿下怎能在下人面前說髒話,你看你媽在鏡頭裡⋯⋯」

 

巴里無奈地苦笑指著電視說:「殿下,陛下也鏡頭前也哈哈大笑呢。」

 

「別笑啊!這樣很失禮啊!」杰娜斥責傑靈說,但嘴角也忍不住咧嘴微笑。記者繼續提問:「陛下,根據天狼星於天狠星紀年198420年的太陽報告書,指出地球細菌有最少一千億種。即使外星人不到地球,陛下如何確保外星人在太空站的衛生,不會被地球細菌感染?要知道目前天狼星對於地球的細菌所知甚少,一旦染病後果將不堪設想⋯⋯」

 

「整個太空站每天消毒,處於無菌狀態,請你放心。」

 

「但我們天狼星人對衛生的要求甚高。」

 

「我們太空都統使司會盡量配合。請下一位⋯⋯」

 

記者會結束後,杰娜跟傑靈手拖手的離開會議廳,急步趕往宴會廳,出席慶祝晚宴。她們的近衛禁軍都督劉莉莎和外星儀衛正天娜緊隨其後。天娜向杰娜抱怨說:「陛下,你怎能夠容忍那個『能樣』大放厥詞呢?他竟敢質疑我們不衛生!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他⋯⋯」

 

「你別亂來,一個不小心引起星球大戰就仆街了。」杰娜說。

 

莉莎卻附和天娜,說:「陛下,我覺得其他外星人對我們人類和開普勒星人仍有敵意,簽訂協議似乎不是甚麼好事。」

 

「你們兩個冤家怎麼了,你們平時不是經常吵架和打架的嗎?怎麼今天一唱一和了?」傑靈問。

 

「我⋯⋯我們那有!明明是莉莎抄襲我⋯⋯」天娜說。

 

「你別含血噴人,明明是我先想說,只是你搶先一步⋯⋯」莉莎說。

 

「算了。既然外星人對我們有敵意,我們不就跟需要協議嗎?你也不想地球無故被一堆不知名外星人射火箭來炸掉吧?」傑靈說。

 

身為科學家的杰娜就馬上更正傑靈說:「理論上要用火箭炸掉整個地球很難的。如果真的要毀滅地球的話,比較有效的方法是製造一個人工黑洞把太陽系吸掉,但銀河系暫時未有星系掌握這種技術。最多只能向地球發射些宇宙射線令氣候大變,或是令我們生病⋯⋯」

 

「總之和平就好了。」傑靈說著,推開大門,進入宴會廳。一群使臣簇擁而來,恭恭敬敬的迎接杰娜和傑靈,向她們道賀。傑靈卻對他們漠不關心,問莉莎:「川上蘭子和蕭雪奈呢?」

 

「陛下你別如此縱慾好嗎⋯⋯」

 

「陛下!」兩名身穿低胸齊腰襦裙,聲線嬌嫰,皮膚奶白的變性美女馬上投入傑靈懷中。傑靈沒理莉莎,馬上擁抱、親吻她們,說:「親愛的,喜歡上太空嗎?」

 

天娜就譏笑被冷落在一角的莉莎,說:「哈哈,你的主子不理你了,只顧跟九龍府四大變性名妓之二風流快活。」

 

「你⋯⋯你別多事!我要保護陛下,失陪了。陛下,等一下我!」說罷莉莎就跟傑靈離去。杰娜就對天娜說:「隨她吧,難得川上蘭子和蕭雪奈首次上太空,傑靈陪她們逛逛也沒所謂。你跟我來,我要跟天狼星君主聊聊。」

 

「陛下,我們跟那群樣子猶如陽具的『能樣』有甚麼好聊呢?難道陛下想跟那群傢伙配種嗎?聽說天狼星人陰莖短小,不像我們開普勒星人一柱擎天。」

 

「別老是想著繁殖和配種。他們對於此協議是最多意見的外星人,我想去跟他們談一談。記住,千萬不要對著他們那滑稽的樣子大笑,他們討厭笑容。」

 

天娜手持酒杯,前去拜見天狼星女皇。與其他外星人不一樣,即使在太空站之內,天狼星人依然身穿太空保護衣,亦與所有人保持一米距離。杰娜正想走上前,就被兩名樣子嚴肅的天狼星侍衛用兩條長一米、外型猶如自慰按摩棒的棒子攔住。棒子一觸碰杰娜的曳撒,就震動起來,發出響聲。天娜大怒,以開普勒語大罵,說:「大膽變態外星人,竟然用自慰器拍打陛下,該當何罪?」

 

「甚麼是自慰器?這可是細菌病毒掃描器。你身上有細菌,所以機器響起來了。你們別過來,我們要相隔一米。」站在侍衛後、身穿太空衣的天狼星女皇嚴肅地以開普勒語說,語氣傲慢無禮。

 

「你⋯⋯」

 

「如無要事請你們開普勒人離開,我們天狼星人不會跟你們交配。」

 

天娜氣壞了,大罵:「你瘋了嗎?怎麼老是以為我們開普勒星人只會交配?」

 

「你們開普勒人與地球人雜交的事,銀河系都知道了。我們對於你們這些用下體思考的生物有所提防亦是理所當然。」

 

開普勒語是外星人之間的交流語,故她們能以此溝通。杰娜心想:這群能樣真是潔癖上腦!但為免引起星球大戰,杰娜只好忍氣吞聲,拉開天娜,苦笑說:「是的是的,那我就站在這裡吧。女皇,敢問剛才記者會上那位天狠星記者⋯⋯」

 

「他是官方電視台的記者,是我叫他問的。我們不相信你們的衛生措施,我們之所以簽約只是因為協議規定你們亦不得直接前往天狠星登陸,以免你們污穢的身體把地球的瘴氣帶過來我們的星球。但我們無意在協議簽署後馬上派使節團來太空站做交易。這些蠢事就讓巴納德星人先做,他們若死不掉,我們再考慮派人來。」

 

天娜對杰娜說:「陛下啊!這能樣算是甚麼態度,她根本瞧不起我們⋯⋯」

 

「你冷靜一下,不要作聲,讓我來應付她。」

 

「你的說也有道理⋯⋯可是,你們現在不也來了太空站嗎?」

 

天狼星女皇說:「所以我們全程也不吃不喝不交配,不脫太空衣,不脫面罩,因為你們與人類交媾,身體滿是瘴氣。」

 

「我們已經融入地球生活,對地球病菌有抗體了。衛生問題的話,我們可以透過醫學交流。我來介紹我們的御醫給你吧。天娜,你叫赫爾塔過來⋯⋯」

 

「我沒興趣與你們分享醫學技術。我的太空船夠鐘離去了,再見。」說罷,天狼星女皇就跟一眾部下急步離去。登船之前,侍衛問天狼星女皇:「陛下為何不將我們所得關於病毒恐怖襲擊的情報告訴各星球人?」

 

「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反正襲擊的對象只不過是人類和開普勒星人,我想我們無須介入之間的鬥爭。我們離去吧。」

 

「這算是甚麼態度啊!」天娜說。杰娜就說:「算了,隨她去吧。對了,赫爾塔在哪裡?」

 

「陛下,臣找不著她。或許她去了準備會議吧。」

 

「甚麼會議?」

 

「陛下,你忘了嗎?外交會議結束後,太空站將緊接召開宇宙科學學術會議,以便地球與各外星科學家交流宇宙訊息。」

 

「那算吧,我們去找川上蘭子和蕭雪奈喝酒吧。明天我們就要回地球了。」

 

「但陛下請依時起床⋯⋯」

 

然而,一如所料,傑靈和杰娜果然睡過頭。莉莎和天娜趕往寢室敲門,催促她們登上太空船回地球;前來應門的卻是一個全身赤裸的黑人女模特兒。因為房間關掉了重力裝置,所以她在半空中飄浮。天娜就問:「你是誰啊!」

 

「你連我也不認識嗎?我可是華夏帝國的頂級模特兒梅西德絲⋯⋯」

 

「即是個沒陽具的妓女了吧?我還以為陛下只喜歡女裝少年或扶她⋯⋯」

 

「喂!你小心說話⋯⋯我可是高級模特兒!」

 

「陛下呢?」莉莎問。

 

「還在睡。」

 

「怎麼房裡有那麼多人的⋯⋯」莉莎看到杰娜和傑靈抱著川上蘭子和蕭雪奈呼呼大睡,左右還有四男三女,全部都是模特兒或是影星,個個都一絲不掛。莉莎氣壞了,拉動門邊的重力制,開啟重力裝置,使眾人紛紛倒在地上醒了。

 

「哎呀!莉莎,你搞甚麼鬼啊!」倒在地上、被弄醒的傑靈大罵。

 

「陛下,一小時後太空船就要起飛,請你馬上更衣沐浴。我們來不是讓陛下在太空交配的,陛下回京後因為時差關係,正好是九龍府的早上。陛下得上午回宮寫作論文遞交文藝院,下午召見首相高倩影大人,聽取其報告,然後到太醫院作返回地球後的身體檢查,晚上回宮跟後宮妃嬪及子女共膳。」

 

天娜亦對杰娜說:「陛下,你今早要到到欽天監物理實驗室工作,下午要到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演說⋯⋯」

 

「知道了知道了,煩死人了。我們現在就洗澡啦,別催促我們。」杰娜和傑靈異口同聲說。

 

「請快點。我們會留在房間裡『協助』兩位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