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主義根治民族主義病的唯一良方(一):揮之不去的民族主義病

引言:揮之不去的民族主義病
何為民族?客觀定義
何為民族?主觀定義
民族之綜合定義及其虛妄

何為民族主義?
民族主義是疾病
民族主義之病態
黑格爾式的民族主義:盲目高舉普遍性
管德田式的民族主義:盲目高舉特殊性
赫德式的民族主義:虛假的特殊普遍性

漢文化圈的民族主義病
申采浩的朝鮮民族主義乃管德田主義
梁啟超與章太炎的中華民族主義皆為赫德式的民族主義
和辻哲郎的日本民族主義乃赫德式的民族主義

香港的民族主義病
香港民族論公民民族主義就是左膠港獨論
公民民族主義只是黑格爾主義
陳雲遺民論只是一套文化民族主義
文化民族主義只是管德田主義
香港文化主義是香港的惟一希望

 

引言:揮之不去的民族主義病

 

2014年雨傘革命期間,有天一位香港工黨左膠帶了一位英國人來拜訪旺角小聖堂,說他是英國工會的社運分子,想跟我討論時政。他問我對英國工黨的看法,我說當時的英國工黨已淪為一群新自由主義者(neo-liberalist)。他覺得我是個同路人,於是跟我討論左翼理論。因為這位白左自稱自己是位國際主義者,我就問他:社會主義跟民族主義是否必然矛盾(is there a necessary contradiction between socialism and nationalism)?他初時答是,後來又說不是,承認自己難以回答此問題。他承認雖然在理論立場上他否定民族主義,但民族主義同時亦是反帝國主義的重要工具,例如香港民族主義(Hong Kong Nationalism)反對中華帝國主義(Chinese Imperialism)。這種左翼對民族主義的矛盾心態,正好顯示民族主義的吸引力。

 

理論上社會主義反對民族主義,但事實上依然無法擺脫民族之概念。

 

民族主義為何引人入勝呢?因為民族主義這工具實在太好用了。右翼可以用民族主義來建國,左翼可以用民族主義來反帝,獨裁者可以用民族主義來維穩,革命者可以用民族主義來起義。然而,民族主義實為一種疾病。民族主義將具體之政治主權問題、經濟社會問題和文化主體問題,通通化約成為抽象的「民族」問題,並以民族主體性壓迫個人主體性。但民族不是存在的實體(substance),只是安達臣(Benedict Anderson)所說的「想像政治共同體」。用存在主義哲學的說法,民族主義將個人抽離於存在實況,十分「離地」。你不能看見一個「中華民族」,因為中華民族只是概念,你眼前能見的,只是一個個具體的個人。結果存在實況被遺忘,真正的問題被忽視,整個社會陷入虛妄的神話之中。

 

 

面對西方文化之侵略,素來強調華夷之辨的漢文化圈在近代患上了嚴重的民族主義病。為了反帝,華、日、韓、港、台皆採納民族主義,建構其民族主體,對抗外來侵略,結果偏離了原來的實際問題:漢文化如何現代化,政制如何民主化,經濟如何資本主義化等等。所有切實的社會改革議程皆成了民族主義情緒的附庸:辦學是為了「民族復興」,辦商是為了「民族自強」,社會改革是為了「民族自治」,政治改革是為了「民族自決」。

 

如今,香港亦患上了嚴重的民族主義病。建制派和泛民主派故然是大中華民族主義的忠實信徒,他們堅信自己是中華民族一員,在中華民族主義的框架下提出自己的政治議程。但本土派亦然。港獨民族論和城邦遺民論的本質同是民族主義——前者是公民民族主義,將香港問題抽離為普遍之公民權利,後者是文化民族主義[1],將香港問題抽離為特殊之遺民神話。兩者皆把本土派從存在實況抽離。《香港文化論》和香港文化主義嘗試把本土議程拉回存在實況,限制在真實的文化現化代問題,但這藍圖卻被學苑和城邦派發現了,所以他們要把安德烈的文化論往死裡打,要把安德烈及一眾文化主義者封印在學術界裡。因此,不要期望牠們會理性學術討論民族主義之弊病,牠們只會謾罵,只會抹黑,只會東歪西扯。故此,本文章系列《香港文化主義根治民族主義病的唯一良方》將首先指出民族定義之虛妄,然後證明民族主義是一種阻礙個人主體性發展的「疾病」,再從漢文化圈的脈絡指出公民民族主義與文化民族主義之害處。

 

港獨民族論和城邦遺民論的本質同是民族主義。

 

[1] 「陳雲:香港遺民論的文化民族主義與香港民族論的公民民族主義開始鬥爭了。香港遺民論以華夏為本,內涵是粵為本,加上閩、滬等地的華夏文化,在香港與英美文化之集成,再返回商周與希臘羅馬的根源來建設香港文化,這是香港民間自發的文藝復興,與中共無關,更與美國無關。公民民族主義,是源自西方民族國家理論,與華夏無關,與英國及希臘羅馬無關,卻與美國現代有關。香港本土理論展開了對立,是香港民間對抗美國主導的香港學界,這是香港兩黨政治的雛形(類似美國的共和黨vs民主黨),也是中共退出香港政治理論的顯示。 香港建國的華夏復興,帶領華夏天下,建立以香港為中心的華夏邦聯,首先領導海洋華夏(南洋),其次領導中原,走向世界。香港這麼一個面積細小卻金融能量龐大的城邦,不以華夏邦聯的方式領導天下,是無法生存的。 Wan Chin 建國要以天下為本。諸葛亮《出師表》說的,「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香港偏安,以孤立的香港民族建國的話,必死無疑。」高登討論區,2016年7月3日。2020年4月10日截取自 https://md.hkgolden.com/view_amp.aspx?message=6287037&page=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