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邦異教徒受洗歸主    受洗者:支持安德烈老師基督宗教建國綱領

城邦異教徒受洗歸主    受洗者:支持安德烈老師基督宗教建國綱領

 

【九龍叢報訊】縱使全球教會因為武漢肺炎瘟疫而暫停大齋期與聖週之實體禮儀,令福傳聖工受到嚴重打擊,仍無阻一批城邦異教徒於本主日受洗加入大公教會,宣告棄絕城邦迷信妖道,棄絕大鵬金翅鳥之偶像崇拜,棄絕陰謀論、神秘學與偽科學信仰。禮儀結束後,受洗者皆宣告支持反共革命,支持香港文化主義及基督宗教建國綱領。

 

鑒於目前港府實行《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惡法,禁止在公眾地方進行四人以上之集會,而宗教活動竟無豁免權,教堂仍未能開放予公眾見證聖洗禮儀,故大公教會採取派送聖水施洗的方式,派發侍從持聖水逐家逐戶上門,為相關人士施洗。為平衡信仰禮儀與公共衛生需要,在舉行聖洗禮之前,侍從皆先為受洗者及見證人量體溫,然後請受洗者戴上德國信義會贊助、哥延根大學研製的銀離子防水防毒口罩,再施行洗禮,確保過程衛生。

 

其中一名匿名受洗者B表示,她對於從前在網上經常詛咒和謾罵所謂的「反雲賤畜」深表懊悔,希望上主能夠寬恕及赫免其過犯;為補償其過失,她將分別以拉丁文、希伯來文及亞蘭文抄寫《公禱書》認罪文一千次。

 

另一位受洗者藍先生表示,以前他拜國屍和大鵬金翅鳥時,心裡沒有平安,總是害怕自己忽然會因為偷偷戴口罩出街而被其他城邦異教徒攻擊為賤民、中共奴才或黃絲精神病。如今他棄絕邪教,歸信聖道,如釋重負。

 

還有一位洋名水晶的受洗者表示,她對於從前聽信陰謀論而賣樓感到懊悔不已。如今她棄絕邪教,並不再把精神寄托在「香港發大財」這種低賤而膚淺的想法上,而是要為積累天國財寶而奮戰。她說:「我希望《香港文化主義》的基督宗教建國精神能夠在香港落實,以解救香港脫離政治拜神化與政治娛樂化的罪惡之中。如今香港人講政治,要不是以城邦拜神心態,就是以飯民追星心態論之,兩者皆是拜偶像,是敵基督。

 

主持「派送聖水」、「流水洗禮」禮儀的侍從長安德烈博士表示,根據教會憲章,聖洗禮不必由聖品主持,可由平信徒主持;由於現時香港教會宗教自由受到限制,加上聖品忙於塗油醫治及探訪病人聖工,分身乏術,故由侍從團負責緊急聖洗禮,乃合乎神學、禮儀及實際環境需要。他又指:「城邦邪教跟南韓異端新天地教會一樣,表面上聲稱反共,實際上卻是配合共匪的恐慌政治實施。政府製造對瘟疫的極端恐慌,不理性防疫;而城邦妖道則由一群行外人以陰謀論胡說八道,聲稱肺炎為虛假、疫情四月結束、無須戴口罩,將所有『反恐慌』的聲音扭曲和極端化為『反智』的幻想,猶如當年將中庸的全民制憲綱領與偶像崇拜活動捆綁一樣,使永續基本法此溫和議題被包裝成激進主張,就是要把議程醜化,偏離正軌,務要嚇走理性基督信徒。結果社會只剩下『搶購口罩vs不戴口罩』這種兩極化的聲音,迫人各走極端,容不下理性討論的空間。城邦新泛民扭曲議題的能力已經大大超越了泛民了。」

 

安德烈博士又說:「我們基督信徒,『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馬太福音5:37)信德以外之事,未經驗證,就不應輕易接受,故基督信徒拒絕神秘學、陰謀論。但有些人,自從恭迎了兩尊『自來』偶像(觀音和關公)回到辦事處膜拜後,就著了魔,行事為人偏離聖道、違反理性、踐踏學術專業。如經上所記,『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發沉、眼睛閉着』(馬太福音13:15);但慶幸的是,今日受洗者皆蒙上主醫治,開了其眼睛,故得以回轉,擺脫邪教,重拾自我,找回失喪的靈魂。」

 

記者又問及安德烈博士關於聖教對防疫之看法。安德烈博士說:「先知耶利米說,『你為何像受驚的人、像不能救人的勇士呢.上主阿、你仍在我們中間、我們也稱為你名下的人.求你不要離開我們。』(耶利米書14:9)我們基督信徒,不像那些不信神、沒指望的光頭佬;面對瘟疫,我們雖不恐慌,但我們卻不會自欺欺人的說『瘟疫是假的』,我們必須面對現實,肯定瘟疫之嚴重,並尊重醫學之防疫意見,對上主懷有信德,堅信上主必帶領我們走出困境。所有瘟疫也有結束的一天。這就是我們跟異教徒的最大差別,我們不會幻想虛假的希望,或是以恥笑『黃絲精神病』去掩飾自己的絕望與無力感。

 

由於安德烈博士提及光頭佬,記者便追問光頭的人能否進入上帝的國。安德烈博士大笑,沒有回答,便乘車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