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慌政治,下流無恥

恐慌政治,下流無恥

 

林鄭是中共欽點的特首,而莊漢生(Boris Johnson)則是代議政制之民選首相;然而,二人同樣是以恐慌治國的賤人。二人出爾反爾、朝令夕改,為社會帶來恐慌,製造不安,甚至成為邪教與陰謀論的溫床。這些賤人都是開放社會之敵人。面對武漢肺炎之疫情,政府不當沒有維持社會運作,安定人心,反而推出令人無所適從的所謂措施,一時放任自由,對疫情置諸不理,一時卻如臨大敵,對疫情戒慎恐懼,就是要打壓中庸之聲音傳播。只有兩極的鍾擺效應,才能掀起巨大的人心動盪,製造最大的恐慌,使人心惶惶,要不是荒謬地宣揚陰謀論,稱肺炎為假,就是荒謬地製造恐慌,禁出入境、禁酒、封城、鎖國。兩者都是瘋狂,兩者都是絕望,兩者都是反智。故此,那些自稱是「舊盟友」、「舊手足」的城邦異教徒,要對安德烈這些中庸而理性的聲音趕盡殺絕;他們的所作所為,也只是與政權的恐慌政治互相呼應

 

2020年3月16日,英國首相莊匪漢生堅拒停課,但3月19日即宣告20日起全國學校停課,甚至竟然取消6月舉行的GCSE及A Level考試;16日流出群體免疫的消息,釀成全國大恐慌搶購物資,21日就突然勒令全國酒吧、餐廳及劇院關門,22日起倫敦宣佈連公園也要上鎖。與英國政府相近,香港政府亦是訊息混亂,政策朝令夕改。一月尾政府堅拒對大陸封關,於是釀成醫護在2月初大罷工。大罷工發生後,政府才稍為讓步,自2月5日起僅開放香港國際機場、深圳灣管制站及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三個口岸,及後亦宣佈全港停課,然而DSE考試卻如期舉行,直到3月21日(開考前一星期多)才突然宣佈DSE考試延期至4月24日舉行,令考生、教師、補習導師等無所適從。更令人髮指的是,香港政府對於2月的口罩荒坐視不理,要民間自救,民眾全球搜購口罩,繼而釀成二月期間的物資搶購潮。

 

面對世紀瘟疫,政府不僅沒有穩定社會情緒,展現理性務實的態度,保障社會經濟民生,反而在防疫上不斷各走極端,要不是置諸不理,就是大廢周章,令社會陷入惶恐之中。如此不負責任的暴政,在英國,人們尚且還能用選票把莊匪漢生以及保守黨一眾賣國賊趕下台;但在香港這種威權國家,人們根本別無選擇。

 

邪教如城邦迷信妖道不斷宣揚肺炎是假、肺炎很廢、肺炎是貿易戰手段的陰謀論,不斷侮辱醫學專業的唯一客觀效果,就是配合香港政府初期消極抗疫,在社會宣揚反智言論,刺激大家的恐慌情緒。有香港韓國瑜之稱的黃某人,以及有張角再世之稱的所謂國師,為甚麼要刻意對大家唱反調,說肺炎是假的,肺炎四月就會結束這些反智言論,惹來大家憤怒?他們跟政府一樣,就是要挑起民眾的憤怒!一群不會反抗的平民發火有甚麼可怕?難道你會去擊打香港韓國瑜嗎?你根本不敢,因為你是個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左膠。你看見他們如此極端反智,為了與之抗衡與割席,於是就選擇一條同樣反智的道路,即以極端的恐慌回應他們的虛假希望:搶購口罩,拒絕到餐廳吃飯,見人外遊即批鬥之。你以為那些高調派口罩的飯民與建制區議員是好人嗎?他們為何不洗樓,不低調地拜訪基層居民派口罩,卻要聚眾呢?他們只不過是為了選票,而裡議員辦事處門外聚集大量領取口罩的人群,事實上只會增加病毒傳播風險,更可能進一步刺激人們「爭口罩」的恐慌情緒。但政府嫌香港不夠恐慌,於是各區建隨離營和肺炎診所,甚至你有傷風感冒,私家西醫診所也迫你到政府的肺炎診所求診。於是社會就更恐慌,講獨的狗頭軍師就瞎指揮抗爭,在各區打陣地戰,而非維持去年反共革命的十八區游擊戰,令抗爭傷亡慘重。飯民、建制、城邦和講獨,都是恐慌政治的一部分,如果你連如此簡單的辯證結構也看不出,那你就活該被恐慌政治玩死

 

恐慌政治,下流無恥。實行恐慌政治的唯一目的就是要破壞民眾的理智,好讓政府能夠趁亂推出種種侵犯人權的惡法或暴行。英國是古典自由主義之祖家,如今身為所謂保守主義政黨首相的莊匪漢生,竟公然踐踏個人經濟自由,下令酒吧、食肆和戲院停業,行為與蘇聯共匪無異。香港本是世界經濟自由度最高之政體,是轉口港、國際金融中心,如今竟然倒退到開埠前清狗海禁鎖國的局面,外國人不得入境,海外港人入境要隔離,甚至香港人自台灣、澳門和大陸入境也要隔離。說好的自由主義呢?說好自由經濟呢?甚麼法治和人權,通通都在恐慌的掩眼法以及人權與防疫的虛假對立之下被踐踏了,然而世上竟無一學者提出異議。或許,我們將在有生之年見證全球自由主義寢終正寢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