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政治主權與文化自我之關係(一):文化承受力和危機性

文化承受力和危機性

(編按:本文原為2015年《香港文化論》初稿之一章,後因篇幅過長而刪去,分成幾節文章發表於《聚言時報》。為了整理本人之香港文化論述,經校對後,再重新上載此章節,並分成數篇文章於《九龍叢報》發表)

 

本書關切的乃香港文化自我,因此本章將由香港文化自我出發,反思香港政治主權之問題。讓我等再看看上一章那幅多數文化與少數文化關係圖。

上圖解釋了在一多數文化裡,多數文化可以選擇甚麼方式與少數文化互動,建立關係。這圖主要用來建釋多文化處境中多數文化如何處理與新移民之關係,或是與其他少數文化族群之關係,卻無法處理殖民者文化壓迫被殖民者文化之問題。我等需要引入新的概念處理這種問題:文化承受力(Cultural Capacity)和文化危機性(Cultural Vulnerability)。

 

社會學家Yasmin Gunaratnam認為,文化承受力可以分是正面(「改變及被改變,並在其所身處之網絡和脈絡中彎曲和扭曲」,這涉及文化自身之承傳及發展)和負面(「容忍片面之理解及神話」,這涉及文化間之互動和關係)。危機性就是指受到破壞之可能性。在地理學中,我等有以下公式:

 

C>0且H, C 皆為正整數,V為概率

 

災難就是指直接之破壞事件。文化災難可以有以下幾種:一,滅絕(殺戳成員以及毀滅文物和文化),二,同化(消除A文化圈成員原有之文化認同,使彼等加入B文化),以及,三,跨文化融合(將文化A及文化B融合成一新文化T,A和B各有價值和生活方式上之取捨)。代入「文化」這處境,災難就是對文化之破壞行為,是具體行為,與作為可能性之危機性截然不同。由風險公式中,我等可以得出以下推論:

 

若承受力C>災難H x 危機性V,則風險 |R| < |1|

若承受力C = 災難H x 危機性V,則風險 |R| = |1|

若承受力C<災難H x 危機性V,則風險 |R| > |1|

 

我會進一步認為:

 

(1). 當|R|<|1|時,文化所面對之風險就較少,文化成員無須採取政治行動保護自身文化。

(2). 當|R||1|時,文化所面對之風險就較大,文化成員當採取政治行動保護自身文化。

 

(1)和(2)非常符合直覺,但仍有不足:一,保護一文化之前提是這文化「值得被保留」,不過這取決於主觀之價值認同,當然無法在公式中反映。二,文化之承受力如何。極低承受力之文化(即C=1,R = HV,風險等於災難乘以危機性),本身是否值得保留當然值得反思;但更重要的是,要保留一個極低承受力之文化根本接近不可能,除非你提昇其承受力。

 

文化是歷史之產物,因此文化必須具有正面承載力,隨著歷史改變而變化。同時,文化間必然互動,因此文化必須具有負面承載力,回應其他文化帶來之衝擊。兩者皆取決於文化作為處境關係如何關鍵種種不同之價值及生活方式。反過來,危機性就是要考慮兩方面:文化內的價值及生活方式是否易於失傳以及易於被取代。在評估一文化之承受力及危機性時,我等要考慮以下因素:

 

一、文化現象

  • 語言
    • 書寫語言保存
    • 口語於公共場所使用頻率
    • 語言複雜性
    • 語言教育
  • 價值
    • 價值合理性(如「仁」)
    • 價值文獻保存
    • 價值之系統化(如儒家哲學)
    • 價值之地標保存(如祠堂)
    • 價值教育
    • 價值排他性及包容性( → 可改變性)
  • 生活方式
    • 生活方式合理性(如祭祖)
    • 生活方式文獻保存
    • 生活方式之系統化(如《家禮》<祠堂四時祭>)
    • 生活方式之地標保存(如祠堂)
    • 生活方式複雜性
    • 生活方式教育

 

二、文化處境

  • 歷史
  • 地理環境
  • 社會經濟

 

以上因素難以量化,所以事實上我等難以計算出承受力及危機性。然而我等可以計據以上大素對承受力及危機性作出評估。試以猶太文化作例子:

 

承受力 危機性
語言 希伯來語文字保存良好 

以色列設有希伯來語電台、電視、報章等

(希伯來語母語復興運動成功)

猶太家庭重視希伯來語教育(宗教學校)

古希伯來語無標明母音,古今或有發音差異

希伯來語難學

希伯來語在以色列以外甚少使用於公共場合

價值 希伯來聖經及律法基本完整地保存下來

猶太教有完整之神哲學系統

各地建立猶太會堂

自中世紀Abraham ibn Daud引入亞里士多德哲學後猶太神學不斷發展更新

一神信仰排他,強調猶太人外邦人之分,身份認同強

世俗主義及無神論對一神信仰之挑戰

聖殿被毀,失去崇拜中心

猶太教高度之宗教及民族排他性容易引起價值衝突

生活方式 希伯來聖經及律法基本完整地保存下來

宗教學校教導猶太教律法及禮儀

商業社會中,禁食、食物規條、守節期及每日禱課等難以遵守

儀文規條繁多而且部分不合理(如處死男同性戀者)

聖殿被毀,無法進行獻祭

歷史 歷史文獻紀錄基本完整,社群重視歷史記錄及教育 長期受西方(特別是基督宗教之政權)迫害
地理環境 各地建立猶太社區

以色列為國土

長期失去故土

以色列長期與巴勒斯坦人衝突

大部分猶太人居於海外,與外邦人雜居

社會經濟 猶太人經濟實力強勁,足以支持猶太文化活動發展

 

危機性對承受力有時會有影響。以猶太民族為例,正正是因為彼等在歐洲長期受逼迫,所以彼等必須提升自己的文化承受力,改革猶太教,發展猶太社區,建立以會堂而非聖殿為中心的猶太文化社群。

 

危機性又可以分成內在因素及外在因素。來自外在之挑戰,如「長期受西方(特別是基督宗教之政權)迫害」,即為外在因素。來自內在之弊病,如「部分律法規條不合理(如處死男同性戀者)」,即為內在因素。有時候更會出現內外複合之因素,如「商業社會中,禁食、食物規條、守節期及每日禱課等難以遵守」,這既涉及內在(儀文複雜性),也涉及外在(現代社會生活方式) 。接下來我等將逐一分析三類本地文化受外來之統治文化威脅之情況:獨裁統治、威權統治及民主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