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人才會說「香港發大財」

窮人才會說「香港發大財」

 

我雖是香港文化主義者,但我必須承認,跟日本文化和南韓文化相比,香港文化實在望塵莫及。單在新年祝頌語這小事上,已經可以看出香港文化之膚淺。香港人在拜年時,只會膚淺地說一句「恭喜發財」。但日本人和韓國人拜年說甚麼呢?日本人說「願迎良年」(良いお年をお迎え下さい Yoiotoshiwo omukae kudasai),韓國人說「新年迎萬福」(새해 복 많이 받으세요 saehae bog manh-i bad-euseyo)。「良」(良い)和「福」(복)都是精神或心靈層面的,「發財」卻純然是物質層面的。良年與有福故然亦有物質基礎,如豐衣足食。但豐衣足食不必等於有福、有良年。經上記著說:「誠實人必多得福、想要急速發財的、不免受罰。」(箴言28:20)即使你豐衣足食,卻終日百病纏身、蠻觸相爭、孤苦伶仃,這又算是甚麼良年,甚麼福氣呢?但發財就只關心錢財,不顧健康,不理道德。因此,發財是最膚淺的;目光短淺的窮人才會以發財為綱領、為宗旨。故此,那些終日大叫高雄發大財、香港發大財的政客,其實都是目光短淺的窮人。

主張香港發大財的香港韓國瑜聲稱武漢肺炎為中共陰謀,卻提不出任何具體證據。

部分香港人至今依然無法擺脫中國人的劣根性,只知發財,不知自由。當人家正在街頭抗爭時,他只關心香港發大財。當社會在對抗瘟疫時,他只關心香港發大財。但你何曾聽過知名學者或達官貴人天天祈求發財呢?發財從來只是窮人的吶喊。我所說的窮人,並不只是指物資上的窮困,亦包括心靈之貧乏。孟子不富裕,墨子很窮困,但他們從不祈許發財。孟子只講「達財」,墨子只講「節財」;即使他們講國家經濟發展,也是從道德立場出發,而非從個人私利出發;故此,他們心靈甚為富足,不僅關心自己之私利,亦關心天下之存亡。孟子與墨子都是貧窮貴族;他們雖然不是富甲天下,卻能安貧樂道。

 

為何中國人特別喜歡說發財呢?孫中山對此作出以下解釋:

 

「何以歐洲人民聽到自由,便那樣歡迎呢?現在中國人民何以聽到自由便不理會,聽到發財便很歡迎呢?其中有許多道理,要詳細研究才可以明白。中國人聽到說發財就很歡迎的𠩤故,因為中國現在到了民窮財盡的時代,人民所受的痛苦是貧窮,因為發財,就是救窮獨一無二的方法,所以大家聽到了這個名詞便很歡迎。發財有什麼好處呢?就是發財便可救窮,救了窮便不會受苦,所謂救苦救難,人民正是受貧窮的痛苦時候,忽然有人對他們說發財,把他們的痛苦可以解除,他們自然要跟從,自然拚命去奮鬪。歐洲一二百年前為自由戰爭,當時人民聽到自由,便像現在中國人聽到發財一樣。」(孫中山〈民權主義〉《三民主義》)

雖然今日的台灣和香港已經不是民窮財盡的落後國家了,但人心卻依然停留在一窮二白的時代。明明物質富裕,卻內心窮困,總是覺得自己「不夠錢用」,卻不反思自己是否在生財與用財方面出現問題。於是華人社會就出現很多「富裕窮人」。明明自己家財萬貫,卻總是覺得自己朝不保夕,於是終日只顧賺錢。用佛教的說法,這種人就是陷入「求不得苦」。用基督宗教的說法,這種人心裡沒有平安。富裕窮人只顧自已有無「發財」,但他們是不可能發財的,因為他們的慾望永無止境,永不得滿足。他們甚至會為了發財而不擇手段,如囤積居奇。同時,為了發財,他們也犧牲了自己的人際與家庭關係。我在英國教會為中國難民做翻譯員的時候,我發現很多中國人為了發財,就犧牲家庭關係,每天工作十小時,甚至一星期也沒按法定要求休息一天,於是兒女自然離家,甚至丈夫或妻子亦另結新歡。發財者不斷傷害他人,在基督宗教的角度,就是犯了罪。如聖保羅所言,「但那些想要發財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網羅、和許多無知有害的私慾裏、叫人沉在敗壞和滅亡中。」(提摩太前書6:9)

 

富裕窮人通常只會關心自己有無發財,沒瑕去叫他人發財。但窮人KOL就不同了;窮人KOL掌握了大眾想發財的心理。既然大家都想發財,只要我高舉「發財」為綱領,我就能騙取這些發財者的錢財和政治能量了。為何韓國瑜一句「高雄發大財」能夠吸引百萬韓粉崇拜呢?因為這百萬「庶民」,其實就是一群心靈窮人。韓國瑜是個白痴,但他卻了解市場,善於宣傳,所以才能聚囚。同理,在香港,只有心靈貧窮的人能夠高舉香港發大財的旗幟,招聚一群同樣心靈貧乏的富裕窮人,形成一個發財派。只是這群人的經營能力遠遠不及韓國瑜,又缺乏共匪資金,又不擅長市場營銷,甚至連基本的行政運作也一團糟(例如恆常遲到),因此一敗塗地。

 

儒家講錢嗎?儒家當然講錢,但儒家不是香港韓國瑜,儒家凡事以道德為先,講的是生財之方法及目的。《大學》曰:「生財有大道。生之者眾,食之者寡,為之者疾,用之者舒,則財恒足矣。仁者以財發身,不仁者以身發財。」財富只是道德實踐之工具而非生活之目的;一旦人本末倒置,損耗自身以發財,就是不仁。同理,基督宗教也講財富,卻不講發財。「人有惡眼想要急速發財、卻不知窮乏必臨到他身。」(箴言28:22)聖經要求人勞力作工:「手懶的、要受貧窮.手勤的、卻要富足。」(箴言10:4)此外,聖經強調財富乃上帝之恩典。「上主所賜的福、使人富足、並不加上憂慮。」(箴言10:22)願我們香港人早日脫離香港韓國瑜那種中國人劣根性,擺脫發財教,不再作富裕窮人,迎接真正的良年,接受上主之降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