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陰謀論都是偽科學?波柏「可否證性」之快速測試

為何陰謀論都是偽科學?波柏「可否證性」之快速測試

 

陰謀論為何引人入勝?

 

肺炎疫情下,全城人心惶惶;假先知乘機大行其道,宣揚迷信妖道,樹立虛假希望,以陰謀論聲稱「肺炎無乜嘢」。「『他們輕輕忽忽的醫治我的百姓,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耶利米書6:14)他們所建立的虛假希望,例如以為口罩或佛具作法加持能保佑自己百毒不侵,其實都是絕望。今日網上那些明明不是醫學專家,卻大放厥詞宣揚「不用戴口罩」言論之KOL,實為無限性絕望者。」(〈恐慌和狂想都是遠離上帝之絕望:疫情下重讀齊克果《致死的疾病》〉http://kowloondaily.com/2020/03/03/panicandfatansyaredespairs/)為何陰謀論會在此時此刻大行其道呢?因為恐慌使理性崩潰,巫醫才能乘虛而入,以狂想(fantasy)去招攬信眾「克服恐懼」。一旦恐慌煙消雲散,狂想亦灰飛煙滅。

 

齊克果如果在世,一定屌死陳雲的陰謀論。

 

武漢肺炎本是醫學之範疇,毫無醫學專業訓練之民俗學家或政治KOL本來就無資格就疫症之真偽說三道四。但是他們不信上帝,不怕審判,甚至被自己的謊言和偶像矇騙了,故大放厥詞、失去理智,宣揚陰謀論。

 

如何反駁陰謀論呢?對不起,陰謀論是無法反駁的。本文將指出,陰謀論的本質就是一套不可驗證的偽科學;陰謀論是一套自圓其說、充斥鬼祟謬誤(furtive fallacy)、訴諸動機的封閉系統。他們偽裝要為世界當前的問題提出一套解釋,為人指出一條出路,然而這出路卻只是偏離現實之死路。

 

可否證性:能被否證而仍未被推翻

 

卡爾.波柏

 

之前舊文〈科學哲學概論:科學為何可靠?〉(http://kowloondaily.com/2020/02/20/introductiontophilosophyofscience/

)介紹了波帕(Karl Popper)可否證性的概念。波帕意為,「一個科學理論既能被經驗否證但仍未被否證,則為可靠。」[1]例如斯涅耳定律(Snell’s Law)認為入射角與折射角的關係為 n1 sinθ1 = n2 sinθ2  。你可以重覆多次進行光折射實驗,去驗證入射角與折射角的關係是否符合斯涅耳定律之描述,一旦你有一次實驗發現斯涅耳定律描述有誤,則可否證斯涅耳定律。然而,至今仍未有人能推翻斯涅耳定律,故斯涅耳定律是一合格的科學法則。

 

由於部分社會科學理論亦以為經驗世界提供客觀解釋,故亦具有某程度上的可否證性;可是,由於受制於理論之概念框架與前提較難單純以客觀標準量化,不可量化、不可測的變數較多,社會科學的可否證性較自然科學的弱。例如,羅斯托經濟成長階段論(Rostow’s stages of growth)是一套解釋經濟增長之歷史模型,即為對經濟起飛此一經驗事實作出客觀描述,將經濟發展分成五階段(傳統社會、起飛前條件、起飛、轉趨成熟、大量消費時代);故此,理論上,只要有一國家經濟不依從羅斯托經濟成長階段論經歷五個階段而發展,此理論即會被推翻。問題在於羅斯托經濟成長階段論乃純然根據北美與歐洲的經濟模式設計,西方國家能夠達到大量消費時代之最高階段,並不代表亞非國家亦能。

 

 

相比之下,由於人類之自由意志不可測,無法量化、標準化,人文科學的可否證性就更欠缺客觀標準,往往涉及主觀之價值判斷與價值詮釋(哲學上稱之為詮釋學活動),而非提供客觀解釋。例如韓愈和柳宗元的古文運動提倡文以載道,此文學理論主張並非客觀地解釋「文學是甚麼」,而是提倡「文學應該是甚麼」,帶有價值判斷。但這種主觀價值判斷還是有客觀經驗基礎的:要先有文本或作品客觀地存在,提供詮釋的材料,人們方能以邏輯理性建構價值判斷。四書是客觀存在的文本,但歷代儒者基於歷史處境與方法學之差異,而對四書擁有截然不同的詮釋,例如宋明儒的性理學與心性論就跟清儒的訓詁考據學對四書理解出入甚大。

 

總括而然,自然科學、社會科學甚至人文科學之理論無法在妄顧經驗證據與邏輯推論的前提下自圓其說」;反之,陰謀論即使面對無數經驗證據之質疑,都依然可以利用邏輯謬誤去自圓其說,偽裝自己正作提出客觀解釋。

 

武漢肺炎陰謀論例子

 

陰謀論並非為世界提供價值判斷,而是偽裝為對世界作出客觀陳述與解釋,但事實上其解釋卻無法以經驗否證之;而陰謀論之推論往往(但不必)充斥著非形式邏輯謬誤。

 

例一:〈喝蝙蝠湯導致肺炎〉

 

蝙蝠湯導致武漢肺炎一度成為網路熱話,然而此實為陰謀論

疫情初期,網上一度流出一段視頻:「一名中國女子拿著一隻已經煮過的蝙蝠,形容蝙蝠吃起來「很像雞肉」,引起網絡上反彈,批評中國一些人吃野味的習慣,就是引起新型冠狀病毒的原因。」(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51293515 )然而,事實上,此片段並非拍攝於武漢,而是中國旅遊節目主持汪夢雲2016年在西太平洋島國帕勞拍攝的旅遊節目。事實上,蝙蝠湯在中國並不普遍。

 

為何武漢肺炎會被誤傳為由進食蝙蝠引起?其推論如下:

[事實一]武漢肺炎爆發源自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事實二]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出售野味食用,包括蝙蝠和鱗甲目動物。

[事實三]所以,武漢肺炎爆發源自出售蝙蝠和鱗甲目動物食用的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事實四]根據目前醫學研究,武漢肺炎病毒與蝙蝠新冠病毒[2]、鱗甲目病毒[3]及沙士病毒[4]相似。

因此,武漢肺炎爆發源自食野味。

 

上述的結論為何不是科學解釋,只算是欠缺可否證性的陰謀論呢?事實一至四不都是可以用經驗驗證嗎?關鍵在於事實一至四之間犯下因果謬誤,令整個推論過程無法被邏輯驗證。武漢肺炎源自野味市場,以及蝙蝠與鱗甲目身上發現的病毒與武漢肺炎病毒相似,並不足以證明「食用蝙蝠與鱗甲目」就是「武漢肺炎爆發」的原因,未有以科學方法徹底排除其他原因的可能性,例如野味市場的衛生環境不佳會否令病毒傳播,肺炎含有其他動物的病毒基因會否由基因編緝導致等等。故然,食野味帶來疾病的可能性一直存在,但在科學上要證明兩件事物之因果,乃有賴醫學專家進行對照實聚驗證,而非依靠無知網民在網上剪貼文章再說三道四。

 

例二:〈伊朗、南韓和意大利在為武漢肺炎疫情跑數〉

主張香港發大財的香港韓國瑜聲稱武漢肺炎為中共陰謀,卻提不出任何具體證據。

中共盟友,例如伊朗、南韓和意大利確診數字就會急升。

所以,伊朗、南韓和意大利刻意是為中共『跑數』,肺炎疫情實為虛假。(2020年3月5日《大香港早晨》第一節37:43-38:00)

 

有香港韓國瑜之稱的某網台主持於節目《大香港早晨》大放厥詞,聲稱伊朗、南韓和意大利的肺炎感染數字是政府「跑數」。相比起「食野味導致肺炎」,此陰謀論就更欠缺經驗事實支持,亦更缺乏邏輯推論。其論證重組如下:

 

[前設] 武漢肺炎是中共用來啟動「災難條款」,使自己能以災難為籍口,無須兌現中美貿易協定承諾的手段。

[事實一] 伊朗、南韓和意大利為親中共國家。

[事實二] 伊朗、南韓和意大利近日武漢肺炎確診數字急速上升。

所以,伊朗、南韓和意大利正在為中共在確診數字跑數。

 

其實「事實一」之真實性成疑,因除伊朗外,意大利和南韓同時亦是美國盟友,但我們暫且不談;而且,前設「武漢肺炎是中共用來啟動『災難條款』」亦目前亦無證據驗證(除非有可靠證據,例如中共政治局的會議紀錄流出)。

 

事實上,「伊朗、南韓和意大利在為武漢肺炎疫情跑數」之陰謀論犯下了訴諸動機之邏輯謬誤。即使伊朗、南韓和意大利真的為親中共國家,而且武漢肺炎真的是中共的陰謀,亦無法證明「近日武漢肺炎確診數字」是三國在造數或跑數。事實上,為何某些國家確診數字較高,某些較低,醫學界似乎仍未有定論(如有專家認為已有定論,請告之),因為確診數字受氣候因素、與中國人交流頻繁度、當地衛生情況、當地人防疫意識等等因素影響。難道別人抹黑你,你就可以詛咒人惡運纏身,但你自己就可以肆無忌憚的抹黑和侮辱他人嗎?對於伊朗,我沒意見,但南韓和意大利作為民主國家,應當對此網紅之抹黑採取嚴正的外交措施回應(例如永久禁止相關人士入境),直到相關人士道歉為止

 

例三:〈武漢肺炎來自美國〉

潘匪懷宗為親共滯台中國人。

台灣投共政客、新黨議員潘匪懷宗曾指控武漢肺炎其實源自美國,引起嘩然:

 

「潘懷宗上月27日在《這!不是新聞》節目上引用一篇中國研究,指這篇研究發現,美國的病毒株有「A、B、C、D、E」共5種類型,但武漢肺炎卻只有「C」這個類型;且美國過去有許多肺臟纖維化的死亡病例,至今未查出真正原因,因此他認為,武漢肺炎的起源其實不是中國而是美國。」

https://www.msn.com/zh-tw/news/national/潘懷宗暗指武漢肺炎源自「美國」?王定宇批很夭壽!恐為台帶來困擾/ar-BB10EWPl

 

跟香港那位網紅一樣,潘匪懷宗一樣不具任何醫學專業資格。而他的推論可簡化如下:

 

[事實一] 美國的病毒株有「A、B、C、D、E」共5種類型

[事實二] 武漢肺炎卻只有「C」這個類型

[事實三] 美國過去有許多肺臟纖維化的死亡病例,至今未查出真正原因。

結論:武漢肺炎的起源其實不是中國而是美國。

 

此推論的論證太弱,即使欠缺醫學知識,相信稍有邏輯思考能力的人,亦能察覺各前提之間根本不存在因果關係,犯了嚴重的因果謬誤。難道武漢肺炎不能在傳播到美國後再變種嗎?既然肺臟纖維化的死亡病例「死因未明」,那又怎能推論者這些死者死於肺炎,再指控美國當局隱瞞疫情呢?此說法自相矛盾,根本不攻自破。

 

解決陰謀論的唯一方法:諸造祅書及祅言者絞

唐律疏議訂明妖言惑眾者應被處死。

陰謀論不是宗教信仰。成熟的宗教信仰清楚知道自己並非為世界提供客觀的科學解釋,而是為世界提供主觀的價值詮釋——人生有何問題以及如何解決。佛教說有漏皆苦,基督宗教說世人都犯了罪,就是這一路。所以宗教本身不構成陰謀論。但有些無恥之徒,卻要將自己邏輯不通或證據不足的猜想當成是對世界之客觀解釋,宣之於口,妖言惑眾,叫人不要戴口罩,向人宣稱武漢肺炎是假的。

 

儒家對付此等人渣的方式是非常冷酷無情的。《禮記》說:「假於鬼神、時日、卜筮以疑眾,殺。」(《禮記.王制》)《唐律疏議》亦言:「造祅書及祅言者,謂構成怪力之書,詐為鬼神之語,休謂妄說他人及己身有休徴咎,謂妄言國家有咎惡,觀天畫地詭說灾祥,妄陳吉㐫、並涉于不順者,絞。」(《唐律疏議》18)

 

陰謀論似是而非、固弄玄虛的偽科學解釋,踐踏專業知識,侮辱學者,威脅公共衛生。雖然儒家對妖言惑眾者的處理手法甚為冷酷無情,但為了能杜絕巫醫害人,儒家的道德判斷實在值得大家研究。

 

 

 

 

 

[1] Popper, K.R., The Logic of Scientific Discovery, (London: Routledge, 2002), 20.

[2] Perlman S (January 2020). “Another Decade, Another Coronavirus”.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382 (8): 760–62.

[3] Wong MC, Cregeen S, Ajami NJ, Petrosino JF (February 2020). “Evidence of recombination in coronaviruses implicating pangolin origins of nCoV-2019”

[4] Risk assessment: Outbreak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 (SARS-CoV-2): increased transmission beyond China – fourth update14 February 2020 www.ecdc.europa.eu. Retrieved 3 March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