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無誤的反共革命:恪守勇武道五戒

1.    絕對無誤的反共革命

1.1   反共革命,香港復興

 

「革命」一詞出自《周易》;易云:「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由漢文裡「革命」一詞之詞源可見,革命本身與宗教信仰有關——「順天」。你可能覺得宗教很無聊、很沉悶。可是對革命來說,宗教信仰乃必須之基礎。因為革命旨在以武力方式推翻現有之制度或權威,為了合理化革命,革命就要具有道德正當性為了建立道德正當性,就必須訴諸宗教信仰

 

革命需要信仰的理由如下:

  • 道德依據:道德的終極根據不能以理性證明之,最終只是信仰。例如孟子說「惻隱之心人皆有之」,並無法證明為何我們要惻隱。惻隱背後有甚麼理由呢?只不過是我們相信惻隱是善良而己。這就是道德信仰:相信道德原則絕對無誤。
  • 審判威嚇:基督宗教相信上帝必審判罪人(包括現世和末世的審判),佛教相信業報輪迴,不僅能阻嚇人犯罪或作惡,而且還讓人覺得這世界「有公道」、「有天理」;就算這一刻敵人未遭報應,他日牠們也會受審判。對革命者來說,這是極大的盼望。
  • 動力:在漫長的革命道路上,抗爭者經常面對挫敗,甚至因形勢變化而陷入絕望;然而,宗教信仰使人仍得見盼望,從而保持抗爭動力。猶太人、基督徒和穆斯林之所以害怕,正正是由於他們堅信神會幫助他們克服困難,故此他們總是能夠克服絕望,以信仰作為推動力。

 

可惜香港抗爭者往往各走極端,要不是否定信仰(如左膠),就是宣揚迷信(如城邦)。前者為了將一切抗爭成果歸功於自己,因而否定自己需要他力(上帝)幫助;後者則為了借宗教之名將自己造神,使宗教失去其原有道德功能(以個人領袖取代道德原則)。

 

革命者之信仰就是作為道德原則的革命綱領,不是政黨、不是組織、不是領袖、不是KOL、不是他人。無論對方是建制、泛民、本土、城邦、熱狗或港獨也好,都是垃圾,他們都不人道德原則本身,更不是制訂道德原則的上帝。

 

當前香港這場反共革命的革命綱領,就是《己亥剿共宣言》;其內容可以八字總結:反共革命、香港復興。共匪扶植港共政權,指使黑警殺人放火、姦淫虜掠,故共匪是萬惡之源,應天誅地滅;任何支持中共政權、香港政府及黑警者亦同罪。反共就是我們的道德根據;反共不是政治立場,而是道德立場。任何質疑我們反共立場者,或是質疑我們滅共手段者,或是其言行阻礙我們滅共者,都是反革命罪人,必須清洗。為了實現反共革命之目標,革命者必須嚴以律己,恪守「勇武五戒」(見下一章)。

 

 

1.2   勇武道:勇武五戒

 

反共不是政見,而是道德信仰;知道反共並且實踐反共,就是義人。所有參加反共革命者都是義人。然而,如果我們自認為義人,就應嚴以律己,行事為人有義人的樣式,才與我們的身份相稱。與經上記著說:「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上帝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得前書2:9)我們要與那些支持中共、或是中立的惡人、或是敵擋我們的反革命分子分別為聖,才能顯明我們的德性。

 

日本有武士道約束武士之生活,朝鮮有花郎道限制花郎之行為,西洋有騎士道規管騎士之操守。同理,我們亦應有一套「勇武道」去遵守。朝鮮半島新羅時期(57BC-935AD)的高僧圓光就曾訂立「世俗五戒」去教導花郎。這五戒分別是:事君以忠、事親以孝、交友以信、殺生有擇、臨戰無退。

 

然而,上述五戒並不適用於香港。香港現在無君,社會管而不治,何來君可忠?一但我們奉某一政黨、某一政治領袖為君,就是建立大台,抹殺自主性。孝本是德行,然而若父母之道德水平低劣,未能反共,則亦當受擊打,不應因孝順而徇私。臨戰無退更是愚不可及的「送頭」行為;若明知眼前之陣地戰必敗,怎能不退以保留實力再戰呢?似季只有交友以信、殺生有擇適用於香港革命者身上。

 

因此,根據花郎五戒,我改寫了勇武五戒:

 

  • 敬天以信
  • 立己以望
  • 交友以愛
  • 擊打以理
  • 臨戰不死

 

第一,敬天以信。堅信反共革命為絕對無誤的道德律則,並於生活處處實踐「反共」之價值,即為敬天。故此,要時刻自省自己的道德思想是否正確

第二,立己以望。面對絕望及挫折依然保持盼望,相信我們是義人,上主必賜力量予我們,使革命成功。透過對未來常存盼望,我們就能堅固我們的道德自我,為道德實踐注入動力。

 

「立己」的更大意義在於確立我們身為抗爭英雄之自豪感與榮譽感。無論是對於士大夫、武士、花郎還是騎士來說,道德價值與宗教價值皆是其自豪感與榮譽感之根據:因為他們實踐其德性,因而得到天佑,故有君尊之身份,是貴族,是騎士。反之,那些與我們為敵的反革命分子,就是惡人和賤民。

 

第三,交友以愛。子曰:「主忠信,無友不如己者,過則勿憚改。」只有道德立場與我們相同者才能成為我們的朋友;立場不同的,可以來往,但絕不能待以朋友之儀。反之,既然朋友與我們擁有相同的身份,是革命義士,就應與之相親相愛,不應同室操戈。

 

那麼,當戰友、朋友、隊友犯錯時,應如何處理?是否應當公開咒罵他們「抵死」、「垃圾」之類?當然不是。因為「凡罵弟兄是拉加的、難免公會的審斷.凡罵弟兄是魔利的、難免地獄的火。」(馬太福音5:22)如果朋友之過失並不涉及道德或宗教價值,未有動搖反共革命,則應當視之為私怨。與經上所記,「若是你的弟兄得罪你、就勸戒他.他若懊悔、就饒恕他。」(路加福音17:3)這饒恕乃出於兄弟姊妹之間的愛德(異教徒無此概念)但卻涉及反共革命等道德或宗教價值之事,就是公仇,必須嚴肅處理,先私下規勸他;「他若不聽、你就另外帶一兩個人同去、要憑兩三個人的口作見證、句句都可定準。」(馬太福音18:16)若他仍不聽,就告訴所屬之小隊或團隊;若仍不聽,就使他為外人,不要再保留朋友關係。簡而這之,基於友愛之原則,戰友若有過失,應先私下規勸,然後小組規勤,再是社區規勸,最後才是驅逐

 

然而,「朋友」一詞只適用於具體的個人,不適用於政黨、組織或政治領袖這些抽象的符號或群體。個人只能與其他個人交友,最多只能與一組織內所有成員分別建立友誼,而不可能與組織本身交友。甚至一個政治或社運領袖本身亦非個人,只是一個象徵某種價值的符號。你可以跟孫中山私下成為朋友,但在公共政治之場合上,孫中山的身份並非你的朋友或戰友,而是共和革命之其中一個象徵符號,代表著「三民主義」之價值。故此,若然作為「三民主義」價值代表符號的孫中山在公共政治領域上犯下嚴重的錯誤(如聯俄容共),就應狠批,甚至拉他下台。既非朋友關係,就不受「交友以愛」之戒律所限,可以放膽批評。若是涉及反共之道德問題,就更應言正詞嚴的指責甚至擊打。

 

第四,擊打以理。是否擊打對方,在乎有無道德理據,即是否合符反共革命之最高目標。

 

第五,臨戰不死。作戰而全身而退,不作無謂犧牲,盡量流敵人之血,不流我方之血,因我們這些貴族的生命甚為寶貴。

 

若能恪守勇武五戒者,就是反共革命時代下的香港騎士、香港兩班貴族。反之,若有自稱反共者,卻違反五戒,就有反革命之嫌疑了。

 

練習:請指出以下言論是否具有違背反共革命精神之嫌疑:若是,請註明「反革命」,並說明理由;若否,請註月「革命」,並解釋理由。

 

  1. 「建制派議員都係打份工姐,無須趕盡殺絕啊。」
  2. 「法院一直是社會守護對象,而且早前禁蒙面法違憲的司法覆核勝訴,看不到原因示威人士需要破壞及攻擊法院。」(《東方日報》,2019年10月10日)
  3. 「我們應當和平理性非暴力地爭取民主,裝修中資商鋪根本無用。」
  4. 「[理工大學]這些所謂的前線留守者,客觀效果就只有製造人道災難畫而,催逼香港民主人權法或其它外國介入措施先於中美貿易談判通過落實,打亂西方反華部署,無一不是走狗共諜。用直升機機槍屠殺,也不抵可憐。」(某人Facebook公開帖文,2019年11月18日)
  5. 「是次傷亡慘重,反映陣地戰對我方不利,前線應該改變策略。」
  6. 「中大的學生雖然柒,但畢竟聽我勸告,撤退了。理工大學的接力柒,而且因為理工在市區,柒事可以擴散到尖沙咀,更有要果斷終止及撤離。不要問我以後該怎樣,因為他們根本從未遵守我的流水社運原則,更無遵守在美國介入香港之後,採取和平示威及宣傳的方式。」(某人Facebook公開帖文,2019年11月18日)
  7. 「放火的就是鬼!」
  8. 「我希望我的學生不要再上前線了,應該由我們這些成人來衝,明明這是我們的責任⋯⋯」
  9. 「香港仍有希望,因為香港有獨立的司法系統」,反對激進的抗爭 … 既然仍有險可守,就唔可以與暴政玉石俱焚,讓同路人無辜犧牲。」
  10. 「泛民班仆街陷家鏟講乜撚血債票償啊,血債只能血償!反共革命啊,仲掛住區選?」

 

 

 

 

 

 

 

 

 

參考答案

  1. 反革命
  2. 反革命
  3. 反革命
  4. 反革命
  5. 革命
  6. 反革命
  7. 反革命
  8. 革命
  9. 反革命
  10. 革命(如果依題都錯就唔該反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