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國革命(三):悲憤填膺,武裝革命

第三章:悲憤填膺,武裝革命

 

葉莉娜的家位處於元朗鎮的村屋裡,就在鋪頭附近。葉莉娜的家人經營一家中檔的俄羅斯餐館。倩影和葉莉娜一到餐館,葉莉娜的母親葉卡捷琳娜馬上請她們喝羅宋湯和吃俄國牛柳絲意粉。因為倩影的大宅曾被警察搜查,為免警察再度折返,所以思姬叫倩影暫時待在葉家裡;雖然警察不敢拘捕思姬,卻把她的男寵和僕人們打了一頓;倩影因而對警察更加懷恨在心。

 

負傷的思姬在丈夫和男妾的攙扶下步入餐館;倩影一見思姬來了,馬上走出來迎接,扶她進去就坐。葉卡捷琳娜馬上送上羅宋湯,見思姬的左腳紮了繃帶,就說:「那群瘋狗連高大人也敢打傷嗎?」

 

「別叫我大人了,現在華夏帝國已無世家望族了。」思姬歎息說。

 

「大人何出此言?」葉莉娜問。

 

「金匪日清用了十年時間部署今天的篡位。但過去十年,我們這些貴族有沒有站出來制止她呢?一個也沒有,包括我也沒有。」

 

「媽,你被貶黜嘛,不要自責⋯⋯」倩影說。

 

「這都是我們的責任。」

 

「這暴政實在太過份了!我很憤怒啊!我決定要站出來!一定要做點事!」葉卡捷琳娜說。

 

「媽,那你打算怎麼辦?」葉莉娜問。

 

葉卡捷琳娜滿有自信地說,從懷裡掏出一張傳單,上面寫到:「看!六月九日反送中和平遊行,全國民主聯盟主辦。我們一定要站出來,和平、理性、非暴力遊行,向天下展示我們九龍人的決心!」

 

倩影和思姬一見傳單,一臉無奈,默不作聲。葉莉娜卻忍不住指責葉卡捷琳娜,說:「甚麼?媽,你所謂的做點事,原來又是這種無效果的和平集會遊行嗎?」

 

「要不然怎樣?我又沒有槍炮。」

 

「媽啊,你缺的不是武器,而是思想武裝啊。」

 

「甚麼思想武裝啊,我只知道我要行出來表態⋯⋯」

 

「表態以後,然後呢?吃催淚彈嗎?」

 

「算了,葉莉娜,你媽不是軍人,她不會明白。」倩影無奈地說。

 

「總之呢,葉莉娜,六月九日我就關門不做生意了,我就決定跟你爸和你弟去遊行啦,你自己去不去隨你決定啦。我先去廚房幹活了。」

 

葉卡捷琳娜離去後,思姬才輕聲地對葉莉娜和倩影說:「你們聯絡上殿下了嗎?」

 

倩影就說:「傑靈公主殿下接過電話後崩潰了。隔天劉莉莎千戶覆電,說殿下天天醉花卧柳,與男妓妓女同床共枕,流連歌舞伎町,逃避現實。」

 

「那豈不是跟殿下那個昏君母親一模一樣嗎⋯⋯」

 

「媽啊!你怎可以說如此大逆不道的話⋯⋯」

 

「沒甚麼大逆不道。神武女皇譚希達已成廢帝了,金日清宰相這怪獸是她一手養大的,如今金日清篡位,高壓統治百姓,神武女皇責無旁貸。我們這些被罷黜的武班騎士如欲重奪政權,就要擁立新帝。」

 

「我和葉莉娜當然知道,所以我們才想殿下回國起兵,可是⋯⋯」

 

「在殿下回國之前,你們也得先練兵。那個和理非遊行你們也得去,找個機會行動。」

 

「大人,我想問一下,宮女蘇珊娜的情況如何?她還是寄居在高府嗎?」葉莉娜問。思姬面有難色,說:「是的。不過她一直鬱鬱不歡,沉默寡言。基於病人私隱,醫生也不肯跟我透露半句。我猜,恐怕她曾經⋯⋯」

 

「曾經甚麼?」葉莉娜問。

 

「你覺得那群佔領皇宮的警察會對宮女們做甚麼?」思姬問。

 

「那⋯⋯那我們應該向殿下稟告嗎?」

 

「還是讓蘇珊娜自己說吧⋯⋯」

 

「你們在談及我嗎?」

 

身穿襦裙、面色蒼白的蘇珊娜,忽然在餐館門口出現,由思姬的女僕扶著走進來。思姬、倩影和葉莉娜嚇了一跳。葉莉娜馬上請蘇珊娜上座。思姬就問:「蘇珊娜你怎麼自己從高府走出來了?你想吃外賣的話,可以叫我的僕人為你買回去。」

 

「我來⋯⋯是想找倩影大人。」

 

「你找我甚麼事?」倩影問。

 

「大人⋯⋯你有打過電話給殿下嗎?殿下怎麼樣?」蘇珊娜憂心忡忡的問。倩影搖頭嘆息,說:「殿下一直自暴自棄,一蹶不振。你不是有殿下的直線電話嗎,你可以打電話去勸導她。」

 

「我⋯⋯我不知說甚麼話才好。」

 

葉莉娜說:「你是殿下的近身宮女啊,你說甚麼,殿下也會聽你的。」

 

「我⋯⋯」

 

思姬便說:「蘇珊娜,如果你不願把宮中的實情告訴我們,你就直接跟殿下說清楚吧。」

 

蘇珊娜低下頭來,想了想,點了頭,就揮袖離去。葉莉娜就問:「你不吃點東西才回去嗎?」

 

「不必了,告辭。」

眾人目送蘇珊娜嬌弱的身形漸漸消失於玻璃門外;雖然她們大概已經猜到蘇珊娜在宮中的遭遇,但卻不敢親口要求蘇珊娜證實,以免令蘇珊娜再次受傷害。

 

相比起十四年前峰煙四起的九龍府,十四年後的京師平靜得多。日落西沉,孩子們紛紛離宮回家,畢哲跟安東和明秀前去與傑靈吃晚飯。譚傑靈女皇跟皇夫程紀文、男妃巴里杜邦、男妃楊懷道、男嬪西門波旁和鈴木優希、侍衛兼女寵劉莉莎皆在飯廳聚首一堂。因為蘇珊娜尚宮傳話來,說有貴賓蒞臨皇宮,因此畢哲換上華麗的襖裙前來。

 

「畢哲你怎麼那麼晚才來?」傑靈斥責畢哲說。

 

「我要更衣啊!」

 

「算了,來,你們快跟親仁上皇行禮。」

 

一名身穿和服的老婦端莊地坐在貴賓席上,神態自若,右邊則站著一名穿著武士服的中年女侍衛長,名為安東真莉;眾人對二人都恭恭敬敬,甚至身為女皇的傑靈也向老婦鞠躬。畢哲就跟僕人向她行禮,說:「拜見親仁上皇。」

 

「啊,畢哲都那麼大了。」老婦笑著說。明秀就輕聲地問安東:「這個親仁上皇是誰啊?」

 

「她就是大和帝國的上一任天皇啊,所以才叫上皇。」

 

「怎麼陛下對這位大和的上皇如此隆重招待呢?」

 

「難道你不知道嗎?陛下當年流亡大和,正是投靠親仁上皇,所以陛下一直視親仁上皇猶如母親。」

 

「你們快上座吧,宮女們要上菜了。」紀文催促著眾人上座,又吩呼宮女馬上上菜。今晚的飯桌跟平常有點不一樣;在眾多山珍海味之中,竟然有一豆腐火腩煲。畢哲就對傑靈說:「媽啊,那些宮女怎能呈上如此粗糙的平民菜式啊!」

 

「你真不識貨。」傑靈說罷,用筷子夾了一大塊肥火腩。紀文就說:「別吃那麼肥的,不健康啊。」

 

「多做點愛⋯⋯我說,多做運動不山行了嗎?」

 

「陛下,肥膩的東西應該少吃。」巴里也說。

 

「偶而一次而已啊。」

 

「火腩有甚麼好吃呢?」畢哲問。莉莎就說:「殿下你有所不知了,當你餓得發瘋的時候,豆腐火腩飯是填肚的美食。」

 

「本公主那會捱餓?」

 

「所以說,你這傢伙吃苦頭吃得太少了!你以為你在皇宮的榮華富貴是必然的嗎?如果有一天,忽然民變了,你被貶為庶民,流亡海外,卻又嫌三嫌四,不肯吃粗茶淡飯,怎麼辦?」傑靈說。

 

「我怎會無故被貶為平民呢⋯⋯」

 

「十四年前我就在一夜之間忽然被貶為庶民了。」傑靈無奈地說。

 

畢哲大吃一驚,說:「真的嗎?」

 

紀文就搖頭,說:「畢哲,你上歷史課沒留心的嗎?難道你連顯道元年制憲革命也沒學習嗎?」

 

「歷史課的內容那麼多,我哪裡記得那麼多⋯⋯」

 

「算了吧,你先吃飯,吃完飯後我再跟你說。」傑靈說。

 

神武末年六月,時任首輔金日清忽然篡位,宣告廢除傑靈母親希達帝位,於是傑靈亦於一夜之間內去公主地位,資產被凍結,被貶為庶民,靠大和朝廷庇護與接濟維生。當時留學大和江戶的傑靈一時無法承受如此打擊,於是終日流連煙花之地歌舞伎町。

 

然而,跟傑靈一同長大的兩名近衛——劉莉莎和文本德卻仍對傑靈不離不棄,即使傑靈經常逃避。他們穿上了和服,腰間佩劍,在燈紅酒綠的街巷穿梭,推撞前方的妓女、男妓和嫖客,衝入一酒店,推開接待員,走上樓梯,來到一豪華套房門外。門外有兩名大和武士把守,不許他們內進,於是莉莎和本德就跟守門的侍衛爭執起來。

 

「我要見殿下!你們給我滾開!」莉莎說。

 

「你們怎麼擋著房門?是誰派你們來的?」本德問。

 

「是今上女皇陛下吩附我們在此保護殿下,確保殿下能安全地召妓⋯⋯」

 

「你們瘋了嗎!現在都國破家亡了,皇室財政亦山窮水盡了,你們竟然還讓殿下醉花卧柳!」莉莎怒斥,武士卻回應說:「這次是陛下付款的,你們大可放心。」

 

「現在不是金錢的問題,而是殿下心態的問題啊!殿下再繼續一蹶不振,自暴自棄,怎能光復河山?」本德激動地說。

 

「現在你們的陛下算甚麼意思,是否要以美男迷惑我們的殿下了?」莉莎說。

 

「喂!我警告你們這兩個漢人小心說話,不要出言冒犯陛下⋯⋯」

 

「我忍夠你們這群倭人很久了⋯⋯」

 

「外面吵甚麼鬼啊?」年輕的安東真莉叼著煙,穿著衣衫不整的和服,袒胸露背,推開大門,不耐煩地說。莉莎和本德一見真莉出現,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連忙下拜。莉莎低頭,不敢正視真莉,問:「敢問大⋯⋯大人,怎麼大人會在房間裡⋯⋯」

 

「你怎麼不正視我了?你嫌我的胸部不夠大嗎?」真莉伸手端著莉莎的下巴說,使之面紅。

 

「大⋯⋯大人,請穿好衣服,大人你露出乳頭了⋯⋯」

 

「大驚小怪。你們別吵吵鬧鬧,打擾陛下和殿下的雅興。」

 

「陛⋯⋯陛下?」本德詫異地說。

 

「對啊,陛下也在房間裡,正跟殿下商討國事⋯⋯」真莉說著,後面忽然冒出兩個全身赤裸的金髮少男,靠在她的肩膀上,問:「大人啊,我們還想要呢。」

 

「好吧,好吧,我來了⋯⋯你們也看見了吧,本官在忙我,你們就在外面等一下吧。」

 

「不行,大人,我們要見殿下,要勸她回國起義。」莉莎說。

 

「我不是說了陛下跟殿下正在忙嗎⋯⋯」

 

「大人,失禮了。」

 

「喂,別推!」莉莎和本德忽然推開真莉,擠進客廳,闖入睡房,只見親仁和傑靈跟四個身穿校服卻沒穿褲子的男中學生躺在床上,各擁抱著二人。傑靈抱著的其中一個人,正是他日的男嬪鈴木優希;作為交換,傑靈就把自己的男寵巴里杜邦交給了親仁女皇。巴里驚見莉莎和本德闖進來,嚇得躲在床下底,卻被本德拉出來,大罵:「你這亂臣賊子、小白臉,簡直是紅顏禍水,殿下縱情聲色,你不進諫都算了,竟然還跟殿下一同過著這種荒淫無度的生活⋯⋯」

 

「喂,你們兩個又想怎樣啊?」傑靈不耐煩地說。莉莎就大罵:「殿下,你怎麼又召妓了?難道你對得住華夏帝國的百姓嗎?」

 

「你們很煩啊!滾啊,滾啊!」傑靈大叫說。親仁卻溫柔地對莉莎和本德說:「其實我們都完事了,你們兩個不如坐在客廳外稍等,我跟傑靈先沐浴。」

 

親仁召了侍衛進來,把莉莎和本德拉出客廳,關上房門,然後跟少男們走進浴室,泡在浴缸裡。傑靈就對親仁說:「陛下啊,你救救我吧,那兩個傢伙快要把我迫死了!」

 

「他們不都是你的男寵和女寵嗎?怎麼你要逃避他們呢?」

 

「他們老是迫我回去九龍府復國!」

 

「你不想回去九龍府嗎?」親仁問。傑靈猶疑了一會,不敢正視親仁,說:「我⋯⋯我,我只想在歌舞伎町風花雪月。」

 

「你的眼神出賣了你。據我所知,你並非一個容易自暴自棄的人。」親仁笑著說。

 

「陛下,別再說了,我不想抱有無謂的希望。復國是痴人說夢、天方夜譚。」

 

「何以見得?」

 

「根本沒有人會支持我。我只是一個昏君眾多窩裏廢扶她公主的其中一個而已。」

 

「所以呢?你怕失敗嗎?」

 

傑靈無奈地說:「我起義復國的話會死很多人。」

 

「難道你覺得在逆賊治下,被虐解、被強姦、被殺害的人會少嗎?」

 

「我只是不想有人因我而死。陛下,你還是扶植其他華夏宗室吧⋯⋯」

 

忽然,傑靈的手提電話響起。親仁的宮女接過電話後,步入浴室,恭敬地呈上電話,說:「殿下,蘇珊娜宮女打長途電話來找你。」

 

「蘇珊娜?」傑靈聽見,馬上接過電話,「問,蘇珊娜,你有甚麼要事嗎?」

 

「殿下,我⋯⋯」

 

「怎麼這兩星期你一直也沒有打過電話給我?我問倩影,倩影說你安全,但我要聽見你的聲音才相信。到底你發生了甚麼事?」

 

「我⋯⋯我⋯⋯」蘇珊娜聲音顫抖,眼泛淚光。

 

「怎麼了啊?皇宮裡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倩影只告訴我在警察佔領皇宮後,有些宮女逃出來了⋯⋯」

 

「殿下⋯⋯」蘇珊娜忽然抱頭痛哭。傑靈聽見蘇珊娜哭了,就慌張起來,問:「親愛的,到底甚麼事⋯⋯」

 

「殿下,我對不起你⋯⋯」

 

「你在胡說甚麼?」

 

「我⋯⋯我被⋯⋯」蘇珊娜摸著自己隱隱作痛的屁股,說。「我被⋯⋯污辱了。」

 

傑靈嚇得把電話丟在地上,面如死灰。親仁就問:「你沒事吧?」

 

「我⋯⋯我⋯⋯」

 

「你先冷靜一下吧。」親仁說罷,跟男妓們步出浴缸,用毛巾抹乾身體,赤身露體的走出大廳。本德向莉莎見親仁出來了,馬上下拜,卻沒想到親仁比真莉還誇張,竟然一絲不掛。本德和莉莎嚇得低頭,不敢直視親仁。親仁卻伸手端著二人的下巴說:「我這雙巨乳嚇壞了你們嗎?」

 

「請陛下⋯⋯先穿回衣服⋯⋯」

 

「年輕人不用害羞啊,哈哈。」宮女呈上浴袍,為親仁穿上,遮蔽她的下體和雙乳;親仁坐在沙發上,抽了一口煙,而本德和莉莎則戰戰兢兢的站在面前。親仁就問:「你們想復國嗎?」

 

「陛下,請你幫我們勸一下殿下吧⋯⋯」莉莎問。

 

「朕在問你們,不是問殿下。你們想復國嗎?」

 

「陛下,譚氏宗室才是帝國皇統⋯⋯」

 

「朕在問你們的想法,不是問殿下,問譚氏宗室。你們沒有主見的嗎?」親仁問。本德就斬釘截鐵的回答說:「陛下,我願復國。」莉莎也跟著說:「我願復國。」

 

「那就好了。下星期朕會出訪高麗漢陽,你們陪同殿下跟朕一同前去吧。」

 

「敢問陛下,為何我們要前往漢陽?難道貴國不願再庇護我們嗎?」莉莎問。

 

「非也。你們只有復國之志向,卻無思想武裝,就算穿上全副盔甲也無法打勝仗。朕引薦你們去找皇家成均館太學的程紀文博士,招攬他做幕僚吧。他是個美少年,傑靈應該會喜歡。」

 

「陛下為何要幫我們呢?」本德問。親仁大笑,說:「哈哈,你以為朕是白白的幫助你們嗎?朕也是為了大和的利益,希望華夏不會出現一個仇日朝廷而已。不過餘下來的事情就靠你們自己了。」

 

「謝陛下隆恩曠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