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反共革命香港復興

【社論】反共革命香港復興

 

香港當前的示威早已由「反對《逃犯條例》修例」一躍而成一場波瀾壯闊的反共革命。由於香港已成為中國法西斯殖民統治下之警察國家,故人民對黑警虐打、強姦甚至殺害平民所產生的仇恨早已從黑警擴展支持黑警的港共及中共政權;即使港共及中共如夢初醒,突然跟黑警割席,亦為時已晚。難道納粹黨能與蓋世太保割席嗎?難道蘇共能與KGB割席嗎?即使三萬黑警皆被滿門扮斬,人民亦無法忘記曾經支持黑警的暴政。故此香港反警情緒已發展成一場反革革命;偏偏香港人卻由於仍未接受香港文化主義作為反共革命之指導思想,故未能武裝其思想,令革命進程膠著於零星警民衝突之程度。

 

過去共匪之所以擁有強大的動員能力,是由於其思想武裝;然而,由於中共貪腐,背棄其意識形態,早已把政治理想忘卻,窮得自剩下錢,故今日港共、中共和黑警皆無信仰支持,其統一民族戰線僅能以金錢和權力維繫;一旦有天中共稍為失勢,親共陣營即樹倒猢孫散。

 

我等反共革命義士和英雄之所以捍竿起義,並非為了財富或權力,而是為了信仰與熱情。「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希伯來書11:1)為了堅固我等信德,我等應學習《香港文化主義》(http://kowloondaily.com/2019/09/28/hongkongculturalismopenaccess/ ),拒絕異端邪說,堅信基督,以戰勝逆天違理的中共。

 

道德自主,絕對自由

 

「個人自由是獨裁者的最大敵人。」[1]每個是擁有絕對的自由意志作出選擇,故不能怪責環境從而開脫自身道德責任。我們自主地選擇反共,是因為我們看清了黑警開打人、強姦人和殺人的事實,並知道中共、港共政權、建制派以及藍屍皆支持或協助黑警施暴。因此,所有屬於中共統一民族戰線的人,都是我等之敵人,不能以「為了糊口,別無選擇」作為開脫罪名的籍口。這不僅包括黑警及一眾狗官和藍屍,還包括清理反共革命文宣的食環外判清潔,清拆太子烈士靈堂的工人等,他們都是共匪統戰陣營的一邊,是我等之敵人。

 

絕對無誤

 

我們反共是惻隱之心之彰顯,而惻隱之心是普遍的道德意識,是絕對的善;共匪統戰陣營因無惻隱之心,故不願反共。無惻隱之心非人也,故共匪亦不配為人。絕對正確的政治思想必須建基於絕對正確的道德意識之上。這種道德意識既包括客觀的道德律則,亦包括主觀的道德情意——憤怒、悲傷、恐懼等。任何質疑或偏離這道德意識的主張就是反革命思想,背離了反共革命綱領。

 

 

基督真光,唯一盼望

 

我等既懷有絕對無誤的道德意識,就必須將其實踐於世上。反共革命就是道德實踐行為;但反共革命不能單靠我等個人之道德意識。道心惟微,人心惟危,因著人的軟弱,道德意識很易如燭光般突然熄滅。革命路上的挫敗以及紛爭往往會使我等驚惶失措,對自己的道德決定產生懷疑。

 

道德意識必須依靠宗教意識之支持,作為道德實踐力量的根據。道德意識雖然理應為絕對的善,但道德意識容易失落,而且亦無力超越個人自身限制,不能改變時勢,不能保證革命成功。道德上,我們知道黑警是殺人犯和強姦犯,因而認為黑警應當死全家,是一道德判斷;但此道德判斷卻無法保證黑警真的死全家。要令黑警真的死全家,只能依靠上帝審判,協助我們實踐道德意識。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希伯來書11:1)宗教意識為革命提供道德實踐之信心和盼望。因為我等實踐之道德並非自以為義之道德,乃是出於上主之道德,因仁義本來亦是來自上主。共匪無神,不信末世審判,為其私利而濫殺無辜。故此,反共者乃仁義之師,滅共乃絕對無誤之義舉。

 

不是私了,而是擊打

 

既然義士之道德來自上主,而非個人自義,義士毆打惡人,就不應稱之為「私了」、「私刑」,而是擊打,是絕對無誤的道德實踐,如上主對以色列人所說,「現在你要去擊打亞瑪力人、滅盡他們所有的、不可憐惜他們。」(撒母耳記上15:3)「私了」一詞嚴重扭曲了本來擊打敵人的公共道德性與宗教性,將其貶抑為私人糾紛、政見不同之層次,無視實踐道德之絕對無誤。

 

「我們凡事不能敵擋真理、只能扶助真理。」(哥林多後書13:8)凡是阻礙革命義士擊打,黑警和藍屍,將他們送交耶穌施行最終審判者,即屬阻膠。阻膠阻礙道德實踐,就是敵擋真理,當受審判,無須與其對話或爭論,直接向牠們實踐道德,按照撒母耳記上和士師記的方式將其擊打,由基督在末世審判之即可。事後若又有惡人反過來以義士擊打敵人之義舉作為攻擊義士之證詞,則我等亦當擊打惡人,因惡人作假見證陷害義人了。至於那些說要調停雙方,恢復對話的,亦當擊打之,因其竟敢要我等與魔鬼對話,要動搖我等之信德。

 

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我等能作之事,雖甚為有限;然而,我等皆是真理之流通管子。我等之一切反共義舉,皆絕對無誤,故我等行之而於心無愧。即使我等未必能夠親眼見證反共革命之勝利,反共義士們最終還是會凱旋而歸。不能上陣的,就應當為擊打共匪而懇切祈禱。

 

反共革命,香港復興!

保衛家園,打倒極權!

香港文化主義萬歲!

[1] 安德烈:《香港文化主義》(香港:九龍叢報,2019),頁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