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警小說系列]《萬聖節翌日的芙蓉蛋飯》

《萬聖節翌日的芙蓉蛋飯

 

萬聖節翌日中午,我與另外兩名師奶雀友相約在一間中式餐廳共進午餐。

 

互相八卦各自的生趣事之餘,亦不乏會談及一下「仔女經」和婚前婚後生活的轉變。

 

「唉,自從誕下了仔仔之後,身材也再也不及以前。

昨晚的萬聖節派對想穿得性感一點也不能!」

阿霞用上紙飲管篤著凍檸茶裡的數片檸檬,扁嘴道。

 

三姊妹之中,阿霞最先結下良緣,亦最先誕下胎兒;時間飛逝,她的兒子在不知不覺間已就讀小學四年級。

 

「想當年我們『雲霧霞』三姊妹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如今可是落入被老公和兒子們呼風喚雨的下場,你說諷不諷刺?」

已誕下五歲大兒子的阿霧,同樣認為這一切也是時臣的錯。

 

「諷呀!」

阿霞用力篤穿了檸茶裡的檸片,並用上鬱冤的眼神望著我。

「喂,阿雲,你為何默不作聲的呢?完全不像你哦!」

 

「難不成……你在面臨家庭暴力事件風暴之中?是的話要出聲呀!我們一定會幫你的!」

阿霧和阿霞二人同時按著我的手,藉此給予鼓勵。

 

「痴線!我和阿時的婚姻生活非常美滿,紛仔的校園生活亦過得很愉快。」

我哭笑不得的逐一彈開她們的手。

 

「我只是在想,雖然我們再也不能像年輕時候那般狂野,但生兒育女這體驗其實也未嘗不是一件壞事。

 

說實話,我是更為享受浸淫在家庭幸福溫暖之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三位靚女,芙蓉蛋飯到!」

侍應生把三碟色澤均勻、蛋花浪紋若隱若現的芙蓉蛋飯送到各人面前。

 

待俊俏侍應生離去後,阿霞隨即接續剛才的對話。

 

「阿雲其實亦講得很有道理,婚後生活的確又是另一番樂趣!

就像是早前而已,我仔仔拿著一大堆青瓜到鄰居門口,大叫Trick Or Treat索取糖果!」

阿霞吃下一口芙蓉蛋飯,甜絲絲道。

 

「青瓜?」

我和阿霧同時大感困惑。

 

「衰仔他極度討厭進食青瓜,所以當別人不給他糖果的話,他便把他不喜愛的青瓜送給別人當作懲罰!」

阿霞搖著頭,一副笑瞇瞇的模樣。

 

「嘿!我兒子的心腸可是比你的壞一千百倍呢!

他跟我說若果別人不給他糖果的話,他便會走到別人家裡頭的廁所,把所有廁紙塞進坐廁內。」

阿霧一臉尷尬地作出分享。

 

「那最後他有沒有這樣做呢?」

我忍不著好奇心作出追問。

 

「當他把這個主意說出來的時候,我已當場表示不允許他這樣做。

最終呢……」

阿霧似笑非笑、吞吞吐吐的說著。

「當別人不給予他糖果的話,他便從廁紙捲中撕下一格廁紙,放在別人家中之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和阿霞同時高聲大笑,真的不得不承認小孩的童笑彈威力永遠是最強的。

 

「那麼阿雲你呢?你兒子在萬聖節裡又有沒有新搞作呢?」

阿霞之所以會這樣說,是因為我百厭的兒子經常到處搞破壞,百厭程度已達街知巷聞的境界。

 

「不要提了!昨晚我可是渡過了人生最為尷尬的一晚!」

一想起昨晚所發生的事件,我便不禁用上右手揉搓額頭數下,鯨吞芙蓉蛋飯數口。

 

「一場好姊妹,說來聽聽啦,讓我們笑餐飽也好呀嘛!

最多這一餐我們請你,就當作是……看笑片的費用吧!」

 

「好!侍應,加多一件蛋牛治烘底,唔該!」

阿霞及阿霧二人一同承諾會支付午餐費用後,我便立刻加碼叫上一件蛋牛治烘底,加重她們從我身上取樂子的成本。

 

「當初他跟我提出到別人家中Trick Or Treat的時候,我是一口拒絕的。

殊不知道這衰仔……竟然趁我不為意的時候從雪櫃裡偷取食物,並走到鄰居的家中狂按門鈴。」

我望向茶餐廳桌上的調味料盤,無奈地嘆了一口長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rick Or Treat!」

阿雲的兒子,以下簡稱為雲兒,在鄰居門口大聲叫嚷。

 

「噢,真的不好意思,我們忘記了準備糖果呢!

可不可以請你明天晚上再來呢?到時候我們一定會準備各式各樣的糖果恭候你的來臨呢!」

鄰居太太右手摸著後腦,一臉不好意思道。

 

「沒有糖果的話,那就Trick吧!」

雲兒取出身後的湯碗,遞到鄰居太太的面前。

 

「你想做甚麼!別潑我呀!」

鄰居太太看到湯碗上盛滿湯水後,慌忙用上雙手擋著身體。

一心以為將變成「落湯雞」的她,最終發現自己竟然是絲毫無損。

 

「小朋友,你到底想要甚麼呢?」

鄰居太太看見雲兒跪在地上雙手舉起湯碗一動不動後,當下完全摸不著頭腦起來。

 

「Trick!」

雲兒露出一彎燦爛的笑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三位靚女,蛋牛治烘底到!」

一碟充滿蛋香、看起上鬆脆無比的蛋牛治送到三人的面前。

阿霞和阿霧二話不說用上刀叉把蛋牛治分成三份,並率先咬下一口以示主權。

 

「之後呢?你那個百厭星兒子究竟是打著甚麼鬼主意呢?」

二人的眼神充滿著期盼,等待著笑片大結局的來臨。

 

「最後,那名鄰居帶同我的兒子返回我的家中,並囑咐我好好管教兒子,與及送了一瓶胡椒粉給我……」

往後的內容實在是讓人難以啟齒關係,我不禁咽了一大口口水。

 

「哦?我並不明白呢!這跟胡椒粉有甚麼關係呢?」

 

「難道你的兒子偷了鄰居的胡椒粉?」

 

阿霞阿霧你一句我一言的胡亂猜測,完全沒有預留空間讓我發聲。

 

「我兒子從網上影片看到,只要靠近警察身旁大叫幾聲的話,對方便會不明所以地拿出胡椒噴霧射向你身上。

他有樣學樣,從雪櫃裡偷取了盛滿豬肚湯的湯碗,並走到警察鄰居的家中大叫幾聲,以為對方會當場在湯碗裡噴上胡椒噴霧,變成他最喜歡喝的胡椒豬肚湯……」

我用上右手手掌按著臉孔,對於事件的發生感到極之難為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得悉來龍去脈後,二人捧著肚子,痛聲大笑,一同對我豎起拇指。

 

「你兒子真的很正呀!」

 

「其實錯不在他,錯就錯在你平時所煮的胡椒豬肚湯所下的胡椒份量並不足夠,所以才會導致這喜劇發生而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笑笑,好好笑嗎?

換作是發生在你們身上的話,你又會如何跟自己的兒子解釋呀?

跟他們說警察也有好與壞的分別呀?跟他們說警察有時候也會不接聽999呀?

 

這一點也不好笑呀!」

憤怒之下,我一手拿起桌上的胡椒粉,瘋狂灑在他們二人的芙蓉蛋飯上。

 

「跟我吃畢這催淚蛋飯,好好反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