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狄教會的最後倒數:論香港聖公會香港島教區主教選舉

去年香港聖公會教省二十週年時,教省請資深風琴手余必達先生作了首聖詩叫《同建教會歌》,卻被部分年青聖公會人譏笑為「重建教會歌」。我每次聽見首句「盼望臨格於此際」,亦不禁發笑,想起啟示錄對撒狄教會的警告:「若不儆醒、我必臨到你那裏如同賊一樣.我幾時臨到、你也決不能知道。」(啟示錄3:3)處身於這座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琳宮梵宇裡,仍然能夠高唱副歌「於此方齊建教會,神聖大公、恩所創」的人,必定有超然的想像力。被擄於巴比倫的二十年裡,信靠中共政權的香港聖公會如何助紂為虐,相信已經是基督宗教內人所共知的事實。身兼政協的教省主教長鄺保羅大主教和教省秘書長管浩鳴,早在雨傘革命以前,已經多次戴著牧師領,以「個人身份」大放厥詞,前者稱普選不是萬靈丹,稱批評梁振英者為在「傷口灑鹽」,講道不跟從三代經課而只顧取笑示威者;後者則發表主人與貓論比喻宗教關係,稱聖公會學校學生佩帶黃絲帶違反校規,指懲教署無虐囚事件,近日甚至還以「協助陳同佳赴台自首」一事嘗試為林鄭解圍。如今,管浩鳴還成為了香港島教區主教的熱門人選。這個看似是活的,其實是死的教會,會否壽終正寢,就取決於這場茶杯裡風波。

 

為免被人指責我這個「普世聖公宗KOL」發言干預主教選舉,我得在此先表明立場:我對於現時三名教區主教候選人皆無好感,我絕不支持任何一人。我撰寫本文,只是為了讓大家清楚,到底這個無可救藥的撒狄教會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教區主教選舉程序簡介

 

據《教聲》稱,香港島教區第十一屆教會特別會議(選舉繼承主教)將於11月21日至22日在般咸道71號聖士提反堂召開。而根據香港島教區官方網頁公佈,提名委員會提提名的三位候選人分別為香港島教區聖約翰座堂的管浩鳴法政牧師、謝子和座堂主任牧師及西九龍教區諸聖座堂的范晉豪座堂主任牧師。[1]

 

由於香港島教區主教兼香港聖公會大主教鄺保羅早於今年宣佈將於2021年退休,故根據《香港聖公公會規例》規例五1.1 「若教區主教⾏將退休,須在不早於其退休⽇期前⼗八(18)個⽉內及不遲於其退休⽇期前六(6)個⽉內,通知其教區常備委員會啟動選舉繼承主教之程序。」

 

過去,根據《香港聖公會規例》規例四,香港教區主教選舉的程序如下:一、教區主教宣佈離任時間,二、教區常備委員會委任提名委員會提名三名候選人,三、教區常備委員會收集任何五名教區議會議員提名的候選人,四、選舉前七天教區常備委員會向教區議會各選員發出候選人資料,五、教區議會議員投票選出教區主教。

 

第五點比較特別;在聖公宗裡,教區議會通常實行兩院制,分為由持有教省執照、並已在教省內供職三年以上的聖職人員組成的聖品院(規例二 1),以及由民選的平信徒代表所組成的平信徒院。後者產生方式根據《香港島教區規例》規例三要求由牧區會友於牧區周年選舉選出。

 

根據《香港聖公會教省規例》2.3.1 ,「選舉須分聖品院及平信徒院進⾏,候選⼈須獲兩(2)院各三分之⼆贊成票,始作當選論。」然而,今年香港島教區主教選舉之所以變得風起雲湧,是因為第八屆教省總議會把選舉團由一教區擴大至整個教省,闡明2.3.1所提及的「聖品院及平信徒院」乃是指整個教省而非僅僅某一教區的「聖品院及平信徒院」,解決條文上的含糊不清。同時,第八屆教省總議會通過「選出教區主教的時限」,定明若無法在「主教席位出缺之日起兩年內選出新主教」,則總議會主教院有權為該教區任命主教。(http://echo.hkskh.org/issue.aspx?lang=2&id=9419 )這個「選舉設時限」的反民主提案結果依然得到總議會通過。

東九龍之亂

 

有人之處,必有政治,教會亦言。教會愈龐大,政治派系亦愈複雜;結黨紛爭從使徒時代起已經在初期教會裡出現。問題並非出在主教制本身;長老制和會眾制的教會一樣有黨爭,問題從來只是出在人的罪性之上。使徒尚且有紛爭,更何況是香港聖公會人呢?2013年的「東九龍之亂」就是教區主教選舉政治的經典鬧劇;而今年總議會針對教區主教選舉所作之修例,看似是想防止歷史重演,事實上將會帶來更嚴重的後果。

 

2013年,由於原東九龍教區主教徐贊生宣佈退休,因此東九龍教區選舉主教提名委員會提名了三名候選人郭志丕法政牧師(原為西九龍教區青山聖彼得堂主任牧師)、彭培剛法政牧師和曾永昌牧師(原為東九龍教區總幹事),並於2013年9月8日至10日舉行教區主教選舉。由於得到教省各教區親鄺勢力(我譏稱為「中央派」)支持的郭志丕與得到東九龍牧區勢力(我譏稱為「地方派」)支持的曾永昌在選舉團平分秋色,雙方得票一直爭持不下,結果流選,無人能夠同時得到聖品院及平信徒院三分之二的大多數贊成票。結果徐贊生主教如期榮休,主教由鄺保羅代理,期間東九龍教區鄧慶年會吏長多次呼籲教友為選舉主教祈禱;終於,在2014年3月30日至4月1日,這場中央派與地方派之爭以郭志丕獲勝,當選並獲祝聖為教區主教。

 

2016年6月30日修訂的《香港聖公會教省規例》規例三雖然要求主教在退休前十八個月預先通知常備委員會,以提早舉行教區選舉、減低教區主教榮休後主教仍出缺之情況。但似乎第八屆總議會對於此修訂仍不放心,恐怕下次教區主教選舉將歷時兩年仍無法選出主教,故訂下選舉時限,由主教院欽點。當然,除非教區主教人選極具爭議,否則教區主教選舉歷時兩年實在匪而所思。

 

誰是主教院成員呢?根據《香港聖公會教省憲章》第十一章11.1,「主教院成員包括大主教、所有在任之教區主教、所有繼承主教,及所有在任之助理主教。主教院全部成員皆同樣享有權利在所有主教院會議中發言,惟只有大主教及所有在任之教區主教方享有投票權。」由於目前香港聖公會並無祝聖助理主教(如此細小的教省劃分成三個教區一個傳道地區已經夠可笑了,哪裡需要助理主教呢?除非反攻大陸、重建中華聖公會吧,但背祖忘宗的香港聖公會沒有這種志氣),假設兩年後政協鄺保羅已榮休,屆時主教院只剩下兩名教區主教,即西九龍教區主教陳謳明和東九龍教區主教郭志丕。然而,若然屆時澳門傳道地區已升格為教區並選出自己的教區主教,或者西九龍教區或東九龍教區亦因主教提早離任而改選,主教院的成員又會大洗牌了。

 

「擴大選舉團」是好是壞?

 

《香港聖公會教省規例》規例五對於教區主教選舉本身存在含糊不清之處:規例一定義與釋義言明「除內文或標題另作詮釋外」,「『聖品院』指總議會的聖品院;『平信徒院』指總議會的平信徒院」(1.1.12-1.1.13)然而,規例2.3.1僅稱「選舉須分聖品院及平信徒院進行,候選人須獲兩 (2)院各三分之二贊成票,始作當選論。」文中未有明確解釋此處所言之「聖品院及平信徒院」僅限該教區議會之聖品院及平信徒院。第八屆教省總議會正式定義教區主教選舉之聖品院及平信徒院包括整個教省的聖品院及平信徒院,形式上等同是教省總議會的聖品院及平信徒院成為教區主教選舉團,是凌駕教區議會權力、打擊「地方勢力」、「山頭主義」的舉動,用意明顯。

 

中央派之所以支持「擴大選舉團」,顯然是認為這樣對於中央派屬意的候選人有利,可以防止2013-2014年東九龍之亂歷史重演,不會出現地方派屬意的候選人與中央派屬意的候選人爭持不下的局面。然而,恐怕此修例只會令中央派顧此失彼。

 

中央派和地方派之爭,是教會典型的結黨問題,大致上都只是教會政治,未必與社會政治形勢有關。然而,與2013年不同,是次香港聖公會主教選舉己經因為候選人管浩鳴鮮明的親共政治立場而捲入香港當前的黃藍之爭,而教區主教選舉變成了香港聖公會教省全體平信徒院及聖品院議員作出政治表態與道德判斷的場所,是教省總議會一次「變相公投」。對於本身不熟悉社會形勢的部分議員來說,這是很大的政治壓力,令他們投票時戰戰兢兢;相信各聖公會牧區的黃絲與藍絲教友已經開始向聖品院及平信徒院議員施壓。言則,管浩鳴當選存在變數,中央派這次並非穩操勝券。

 

聖品院與平信徒院同時得到三分之二贊成票是高聳入雲的當選門檻;再者,即使中央派能夠爭取聖品院議員三分之二的大多數,由於平信徒院議員的變數太大(除了少數議員由主教直接委派外),加上平信徒相對受到教會內的體制內壓力較少,反而可能會更受「民間壓力團體」(例如聖公會教友組成的「聖法蘭西斯行動」)及基督教內媒體影響,因此並非中央派能輕易左右。更有趣的是,由於香港島教區容許牧區在周年牧區選舉直選教區議會平信徒院議員,若然部分牧區在今年反修例運動前後選出了新一屆政治立場偏黃的議員,將會成為管浩鳴當選的嚴重障礙。

 

不斷流選,直至管浩鳴當選

 

中共統戰部何時開始部署政協管浩鳴參選教區主教並從而競逐大主教聖職,已不可考。但自從2014年起,管浩鳴類似發表爭議性言論,挑動仇恨情緒,依然面不改容,假裝大義凜然,直到如今竟然把協助殺人犯陳同佳「赴台自首」這種越過正式司法互助渠道的政治任務當成是自己的豐功偉績,可見他和他的派系對教區主教一位志在必得,無懼教內外當前政局下的群情洶湧。故此,除非管浩鳴一方傳出駭人聽聞的醜聞,否則親共派一定會用盡千方百計令他當選。

 

問題在於在目前的社會形勢下,平信徒院和聖品院議員必然會對於支持一個疑似中共地下黨員做主教產生疑慮;因為管浩鳴當選香港島教區主教,就等同聖公會香港島教區公開向香港社會表明其敵對立場——聖公會就是反對五大訴求、反對普選,不譴責警暴,不追究721和831真相。在鄺保羅的時代,大家天天罵他為鄺猶大,早知聖公會的不堪,因此大家沒甚麼期望落差。問題當前基督教的形象跟2014年已經截然不同;2014年,大部分教會依然能夠偷偷摸摸的自稱中立,不就政改問題發聲。然而,2019年,當反修例運動擴大至全港各區大規模抗爭,而政府、警察和黑社會暴力已經直接衝擊各教會之時,教會紛紛表態歸邊,不少教牧與示威者同行,基督教忽然受到示威者擁戴,「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作為示威者耳熟能詳的聖詩。在基督教正享受不虞之譽,聖公會如果忽然刻意而公開選出一個親共牧師為主教,則形成鮮明對比;未來數年,從聖公會「逃亡」至天主教、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或信義宗的教友將會倍增。

 

基於當前聖公會人對於教會形象的期望,即使他們並無既定政治立場,甚至可能是溫和建制派,也不願意支持管浩鳴當選。然而,擁有這種想法的選舉團成員不一定是堅定的反共、反管的民主派,只是一群對話派、形象派。他們不希望聖公會的形象被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和天主教香港教區比下去,而且希望聖公會跟各方勢力都保持距離,好讓聖公會「保持中立」、「作溝通橋樑」,鼓勵被虐待、性凌辱甚至追殺的市民與持槍的警察「對話」——范晉豪和謝子和就常常把這些令人作嘔的詞語掛在嘴邊。這種沒有改革決心,只希望聖公會「不要太差」的「對話派」,即使無法令他們屬意的候選人當選,但短期內一定反對管浩鳴做主教。

 

如果香港社會的抗爭運動到十一、二月還未平息,十一月的教區主教選舉流選可能性就極高;至於第一次選舉流選後,由於「對話橋樑」依然是投票的考慮因素,明年年初第二次選舉亦可能流選告終。所以東九龍之亂的「不斷流選」會再次重演。但歷史告訴我們,不斷流選對於親共建制派反而有利;只要選舉一拖延,特民情或反對聲音淍謝了,他們就能夠把自己屬意的候選人推上主教座位。對話派從來沒有勝利的決心,但親共派卻有鬥爭的意志,因為他們是共產黨,共產黨是煽動仇恨鬥爭的,不會像基督徒那麼多愛心。

 

或許聖公會內部分黃絲教友覺得我的分析過分悲觀,認為我在詆毀他們所支持的候選人;但我只是指出事實:如果你們沒有重建教會、回歸真理道路的意志,我實在看不出香港聖公會跟撒狄教會有何差別。

[1] 香港聖公會教省由香港島教區、西九龍教區、東九龍教區及澳門傳道地區所組成,目前有三名主教,分別是西九龍教區教區主教陳謳明,東九龍教區主教郭志丕,以及香港島教區主教鄺保羅。鄺保羅同時是香港聖公會教省主教長及大主教;澳門傳道地區並非正式之教區,由鄺保羅兼任傳道地區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