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國革命(一):全部黑警,判處死刑

第一章:全部黑警,判處死刑

 

穿著和服的歷史科老師朝倉保奈美,站在聖嘉琳野地百合學院的教室裡講課。一如既往,除了上原韋娜、李儒雅、沈道明和開普勒星人麗素公主以外,大部分學生要不是呼呼大睡,就是在聊天。然而,麗素注意到保奈美神色凝重,彷彿不太願意講授這節課題。

 

這節課題是華夏帝國當代史——顯道元年的「制憲革命」。本來現代史並不在初中歷史課程大綱上,但顯道女皇譚傑靈為準備於革命十四週年悼念革命烈士,因而鼓勵全國中學各級向學生講解制憲革命歷史。不過由於國史館的修史工作仍未完成,故此教科書上對於這段具爭議性的歷史未有完整敘述。但這應該不是保奈美講課困難的原因;保奈美向來備課充足,而且十幾年前的她理應曾經親歷其境,對於這段歷史非常了解。可是麗素卻發現保奈美對於部分內容卻難以啟齒。

 

「當時,華夏帝國大行女皇陛下仍是公主,正身處高麗求學,準備繼位。內閣首輔金匪日清提出『遷都令』,要求遷都渝州府,並強令遷徙一百萬九龍府百姓到渝州府。此舉並認為是人口換血、削弱九龍府經濟實力,引起百姓不滿,神武女皇亦對此有保留,故一直難以執行。神武末年,神武女皇陛下訪問大和期間,九龍府京師忽然發生兵變,內閣擁立金匪日清為帝,佔據皇宮,解散禁軍、驅逐宮女,拘捕異己。九龍府京師爆發示威,內閣逃至渝州府,命令鄭府尹戒嚴。鄭府尹竟下令警察向平民開火⋯⋯」

 

說到開火,保奈美忽然滿頭大汗。突然,睡得正甜的羅利奧不小心把字典推跌在地,發出「呯」的一聲,嚇得左手拿起書本,右手舉起木尺,大叫:「誰開槍?」

 

同學哈哈大笑起來。譚畢哲公主和葉山娜就取笑保奈美,說:「白痴,只不過跌書聲響而已!」麗素察覺保奈美心神彷佛,就問:「老師你沒事吧?」

 

「我沒事⋯⋯總之,其餘的內容,你們看筆記吧。」

 

放學的鐘聲響起,保奈美就急步離去。畢哲就奇怪,對麗素說:「你覺不覺得那婆娘今日很奇怪?整天神不守舍似的。」

 

「你別叫老師作婆娘好嗎?我想,老師當年一定有甚麼不快的回憶。」麗素說。

 

「難道她有家人當年是警察,革命成功後被清洗了嗎?」利奧問。

 

「怎可能!朝倉老師拿了英勇勳章的啊,她當年應該有份上前線。」韋娜說。

 

「那就是說⋯⋯很可能是,她當時在抗爭前線有些不分經歷了吧。當時,朝倉老師應該是個高中生。」麗素說。

 

「有甚麼不快經歷呢,只不過是槍林彈雨,玩PBUG 和fornite也是這樣啦⋯⋯」山娜說。

 

「山娜,你少講點無謂說話好嗎?你覺得在槍林彈雨裡血流披面很過癮了嗎?」韋娜斥責山娜說。

 

「我想,我們應該去了解一下當年的真相。」麗素說。

 

「怎樣了解?」畢哲問。

 

「一定有紀錄片吧。而且國史館正在趕緊在革命十四週年前夕完成制憲革命歷史編修,一定有很多資料。」韋娜說。

 

「你們想看紀錄片嗎?」儒雅走過來,對他們說。麗素就問:「儒雅,你母親是華夏電視台的都房,應該有很多新聞片紀錄吧。」都房就是行政總裁的意思。

 

「但你們確定真的想看嗎?」儒雅嚴肅地問。畢哲就不耐煩地說:「你又怎麼了啊?給就給,不給就不給,不要說廢話!」

 

「畢哲,你別用這種態度對人說話吧。」麗素說。「儒雅,請你就帶我們去看紀錄片吧。」

 

「應該都在華夏電視台,你跟我們去吧。」

 

李儒雅是九龍府富商李玲瓏的千金;李玲瓏是李魯巫集團的大房(主席),亦是華夏電視台的都房(行政總裁),自稱為傳媒大亨,涉足電視、電台、報紙、出版、電影和音樂製作等業務。華夏電視台總部離聖嘉琳亦很近;離開獅山,經過黃大仙祠,離開皇城,穿過元嶺,就到達位處海旁的華夏電視塔及華夏傳媒大廈。大廈樓高二十多層,屋頂保留飛簷和瓦片,牆身古雅,充滿文化氣色。身穿襦裙的玲瓏親自前來大堂迎接畢哲一行人,帶他們乘坐升降機,來到歷史資料館欣賞影片。玲瓏請大家坐在沙發上,然後打開投影機,在屏幕上播放紀錄片。

 

畫面所見,先是一群黑衣的和平示威者在馬路上叫口號,舉起標語,要求「馬上解嚴、撤回遷都」。忽然前方四百米來了一群手持長盾、戴頭盔和面罩的防暴警察,向人群發射催淚彈,發出巨響。人群大叫,部分人驚惶失措的散退;卻有一群戴頭盔、眼罩和防毒面罩的黑衣示威者反而上前,把催淚彈拾起、擲向防暴警察,又向警察掟汽油彈和磚頭。於是警察從高處向人群開槍,發出呯呯聲響;部分人中槍倒地,被抬離現場;警察趁亂衝上前,忽然把部分示威者壓在地上,打得頭破血流。已經看過紀錄片的儒雅似乎有點麻木,默不作聲聲。利奧和麗素嚇壞了,不敢看下去;但畢哲卻面不改容,又問玲瓏:「你們是怎樣拍得如此清晰的啊?當時非法政權的警察沒打記者、拘捕記者嗎?」

 

「當然有,所以我們是冒死去拍攝採訪。看,這段片,就是我拍的。」玲瓏說。

 

「是大房大人你拍的?」韋娜詫異地問。

 

「是啊,我新聞系畢業的啊,當時就在母親開的這間電視台裡做記者。不過我沒有例外,一樣被警察打。先看看這段影片吧,很精采。」玲瓏說。

 

「精采?」韋娜說,只見鏡頭前忽然出現了一群穿白衫的紋身大漢、手持竹枝,對著鏡頭後的平民和記者指罵。從背景來看,似是地鐵車廂。當時手持攝錄機的玲瓏還現場旁述,說:「現時大家也見到,一群疑似是黑社會,手持竹枝的白衫人士,而從車站進入車廂指嚇平民⋯⋯」

 

「黑社會?黑你老母啊!」「啊!」忽然,鏡頭前出現一名持棍惡漢,狠狠打玲瓏一棍,使她倒地。然而,坐在沙發上玲瓏看見十四年前的情景,卻冷笑一聲。山娜就問:「大房大人你為何冷笑呢?」

 

「當年捱了幾棍也沒有甚麼大不了。這個打人的,叫陳義良,後來被滿門抄斬了。」

 

「滿門抄斬?」麗素驚訝地說。

 

「是啊,他是黑社會,收錢打人,是叛國賊,所以被滿門抄斬了。處斬和私下了斷的,最少殺了一百萬反革命分子。皇宮圖書館內藏有不少珍貴的行刑影片和照片。」玲瓏說。

 

「一百萬?太多了吧。」畢哲驚訝地說。

 

「不多了。當時陛下大赦天下,宣佈顯道元年內殺警復仇無罪,因此能殺的警察都被平民殺了。反正帝國有軍隊和民兵,不需要警察。至於黑社會、貪官,因為要舉證,所以都是由禁軍和民兵殺的。這些統計數字,通政司都有公開文件紀錄。你們可以去問一下上原大人。」

 

「那我們回宮找通政使吧。」

 

於是韋娜、山娜、利奧和儒雅就跟隨畢哲和麗素回到位處獅山下的九龍府皇宮。畢哲的近衛陸綺華與女裝正太僕人安東和明秀引領他們入宮。綺華就問:「傻西公主殿下,你帶那麼多同學入宮怎麼了?」

 

「你對我說話禮貌一點啊!我們是要去通政司找制憲革命的資料看。」

 

「通政使現在很忙,你們不要去打擾上原大人工作吧。」

 

「忙甚麼?」麗素問。綺華就說:「殿下,高倩影將軍和葉莉娜將軍帶了一群革命義士進宮參觀,陛下派了上原大人和文大人帶他們到圖書館翻查歷史照片。」

 

「我媽也來了嗎?革命跟她也有關係嗎?」山娜問。京衛指揮使葉莉娜是她的母親,而高倩影將軍則是陸軍都督,是葉莉娜的戰友。綺華就笑著說:「哈哈,葉大人沒對你述說她當年的勇武事績了嗎?」

 

「沒有啊。」

 

「那你得聽你媽說一下。這樣吧,你們跟我去圖書館。」綺華改變了主意,帶領孩子們前往皇宮圖書館。皇宮圖書館處於南邊,是一棟金碧輝煌的中式宮殿,樓高十層,平日對外開放,但頂樓的資料館卻要預約登記才能前往,而地庫的珍貴文獻資料庫則不對外開放。綺華帶他們進入升降機,來到頂樓的會議應,只見一群身穿曳撒、坐在輪椅上或手持柺杖的士兵,在宮女參扶下進入會議廳。葉莉娜和高倩影把相冊分發給在座每一位;葉莉娜忽然看見山娜進來了,就驚訝地說:「山娜,怎麼你進宮了?」

 

「殿下帶我來的啊。你在派甚麼相冊啊?我可以看看嗎?」

 

「不!孩子不要看這種殘忍的東西⋯⋯」「沒關係吧,就讓她看看,反正她都長大了,遲早也要學用劍。」倩影說,遞上一本相冊,上面寫著:制憲革命十四週年紀念相冊,義士惠存。山娜打開一看,裡面收錄的盡是暴力場面。先是警察開槍和催淚彈制壓,用警棍追打百姓,然後是暴政收賣的黑社會和五毛毆打百姓的照片。後來是蒙面義士向警察和黑社會還擊的照片。最後是革命成功後,禁軍和義士斬殺反革命罪犯的照片。

 

「說起來,當年我跟葉大小姐的年紀也差不多大呢,哈哈。」綺華對葉莉娜說。葉莉娜卻說:「還好說,你當年這個年紀就不應上街投擲汽油彈,留給大人去做啊。」

 

「綺華你當年也有示威嗎?」畢哲問。綺華就說:「當年幾乎全京城所有大學和中學生都示威了。」

 

「最可惡的是朝廷上至文武官僚,下至警察,甚至黑幫,還有那些收錢的五毛,都出賣百姓、出賣聖上、出賣國家了。你看這些坐輪椅的兄弟⋯⋯」倩影說。

 

「他們怎麼都坐輪椅了?」韋娜問。

 

「都是十四年前被警察或黑幫打傷的。當今聖上即位後,他們由國家供養和照顧,而且打他們的警察或黑幫大都被滿門抄斬了,但金錢實在難以彌補其身體和心靈的創傷。」倩影說。

 

「所以他們都死有緣故。看,這個黑社會頭目啊,叫何遙,他的頭是倩影斬下來的。」葉莉娜打開相冊,指著一幅照片說。照片上,一個黑社會頭目被群眾剝光衣服,身中多刀,在村口的空地上跪地求饒;而背向鏡頭的倩影則高舉長劍,為他了斷。倩影舉劍斬殺敵人的一刻被記者拍下;照片說明還稱,這幅相片在顯道二年獲得新聞獎。

 

「當年的情況是怎樣的啊?」利奧問。

 

倩影歎了一口氣,說:「孩子們,我也不知道應如何說起了。來,你們坐下,我想想從那些開始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