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榮光歸香港合符聖經教導

願榮光歸香港合符聖經教導

 

2019年9月11日,全港各區商場紛紛奏的抗爭歌曲《願榮光歸香港》,其聖樂曲風振奮人心,繞樑三日,歌詞簡潔流暢、文從字順,被稱之為香港候選國歌並無不妥。然而,本人驚聞社會上竟有人以「宗教理由」批評《願榮光歸香港》冒犯。[1]然而,若熟讀聖經,即可知道「榮光歸香港」並非偶像崇拜;根據聖經,榮光並非上主專屬。「榮光歸某人/某地/某物」的關鍵問題在於歌點:第一,為何故而歸榮光,二,此榮光由誰賜予。

 

榮光一詞出自唐朝詩人李白《大獵賦》「方將延榮光於後昆,軼元風於邃古。」王琦注曰:「榮,榮名也。光,光華也。」此外,榮光亦有祥瑞之氣之意義。如南朝梁·江淹〈詣建平王上書〉曰:「方今聖曆欽明,天下樂業,青雲浮雒,榮光塞河。」由於榮光有榮耀與光明之意,與大公教會禮儀及聖樂慣用語Glory(拉丁文Gloria或希臘文δόξα)意義相近,故亦被採納為其漢文廿翻譯之一。如聖餐樂章三聖哉頌/聖聖聖曰:「聖哉,聖哉,聖哉,天地萬軍的主上帝,你的榮光充滿天地。」除了「榮光」以外,亦有榮耀(聖公會、東正教)、尊榮(信義會)、光榮(天主教)等翻譯,當中以榮耀在基督新教聖樂中最為普遍。例如聖餐樂章榮歸主頌/光榮頌(Gloria)首句即為「惟願在至高至處,榮耀歸於上帝」(Gloria in excelsis Deo);每次誦讀詩篇/聖詠後諗的榮耀頌/聖三光榮經(Gloria Patri)亦道「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著名作曲家韓德爾所作的復活節聖詩《光榮屬上主》亦以「光榮屬上主」(Thine be the Glory)為首句。

 

然而,無論是榮光、Gloria還是δόξα,三者皆非專屬於歌頌上主。聖經及大公教會禮儀中使用不同字詞去歌頌上帝,但這並不代表這些字詞只能用於上帝而不得用於他者之上。如約翰一書1:9說「上帝是公義的」,難道我們就不能以公義形容他人嗎?十二門徒之一、耶路撒冷教會首任牧首聖雅各,正好就被稱之為「公義者雅各」。事實上,聖經曾用榮光、Gloria或δόξα形容上帝以外的人或事物。如約伯批評上主苦待他的時候,就說「上帝用籬笆攔住我的道路、使我不得經過.又使我的路徑黑暗。他剝去我的榮光、摘去我頭上的冠冕。」(約伯記19:8-9)難道約伯是夜郎自大,是在褻瀆上帝嗎?

 

在新約聖經,聖保羅清楚對「榮光」之種類作出區分,並肯定上主之榮光之外亦有其他種類之榮光。聖保羅曰:「但上帝隨自己的意思,給他一個形體,並叫各等子粒,各有自己的形體。凡肉體各有不同,人是一樣,獸又是一樣,鳥又是一樣,魚又是一樣。有天上的形體,也有地上的形體,但天上形體的榮光是一樣,地上形體的榮光又是一樣。日有日的榮光,月有月的榮光,星有星的榮光,這星和那星的榮光,也有分別。」(哥林多前書15:38-41)在41節,聖金口約翰注曰:「儘管它們皆屬天上,它們有的榮光較大,有的榮光較小。」聖金口約翰認為,聖保羅乃以太陽、月亮和星辰之光度差異為喻,說明天國裡並非所有人都得到相同的賞賜。[2]由是觀之,聖保羅認為,除了上主之榮光以外,亦存在其他種類之榮光;而這些種類皆為上主所造。故日的榮光、月的榮光、星的榮光,皆為出於上主,為上主所賜予。上帝所擁有的榮光是「極大的榮光」(彼得前書1:17),是自身發出榮光而非他力賦予的榮光。

 

那麼,人如何才能得著榮光呢?聖保羅認為,人的榮光出於「主的靈」。在哥林多後書3章,聖保羅指出,「我們眾人既然敞着臉、得以看見主的榮光、好像從鏡子裏返照、就變成主的形狀、榮上加榮、如同從主的靈變成的。」(哥林多後書3:18)聖保羅認為新約的基督徒的榮光甚至超越了舊約摩西的榮光;摩西領受十誡,尚且不能見上主的面,雖然摩西下山時面上亦有榮光,但聖保羅形容他所領的只是「那用字刻在石頭上屬死的職事」,其「榮光原是漸漸退去的」(哥林多後書3:7)。反之,基督徒卻是因著信靠基督,將信德「寫在心版上」(哥林多後書3:3),故能從聖靈裡領受「這新約的執事」(哥林多後書3:6),得著上主的榮光。簡而言之,人或物要著信德,才能從聖靈裡領受榮光。如正教會聖頌《稱你為有福》,稱聖馬利亞因其上帝之母(受聖靈感孕而誕下聖子耶穌基督)的身份而「尊榮超越了赫魯賓,榮耀遠逾了塞拉芬」。

 

既然我們已理解榮光之意義,現在我們可以討論《願榮光歸香港》一曲之神學意義。留意歌詞並非稱「香港有榮光」,而是說「我願榮光歸香港」,是祈使句;而上一句則為「祈求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言則上下兩句實可獨立使作一段祈求香港永享民主自由,得享榮光的禱文。雖然《願榮光歸香港》一曲對上帝隻字不提,卻在末段以「祈求」一詞開拓宗教詮釋的空間,讓基督徒可以得出「求上主賜予香港榮光」之解讀(當然,香港配不配得著榮光,是另一個政治神學問題)。如此一來,《願榮光歸香港》實與基督信仰沒有衝突,反而為信仰詮釋製造空間。

 

沒有研究就沒有發言權。我不是禁止非信徒討論聖經;然而,單憑「直覺」,一口咬定《我願榮光歸香港》冒犯基督信仰,是以政治立場騎劫神學的粗暴舉動。你可以不認同《我願榮光歸香港》背後的政治意識形態,但請勿隨便把個人立場扯到上帝頭上,免遭天罰。

 

[1] 如收看率甚高的媒體《熱血時報》節目〈國立大台〉就於9月11日的第一節中提出《願榮光歸香港》用榮光一詞有冒犯基督宗教之嫌。鑒於主持似乎沒有惡意,僅缺乏神哲學知識,故本人撰文提點。

[2] “Chapter 15 – Patristic Bible Commentary.” Google Sites. Accessed September 12, 2019. https://sites.google.com/site/aquinasstudybible/home/1-corinthians/st-john-chrysostom-on-1-corinthians/chapter-1/chapter-2/chapter-3/chapter-4/chapter-5/chapter-6/chapter-7/chapter-8/chapter-9/chapter-10/chapter-11/chapter-12/chapter-13/chapter-14/chapter-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