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關鍵時刻不容休戰

關鍵時刻不容休戰

 

自從6月12日香港警察暴力鎮壓香港示威以來,香港護憲運動抗爭已經進行了兩個多月。每星期全港各區皆出現大規模和平示威,結果皆因為警察鎮壓釀成流血衝突。香港警察向平民發射僱淚彈、布袋彈及橡膠子彈,濫捕及虐打市民,甚至已令部分市民永久失明;甚至警察還縱容黑社會於7月21日元朗發動恐怖襲擊,無差別毆打平民。香港政府及警察已經犯下嚴重人道罪行,然而當前的國際壓力依然不足,而且香港人目前之自衛手段依然過度溫和。

 

如欲尋求香港出路,則須鑒古知今。1987年,南韓六月民主運動犧牲了兩位義士性命,方能喚起全國人民覺醒,觸發大規模示威,引起國際介入;結果南韓為了確保漢城奧運順利舉行而作出讓步,修憲容許總統直選。2014年烏克蘭革命甚至造成了七十多人死亡,才能換來親俄總統亞努科維奇下台。沒有人希望看見示威者傷亡;然而,死亡卻最能觸動人類的道德情緒。死亡,人之所惡。義人之死更可恨。香港跟南韓同樣是強調道德情意的儒家社會,道德情意所觸發的義怒是推翻暴政的最強武器;而且道德情意最容易透過傳媒散佈於世界各地,加強國輿論壓力,迫使中國及香港作出讓步。相比起南韓及烏克蘭,香港當前的示威算是相當溫和。縱然我們已經付上了沉重的代價,相比起昔日南韓人與烏克蘭人為民主憲政所作出的犧牲,實在是微不足道。我們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然而,正在香港處於歷史關鍵時刻之際,部分泛民主派的政治竟然急於為香港的義憤降溫,把抗爭運動倒退至2014年雨傘革命之前。他們竟然在網上呼籲大家參與818的集會及遊行時不要攜帶任何防具,不要衝擊。此乃荒天下之大謬。自612以來的流血衝突皆由警察無理鎮壓示威所觸發。市民為確保自身安全,戴口罩、戴頭盔,遇上攻擊即自衛,有何不和平、不理性了?違背民情,阻礙人民發義怒,批評前線行動,就是倒行逆施。

 

另一部分泛民主派則提出「不要觸怒共產黨」或「不要讓美國尷尬」的說法,認為勇武抗爭應當暫時退場,甚至和平示威也要暫緩,好讓中美雙方有時間會面,就香港問題作出談判。泛民主派之所以提出上述說法,是因為他們顧慮今年年底的區議會選舉。他們恐怕示威行動若然繼續升級,會令泛民流失中間溫和選民支持,故此急於為運動降溫。他們聲稱,如果香港繼續出現示威,將會令中國有藉口出動解放軍或武警鎮壓,同時香港示威若繼續令警察或黑社會受傷,亦會令美國尷尬。此實在論調狗屁不通。無論香港是否繼續出現示威,無論示威過程是否和平,中共皆可隨時出兵鎮壓。八九民運在六月四日之前,沒打傷半個軍人或公安,結果中共亦血腥鎮壓。中共言行之所以變幻莫測,乃由於中共神智失常,非心智正常者能理解。反之,心智成熟的美國政府官員對香港問題之態度卻不會受「尷尬」情緒所左右。要尷尬的話,從7月起示威者多次展示美國國旗,美國政府已經夠「尷尬」了。但美國並沒有因此而與示威者割席,反而把香港問題擺上中美談判桌之上。當前美國特朗普政府關心的是:第一,選舉臨近,美國民眾要求美國政府支持香港落實民主,故特朗普必須順應民意;第二,中國干預香港事務令美國企業在香港的利益受損,故特朗普亦要為企業爭取利益。這純然是理性的計算。

 

相反,目前香港有兩個危機,將有可能令美國放棄協助香港人爭取民主,從而使抗爭運動徹底失敗:

 

  • 抗爭潰散。港人突然在政府未有回應任何訴求之時,忽然自行「暫緩」示威,或抗爭規模縮水,則美國人自然失去對香港之關注,猶如2014年雨傘革命後期失去國際關注一樣。
  • 抗爭演變成反美示威。香港示威者高舉美國旗,崇尚美國民主價值之舉動,觸動了太平洋對岸的美國人;然而,如果有立心不良的政客忽然騎劫運動,將運動扭曲成反美示威,或對侮辱美國國旗,必引起美國民眾強烈反彈。

 

鬥爭沒有「中場休息」。共產黨喜歡挑起階級鬥爭,現在卻深受族群鬥爭所困;一旦香港人鬆懈,民主運動即寢終正寢,香港人將被徹底清算。為了生存下去,香港人必須抱著「予及汝皆亡」的儒家精神,與共產黨鬥爭到底。